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隔20年,“漂泊的荷兰人”再靠黄浦江畔

澎湃新闻网09-13 09:33
9月13日、15日,由上海歌剧院与上海大剧院联合出品,上海歌剧院与德国埃尔福特剧院联合演出的瓦格纳歌剧《漂泊的荷兰人》,将在上海大剧院上演。

在古典乐界,瓦格纳歌剧出了名的难演、难唱、难指挥,无数歌唱家、歌剧院、指挥家都把挑战瓦格纳歌剧,当成毕生目标。

9月13日、15日,由上海歌剧院与上海大剧院联合出品,上海歌剧院与德国埃尔福特剧院联合演出的瓦格纳歌剧《漂泊的荷兰人》,将在上海大剧院上演。

早在1999年上海大剧院刚开幕,这艘荷兰人的大船就曾停靠黄浦江畔,时隔20年再来,船上的人和景巨变,灯光和投影交错出一部颇具迷幻感的“大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深挖森塔的精神世界

根据北欧传说,瓦格纳写出《漂泊的荷兰人》,审视和探讨了放逐与救赎等命题。

传说有一个荷兰水手想绕过好望角,他发誓完成壮举,虽作一世航行亦不畏惧。魔鬼听了他的誓言,罚他终生在海上漂流,直至世界末日,除非他能找到一个女子忠心爱他。每七年,水手被允许登陆一次,去寻觅那愿为他赎身的女子。有一年,他的船停在挪威海岸,一个叫森塔的女子出现了……

因为好莱坞系列电影《加勒比海盗》,中国观众对《漂泊的荷兰人》的故事并不陌生。

此版《漂泊的荷兰人》由德国埃尔福特剧院制作,今年3月由中国指挥家许忠执棒在德国埃尔福特剧院首演,9月转战上海,改由中德两国剧院联合演出。

《漂泊的荷兰人》也是许忠挂帅上海歌剧院院长以来,首度率领上海歌剧院尝试瓦格纳的恢弘巨作。

“上海歌剧院在演意大利歌剧方面很有经验,现在迈入德语歌剧领域,启动荷兰人的船,希望在制作和音乐上带给观众惊喜。”许忠说,中德两国剧院牵手,歌手、合唱团、交响乐团加起来有200号人左右,单是为幽灵水手,就动用了上百人的合唱团(德方40人合唱团+中方60人合唱团),“就算在德国,也只有拜罗伊特音乐节才有这么奢侈的演出人数。”

埃尔福特剧院坐落在德国图林根州首府埃尔福特,2002年,盖伊·蒙塔冯出任剧院总经理,大刀阔斧改革,推出了众多经典歌剧的全新制作,作为瓦格纳的研究专家,他也是此版《漂泊的荷兰人》的导演。

“这部剧有很多可以发挥的地方,不过,瓦格纳最初的创作想法都是关于森塔的,非常具体地描述了她的心理活动,我们不如把重点放在森塔的身上。”

盖伊·蒙塔冯说,此版“荷兰人”一大特点在于深挖森塔的精神世界和内心活动,森塔成了一名着迷于荷兰人传说的女子,她想成为打破诅咒的天选之女,将可怜的荷兰人从数百年的漂泊中解救出来,然而她并不知道,这一切都是她脑洞大开的幻想,还是海浪风波里的现实。

连续三晚瓦格纳盛宴

“《漂泊的荷兰人》对上海观众有不一样的意义。1999年,瓦格纳歌剧第一次来中国大陆,就是在上海大剧院演《漂泊的荷兰人》,因为德国莱茵歌剧院的布景和我们剧院的舞台不够匹配,我们还特意向意大利威尼斯歌剧院借来更宏伟的大船应景。”

上海大剧院总经理张笑丁回忆,瓦格纳歌剧此后不断登陆中国,2010年德国科隆歌剧院《尼伯龙根的指环》、2013年纽约大都会歌剧院高清歌剧《尼伯龙根的指环》都曾登台上海大剧院,蔚为城中盛事,“也因此,上海观众对瓦格纳歌剧有很特别的感情。”

今年适逢上海大剧院20周年庆典,《漂泊的荷兰人》时隔20年再靠黄浦江畔,对大剧院而言也有不一般的纪念意义。

在两场《漂泊的荷兰人》之间,上海大剧院还特别加料,推出了一场“瓦格纳歌剧选段集萃音乐会”,上半场为《唐豪瑟》专场,下半场囊括了《罗恩格林》《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纽伦堡的名歌手》等瓦格纳名作的经典选段。

无论是指挥、导演,还是歌手、乐队,演瓦格纳歌剧的难度均远超其他作品。

作为德语歌剧划时代的人物,瓦格纳扩大了乐队的编制,将声乐与乐器并重,层次丰富、极具冲击力的声效,对角色与合唱声音的可塑性和控制力都提出了极高要求。因为以往较少排演德语歌剧,上海歌剧院的演员还要花不少精力解决语音语感、多而复杂的辅音等语言问题。

即将出演《漂泊的荷兰人》的男高音郑瑶说,“瓦格纳把人声当作乐器来写曲,没有乐队明显在给你伴奏的感觉,这对人声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即将在集萃音乐会上亮嗓的男中音张峰说,“能唱好瓦格纳的歌唱家全世界都稀缺。这是我第一次公开演唱瓦格纳的作品,下了很多功夫,花了大量时间和精力研究琢磨,希望把自己的理解和声乐优势融入他的作品中。”

女高音宋倩则说,“瓦格纳歌剧中的人物常带有一定的象征或隐喻,故事也会蕴含一些哲学思考,演唱他的作品,相较于‘美’的声音,可能更需要情绪饱满、形象鲜明,这也是我希望最终在集萃音乐会上展现的声音。 ”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