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雄逐鹿:鄢陵之战与春秋晋国霸业的回光返照

冷炮历史09-11 11:09 跟贴 72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公元前575年春天,楚国以割让土地为诱饵,引诱郑国归顺楚国。唯利是图的郑国君臣很快背叛了晋国。结果郑国军队还顺便讨伐了晋国的盟友宋国。就这样,围绕着郑国的归属问题,春秋两大霸在当年盛夏主展开了规模空前的争霸战争。这就是著名的晋楚鄢陵之战。

虽然晋国侥幸取胜,但是从战后两国的反应来看,这却是他们霸业衰退前的回光返照。

内部矛盾

春秋末年的国君与贵族大夫们都是矛盾重重

晋国将领们和之前的邲之战一样,远非同心同德,卿大夫相互牵制的局面依旧存在。但是内外环境却比之前有了很大改观。

在诸大夫中,栾书和郤至主战,但是士燮却主和。而且士燮针对晋国大夫争权的情况,做出了不无忧虑的论断:当年齐国、秦国、戎狄和楚国都很强大。所以面对巨大的外患,晋国大夫也能一致对外。如果此战打败了楚国,君主只会更加骄纵。大夫们也没了外患制约,会毫无节制地内斗。

晋国 秦国 楚国 齐国的均势与吴国的崛起

但是此时的国际环境却比较有利于晋国。齐国被晋国击败后与之盟好,晋国在楚国背后远交近攻,扶持了新崛起的吴国。长期在边疆作乱的赤狄部族被晋国彻底兼并。面对危险的秦楚联盟,晋国先与楚国言和,离间秦楚,然后各个击破。随后又在麻隧之战中重创秦军,使其暂时不敢东出崤函,也使楚国失去了可以利用的牵制性力量。

和以往一样,楚国的将领们大都出自王家,自然与晋国大夫们一样意见不合。令尹子重十分谨慎,司马子反冲动勇武。此二人在平时就已不和,而楚共王则不喜欢子重,青睐司马子反。

面对国内大贵族们的不合 楚王行事必须非常小心

为了平衡两臣的冲突,楚王将楚军中最尊贵的左翼交给了子重,安抚其心。为了安抚子反的情绪,也为了防止他与子重发生矛盾,特意将他带在中军。

但这一部署,使得作为最高军政长官的令尹接受司马指挥,违背了楚国以往的惯例,造成军心浮动。而且在出兵时间上,楚国以往是在农闲且气候宜人的春季北伐,这次却是在农忙的夏季行军。不仅气候炎热,而且一旦失败,未来一年时间里的收成也受影响。这进一步造成了楚人的军心不稳。

楚国特意挑选了中原诸侯不愿作战的夏季

战前得失

春秋末期 步兵崛起并不能替代战车成为军队的主宰

楚军在在北方重镇申邑集结完毕后,开出边防工事方城,经过叶地之后度过氾水,在许国南部与郑军会师,然后开赴北方。到六月末,经过了一番寻找,楚军在鄢陵附近发现敌踪。

六月最后一天,本来是中原诸侯人眼里不适合作战的日子。但是楚人一贯喜欢违背中原人的心理,在那天一大早逼近了晋军营垒,摆开了阵势。由于楚军步兵非常善于利用地形进攻防守,十分重视侦察战场地形。他们的斥候已经发现,鄢陵附近地形平坦,唯有晋军营地依托丘陵,而且营前有沼泽地,不利于战车冲锋驰骋。

楚军在战前已经精心研究了战场地形

于是楚军快速推进,避免与晋军展开正面的阵地战。他们准备发挥楚人善于步兵作战优势,用非常规的方式解决战斗。从战略上说,晋国的援军齐军刚刚赶到,征途劳顿。而鲁国与卫国军队还在路上。趁着敌人没有集结完毕出击,可以增加胜算。

这一反常之举,让仓促晨起的晋国大夫们感到害怕。针对楚人军队的进攻性特质,栾书主张坚守三日,等待援军并且消耗楚人的锐气。但是晋国人依旧看出了楚军的弱点。对手的两个统帅不和,楚王的王族亲兵也神态疲惫,甲胄不整。郑国军队虽然也摆出了阵势,但军容不整。位于楚军中部的士兵,更是队形散漫。这都是急行军造成的结果。虽然楚人想在月末出兵,出其不意地杀敌,但却没有顾及军中的中原盟军。总而言之,统帅的混乱导致了军心的不和。所以大军前后混乱,露出了很多破绽。

晋军在车战技术方面更胜一筹

看到敌人有机可乘,范匄建议把井填上、把灶铲平,在自己军营中摆开阵势。然后把队伍之间的行道疏通,整平军营中的地面,为步兵列阵与战车冲击腾出空地。避免受制于局促的地形。

楚军自然也在密切地观察晋军的动态。楚共王登上了瞭望用的巢车,观望晋军的动静。子重派伯州犁在楚王后面讲解。伯州犁是流亡的晋国贵族后裔,知道同胞的各种战法和习俗。他们发现晋军很快就从混乱中恢复了过来,井井有条地列阵迎战,并特别注意留心了晋国将精锐部队部署于中军。

晋国军队里也经常有属于蛮族的北狄战车 但比楚国的南蛮附庸善战

在晋国这边,晋侯和晋军精锐都位于中军。因为晋国的公室人马看到楚国中军的王军声势浩大,兵强马壮,不由得心生感慨敬佩,认为他们是精兵强将。

但是晋人也注意到了楚国人的侦察。正巧,在晋厉公身旁也有一个楚国流亡贵族的后裔苗贲皇。他出自战功赫赫却遭到沉重打击的若敖家族,熟知楚国军制和战法。所以他告诉晋厉公,楚国最精锐的部队是中军的王族亲兵。左侧是楚国人,右翼是楚国的蛮族附属和郑国军队。想要取胜,晋军需避实击虚,先以精锐部队攻击楚国的左右两军,最后再集中三军攻打楚国的亲兵。在展示了己方阵型旗号之后,晋人在临战之前的关键时刻,迅速调整队形,反其道而布阵。

春秋时期大夫们经常投奔别国 为敌方出谋划策

激战开始

恶劣的地形让很多贵族车毁被俘

在分配好攻击任务之后,晋军开始击鼓进军。如楚人所预计的那样,由于地形的切割,之后的战斗是由一系列的混战构成的。贵族们还进行了精彩的一对一单挑。

在战场中央,由于晋军营前方有泥沼,战车部队的行军受到较大影响,发生了不小的混乱。于是晋国的中军或左或右地避开泥沼而行。栾氏、范氏领着他们的家族私兵,护卫着晋厉公前进。结果战车还是陷在了泥沼里,大军一度出现混乱。

春秋时期的车战 对战场环境有比较高的要求

楚共王看到晋厉公陷入泥沼,于是走下巢车,带着属于精锐王军的“左广”和“右广”,进行中路突击。眼看国君危险,晋国贵族吕锜在战车交错之前,一箭射中了楚共王的眼睛。随着楚王的受伤撤退,他的座驾也转过车辕和旗帜向后行驶。这不免影响了整个楚国军队的士气。

眼看楚国中军阵脚松动,楚王只能忍着剧痛,召唤来神射手养由基。楚王给他两支箭,让他射吕锜。结果射中吕锜的脖子,养由基拿着剩下的箭向楚共王复命。整支楚军则且战且退,有惊无险地顶住了晋军的冲击,再依托山地坚韧地阻击对手。

楚国神箭手 养由基的雕像

在战场右翼,韩厥指挥着晋军精锐。他看到楚国右翼的蛮夷阵型不整齐,就下令发动猛攻,郤至指挥的新军也随着他一起前进。为了给右翼拖延时间,楚共王以军礼麻痹晋国人。他派人赠送良弓给郤至,表示了对他的赏识,希望以此来麻痹对手。但是郤至不为所动,他三次碰到楚共王,都从容不迫地下战车,脱下头盔,快步向前而走向使者肃拜。然后继续上车履行职责。

最终,持续攻击的晋军左翼取得了突破。对面的蛮族和郑国军队率先溃败,向西奔逃。晋国的韩厥追赶郑成公。他问车夫是否能赶快追上去?他们的御者屡屡回头看,注意力不在马上。

楚国步兵适合在破碎地形上的混战

韩厥说:我在鞍之战中险些俘虏了齐国国君,现在我不能再次羞辱国君。于是就停止追赶。

郤至追赶郑成公,他的车右说:另外派轻车从小道迎击,让我追上他的战车而把他俘虏下来。郤至却说:伤害国君要受到惩罚。于是也停止了追赶。

石首说:从前卫懿公由于不去掉他的旗子,所以才败于戎狄之手。于是就把旗子放进弓袋里隐藏身份。唐苟对石首说:您在国君旁边,战败者应该一心保护国君。我不如您,您带着国君逃走,我请求留下。结果他英勇战死。

楚国军队虽然单兵战力较强 却经常阵势紊乱

在中军动摇、右翼战败的情况下,楚国左翼在行事谨慎的子重指挥下,打得十分顽强。栾针见到子重的旌旗说:楚国人说那面旌旗是子重的旗号,那恐怕就是子重吧。当初下臣出使到楚国,子重问起晋国的勇武表现在哪里,下臣回答说‘喜好整齐,按部就班。’

子重说:还有什么?

下臣回答说:‘喜好从容不迫。’现在两国兴兵,不派遣使者,不能说是按部就班。临到事情而不讲信用,不能说是从容不迫。请君王派人替我给子重进酒。

晋厉公答应了,派遣使者拿着酒器奉酒,到了子重那里献酒,表示自己会堂堂正正地打垮楚军,有充分的实力和自信来取得胜利。而子重也不留难使者,重新击鼓。

晋国与楚国精锐的厮杀一直没有分出胜负

最后,楚国的中军和左军持续作战,直到黄昏也没结束。在天空中出现了星辰之后,子反命令军官视察伤情,补充步兵车兵,修理盔甲武器。并在鸡叫的时候吃饭,唯主帅的命令是听。

晋国方面因此担心。苗贲皇通告全军说:检阅战车、补充士卒,喂好马匹,磨快武器,整顿军阵、巩固行列,饱吃一顿、再次祷告,明天再战!故意放松楚国的俘虏让他们逃走。

楚共王听到这些情况,召子反一起商量。但谷阳竖献酒给子反,子反已经喝醉了不能进见。楚共王说:这是上天要让楚国失败啊!我不能等待了。于是就夜里逃走了。晋军顺利进入楚国军营,吃了三天楚军留下的粮食。

楚军撤退到瑕地之后 ,楚共王派人对子反说:大夫让军队覆没,当时国君不在军中。现在您没有过错,这是我的罪过。

子反再拜叩头说:君王赐下臣去死,死而不朽。下臣的士兵的确败逃了,这是下臣的罪过。

子重也派人对子反说:当初让军队覆没的人,他的结果你也听到过了。何不自己打算一下!子反回答说:即使没有先大夫自杀谢罪的事,大夫命令侧死去,侧岂敢贪生而陷于不义?侧使国君的军队败亡,岂敢忘记一死?

结果楚共王派人阻止子反就自杀,却还是去晚一步。

虽然临近战国时代降临 很多大夫们依然保有旧贵族遗风

战后影响

晋国赢得了鄢陵之战 却无法继续维持霸业

此战之后,晋国虽然外战取胜,但是内部却出现了更加严重的问题。在春秋早期,晋国的政治生态就已经确定了一个大方向。在曲沃的封君攻入了晋国都城翼城,以下克上之后,国君的近亲家族不受信任,成了国君的打击对象。之后的晋献公、晋惠公和晋文公等君主都,扶持姬姓远支和异姓大族,受信任的旧公族寥寥无几。

这样的结果是晋国很早旧摆脱了很多宗法制传统。再加上与戎狄的融合,使得晋人十分讲究冷酷的实际利益。因此各大公族经常联合起来,向国君讨要封地,或者彼此火并。各个大夫在各自封地里,也吸收各国士人和流亡贵族。派家臣和门客作为不可世袭的官吏, 并推行自己的土地与赋税制度。

郤氏家族最终被晋国国君消灭

为了培养封臣和居民对自己的认同感,很多人都绞尽了脑汁。比如赵氏分给每户的土地比别家更多,而且还不收税。这就极大的提高了平民的生产积极性。其他家族也有类似的政策,所以居民们愿意为自己的新领主,而不是晋国君主效忠。

鄢陵之战中,晋国大夫们因为外患而勉强团结在一起。但是取胜之后,大夫们更加傲慢骄横。立下了汗马功劳的郤氏家族,因为权势喧天,而遭到了栾氏的诬告记恨。最后被晋国中央消灭。但栾氏自己也因为树大招风,遭到了其他几家的瓜分。

在晋国最后一轮洗牌中 赵魏韩三家脱颖而出

经过一番厮杀之后,属于晋国国君的同宗家族的栾氏、羊舌和氏先被灭。剩下的六家贵族包括了韩氏、赵氏、魏氏、中行氏、智氏和范氏。他们每家都已经具备了中等诸侯国的实力。彼此也经常在内战中拉到齐国、鲁国和卫国等诸侯的援军。这样的结果,让晋国基本无力再对外争雄。国君只能默认了与秦、齐、楚形成的均势。秦国再次与楚国结盟,威胁其侧翼。

最后,做大的晋国公族们一起驱逐了晋国国君,成为了独立的诸侯。三家分晋与吴越争霸一起,标志着历史进入了崭新的战国时代。

作者:鹰眼荷鲁斯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