券商过冬: 从高富帅到薪酬腰斩

时代周报09-11 04:03 跟贴 82 条

[摘要] 中国证券业协会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131家券商的买卖代理业务收入为363亿元,同比下滑6.38%。而券商招牌的承销与保荐业务收入为116亿元,同比下滑30.9%。

文/时代周报记者 谢洋 特约记者 刘晋源 发自广州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这个夏日,却是券商从业者的寒冬。

7月某个工作日的早上,程志明准时来到办公室,习惯性地和同事打招呼,但这次转过头去,他只看到一个空荡荡的位子。对于同事的离职他内心并没有泛起半点波澜:自他加入这个投行业务小组以来,已经是第五个跳槽的员工了。

中国证券业协会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131家券商的买卖代理业务收入为363亿元,同比下滑6.38%。而券商招牌的承销与保荐业务收入为116亿元,同比下滑30.9%。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原本风光无限的投行业务在券商的业务模块中下滑最多。“目前投行业务相对传统,还是靠规模化和资源来占领市场。”中国央人民大学金融与证券研究所副所长赵锡军向时代周报记者指出:“显然,缺乏核心竞争力的投行遭遇了瓶颈。”

在去杠杆和融资监管趋严的背景下,这一轮周期性波动还加剧了券商行业的马太效应,头部券商与中小券商的差距被进一步拉大。

从已披露的券商上半年业绩来看,前五大券商上半年营业收入合计594.25亿元,占上半年33家上市券商总营收的45.4%。其中,占据榜首的中信证券在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方面,是最后一名的212倍。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所所长董登新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开展多元化的业务,连接国际市场将是券商未来转型的方向。

高门槛的金融民工

从程志明的座位往窗外望,是这座城市的CBD。

去年3月,他艰难地通过了司法考试,完成他立下的军令状:“投行的门槛很高,研究生一抓一大把。当时正赶上公司人事变动,我进来的时候还和领导约定,如果没有通过司法考试,就自己辞职。”

据中国证券业协会统计,2017年券商行业净利润为1129.95亿元,与2016年相比虽然下滑了8.5%,但仍是历史上较好的年份之一。

投行业务人员的收入由基本职级工资、团队项目收入和个人项目收入构成,项目奖金的比重最大。去年程志明刚加入这家中小型证券公司时,每月到手的薪酬还接近一万元。

但今年,自己的收入开始逐月减少,各类生活补贴也被砍了一半。“今年我们的部门还没有一单业务是真正意义上完成的”,而作为新人,在比拼资源的投行,基本拉不到个人项目。

程志明未曾预想,仅一年光景,自己便站到了寒风凛冽的峭壁上。

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IPO数量仅为63家,较去年同期下降75%,IPO融资金额为923亿元,较去年同期下降26%。

实际上,自2017年10月17日首届“大发审委”履职后,IPO被否率便持续走高。简而言之,在IPO堰塞湖逐渐疏通的同时,中小券商能分到的蛋糕越来越小。除了IPO监管收紧,重组、再融资和减持新规的出台,也让券商的业务受到进一步的限制。

对于中小型券商而言,业务量锐减传递到普通员工的连锁效应非常显著。

8月某天晚上,同事在微信群里一句“这个月到手工资5100元,房贷都还不起”的吐槽,让程志明如鲠在喉,看着自己同样被腰斩的薪金沉默了良久。第二天,他的同事成了第六个离开业务组的人。

曾经烈火烹油的投行盛况,在程志明现在看来,却是“一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两极分化严重

寒冬来袭,券商行业的马太效应加剧。

以IPO为例。据媒体统计,截至8月28日,2018年以来75家企业的IPO项目被39家券商瓜分,另外54家拥有保荐资格的投行则两手空空,排名居首的中信建投IPO承销数达到44个,股权承销金额达到1381.36亿元。

“我们的业务量依旧饱和。”某排行前五的券商投行中层骨干告诉时代周报记者:“金融供给侧改革的背景下,公司对传统业务的依赖逐步减少。”

不过他也坦承:“国企混改、债转股等给重组业务提供了新的机遇,很多债务重组方案没有固定模式,头部券商的平台优势很关键。”

赵锡军指出,未来头部券商的优势将进一步放大。像程志明所在的中小型券商因为资源短缺,在业务争夺方面只能望洋兴叹。

业务委靡的背景下,裁员降薪的说法甚嚣尘上。申万宏源便是今年最早被传出裁员降薪的券商,其背后折射出的则是整个投行的“金融去产能”阴影。

“有些证券公司把员工调到营业部来降薪,把人逼走。”程志明说,“还有的会安排所谓的内部控制岗,这个岗位介于监管岗和业务岗之间,他们不能承做,也不能承揽,个人名字无法出现在项目中,收入自然大打折扣。”虽然程志明所在的公司尚能保证工资按时发放,也没有用上述方式变相裁员,但这段时间已有两三个业务骨干陆续离职。

原某中字头券商的资深保荐人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金融业黏性很高,如果跳槽的话,基本不会去其他行业,最多换机构”。今年年初,他刚转到一家公募基金,在他看来,这与行业情况无关,仅是自己的职业规划。

但像程志明一样的新人很无奈,“我基本没法跳槽,猎头看重的是你有没有带过项目,以及你拥有的金融资源。有和我同期进来的组员,辞职后转行做淘宝外贸尾单”。

虽然行业遇冷,但进入券商的新鲜血液仍是有增无减。《中国证券业发展报告(2018)》显示,过去一年里,已注册的证券从业人员增至35.07万,增幅为6.37%。扩张的人数主要集中在三个领域,一般证券业务、证券经纪人和证券投资顾问的人数同比分别增加了10763人、5719人和4895人。

周期性下的行业变革

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虽然多位头部券商的投行、经纪业务人士均以自身并没有遭受太大影响为例,向时代周报记者证明此次周期性波动并非外界定义的寒冬,但毋庸置疑的是,券商业绩的下滑将成为推动行业变革的催化剂。

“上半年A股的低迷加剧了未来金融形势的不稳定性。”一位资深投行人士表示,“目前股市的点位是有配合资本运作的机会的,但市场资金不活跃,股票交易量不足,大家也不敢轻易抄底。”

受此影响,上半年131家券商的经纪业务同比下滑了6.38%。

不过,以往券商的佣金战已经步入尾声。国信证券分析师王剑指出,上半年行业平均佣金率为万分之三点二,下滑幅度大减。在去杠杆和存量优化整合的背景下,券商正在向财富管理转型。

头部券商已先行一步。数据显示,上半年前五大券商经纪业务收入占比为19%,其余券商经纪业务收入占比26%。“事实上,经纪业务已经不是单纯依赖交易手续费了。投资产品及策略、资产组合管理和资产托管这些都是财富管理业务链上的主打服务。”某头部券商经纪业务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前几年的资本上市狂潮,一度让拥有投行牌照的券商赚得盆满钵满。当潮水退去,周期性的短板随即暴露了出来。上述资深投行人士指出,股权、债券融资业务形势并不明朗,在系列监管新规下,协助整合上下游资源等非通道业务的需求会增加,“目前融资受阻,未来两三年内他并购重组或大有可为”。

“券商要走向国际市场,A股市场下行,欧美市场却还在高奏凯歌。”董登新说,“国内企业国际化的进程中需要并购专家来保驾护航,券商应该同他们相伴而行。”

变革大势下,衣衫单薄的中小券商面临的是一场残酷的持久战。“现在市场上有130多家券商,要么提高竞争力,杀出一条血路,否则从行业角度来说,只能被并购。”赵锡军表示。

程志明对未来有些不知所措。入行一年薪酬就被腰斩,手头上一个重组的项目拖了好几个月,而隔壁桌的同事已经刷了两天的淘宝。

(文中程志明为化名)

原标题:券商过冬: 从高富帅到薪酬腰斩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