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封王座:多瑙河上的步兵大战骑兵

subtitle 冷炮历史09-12 10:39 跟贴 152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从古至今,骑骑兵与步兵之间的对抗都是冷兵器时代最受注的精彩篇章。想象一下,有着诸如电影《指环王》般气势的铁甲骑士大军,从山坡上一往无前地向布置于低地的敌方步兵冲锋的场面。绝对是让人惊心动魄而又热血沸腾!

早在古典时代,就有许多类似过程的战斗曾在历史上发生。虽然并非每次都像电影画面那么震撼,却足以改变历史的走向,留下不朽的篇章。公元2世纪中期爆发的马科曼尼战争,就是其中的经典。

北方的骑兵强国

一支萨尔马提亚部落集团就生活在欧洲中部

一般人都认为,罗马军团遇到过的强大骑兵对手,唯有西亚和两河流域的帕提亚帝国而已。但实际上,那些看似威风凛凛的精锐铁甲骑兵,远不止阿萨西斯王朝一家独有。

在当时,分布于匈牙利平原至南俄草原的萨尔马提亚各部落联盟,也分别组建了类似上述装备、规模不等的骑兵精英部队。其中分布最西并游牧于蒂萨河流域的一支伊阿基格斯人,同样就拥有一支强大的甲骑具装。在马科曼尼战争中,正是他们与罗马步兵的狭路相逢,才碰撞出一场骑步兵间非同寻常的战役。

在冬季冻结的多瑙河

这场战斗之所以如此与众不同,是因为它的战场发生在冬季结冰的多瑙河面上。众所周知,冰块的摩擦系数远低于普通地面。所以生物体在冰面上行动时,远不如地上那样举止自如。倘若将其当作战场,则士兵的一些基本技战术动作都会因此变形。不仅导致战斗力的下降,也进而增大战役过程中的不确定性。因此,许多世界历史上著名的强大军队都对冰面交锋近而远之。即使强如罗马人,也十分忌惮。

作为尚未装备马镫的萨尔马提亚骑士,似乎应该对冰面较量更加避之唯恐不及。因为骑兵在战斗时的动作复杂性更甚步兵一筹。但与人们想象的不同,伊阿基格斯人在漫长的迁徙过程中,逐渐适应了多瑙河中游地区冬季酷寒的气候环境,并发展出一套能够驾驭冰面战斗的马术本领。他们甚至耗费精力,挑选能够在冰河上行动更自如的战马。只为将它们专门训练为能够在冰面上飞奔的坐骑。

萨尔马蒂亚人的各类骑兵

毫无疑问,凭借上述卓越的手段,伊阿基格斯人及其近亲罗克萨拉尼人,几乎成为统治冰封期多瑙河的王者。只要河对岸的罗马边境出现防御不力的迹象,嗅觉灵敏的游牧骑兵就如履平地般蜂拥穿过结冰的河面,抢劫富裕的罗马行省。罗马历史学者塔西佗就曾记载,在公元69年爆发当地四帝之乱中,就有9000名罗克萨拉尼骑兵乘罗马人内战之机,从冰封的多瑙河下游入侵麦西亚行省。只是他们恰好撞上了奉命从叙利亚调往罗马的第三“高利卡”军团,最终悉数被歼。

今天斯洛伐克境内的一座罗马堡垒遗址 靠近多瑙河

不仅如此,或许是与帕提亚人亲缘关系较近的原因,伊阿基格斯骑兵同样擅长追击、回撤、设伏等游牧经典战术。他们从不与对手正面对抗,而是经常将敌人引诱到有利地形后才聚而歼之。这种战略正是罗马人最忌惮的。

而且,由于起源游牧民族的关系,伊阿基格斯人对外交往显得极其自私自利。在罗马人看来,他们表里不一、时叛时附。比如在图拉真入侵达西亚时,能作为盟友出工出力。但在战争结束后立即为争夺战利品而翻脸相向。因此,对罗马人而言,这些游牧蛮族是远比日耳曼人狡诈而头疼的存在。

伊阿基格斯人在达契亚战争中协助过罗马人

冰河陷阱

伊阿基格斯人的多次袭击 逼着罗马人展开惩戒

公元167年的马科曼尼战争爆发之初,伊阿基格斯人就曾协助反叛的马科曼尼人和夸狄人,系统地劫掠在达西亚的罗马殖民地,仅虏获人口就高达十万。因此,当罗马人战胜了为祸最烈的马科曼尼人和夸狄人以后,这支萨尔马提亚部族就成了他们接下来要着重报复的目标。

公元174年初,罗马皇帝马库斯?奥勒留斯将行辕由卡努恩图姆移往西尔米乌姆。那里靠近匈牙利平原上的伊阿基格斯人游牧区,是很好的对游牧蛮族作战的后勤基地。哲学家皇帝此举显然有对后者宣战的意图。

哲学家皇帝 马库斯.奥勒良

然而伊阿基格斯人绝不肯坐以待毙,他们自负战力强大,竟然主动向帝国军团发起了挑战。几乎与皇帝转移行辕同时,一支精锐的蛮族骑兵穿越冰封的多瑙河面,侵入潘诺尼亚行省。这种行为立即招致了罗马军团的反击,双方很快就进入激烈的直接对抗阶段。

和以往的惯例一样,伊阿基格斯骑兵在发现敌人追踪而至的时,迅速撤到冰封的多瑙河面上,企图诱导罗马军队,进入这片对他们而言再熟悉不过的战场。

萨尔马提亚骑兵且战且退 将罗马人逐步吸引到预设战场

虽然与帕提亚骑兵装备相差无几,但萨尔马提亚人的作战方式与后者有显著不同。帕提亚人在决战前首先依靠骑射手消耗敌人的实力,最后才让铁甲骑兵冲锋解决疲惫不堪的对手。萨尔马提亚人则更喜欢以持枪猛冲的模式,干脆利落地驱散被包围的敌方步兵。

这种作战方式的差异,是由二者所处地理环境的不同决定的。帕提亚人居住的美索不达米亚地区,多为一望无际的沙漠平原,非常适合骑射手迂回发射箭矢。萨尔马提亚人劫掠的多瑙河流域,则多密林河流。弓箭在缺乏回旋余地的环境下,很难发挥应有作用。不过,在罗马人看来,伊阿基格斯骑兵的战术对习惯依托阵型保护的罗马军团步兵,并无太大威胁。因此,皇帝陛下的军队才会放心大胆地前往追击。

凭借着对骑兵对手的熟悉 罗马人一直紧追不舍

但罗马人很快就发现自己步入了敌人精心挑选的陷阱。昔日奔腾不息的多瑙河,河道宽达几百乃至上千米,如今却悉数冻结。看似晶莹剔透的冰面,实则是光滑如镜。阻止了士兵保持基本的战术动作,甚至长久站立都非常困难。而那些面目可憎的蛮族骑士,则持矛跃马等候在不远的地方,准备发动预谋已久的冲锋。

显然,伊阿基格斯人的目的已经得逞。他们自信凭借其冰上霸主的不俗战力,会让对面的步兵将如同大多数手下败将一样,成为自己荣耀簿上的又一个牺牲品。

和其他游牧部落不同 伊阿基格斯人更喜欢直接冲锋

绝地反击

罗马步兵以最快的速度组建的密集防御阵型

只是罗马军团的成员,绝非普通水准的士兵。作为当时世界最顶尖的重步兵,他们不仅可以熟练的摆出防御骑兵的密集战阵,还有部队战术灵活多变的优势。虽然己方无法在冰面站稳,罗马士兵却惊讶的发现对方可以如履平地般的策马前行。这些蛮族兵分两路,一路主攻正面,另一路包抄侧翼。

危急时刻,罗马人几乎是立即做出应对之策。只见大军将平时用于防护的大盾牌,全都铺到冰上,一只脚立足于盾面,以此增大冰块与脚跟的摩擦力,防止身体滑倒。与此同时,士兵们从内到外依次排列组成一个可以360°全方位面朝敌人的致密阵,避免了腹背受敌的危险。

罗马人用自己的顽强与灵活应变 化险为夷

类似的形势曾在卡莱之战中也被罗马步兵使用过。在遭到帕提亚骑兵突袭后,克拉苏的应对措施几乎完全一致。倘若此时对罗马人实施大量箭矢远程打击,则帝国大军势必承受和卡莱一样的重大压力。

然而,正如上文所述,伊阿基格斯骑士的作战风格更倚重冲锋而非袭扰。罗马人却完全不惧与对方正面相持。于是,游牧骑兵以往决定战斗的杀手锏,此时就成为了他们落败的罪魁祸首。

蛮族骑兵的冲锋 并没有冲散罗马步兵的阵线

转瞬之间,萨尔马提亚人就发现自己的冰面作战优势荡然无存。大部分人都陷入了与罗马步兵的正面肉搏。激烈的战斗中,一些罗马士兵抓住了敌人战马的辔头,进而把骑手从马背上拽下来。另一些则抓住攻击者的矛杆和盾牌,拼死力战。更有一支分队,专门用各种兵器猛击马蹄、或者设置绊马索去掀翻对方的坐骑,延缓蛮族骑兵前进的冲击力。

罗马人当然也会在冰面上摔倒。但他们往往聪明地将对手拉着一起倒地,而且经常是把敌人摔到自己的下风,这样他就可以用脚猛踢对方的头。如果某个士兵是面朝下跌倒,就会用牙齿狠咬先摔倒的敌人。缺乏有效防具的伊阿基格斯士兵,完全无力抵抗对手的猛烈攻势,他们引以为傲的冰上作战如今成为自己的噩梦。就和他们的亲族罗克萨拉尼人一样,几乎全军覆没。

很多蛮族骑兵被罗马人从马上拉了下来

战斗结束后,直前还威风凛凛的蛮族骑兵已经成为一地死尸。鲜血染红了结冰的湖面,诺大一支部队只有极少数人侥幸逃生。

和当年的卡莱之战一样,这场爆发于冰河之上的战斗有着极其重要的影响。随着伊阿基格斯人的惨败,蒂萨河流域的霸主再无力抵挡罗马军队的推进。此战之后,伊阿基格斯国王赞提库斯被迫只身前往马库斯?奥勒留斯行辕祈求和平。当最终的和平协议签订时,除了交还掳掠的财物和罗马平民外,伊阿基格斯人还失去了原先帝国盟友拥有的多瑙河沿岸10英里之内居住的特权。同时必须交出8000名由名门贵胄子弟组成的骑兵以示诚意。此举显然沉重打击了这一传统游牧势力在蒂萨河流域的威望。

伊阿基格斯人与附近的各类蛮族一起进入了衰落期

更糟糕的是,多瑙河冰封之战的惨败也终结了昔日主宰在冰面上的技战术优势,同时开启了其霸权的最终消亡过程。在接下来的一个世纪中,伊阿基格斯人威风不再,沦为哥特人支配的附庸势力。尽管他们作为后者的仆从,仍然时不时会给帝国边境造成麻烦。但再也未能如马科曼尼战争那般深刻影响历史。昔日的冰封王者的气势,似乎也如同这场惨败一起,一去不复返。

加入罗马军队的伊阿基格斯人 其中就包括了历史上亚瑟王的原型

对伊阿基格斯人而言,唯一的一点慰藉是马库斯?奥勒留斯将8000名骑兵中的5500人安置在了遥远的不列颠尼亚。他们的任务是为罗马人戍边抵御北方蛮族的侵袭。这些骑兵此后在当地逐渐站稳脚跟。有朝一日,他们将成为传奇人物亚瑟王的原型。

作者: Heinrish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