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6天,10次手术,足坛魔术师逃出地狱:伤口一次次裂开,骨头如同橡皮泥

网易体育09-13 07:14 跟贴 3674 条

人这一生,究竟要经历多少的磨难方能功德圆满?职业球员这一特殊群体,又要忍受多少次的伤病方能荣辱不惊?世界之大,芸芸众生,每个人的身体都不一样。有些球员,整个生涯几乎很少受伤,最多只是休息十天半个月。而有些球员,则是上帝的弃儿,屡遭命运戏弄,好了又伤,伤了又好,看不到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饱受伤病摧残的卡索拉

显然,桑蒂-卡索拉是属于后者的。他的伤病史,让人唏嘘,不禁感慨老天爷的残忍。

2016年10月20日,卡索拉在阿森纳欧冠6-0血洗卢多戈雷茨的比赛中首发出场。是役,他送出1助攻,但在第57分钟因伤离场。无人想到,那场比赛会成为他在阿森纳的绝唱。此后,他被确诊为脚踝重伤,跟腱撕裂。于是,无尽的手术和药罐子成了陪伴他的日常。足球?医生说他能正常在公园里散步就是幸运了。

卡索拉看上去貌不惊人,老实巴交,可他的体内却蕴藏着永不屈服的能量。此后,他经历了10次手术(其中8次为脚踝手术),切除了10cm的跟腱,脚踝的皮肤已经彻底报废,只能从胳膊上植皮。更糟糕的是,他还碰到了极为罕见的细菌感染,这差点导致他截肢,后半生只能与拐杖相伴。

2018年5月22日,阿森纳宣布不再与卡索拉续约,后者正式离队,此时距离卡索拉受伤已经过去了整整19个月,579天。换做常人,早就放弃足球梦想了。毕竟,与健康比起来,其他东西都是那么的脆弱。可,卡索拉未曾倒下,尽管他也想到过放弃。

卡索拉伤病史

在强悍的卡索拉面前,老天爷都感动的哭了。2018年6月5日,老东家比利亚雷亚尔宣布重新签下卡索拉。2018年7月18日,一个值得纪念的时刻,终于等到你!卡索拉在比利亚雷亚尔的一场热身赛中替补出场,这是他2016年10月份受伤以来首次参加比赛,全场为他鼓掌,有人潸然泪下。636天啊,21个月的磨难。我们一边为他的苦尽甘来而欢喜,一边又为他的玻璃身体而担忧。

卡索拉重返赛场

8月10日,比利亚雷亚尔官方在陶瓷球场为卡索拉举办了欢迎仪式。西班牙著名魔术师约克登场表演,用一个大变活人的魔术帮助卡索拉空降在世人面前。这是魔术,也是卡索拉命运的缩影:当所有人都以为他会消失(退役)的时候,这位不信命的西班牙中场竟然逆天改命,再次驰骋绿茵场。

本赛季,西甲已经战罢3轮,卡索拉全部首发出场,已经33岁的他仿佛回到了年少时。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15年的球员生涯,卡索拉经历的磨难远超外界所想,有些事情只有当事人方能体会。见过了风华,尝过了冷暖,卡索拉如今无比珍惜足球场上的每一分每一秒。在whoscored的评分方面,卡索拉本赛季的综合评分为6.70分,这是他2013-14赛季以来的最低值,但谁又能对一个饱经沧桑的老将再苛求什么呢?他的回归本身就是一种传奇。

“某种意义上讲,我就像一个拼图工具。”卡索拉苦笑着对记者表示。为了保住右脚踝,卡索拉只能将左前臂的部分皮肤移植到了脚上。如果不做这个植皮手术,他就只能截肢了。此外,卡索拉还将腿部的部分皮肤移植到了脚跟上。和记者交谈的时候,卡索拉的脸上依然挂着笑容,他总是这般风淡云轻。

卡索拉手臂纹身原来的样子

在卡索拉的脚上,有个金属板插在里边,估计永远都不会取出来了。脚踝里,10cm的跟腱被切除,医生用卷起来的脚筋做了新的跟腱。为何要切除原来的跟腱?细菌感染,已彻底腐烂。看着自己的身体,卡索拉五味杂陈,他不知该说什么。看上去,他确实像一个重新拼装过的玩具。他的手臂上本是女儿名字的纹身,女儿名叫India。原来的纹身很漂亮,可如今他的手臂上只剩I、n、d三个字母,而i、a这两个字母随着那块皮肤被移植到了脚跟上。若不植皮,卡索拉的脚跟便有一个大洞。

左臂的纹身被植皮到了脚跟上

未来的某一天,也许你能在医学杂志上看到卡索拉的名字。“米克尔-桑切斯,主治医师,他和我谈过,他说我的伤病很罕见,完全可以作为一个医学案例。”卡索拉表示:“他和他的医疗团队都说从未遇到这么极端的情况。”是的,这世上哪会有一个人会同时遇到这么多的麻烦?卡索拉的膝盖、脚部、脚踝都有伤,医生根本不知道如何下手,他不知何时是个头,看不到希望是最痛苦的事情。10次手术已经差点要了他的命,但这还不是全部。在皮肤组织下面,细菌感染让长达10cm的跟腱裂开,彻底裸露在外。噩运到这里依然没有终结,感染的跟腱还影响了骨头的发育。卡索拉脚部的骨头变得很软,这严重威胁着他的腿部健康以及职业生涯。

见多识广的温格也被卡索拉的伤病给惊到了,教授说这是他见过的最糟糕的伤病。有一位医生在看了卡索拉的伤势后,直言卡索拉日后能在公园里散步就该谢天谢地了。“我对足球有着很深的信念。”卡索拉表示。636天,卡索拉都无法出场踢比赛,大部分的人都觉得卡索拉此生将无法复出了。有那么几个夜晚,卡索拉自己也动摇了。他躺在医院里,那里离家太远,他想放弃。“我打算对家人说:‘这都结束了。第二天,我要告诉理疗师,我没法坚持了,兄弟。’”但那种信念让卡索拉顽强的坚持了下来,他终究没有说出放弃的话。

功夫不负有心人,他如今在西甲重新找到踢球的快乐。“现在,我又可以每周末有球可踢了。有时候,我都不敢相信这一切,只能不断的捏疼自己,帮助自己明白这不是梦。我享受着眼下的所有,每一刻。很多球员都觉得比赛前一个晚上住酒店(不能待在家里)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但我却很享受,因为这比一个人躺在医院里舒服多了。为了这些,我拼尽了全力。”

2010年3月,卡索拉因伤休战32天。此后3年半的时间,他未曾受一次伤,身体棒棒的。直到2013年10月18日,卡索拉再次受伤。那是一场国际友谊赛,西班牙对阵智利,卡索拉与对方球员碰撞,脚踝受伤,并在随后引发了骨裂,外界认为那次受伤是卡索拉最近5年来长期遭到病魔侵袭的主要原因。不过,这又不是故事的全部。

2015年11月,他脚踝骨裂,而且膝盖韧带拉伤。他多次疼痛难忍,但都咬牙坚持,不愿休息。后来,便发生了那次悲剧。2016年10月,卡索拉倒下了,这一倒就是21个月,将近2年,而且是职业生涯最重要的2年。“那场比赛,我在半场休息的时候就很疼,那里的温度很低。下半场开始阶段,我举步维艰,跑起来一瘸一拐。而且,疼痛感越来越剧烈,越来越糟糕。”卡索拉表示:“那个晚上,我哭了。泪如如下,我最后只能停下来。接下来,麻烦接踵而至。”

一开始,温格认为卡索拉并无大碍。“那不是个严重的伤病。”温格当时这样说道。但是,卡索拉却从此再也没有披上阿森纳的球衣。他的脚踝皮肤恶化的很快,并直接裂开来。最后,细菌感染找上门来,而这实际上是概率极低的症状,却偏偏被卡索拉给撞上了。

“在手术室里,我的情况还算乐观。不过,我的伤口却是裸露在外的。”卡索拉回忆道:“当我在健身房内进行骑车锻炼的时候,伤口就会裂开,缝线露了出来,因为伤口都是直接暴露在空气中的,细菌可以轻易进入,新的麻烦出现了。晚上的时候,经常会有黄色的液体从伤口流出来。每一次,他们(英格兰医生)将伤口缝起来,它就会再次裂开;伤口中出现了越来越多的液体。他们做了植皮手术,却没有注意到皮肤下面的状况——细菌已经侵入,而且在不断腐蚀跟腱等部位。他们从未发现细菌的存在。”

“每次他们缝上伤口,又会再次裂开,细菌在侵蚀我的皮肉”

“他们跟我说:‘不要再想着踢球了。现在,你得集中注意力好好养伤,你会恢复正常的生活。你也可以和儿子一起踢球,并能正常的行走。’但是,我已经不太相信他们的话了,因为我已经决定回西班牙治疗。到了西班牙,那里的医生给出了完全不同的观点。”

“那个时候,我实在是累垮了。在长达2-3个月的时间里,我一直在接受手术。我离开了英格兰,并来到了西班牙的维多利亚(西班牙北部城市)。他们(西班牙的医生)发现了我体内的细菌,跟腱有2处细菌感染,而骨骼中则有1处细菌感染。”

惨不忍睹的伤口感染

“他们也不知道究竟有多长的跟腱遭到了细菌的感染。”卡索拉继续说道,他同时用手摸着腿上的一个长长的伤口,那个伤口从小腿、膝盖蔓延到了大腿。“米克尔(主治医师)跟我说:‘我得给你做手术,这个过程会很漫长,直到我找到细菌的根源才能停下来。’他们告诉我,他们必须不停的、不停的、不停的、不停的、不停的扒开我的跟腱。他们真的这么做了,最后他们发现我的跟腱已经报废了10cm。他们说,我已经很幸运了,情况本可能变得更糟。而在他们打算修复跟腱的时候,他们忽然意识到我脚骨的状况也很差。他甚至可以将一根手指头放进骨头里,我的骨头就像个橡皮泥,软绵绵。危险的让人后怕。

很快,这个消息被传回到了英国医生的耳朵里。“他们并没有愧疚,而是说:‘我们早就知道了这些。’他们说这一切都在他们的控制之中。‘我们给你使用了抗生素。’这是他们的解释,但这根本不正确,普通的抗生素与抑制细菌专用的抗生素并不一样。实际上,他们根本不知道我脚内的细菌究竟是哪一种。”

英媒体《每日电讯报》认为卡索拉这番话是在暗批阿森纳的队医,但这种解读并没有足够的可信度。卡索拉口中的“他们”应该指的是为他手术的英国医生,而不是阿森纳队医。

庸医误人。虽然卡索拉经常都是面带笑容的乐天派,但他的内心深处必然会有一丝愤怒和责备。因为英格兰医生的误判,他差点就要截肢。如果没有那些误判,他是不是就可以免受那些罪?“我的家人准备为此讨要说法,但人们都说这已经没必要了。英格兰的医生一开始就发现了感染,但他们却没有采取措施,这让人很失望。如果他们有所作为,伤害就能被控制到最小化了。不过,说这些都为时已晚,不能改变什么。这是个巨大的灾难,只是现在讨论这些医疗问题已经没有太大意义了。”

卡索拉右脚现在的模样

“他们并没有承担应有的责任,而且他们从未为此道过谦。他们没有发现细菌的存在,我相信,他们认为自己做的决定都是正确的。在他们看来,我变成现在这样只是因为我运气太差,而不是因为他们的失责。他们没有丝毫的负罪感。”

“温格一直在给我鼓励。在第一次手术的时候,他给了我一份新合同,那简直让人无法相信。他给我打电话:‘桑蒂,我打算激活合同中续约一年的条款,与你再签1年。合同就在这里,签了它吧。希望这能让你以平和的心态接受手术。’这确实让我没有了后顾之忧,我可以全身心的放在身体恢复上。对此,我深怀感激。”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卡索拉是否会用一个不同的决定来处理2013年他在对阵智利时遭受的那次碰撞?“我不想责怪自己。但是,我当时是在比赛的第20分钟被撞的,可我坚持踢满全场。我一直对自己说:‘不要太自私,不要总是想着自己,不要过于杞人忧天,伤病没那么严重。’如果,我那时候对教练说:‘将我换下吧。’……人们总是告诫我要变得聪明一些,但我不想过于自私。温格曾问过我:‘你为什么就不愿休息一下呢?’但他们尊重我的决定。那次受伤后,我被建议好好休息,但我拒绝了。那是一次硬伤,我绑上了绷带,然后在下一周带伤作战。”

“这个世界上,总是有一些人在处理事情的时候会犯错。也许,我换个做法就可以避免很多问题。但是,这些都是我自己决定的,我选择了与谁一起踢球、在哪踢球、怎么踢球。或许,我可以责备别人,但到头来我只能责备自己。我应该在第一天就去西班牙看病的,而不是留在英格兰。”

不幸中的万幸,卡索拉没有一直留在英格兰,及时前往西班牙的决定拯救了他的职业生涯。主治医生米克尔从卡索拉的腿筋处切下了半腱肌肌肉,用这部分肌肉做了跟腱,并在卡索拉的脚后跟插入了一个金属板。“在伦敦,他们坚定的认为我肯定无法再踢球了。在西班牙,他们则说:‘桑蒂,情况很糟糕,真是很艰难,但我们会一直努力。’”卡索拉表示。为了看病,卡索拉离开了伦敦,离开妻子和2个孩子,只身来到维多利亚接受治疗,并前往萨拉曼卡慢慢恢复。这段过程是默默的、安静的、孤独的、艰辛的,整个康复的环节很缓慢,而且还会有许多意外。有一次,跟腱在生长时出现意外,不得不重新安装。

卡索拉重返心爱的赛场

“某些时刻,我真的打算放弃了。当你看不到任何起色的时候,那是最困难的。我经常和治疗团队沟通,他们劝诫我:‘你是否还想踢球?’我回答:‘是的。’他们接着说:‘好的,这就对了。今天,我们继续工作。明天,你会看到不一样的结果。’慢慢的,我看到了很多细节的变化。有一天,我走进了球场,瞬间感觉大脑清醒了许多。哇!我太开心了,回宾馆的时候脸上都挂着大大的笑容。医生们很聪明,他们‘欺骗’了我,扔给我一个足球,然后……我的妈呀!这成功唤醒了我再次成为职业球员的渴望。他们还对我说:‘明天,会有更多的有球训练。’正是因为有了这些善意的谎言,我在第二天起床时充满了动力。”

“我会给家人打电话:‘我今天又碰足球了。’他们会问:‘感觉怎么样?’我给出这样的回答:‘有点疼,但我又能踢球了!’过去的这一年时间里,我的孩子换了三所学校,我们不知道这是否值得。很多次,我当天晚上回家,第二天就得离开,孩子们已习以为常,他们对我说:‘爸爸,你又要离开了,是不是?’这些话狠狠的触动了我的心。但是,我做这些也是为了他们。如今,我的儿子踢球也很疯狂。”

卡索拉有2个孩子,一个是5岁的India,一个则是8岁的Enzo。两个小家伙经常会围着卡索拉,看他手臂上的伤疤,那是植皮留下的。在住所楼下的球场上,Enzo的一脚射门踢在了门柱上。“他问我:‘你是不是还要继续踢球?’我笑着说:‘是的,是的,我还要继续踢球,这是毫无疑问的。’他立马反问:‘就用这个脚去踢球?!它看上去太奇怪了,嗯。’我对他说:‘确实,这并不寻常。你最好不要再盯着它看了。’现在,他又看到我驰骋赛场的英姿了,他在看台上很是兴奋。”

卡索拉梦幻亮相陶瓷球场

平时,Enzo会穿着一件比利亚雷亚尔的黄色球衣,球衣背后是“Papi 19(爸爸19号)”的字样。今年夏天与比利亚雷亚尔签约之前,卡索拉曾在阿拉维斯青年队训练过一段时间。季前赛开始的时候,他离开了阿拉维斯并成功回归黄色潜水艇。33岁的他有种落叶归根的感觉。谈到那次神奇的魔术亮相,卡索拉咯咯笑了起来:“我被藏了起来,在那个狭小的空间里待了45分钟,一直在冒汗,汗流浃背,当时的情况就是这样的。我心想:‘嗨,这个亮相方式真是太伟大了,但我看来没法参加周末的比赛了。’”

卡索拉的担忧并没有发生,他在本赛季的西甲比赛中全部首发出场。在场上,卡索拉依然会感到些许疼痛,心里还有些挥之不去的恐惧。他的踝关节还比较脆弱,这影响了他身体的平衡,他只能将重力主要压在一只脚上。卡索拉一如既往的乐观:“我感觉并不坏,我相信未来是好的。”他和比利亚雷亚尔签的合同为期一年,但俱乐部有续约一年的条款。

“我现在没有想太多,只是努力踢好每一场比赛。踢完这场,再踢完下一场。”全力以赴,这四个字一直都是卡索拉的人生信条。只要他恢复100%的水准,他便是比利亚雷亚尔的最佳球员。

为什么不继续在阿森纳踢下去?卡索拉表示:“不,阿森纳不想这么做。他们做的很棒,也很诚实。本来,我是想继续留在阿森纳踢球的,至少在那里踢完季前赛,因为没有球队会直接给你合同。我想跟随阿森纳踢季前赛,让他们看看我的能力,然后再一起决定未来。但是,他们等不及了,他们想早点敲定新赛季的阵容。他们表示可以用一切方式来帮助我。我能理解,我也尊重他们的决定。对于阿森纳,我永远都保持感恩的心。”

“那里的人都喜欢我,我和阿森纳的联系在有生之年都不会中断的,我们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未能在酋长球场和枪迷好好的道别让我很是难受。当离开已成定局,我好想在球迷面前和他们说一声再见。

“没能和酋长球场好好告别,让我如鲠在喉”

9月8日晚,阿森纳传奇队与皇马传奇队在酋长球场踢了一场慈善赛,两队常规时间战成0-0。最终,阿森纳在点球大战中5-3击败皇马。赛前,卡索拉也收到了参赛邀请,但他没有参加。“不。”卡索拉笑着表示:“参加这种比赛的都是退役球员,我觉得我不该去。”

枪迷会永远记得2016年10月20日那一天,那是卡索拉最后一次身披阿森纳的球衣参加正式比赛。今年4月份,卡索拉也曾身披阿森纳的球衣亮相,但他并没有参赛。那是在阿森纳与马竞的欧联杯半决赛赛前,卡索拉在酋长球场完成了一次训练。据悉,这是卡索拉特意请求温格允许他这么做的。

“我向教练提出了这个请求,因为我不知道自己是否可以再次为阿森纳出场。那一次,我并没有做什么特别的:跑了4圈,带球溜了一会。做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再次踏上了那片草皮,我再次感受到了枪迷温暖的支持,他们总是那么的可爱。我心想:‘哪怕再也不能踢球了,我也得带走一些回忆。’”

幸福的是,桑蒂-卡索拉又能踢球了,这个男人还真够倔强的。感谢卡索拉,让我们相信足球世界也有信仰,也有不屈。

作者:风过乡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