兖州最后一战,曹操躲在了女人背后

subtitle 时拾史事09-14 11:43 跟贴 23 条

杂了咕咚时拾史事昨天

兴平元年(公元194年)夏末秋初发生了饥荒,吕布与曹操都没力气再打下去了,各自回兵。大家在严寒与饥饿中,仅仅保持着自己的生命体征,尽量减少身体的消耗,默契地和平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图片来自网络

兴平二年春,双方经过数月的休整,战鼓再次敲响,并且鼓声越来越大,抢夺兖州的战火复燃。这次曹操更为主动,他选择的第一个战场是定陶。

前面说过,定陶是兖州又一个兵家必争之地,如果把鄄城看作兖州核心区的话,那么核心区的外围,就要靠定濮阳、陶县、乘氏县、锯野县、范县这五县形成的防护链来完成,下面的地图有明显的体现。

鄄城的五城防护链

这五县中,濮阳,乘氏县、范县在曹操自己手里。定陶是济阴郡的郡政府,所以曹操选择先攻打定陶。

当时的济阴太守是吴资,也是支持吕布和陈宫的,吴资非常顽强,他保住定陶没被曹操攻破。吕布闻讯带兵援救吴资,却被曹操打得大败而逃。当初曹操已经因为吕布的后发救援吃过亏了,要不是典韦带着敢死队,结果难料。曹操这次有所防范。曹操是围点打援,等的就是你吕布吕奉先,前来奉献。(《三国志》二年春,袭定陶。济阴太守吴资保南城,未拔。会吕布至,又击破之。)

曹操是不会在同一个地方摔倒两次的,即使要摔也会摔在别的地方,体验新痛的感觉。

接着,曹操向东到乘氏县屯兵,但不久,饥荒再次出现。(《三国志-荀彧传》二年夏,太祖军乘氏,大饥,人相食。)

这次饥荒对两军的影响没有上次大。曹操知道陶谦死了,曹操想暂时放下吕布,改打徐州。曹操认为刘备刚刚接手徐州立足未稳,自己可以借机扩大地盘儿。

曹操曾经跟刘备交过手,刘备军团的战斗力非常有限,而打吕布就困难得多。另外,袁术跑到淮南一带后,一直觊觎徐州。反正刘备也守不住,不如曹操自己先拿下徐州,先到先得。事实证明,曹操的这个想法是没错的,后来徐州被吕布占领了。

曹操对徐州一直念念不忘,还有个很实际的原因,徐州的粮产更丰富一些。

这跟陶谦的管理不无关系,陶谦担任徐州牧以后,看到了粮产重要性。他让东阳县长陈登担任了徐州典农校尉负责粮食生产,陈登因地制宜,打通湖泊,屯田荒地,让徐州粳稻丰积。

此时徐州的殷盛成了的移民圣地,大量逃难流民都躲避于此,所谓“流民多归之”。就连汉末经学大师郑玄、相术大师许劭也都避难到了徐州。所以占领富庶的徐州也是曹操解决粮食的一个途径。(《三国志》:是时,徐州百姓殷盛,谷米封赡,流民多归之)

何况曹操有了袁绍托底就更从容了,他已经没有了刚刚丢失兖州的慌乱。曹操跟吕布打了一年多仗,对兖州分地而制的现状也逐渐接受了。就好像身边的人虽然丑,看久了也就习惯了。

但曹操的这个计划被荀彧坚决阻止了。

荀彧给曹操分析了下:如果曹操成功占领徐州还好,万一没成功,可能连兖州三县都未必能保住,那就万劫不复了。

那徐州好打吗?荀彧认为: 不好打

首先,刘备虽然孱弱,但咱们曹军并没有必胜的把握,如果硬逼下去,刘备与隔壁的袁术联合,胜负就难以预料了。

其次,咱们两次攻打徐州,都是铁血屠杀,当地的军民对咱们已经恨之入骨了,他们一定会坚壁清野。而且,他们与咱们战斗的意义已经不是为了国恨,而是为了家仇。这种为自己而战的决心最难以动摇。(《三国》前讨徐州,威罚实行,其子弟念父兄之耻,必人自为守,无降心,就能破之,尚不可有也。)

战争的胜利,往往跟个人利益联系在一起。如果不是为了给自己分到土地,谁还使劲打土豪啊。

即使打赢了徐州,咱们未必能守得住啊。您看美国倒是打赢了萨达姆,但在伊拉克驻军了多长时间?

再次,本来咱们在兖州已经出现胜势了,此时如何调配徐、兖兵马的比例?如果放吕布一马,让他们有了喘息之机,有时间储存粮草囤积军资,就更难除掉这个大患了。

所以荀彧还是建议曹操先赶走吕布安稳后方,再稳稳地去抢别人的粮食。先把家贼赶跑,咱们再去当强盗。这叫“攘外必选安内”。曹操接受了荀彧的意见。

要赶走吕布,曹操就要继续向东清扫,坚决为自己打出防护链。所以,曹操攻打钜野。屯守锯野的是薛兰、李封,他俩曾在乘氏县杀死了李乾。曹操还带上了李乾的儿子李整和侄子李典参加战斗。(《三国志》:太祖使乾子整将乾兵,与诸将击兰、封。兰、封破,从平兗州诸县有功,稍迁青州刺史)

吕布在附近的山阳县屯兵,他当然知道曹操的企图,立刻赶来援救锯野。

但风水轮流转走了,下半场的吕布,如同抗战胜利后补时阶段的蒋委员长,他到那里,那里就失败,或者小败变大败。吕布驰援锯野以后,曹操不但打败了吕布,还把薛、李都杀了。

曹操拿下了锯野,整条外围防护链,就剩下定陶了。所以,无论吕布还是你我都知道,曹操下一步必定攻打定陶。

但曹操并没有立刻如围攻定陶,而是屯兵驻守在附近的安全地带,因为麦子成熟的时间到了。

而吕布和陈宫看到曹操突然收缩防守,就有了想法。因为他们此时的气势与最初占领兖州时已经大不一样了,那时有全州人心的期许,有濮阳为根据地,呈现呼风唤雨之态。

现在胜利成果在被曹操一步步蚕食,眼看就要全面失守了。如果让曹操再拿下定陶,吕布对兖州就失去了控制。何况,张邈的家眷还在陈留的壅丘,如果被曹操阻断了彼此的联系,后果不堪设想。

雍丘位置图

吕布和陈宫带着一万多骑步兵,从东缗攻向了曹营。吕布选择这个时间攻击曹操,一定是知道曹操在收麦子,吕布要打乱曹操的计划。

杀气腾腾的吕布来到曹营外面,竟然没有看到曹军任何动静,再仔细看去,更是让吕布骇然:在曹营护墙后面把守瞭望的人竟然是些妇女!虽然军营里也有士兵出现,但数量稀少。

吕布恍惚了,面前难道就是诸葛亮的西城?难道自己穿越成司马懿了?怎么没见到弹琴卖艺的和街边打扫卫生的呢?

也许就是空城,里面没有人,否则怎么也不会让女人守城。

但吕布又看了看曹营周围的地形,才看出些端倪:曹操驻兵的地方非常有学问,自己是从东边打过来的,但曹营得西侧有个大堤坝,而南侧是茂密的森林。如果曹操在这些地方部署伏兵,等我吕布冲进曹营抓花姑娘的时候,一定会被包饺子的。

别人都说我吕布有勇无谋,可我一眼就看出是个空城计。欸?“空城计”这个词是怎么来的?我有点儿迷糊了。

于是吕布跟陈宫商量说:“曹操非常诡诈,咱们还是谨慎些,别中了埋伏。”于是,他俩向南退兵十余里驻扎,远离绿色恐怖的大森林。

其实,曹操手里确实没有兵了,他大部分的兵都去抢收麦子了。吕布杀过来的时候,在兵营里只有不到一千人。曹操没办法了,只好让随军的妇女们来顶半边天,而那些看家的士兵也只能准备冒死顶另外半边儿了。(《三国志》:兵皆出取麦,在者不能千人,屯营不固。太祖乃令妇人守陴,悉兵拒之)

曹操,你注意下场合行不行,这时候怎么靠女人呢!

战争是男人的世界,突然出现一群女人,确实打眼。

史书里并没有说明曹营里为什么会有女人,这些女人又是什么身份。如果按照《汉武外史》(作者不详):“一曰[yue1],古未有妓,至汉武始置营妓,以待军士之无妻室者。”的记载,可以推测,这些女人是为了解决士兵生理需求的军妓。现在很多人只要见到汉朝的军队里有女人,就会据此史料理解为军妓。因为这是最为明确和主要的史证,而且似乎也符合人性逻辑和传播要素。

事实未必如此。这条史料本身就有问题,“营妓”一词是唐朝以后才出现的,唐宋军妓才成了军队的标配。《琵琶行》里有一句“弟走从军阿姨死”,说老鸨子(阿姨)死了,而妓女(弟)也被征召从军了。反应的就是这个制度。诗句是说:国家发生大事了,要打仗了。

可见《汉武外史》起码写于汉朝二百年之后,而且前面有“一曰”,这是一种说法,并没有确据。所以,没有史料可以说明汉军里有军妓。

不过,汉朝军队里除了领导有女人之外,确实还有其他女人。建安二十一年(公元216年),曹操给夏侯惇赏赐中就有“伎乐名倡”。(《三国志》使敦都督二十六军,留居巢。赐伎乐名倡)

倡伎,是“娼妓”的词源,让人联想,不过,汉代倡伎虽然地位也是底层,但绝不是靠肉体生活的女人。倡伎是擅长演奏歌舞的女子,她们选拔或于普通百姓之中,或于官宦蓄养之内,都是经过专业培训的出色艺人。这些人被称为“女乐”。

女乐是特供高级将领休闲的。后来曹洪某次打赢马超以后,还让倡伎入帐跳艳舞庆祝。(《三国志》洪置酒大会,令女倡著罗縠之衣,蹋鼓,一坐皆笑)

测龄图(图片来自网络,设计台词)

将军是人,士兵也是人,不想像将军那样有女人的士兵不是好士兵。所以,为了让士兵成为好士兵,汉朝允许戍边的军人带妻眷,这些军嫂被称为“卒妻”。

也是,连人家黄巾军身边都有妻眷照顾,何况我堂堂大汉帝国的正规军了,这待遇不能让土匪给比下去啊。

不过,对于野战军就不同了,军队性质不允许带着女人作战,所以具体还要看你的运气了。如果遇到的领导是李陵,算你倒霉,他不但反对还要杀了卒妻,如果是曹操不但认可还会利用。平时洗洗涮涮喂猪做饭,遇到打仗不凑手,还可以把敌人吓走(这是要多难看啊),这次曹操的空营计就用上了。

当然,卒妻还有当风筝线儿的作用,曹操可以用这些线儿拴住飘来飘去的士兵。

第二天一早,吕布再次攻打曹操,之前吕布已经把绿色的大森林搜了遍,别说伏兵,就连自由自在生活的蓝精灵都没发现。

吕布放心了,就摆开阵势与曹军交手。

但吕布面前的曹军并非主力部队,主力大部分藏在了堤坝的后面,曹操昨天在吕布走后,把大部队都叫了回来,就等吕布出现呢。

曹操一声令下,骑兵、步兵一起从堤坝周围冲了出来。

打仗最讲究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敌方没有思想准备,首先心就慌了。吕布虽然骁勇无敌,但军队整体的战术纪律比较差,比青州兵强点儿有限,所以,大家掉头就跑,完全忘了自己是一支无敌铁骑队伍,就连指挥和助威用的战鼓车都被曹军抢走了。(《三国志》明日复来,太祖隐兵堤里,出半兵堤外。布益进,乃令轻兵挑战,既合,伏兵乃悉乘堤,步骑并进,大破之,获其鼓车,追至其营而还)

这一败,是战略转折点,吕布陈宫的士气完全没了,这一败,兖州再也不属于吕布和陈宫了,这一败,生死已改,天地日月再无情怀,长矛在手,刀剑生灰,看我弟兄,顶着烽烟大撤退。

曹操反手就拿下了定陶,然后一路向东,一边驱赶吕布,一边收复了山阳郡等地,曹操用了不到两年的时间夺回了兖州。

吕布与曹操之间在兖州发生了很多次战斗,有些被记载下来,有些没有,还有一些只留下了蛛丝马迹,比如夏侯惇的左眼就是在这次战争中瞎的。但曹操的空营计之战,是吕布失败的标记物。此战之后,吕布就开始了且战且跑的时期。(《三国志》:太祖自徐州还,惇从征吕布,为流矢所中,伤左目)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