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田芳驾鹤西去:何时再续,下回分解

网易历史09-12 09:32 跟贴 5283 条

作者|九龙祚,网易历史专栏作者。本文为网易历史频道独家稿件,谢绝转载。

九月,本该是一个充满丰收与喜悦的时节,但艺术界却频频传来令人悲伤的消息。九月七日,相声老艺人常宝华和小提琴演奏家盛中国,挽手而行,共赴天国,谁知仅仅相隔四天,评书大家单田芳先生竟也与世长辞,他的离开,令无数喜爱评书艺术的人们为之惋惜与伤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斜阳古柳赵家庄,负鼓盲翁正作场”,说书艺术在中国已经千年的发展。说书人全凭一张口,就能养家糊口,征服万千听众,这是最简单的艺术,也是最复杂的艺术。明末清初的文学家人张岱曾经记下了当时说书人柳敬亭说书的盛况。柳麻子也作为说书人的典范而名传后世,在现在说书人中,单田芳对这门艺术的贡献和影响,足以媲美昔日的柳敬亭。

改革开放四十年来,单田芳凭着着他那条沙哑的嗓音,让评书这门古老的艺术,走进了千家万户,传遍了海内外各个角落,他的声音陪伴了一代又一代人的成长。可以说,在许许多多国人的印象中,单田芳就是评书的代名词。尽管几十年来,这门古老艺术的发展并不乐观,但有单田芳的存在,就让人们觉得,评书还依然充满了活力与生机。此刻,当单田芳离去的时候,对于这个行业来说,借用一句说书人常用的词语,就犹如是折断了“架海紫金梁,擎天白玉柱”一般,单田芳对于评书的意义,正在于此。

回顾历史,我们不禁要问,在单田芳出道之时,南北书坛,人才济济,为何他能够横空出世,成为评书界划时代的一位天王巨星呢?我想,这大概和以下三点原因是分不开的。

一、世家出身,学识渊源

中国的各种技艺,大都讲究一个匠人匠心般口传心授式的传承,手艺如此,艺术亦然,因此,世家出身的子女,由于遗传基因的影响,再加之近水楼台的熏陶,自然比行外人从业要便捷的多。单田芳就出生在这样一个艺术的家庭,他的父母和祖辈都是著名西河大鼓艺人,尤其母亲王香桂更是凭借着说书唱曲红遍了整个东北。生在这样一个家庭,单田芳从幼年时期就能够表演一些评书的短段,展现了卓越的艺术天赋。

但是身为艺人的单永魁与王香桂,深知作艺的艰辛,加上凭借父母演出西河大鼓,家庭的经济条件早已日渐宽裕,因此,他们没有让单田芳从艺,而是千方百计的供他念书求学,单田芳也不辱严命,考上大学,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初的社会里,大学生还是十分稀缺的,尤其对于一个曲艺艺人家庭来说,能培养出一个大学生,则更是凤毛麟角般的罕见。但仿佛冥冥之中,自有安排,种种的因缘际会,最终还是让他弃学从艺,接过父母的衣钵,拜在李庆海的门下,成为一名专业说书艺人。

单田芳虽然没有完成改换门庭的夙愿,但多年的求学经历,让他的学识与眼界大大开阔,他在日后的评书生涯中,时时不忘不断充实提高自己的文化修养,他的评书将大千世界、上下五千年的历史囊括其中,无数听众都是听着单田芳的评书得到了人生的启蒙教育,从这一点上看,单田芳的作用,并不亚于那些知名的学者与教授。他的评书做到雅俗共赏,能够受到社会各界人士的欢迎,这跟他渊博的学识是分不开的。

二、厚积薄发,与时俱进

中国人分析问题,向来讲究天时地利与人和。我们也可以用这三个要素,来分析单田芳的成功之路:所谓天时,单田芳的职业说书生涯开端于建国初期,到他溘然长逝,前后历经了六十年艺术人生。他亲历了建国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评书的黄金时期,单田芳作为当时一个青年演员,凭借着年轻人那种冲天的干劲,说遍了鞍山的大小书场,成为当时小有名气的书坛佼佼者。所谓地利,就是他身在东北,东三省作为评书艺术的重镇,有着丰厚的艺术土壤,从事说书行业者众多,竞争激烈,有利于演员艺术的提高,而又许多身怀绝技的老艺人,建国后都定居在东北,这些人都成为单田芳观摩学习的对象,他海纳百川,兼收并蓄,将前辈和同辈说书人的艺术精华,融入自己的表演,可以说,是东北这块书坛的沃土,为单田芳提供了广阔的学习课堂;所谓人和,在单田芳出道书坛之际,当时社会的娱乐活动还相对简单,听评书就是人们日常休闲娱乐方式之一,因此东北评书深厚的群众基础更让单田芳如鱼得水,经过不断的舞台实践与锻炼,他的艺术迅速成熟起来。这些都为单田芳日后艺术腾飞奠定了丰厚的基础。

常言说,机遇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这话用在单田芳身上格外的恰当,经过长时间的积淀,金子终于迎来了发光的时候。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单田芳的评书随着东北电台的推广走进了千家万户,他那标志性的沙哑的嗓音让人们一下子就记住了这位来自东北的评书演员。从那时起,单田芳雄踞书坛四十年之久。而这四十年里,受各种因素的影响,评书的发展状况并不乐观,而单田芳的艺术却能够打动无数听众的心理,能与各种流行文化相提并论,其中的奥妙又何在?

说书和听书都是一种慢功夫,标准的说书模式,就是在一个小书场,下面百十听众,听书台上的说书先生坐谈今古。而改革开放后,随着生活节奏的加快,评书也要随着时代的发展而前进,社会的变革让很多老先生不知道如何去适应,而单田芳等人的过人之处就在于,他们既有上业务演出传统书的经验,又能与时俱进,根据观众和演出环境的变化调整自己的表演风格,这也是单田芳等说书人能够走红的一个重要原因,他们既能在书场、茶社演出,又能在体育馆、大剧院表演,而且都能游刃有余,轻松自如,另外,电台、电视台的推广,也让单田芳如虎添翼,名扬四海。当然,媒体的宣传,只是一个助力,关键还在于他有着深厚的舞台演出功底和与时俱进的思想,二者缺一不可。

三、勤奋耕耘,作品丰富

艺术家是要靠作品说话的,所谓作品,一是靠数量,二是靠质量,能够创造既多且精的作品,是一个艺术家成名的关键。单田芳上世纪七十年代末至今,始终没有脱离开评书事业,不断有作品推出,甚至在他辞世的时候,还有几部书没有录制完成。按说他早已功成名就,享誉海内外,但他并没有停止对艺术的探索与追求,坚持为评书事业奋斗到了生命的最后一息,这种敬业的精神是值得我们每一个人学习的。另外,他的作品内容丰富,不但反映国内的题材,还有涉及国外的书目,这些努力都大大拓展了评书的表现力,为后人留下了一笔宝贵的艺术遗产。

“说书唱戏劝人方,三条大道走中央”,千百年来,说书唱戏都起着一个高台教化、开启民智的作用,单老的离开,让我们不得不重新开始思考这个有些沉重的话题,在他身后,传承千年的说书艺术,如何继续发展下去,又有谁能够接过并扛起这面大旗?清朝人龚自珍的诗句说的好“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希望在今后,评书舞台上还能够出现单田芳这样的演员,让醒木再响,早日书接——上回。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