蔚来博美股 资本圈悖论:因缺钱上市也会因缺钱遇冷

subtitle 网易股票09-14 12:57 跟贴 2 条

来源:中访网

蔚来汽车CEO李斌常说:“在汽车行业人的人眼里,我是最懂互联网的,而在互联网人的眼里,我是最懂汽车的,但我个人从情感上更偏向汽车行业一些。”

而且这家公司在对外宣传上,一般都说自己是“蔚来”,而不是说“蔚来汽车”,并且时刻标榜自己是一家互联网科技公司。

但无奈中国汽车行业很少人理解这种模式,包括吉利总裁李书福。在此前的北京车展上,李书福说了一句耐人寻味的话,他说:“互联网电动汽车到处忽悠,我觉得很危险,老百姓那点钱赚得不容易,看着都心疼。”而当时李斌正在台下。

既然国内没人理解,李斌便带着他的“蔚来”来到大洋彼岸的美国。在他看来,美国是世界上规模最大、最多元、最透明的资本市场,有着经验最丰富的投资者,市场更能理解蔚来的用户理念和思维方式。

只是,这次似乎美国人也没能跟上蔚来的步伐。定价上,公司的IPO定价为每股6.25美元,在定价区间下限,此前给出的定价区间为每股6.25-8.25美元。此外,开盘首日蔚来旋即破发,并且股价跌幅随即扩大至14%。所以如果说蔚来这次被“打脸”,似乎也可以。

一看到“破发”,蔚来眼中的一群“燕雀”便开始四处撰文吐槽,公司发展战略以及商业模式,好不热闹。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既然这么热闹,不参与一下似乎说不过去。但是这次我们抛开供应链和商业模式,仅从一纸招股书,来给蔚来验验成色。

众所周知,蔚来的股东是豪华天团,承销商是顶级投行。但翻看招股书,却不禁让人想到一个词“金玉其外”。

招股书显示,蔚来汽车在2016年和2017年,净亏损额分别为25.7亿和50.2亿人民币,并在2018年延续净亏损33.3亿人民币。也就是说在这短短两年半时间,公司净亏109亿,折合平均一天亏掉一辆阿斯顿马丁V12 Zagato限量版(售价1200万人民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而且招股书还透露出一个重要信息:这家公司目前极度缺钱。

盘点一下蔚来的融资史可以发现,公司成立至今,总共进行过4轮融资。其中,A轮融资3.5亿美元,B轮融资3.4亿美元,C轮融资5.7亿美元,D轮融资10.9亿美元,总计23.5亿美元。

但这些钱的绝大部分都用到了研发和销售上。2016年、2017年和2018年上半年,蔚来汽车的研发费用分别为14.65亿元、26.03亿元和14.49亿元,对应的销售费用分别为11.36亿元、23.51亿元和17.26亿元。

从目前蔚来推出的产品车型来看,前期主要以高端跑车为主。据了解除大本营中国团队外,蔚来汽车还在美国、德国、英国等地部署研发团队,研发人员占员工总数接近30%。这也就为公司带来了高额的设计费用与员工薪酬等成本负担。从费用占比情况可以看到,设计开发以及员工薪酬自2016年起至今便始终徘徊在95%上下,烧钱名不虚传。

只是,肆无忌惮的烧钱总有烧光的一天。

招股书显示,截至2018年6月底,蔚来的总资产仅有103亿元,其中现金及其等价物仅剩44.23亿元。

上述说到,蔚来目前的烧钱速度是一天1200万左右,也就是说从现金角度考虑,蔚来的钱还能烧369天。大概在明年7月份,蔚来就只能考虑变卖资产的道路。所以说,缺钱既是目前蔚来最大的痛点也是其上市的核心原因。

只是,资本圈有个悖论。如果一家公司因为缺钱而上市,也会因为缺钱而遇冷。而打破这一悖论的唯一途径就是让投资者看到公司的成长性,让他们认为把钱给你是值得的。

只是蔚来给出的答卷似乎没有让投资者看到“赚钱的希望”。

从内在来看,“难产”问题始终得不到解决。截至目前,蔚来已收到其首款量产汽车ES8约1.7万份订单。其中有9497份是只缴纳了5000元且可全额退款的订单。

在今年4月,CEO李斌表示,“我们没有预估今年能交付多少,但目标是在9月底之前完成1万台创始版的交付 。”

但截止8月底,蔚来一共生产出2200台ES8,已交付1381台。眼看现在离9月底还有十几天的时间,李斌能从什么地方掏出剩下的数千余台车似乎还是个未知数。

外在方面,2018年4月,国内另一家电动智能汽车代表公司小鹏汽车宣布其G3车型正式发布,定价在20-28万元之间,基本就是蔚来汽车售价的一半左右。

与此同时,2018年7月,特斯拉与上海市政府签署合作协议,年产50万辆纯电动汽车的特斯拉超级工厂入驻上海。

可见对于蔚来而言,在内忧还未解决的情况下,外面市场早已虎狼环伺。所以,这家目前放眼望去看不到“未来”的公司,真的能获得美国投资者看好?又或许蔚来的上市只是美股市场出现的一个“博傻游戏”,关键在于,谁将会成为哪个傻子。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