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勒《旅人之歌》揭幕上海交响乐团新乐季

澎湃新闻网09-11 10:00
奥地利作曲家舒伯特曾写下著名艺术歌曲《冬之旅》,表现一个失恋男子的孤寂与彷徨。半个多世纪后,他的同胞马勒又以相似主题谱写了一套《旅人之歌》。

奥地利作曲家舒伯特曾写下著名艺术歌曲《冬之旅》,表现一个失恋男子的孤寂与彷徨。半个多世纪后,他的同胞马勒又以相似主题谱写了一套《旅人之歌》。

有趣的是,9月9日晚,这两套曲目同时在上海登台。在上海大剧院,英国男高音伊恩·博斯特里奇以“半歌剧”的形式带来了视听俱佳的《冬之旅》,而在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德国男中音托马斯·鲍尔在上海交响乐团的伴奏下唱出了《旅人之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托马斯·鲍尔演唱《旅人之歌》

两个剧院不约而同将视角对准了“失恋男子”,失恋男子都爱独自旅行,旅行中遇到景致又都如此哀伤忧郁,叫人揪心。

艺术歌曲在19世纪上半叶多是由钢琴伴奏的轻型抒情作品,适合在家庭和小型聚会上演唱,舒伯特的《冬之旅》正是其中里程碑式的代表作。后来,法国作曲家柏辽兹有了几首先驱性的乐队伴奏艺术歌曲,但这种体裁没有马上流行,直到半个世纪后,才由新一代德奥作曲家发展起来,其中,马勒又做了很大贡献。

《旅人之歌》(1884-1885)是马勒音乐风格成熟的标志。标题中的“旅行者”并非观光客,而是欧洲当时常见的年轻工匠,出师之后,四处游历做工。马勒创作此曲时不到25岁,正辗转于欧洲各地的小城剧院做指挥,便以“旅行者”自居。

《旅人之歌》的创作动机来自他本人失败的感情经历,孤苦又忧伤,再加上浪漫主义特色的夸张情绪、怪诞想象甚至死亡景象,音乐显得光怪陆离,表情幅度很大,开创了乐队伴奏艺术歌曲的一种新风格。

同时,马勒还有两个创举:一来,作曲家亲自创作诗歌,把它用作唱词,同出一人的乐与词更加有机地融合在一起;二来,马勒突破了艺术歌曲应为“带钢琴声部的德语独唱歌曲”的传统定义,将合作乐器从钢琴扩展至一支管弦乐队。

《旅人之歌》带有鲜明的自传性质,与《少年魔角》同为马勒最早一批优秀作品,奠定了他日后《亡儿之歌》《大地之歌》等人声与乐队音乐巨著的创作基础。

上海交响乐团2018-2019音乐季户外形象广告

《旅人之歌》是上海交响乐团2018-2019音乐季开幕音乐会的作品之一。9月9日晚,在余隆的执棒下,上海交响乐团还献演了中国作曲家陈培勋的《我的祖国》、俄罗斯作曲家、钢琴家拉赫玛尼诺夫的《交响舞曲》。中国作品和西方经典的混搭,体现出上海交响乐团在推广中国音乐和演绎西方经典上的用心。

“如何保持新鲜是上交音乐季的重要命题,人和曲目的甄选要平衡满足老乐迷和吸引新观众的双向需求,在扩大曲目范围的同时要保证质量还要有趣。”谈到2018-2019音乐季的安排时,上海交响乐团音乐总监余隆如是说。

“我们希望即将到来的70多场演出,能从艺术家和曲目两方面呈现艺术该有的新鲜和创意。”上海交响乐团团长周平说。开幕音乐会当晚,上海交响乐团更为每一位观众准备了一份伴手礼——新鲜水果冷泡茶。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