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公司提前入冬:明星涉丑闻 剧集卖不动

subtitle 新京报09-14 09:59 跟贴 358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只有《延禧攻略》热度最高

新京报9月14日报道近期,影视行业“寒冬论”的说法浮出水面,影视传媒板块的上市公司股价下跌,市值缩水,多家公司停牌,冲击IPO失败的影视公司转寻其他出路,上市影视公司重大资产重组几乎无法过审,在行业风向不明朗,税收和限酬风暴的席卷之下,新剧难开。

目前A股所有影视公司已经全部披露上半年年报,几家欢喜几家愁,老牌的影视公司如慈文、华策、唐德等手头吃紧,跨行选手如骅威、中南、印纪等股价跳水、高管出走、债务缠身,但也有一些公司在逆势中保住了业绩,并开拓出新的盈利点。新京报记者统计了30家在A股上市影视公司的营收和净利润,并采访证券分析师和慈文、华策、当代明诚的相关负责人,看资本退潮之后,影视公司该如何“冬泳”。

明星与上市公司

蒋雯丽夫妻店止步A股

9月7日,长城影视发布公告,终止收购北京首映时代文化传媒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首映时代”),首映时代的法人是顾长卫,旗下有签约艺人蒋雯丽、马思纯,持股股东有蒋雯丽、马思纯的母亲蒋文娟及其他亲属,是明星控股企业。

今年上半年,长城影视营收5.75亿,三大业务板块影视、广告营销、实景娱乐,影视业务营收仅2295.26万元,来自于公司生产的“剿匪记”系列剧和《隋唐英雄》第1-4部等剧的发行收入。由此可见,长城影视想要收购首映时代,是想提升影视业务的盈利能力,然而影视行业资产重大重组的审查愈来愈严格,蒋雯丽、马思纯家族还是止步A股。

“并购达人”长城影视从2014年借壳上市开始,一共花了30个亿买了18家公司,增加了巨额商誉,但是因并购增加的商誉也存在着巨大风险,在未来计提减值之后会冲击公司业绩。

除蒋雯丽、马思纯外,还有很多明星也活跃在资本市场,有些上市公司因为有明星股东参股,也引起了业内和投资人的关注。比如唐德影视第5大股东赵健是赵薇的哥哥,持股3.20%,第9大股东范冰冰持股1.61%;吴秀波作为幸福蓝海的第六大股东,持股1.50%。华谊兄弟以7.56亿收购的浙江东阳浩瀚有股东演员冯绍峰、李晨、郑恺、陈赫、杜淳。

明星在资本市场上的曝光越来越多,见证了明星在资本市场上的影响力。去年赵薇通过龙薇传媒借壳万家文化(现祥源文化),以6000万空壳公司收购30.6亿的上市公司,遭到证监会处罚60万,并且禁止赵薇5年进入证券市场。由此可见有明星光环的上市公司,股民投资也需谨慎。

“老大哥” 手头吃紧、新剧难开

融资困难,财务吃紧,税收不明,新剧难开,是弥漫全影视行业的问题,连一些老牌的影视制作公司也难逃厄运。欢瑞有如果核心艺人出走会带来业绩波动的危险;慈文、华录百纳在上半年不见新剧开机;华策也不再主张“SIP战略”(超级IP)。有业内人士表示,在目前这种状况下,收窄投资范围,好好做项目不失为稳妥之策。

欢瑞 核心艺人出走恐动摇业绩

虽然上半年欢瑞世纪(以下简称“欢瑞”)的《天乩之白蛇传说》在爱奇艺下架,古装剧《天下长安》失约央视,但是欢瑞上半年的扣非净利润为3896万,业绩实现了扭亏为盈,主要原因是今年欢瑞不再承包卫视的周播剧场(去年欢瑞与北京卫视签约承包周播剧场,收视率低迷),转而与各视频网站紧密合作,电视剧和艺人经纪业务营收贡献占比分别为73%和26%,主营业务收入前五名的是:电视剧《锦衣之下》和《抓紧时间爱》以及三位艺人(财报未标明)的艺人经纪收入,由此看出欢瑞的电视剧题材从玄幻、古偶剧开始转向历史剧和现实题材剧。但是欢瑞的业绩也潜藏着风险,如果核心艺人出走,其贡献的收入减少会影响公司业绩。据悉,目前对该公司业绩贡献排在前四位的艺人是李易峰、杨紫、任嘉伦、秦俊杰。

华策 半年报中不见“SIP”战略

华策年产能达1000集以上,从年初至今已有11部剧首播,近日开机的由宋茜、宋威龙主演的《资深少女的初恋》引发关注,公司的战略是“内容精品化、产业平台化、华流出海”,曾经高举高打的“SIP”战略在年报中不见踪影,张震、倪妮主演的古装剧《宸夕缘》也在低调拍摄中,同时,华策手中还有积压的剧没有完成发行(张翰、朴敏英主演的《锦衣夜行》),老牌的影视公司在为度过寒冬保存着实力。

华录百纳 由剧转综业绩下滑

成立于2004年的华录百纳,曾推出过《汉武大帝》《媳妇的美好时代》《黎明之前》等精品剧集,曾经是唯一一家国有控股的影视上市公司,但是今年上半年业绩下滑,营收主要来自于过往剧目的海外及二轮发行、湖南卫视2018年《春节联欢会》及《元宵喜乐会》的内容营销以及各大卫视的硬广项目投放。

今年上半年华录百纳没有新剧开机,自2014年以25亿元收购了做综艺的蓝色火焰后,华录百纳转向综艺制作,但是三年对赌期结束之后蓝色火焰的业绩下滑明显,预计下半年上线的综艺《国片大首映2》《功夫少年》《摩登中国》都不具爆款相。

慈文

亟须培育网生内容团队

慈文传媒是中国第一批被授予电视剧(甲种)制作许可证的民营公司,上半年播出两部新剧《那些年,我们正年轻》《沙海》,一台一网,定档9月17日的《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在2017年确认收入。陈伟霆、古力娜扎主演的《风暴舞》已确认爱奇艺和一线卫视播出。但今年9月份,慈文股价从30跌到12,并且上半年几无新剧开拍。慈文与《大秦帝国》作者孙皓晖成立海南大秦帝国影视传媒有限公司,慈文占股70.03%,上半年营收为0。因此对慈文来说,资金问题及培育自己的制作团队是亟待解决的。

慈文传媒之前和白一骢成立了上海视骊影视,陆续开发了《执念师》《暗黑者》《老九门》等热门网剧,但之后白一骢影响力越来越大,成立了独立的灵河文化。据天眼查信息显示,白一骢与BAT三家都有合伙成立公司,合作愈加紧密,有逐渐脱离慈文传媒之趋势。但慈文传媒称和白一骢合作继续,《紫川》将开机。

慈文相关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将创新提升2B模式长剧、头部剧,拓展2C模式短剧集、网络剧、网络电影,加强IP全产业链开发,推进泛娱乐产业协同发展。

跨界选手

高管出走、新剧难卖

身陷诉讼的中南文化、高管频频出走的印纪传媒、业绩下滑80.65%的骅威文化,是跨界转型影视业务的三大代表。投资者跟新京报记者分析道:“这几家公司近年资本运作频繁,如今业绩很差。老实做项目的公司,业绩都比较稳定,熬过寒冬问题不大。”

中南文化 受行业环境影响投资放缓

从金属管件制造跨界影视的中南文化2010年登陆A股,从2015年开始频繁的资本运作,买下了电视剧制作公司“大唐辉煌”和常继红的艺人经纪公司“千易志诚”(公司旗下拥有刘烨、张鲁一等艺人),使公司业绩连年增长,但是今年中南文化频频传出缺钱的消息,重点项目《别了,拉斯维加斯》也未能按期完成销售并确认收入。

半年报显示中南文化在上半年参投了《老男孩》《一出好戏》《我不是药神》等,但由于不是主控方,对拉动公司业绩并无多大帮助。中南文化9月13日复盘,停牌了近三个月,半年报显示诉讼不断,官司缠身,总经理洪涛、首席文化官刘春、董秘陈光都已出走。2018年上半年年报显示,业绩没有扭亏为盈的原因是“影视项目受行业环境影响投资推进放缓”,“电视台采购整体萎缩,且付款进度延后现象较为普遍”。

骅威文化 新电视剧未完成发行

骅威文化主业曾是玩具制造,进军影视界之后,不停地“买买买”,让公司商誉大幅增长。2015年,骅威文化用12亿收购了擅长制作言情剧的梦幻星生园。之后,成为骅威文化全资子公司的梦幻星生园在张纪中女儿张语芯控股的东阳曼荼罗影视刚成立之初就持股10%,今年上半年更是拟30亿收购该公司。但东阳曼荼罗影视制作的《烈火如歌》和《一千零一夜》,今年上半年播出后,豆瓣评分分别是6.1和5.2,表现并不出色。骅威文化的半年报中称,“新电视剧没有完成发行……所以公司本报告期影视剧业务收入和利润与去年同期相比较下滑。”从6月4日停牌,昨天刚刚复牌。

印纪传媒 高云翔涉性侵《不婚》发行难

高管出走消息频传的除了中南文化,印纪传媒也是如此,现如今公司的法人代表、董事长、董事长秘书以及总经理都是吴冰,控股股东肖文革所持股份也被法院冻结。从2014年印纪传媒借壳主营卖猪肉的高金食品登陆A股以来,三年对赌期过后,业绩断崖式下跌。积压剧有郑爽和李钟硕主演的《翡翠恋人》以及高云翔、李曼主演的《不婚》,因为高云翔涉嫌性侵案,预计发行是个大难题,曾经在年报中出现过的《二毛驴从军记》已制作完成未发行,但在今年半年报中消失了。

逆势上扬

变卖“家产”、多轮驱动

与去年《人民的名义》《我的前半生》等年度爆款相比,今年的剧集市场颇为冷清,只有《延禧攻略》热度最高。与2014年开始大量资金涌入影视制作的现象不同,从去年下半年开始,资本陆续离场,今年尤为明显,使得影视项目融资艰难,行业颓势已显。曾任中南文化首席文化官的刘春微博发文称:“这一两年,影视文化公司得死一大半吧,IPO路堵死,也不能被跨界并购,即使是已上市公司也是风雨飘摇,个个资金紧张,再融资难,发公司债难,股价一跌就爆仓,大股东每天活在剃刀边缘。”光线传媒董事长王长田在今年上影节期间预言:“未来一两年可能有几千家影视公司倒闭。”导演张黎在接受新京报专访时也曾说过,“2017年的电视剧明显比2016年的少,但到了2020年之后,那将会是一个严冬,这圈子就没钱了。那时候电视剧数量可能会下降更多。”

对此,新京报记者采访国信证券传媒分析师董博雄,他分析当下的行业情况:“第一是政策风险还没有出清。第二是因为影视公司拍电视剧的商业模式不是特别好,对现金流有一个很大的占用期间。在现资金面儿都不充裕的情况下,这样的商业模式让很多公司陷入非常被动的情况。”

的确,资本寒冬来临之际,光线传媒上半年的业绩也不尽如人意,电影业务收入同比去年下降34.76%;在去年重启电视剧业务,今年上半年电视剧《新笑傲江湖》《爱国者》确认发行收入,前者为光线主控,后者为第二大主控,上半年的业绩依靠3月份以33.17亿元将新丽传媒股权卖给腾讯冲高。

在寒冬中逆势上扬,除了变卖“家产”之外,也有当代东方、捷成股份、当代明诚、芒果超媒等几家影视公司业绩保持增长,在电视剧业务之外根据公司特长开辟新的盈利增长点。

当代东方上半年营收5.07亿,净利润1.14亿,同比增长360.04%,虽然上半年也未见新剧开机,但公司与二三线卫视合作紧密,上半年《美好生活》《转折中的邓小平》《鸡毛飞上天》《爱情的边疆》等剧集的二、三轮销售贡献收入1.9亿;此外还有影院、演唱会、广告、特色小镇等业务。

捷成股份作为《一出好戏》的联合出品方,该片为公司贡献了不少业绩,旗下的新媒体版权运营华视网聚运营稳定增长,在年报中显示下半年的战略为“谨慎新增内容制作投资,梳理和整合内部业务线。”

芒果超媒旗下芒果TV作为BAT之外的第四大视频网站,开辟了一条从“独播”到“独特”的发展战略,退出了头部剧独播版权的竞争,减少了内容成本,在2017年实现盈利。

当代明诚2016年转型影视产业,曾制作了《红高粱》《搭错车》《三妹》等剧的原山东广播电视台副台长兼山东卫视总监闫爱华担任总经理。实行“影视+体育”双轮驱动战略,上半年营收同比去年增长299.34%,主要得益于电视剧《猎毒人》的播出,投资占比50%的剧集《许你浮生若梦》也已在优酷视频上线。旗下双刃剑体育是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亚洲区域独家代理,新英体育的收购也已完成。当代明诚相关负责人表示,“一系列文件的出台和实施,实际上为公司影视板块的健康发展提供了良好的契机,不会对公司的项目造成负面影响。当代明诚接下来的重点剧目有《我们的四十年》(已定档一线卫视)、《如果岁月可回头》(后期制作中)、《秋菊》(已签订联合摄制合同)、《人生》(已购买路遥小说版权,目前在剧本创作中,预计2019年开机)。”

采写/新京报记者 武芝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