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史明确记载了武则天亲手杀女的罪恶,这案翻得了吗?

subtitle 覃仕勇说史09-11 17:32 跟贴 259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武则天是中国历史上唯一被史家公认的女皇帝。

对于武则天其人,传统史书普遍评价极低,暴政、虐民,心狠手辣、毒如蛇蝎,搞得社会动荡,百业调弊。

但到了近代,开始有人一反常调,为之大唱起赞歌来,称赞她有胆量、有见识,气魄宏大,能力超凡,开创出煌煌盛世。

武则天当政期间,经济是出现了倒退还是蓬勃大发展呢?

这是有大数据可查的,说“百业调弊”倒也不至于,称“开创出了煌煌盛世”绝对是睁着眼睛说瞎话。

不过,把“心狠手辣、毒如蛇蝎”和“有胆量、有见识,气魄宏大,能力超凡”这些词都用在武则天身上,也并不冲突,并不矛盾。

仔细想想,作为一个推翻了男权统治、以女性身份当国的政治人物,没有杀伐决断的狠劲,没有雷厉风行的手段,能行吗?

且看,武则天为了登上帝位,大开杀戒,将李唐宗室近支杀尽殆尽,除自己的亲生儿子李显、李旦以外,唐高祖、太宗、高宗的子孙被全部诛除。十四年间的五十八个宰相,被杀被贬各有二十一人,任用酷吏残害的大臣将近数百,则因引发的兵变、民变、异族入侵而丧生的军民更是在数十万之巨!

武则天本人,也因此被后人戏称为“千古忍人”。

武则天共生有四子,长子李弘,次子李贤、三子李显、四子李旦。

长子李弘于显庆元年(656年)被立为皇太子,因不满武则天将萧淑妃的两个女儿幽禁于掖庭牢室,奏请父皇李治放出这两个姐姐嫁人。

武则天恼怒他胳膊肘往外拐,下毒将他送上了西天。

次子李贤继立为皇太子,同样忤逆武则天被废为庶人,流放巴州。文明元年(684年),武则天废帝主政,遣酷吏丘神勣赴巴州校检李贤居所,逼令李贤自尽。

后面的李显、李旦哥俩虽然未死武则天之手,却也被叱如猪狗。

李显在二哥李贤被废后,被立为皇太子,弘道元年(683年)十二月即皇帝位,但到了嗣圣元年(684年)二月,继皇帝位才55天,便被废为庐陵王,斥至均州(今湖北省丹江口市)、房州(今湖北省房县)等地。

李显下台,他的弟弟李旦登位。

但李旦只是武则天登帝位的踏脚石。

武则天先让他做傀儡皇帝,然后胁迫他上表逊位,从而理直气壮地登上皇帝宝座。

武则天当政的日子里,李显和李旦哥俩惶惶不可终日。

李显尤其惨,床头边时刻准备有一幅长绫,每当听说武则天派使臣前来了,就有自杀的冲动。

观以上史实,让人恐惧、发指。

则武则天的残暴和毫无人性,是无庸置疑的。

但是,来源于《旧唐书》里的一则记载却让后人争论不止。

该记载在《则天本纪》中的一段“史臣曰”,原文为:“武后夺嫡之谋也,振喉绝襁褓之儿,菹醢碎椒涂之骨,其不道也甚矣,亦奸人妒妇之恒态也。”

单看这则记载,没头没脑。

不妨看《资治通鉴卷一百九十九》对事件的完整还原:“后宠虽哀,然上未有意废也。会昭仪生女,后怜而弄之,后出,昭仪潜扼杀之,覆之以被。上至,昭仪阳欢笑,发被观之,女已死矣,即惊啼。问左右,左右皆曰:‘皇后适来此。’上大怒曰:‘后杀吾女。’昭仪因泣数其罪。后无以自明,上由是有废立之志。”

该事件触目惊心,其说的是:武昭仪(武则天)入宫后,唐高宗对皇后的宠爱明显衰减,但还没有要废黜她的意思。恰逢武昭仪生下一女儿,皇后怜爱而抚弄了一会儿,走了。等皇后走了,武昭仪偷偷将女儿扼杀于襁褓中,用锦被盖好。唐高宗来看望女儿了。武昭仪面带欢笑,揭开锦被,假装刚发现女儿已死,喝问左右,刚才谁来过?左右答:“皇后适来此。”唐高宗勃然大怒说:“后杀吾女”。武昭仪趁机泣数皇后之罪。皇后百口莫辩,无以自明。唐高宗于是有了废立之志。

弄清楚了的《资治通鉴卷一百九十九》的记载,就知道《旧唐书》里说的“夺嫡之谋”是什么意思了。

武则天的人生比较曲折,也比较变态。

她原本是唐太宗的才人,却和名义上的“儿子”唐高宗勾搭成奸。唐太宗驾崩后,武则天被发往感业寺为尼。即位后的唐高宗不顾天下人非议,大大方方地把武则天弄回宫中,封为昭仪。

武则天的权力欲极强,先除萧淑妃,后除王皇后,后来还当上了皇帝。

不难看出,武则天杀亲生女以除掉王皇后,乃是她人生轨迹中最关键的一环。

后世之所以引起争论,是说唐高宗在与大臣讨论废后之时,并未提起王皇后杀小公主之事,这说明,唐高宗并不认为王皇后是凶手;另外,才子骆宾王痛挞武则天的《讨武氏檄》也没提及武则天亲手杀女之事,这也说明武则天并没有杀女。

即:小公主应该是患病死亡,与任何人无关。

还有,《旧唐书》的记载,只是用一段非正式的“史臣曰”来补充;最重要的是,所谓虎毒不食子,武则天再歹毒,也不会做出亲手掐死女儿这种禽兽事来。

要我说,自古宫闱之事,讳莫如深。

《讨武氏檄》没提及武则天亲手杀女,原因是骆宾王根本无从得知此事——他可没有机会读到《旧唐书》和《资治通鉴》!

而对记录宫中起居注的史官来说,他们又不是武则天杀女的现场目击者,只能提出怀疑,不能将之坐实,则《旧唐书》的修撰者用“史臣曰”的方式来补充,足显治史小心、谨慎。

我觉得,唐高宗未提起王皇后杀小公主,恰恰是他已经发现王皇后被冤的疑点——当然,王皇后仅在此处的清白也并不改变她被黜的命运;《资治通鉴》之所以把武则天杀女之事当成了史实来记载,那是结合了武则天为追求权力,一贯来六亲不认、杀人如麻歹毒本性。

则“武则天杀女”之事,我宁可信其有,没法去其疑。

原因明摆着:小公主本来是好端端的。王皇后来了,去了;武则天来了,去了。然后小公主就死了。那些说小公主是自己停止呼吸引发猝死的,恐怕你自己都说服不了自己。那么,与小公主死亡有关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王皇后,另一个是武则天。谁是真凶?没有确凿证据,不好说——唐高宗在群臣面前就没说,但从杀人动机和杀人狠毒手段来说,武则天的嫌疑成分极大。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