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应霁:一减再减,不亦乐乎

subtitle 第1整理术09-13 08:06 跟贴 102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前不久上海书展,第1整理术小助手拉斐尔巧遇男神欧阳应霁,签了名,合了影。欧阳展露出标志性笑容,身上的环保袋,是他这几年最爱的蓝色。

作家韩良露这样评价欧阳的文字:年轻人看欧阳,看到他眼下热闹极了的人间花鸟,好多奇人奇物,有一点年纪的,会看到他心中安静下来的世态山水。他写物竟然写到了让人想放下物。他把物看得如此分明,如此认真,最后,却像是想转开身,说:我都看过了。

今天,一朵选取《设计私生活》一书的一篇文章《一减再减》,与大家分享。本书第一版出版于2003年。2018年8月再版,出版社都是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文末还有他的1个独家视频和3个居家整理tips。

左上欧阳应霁《设计私生活》2018修订版封面。右上首页英国谚语Home is where the heart is,翻译为“家是心之所安”。下图为拉斐尔书展现场抓拍。

Maarten Van Severen,有一点魔力

他是Maarten Van Severen,记不住他的名字的话,就把它忘掉算了。

反正这位来自比利时的老兄真的不在乎,他这么努力地去完成这么简单的东西,这么平凡地在你我身边有一千几百件,他愿意你也把他只当作一个平凡普通的人,就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这也就很好了。

还是要继续用余下篇幅,花一点我的经历,用一点你的时间,放不走这个未懂得怎样正确发音的名字,只因为他实实在在的厉害。当今时世,稀有罕见。

1956年出生,2005年去世的Maarten Van Severen。下文图片里的家具全部都是他的作品。

他是有一点魔法还是什么的,叫我着了迷也完全说不出为什么——其实是某一种一见钟情,已经迷迷糊糊又怎么说得清楚,赤裸裸,如此就在眼前,桌是桌,有四只脚加一块平面,椅是椅,四条腿加一个座位,书架是悬空的框,沙发其实是张床,躺椅自己躺下了,一折再折,诱惑你也躺进去,物我两忘。

Maarten老兄最怕人家把他唤做设计师。Designer这个标签误人子弟坏了好事。稍稍聪明和敏感的,都乐于同时有N个身份,而且手中每桩每件都井然有序按照自己的想法自己的步调完成。面前的勤奋中年同时也是建筑师/设计师/艺术家/耳子/父亲,反正自己自己也得好好地生活,总得要找一把坐得舒服的椅子,睡一铺清洁的床,四处搜索寻找不获,就索性替自己作出一整套各式各样的家具,也想不到马上迷倒了同道的一众,而且众口相传,一时成为小圈子当红偶像。

Maximalist,多多益善

Maarten最最擅长的,就是减法,而且一减再减,不亦乐乎。他的椅他的桌,仿佛自远古以来就存在,只是他动了点手脚,保证没有任何多余的细节雕饰,干净利落到了极限——有好事的自然就搬来简约美冠在他老兄头上,他对此有点反感,敬告大家他其实一点也不简约,倒不如称他为Maximalist多多益善,因为他自觉付出了大量的精神时间,终极追求所要的效果,突出所要为自己添加的能量来自大量的的阅读,广泛的讨论,吸收消化,然后实践,失败再实践。

这分明是一种加法,而且越加,为的是越减。这种苦心经营,跟本来就淡薄得减无可减得状态,就是根本的区别。

也是因为曾经拥有,所以舞弄起减法的利剑就格外潇洒。这跟年近岁晚要把衣柜里的多年东买西买,其实从未穿过用过的东西一并暴露于人前,送给慈善机关到有点像。

学会如何在这个烦乱烦杂的大环境中坚持行使减法,放得下那似是而非象征权力金钱和欲念的包袱,实在不是一件说的那么简单容易的事。

艺术从空虚中来

Maarten的老父,同样是艺术家的Dan Van Severen曾经对儿子说过:艺术从空虚中来,渴求的是那种难以捉摸的状态——这未免说的有点太玄太需要反复解释了。

作为儿子的导师实实际际地在生活,一种有选择的精致的生活。

当然,他也挑剔地继承了老父那种“虚空”的精粹,那种净化了升华了的艺术/生活境界,叫人向往令人心动,叫我一见钟情的,大抵就是这种氛围。

神秘设计偶像的诞生

成名走红前的好长一段日子,Maarten的家具工作室是用这样的一种方式运作:手工做了一张仅此一张的桌子,人家走过很喜欢把它买走了,就重新再做一张,先的这张和后面的这张像是孪生,也实在不一样——有的时候完全换了物料,从木头变成全铝,有的时候是比例的伸缩,反正就是怪怪的长长的窄窄的叫人过目不忘。椅子如是,书架衣柜如是。

直到后来实在太多注目炤引来欧洲几大家居厂商的罗致、诸如Vitra,Edra,Bulo等等品牌,现时都在生产Maarten的签名作,而且极少出现在家具大展摊位中为作品宣传推广的他,忽然成了一众媒体争相采访的神秘设计偶像。

以“减”挑战“加”

从来克制矢志奉行减法的他,没有因为日渐走红而放弃原则宗旨,1997年替Edra设计的一张以乳胶泡沫纤维作为主要物料的沙发床,就是一张简洁得惊人的作品,一张长方的厚垫上面有一方长条做靠背,就此而已。

Maarten Van Severen设计的Edra Blue Bench

这样的出场本身就是一种反叛行为,挑战别的沙发床铺的存在——即使你在十分欣赏之余,也并非打算付一个不菲的代价去把它买下来。

没关系,它已经在你的面前,凭其质量、精神的智慧的宣言式的出现,以抵抗日渐性格模糊、不知所云的设计商品大势。

正如何怀硕先生早在1985年就在题为“减法”的疑问中有先见之明地指出,先进“庸俗化的社会,就是数量击败质量,权势压制公理并囚禁智慧,实利蒙蔽正义而腐蚀了官庙与人心”。

如此社会,就更需要入Maarten一类创作人生产者,以实际行动,以“减”挑战“加”,不以“贪多好大,婪求无餍,造成一切繁缛与壅塞,成为我们生活现实中的症结“。

一减少减,返璞归真

一减少减,返璞归真,我们的老祖宗其实早已留言:老子所言的“大音希声”、“大象无形”、“大巧若拙”、“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五味令人口爽”,庄子所说的“天地有大美而不言”,“朴素而天下莫能与之争美”、“淡然无极而众美从之”,都是一种减法的思考。

我们日日夜夜不停地生产消费买卖,耗尽力气的一举一动,是无聊的吹皱一池春水,还是不自觉的搞坏了一锅粥?加料为了竞争,为了求存,问题是加的又是什么料?

坊间热衷于排毒减肥瘦身的一众,按道理应该懂得欣赏Maarten Van Severen的家具作品的轻巧流丽的美,说来也是,那天碰到的Maarten,红光满脸精神爽利,人到中年腰腹没有常见的轮胎,恐怕某某纤体健美中心也正在打他的主意。

Maarten Van Severen设计的台灯。一朵最近看到戴森出了一款台灯Lightcycle,好像这款的双胞胎。

小福利

今年年初,欧阳应霁到访巴黎时,接受第1整理术驻巴黎小记者Alice(赵筱筠女儿)的采访。他和8岁的小姑娘,聊了聊他的居家生活美学观。一起来欣赏下这场童趣的访谈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视频
欧阳应霁:一减再减,不亦乐乎

欧阳应霁的减法生活TIPs

1欧阳应霁先生青睐于“一物多用”的家品设计。

想让居住环境更宽敞,就不要将有限的家居空间填得太满,可以使用一物多用的家品来节省空间,例如可拆卸、可折叠的布艺沙发床;而在客厅摆放几个帆布收纳盒,可以将书籍、遥控器等杂物收拾得井井有条,让客厅显得宽敞。

2、将家居装饰减少到一至两种物料的配搭。

物料对于空间感有一定的影响,很多棉质家纺都具有很强的色彩图案表现力和设计感,能营造很自由的居家感觉。如果你的物料比较零碎,却又不单一的时候,自己搭配也蛮有乐趣的。

3、和家人一起玩“收拾的游戏”

和伴侣、家人一起,当大家都有共同的选择或者兴趣的时候,收拾家里或者是统一美学概念和风格,就会比较容易。

“我记得我以前经常跟我太太玩这样一个游戏,很多时候我们会去家用品店看碗筷等东西,我们就分别走,看一下我们选择东西是不是一样。比如说碗,我就心里有数,我这次会选什么,她会选什么,然后看一下大家的选择是否吻合,这非常有趣,因为这个既是挑战自己,也是挑战对方是不是有共同的爱好。这同时也是需要很大勇气的,因为如果大家的选择每次都不一样的话,事情就严重了。”欧阳应霁说。

如果生活上有很多的交流,知道自己真正喜欢什么,也知道对方喜欢什么,当彼此的选择都互相吻合的时候,这就是生活的乐趣。

欧阳应霁给第1整理术读者亲笔祝福:千万不要把你年青的、躁动的、放肆的身心,给“整理”掉。

编辑说明:小标题由第1整理术拟定。图片来自Pinterest。文中经欧阳应霁本人授权第1整理术刊发。三个tips来自《广州日报》文章《减法概念:享受化繁为简的生活乐趣》。作者黄岚。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