担忧国内大豆主产区霜冻 中国大豆期货应声涨停

华夏时报09-10 20:46 跟贴 8798 条

摘要:受国内大豆主产区霜冻担忧影响,今日早盘大商所黄大豆1号期货一度涨4.2%至3797元/吨。对于大豆期货价格的异动,有市场分析人士表示,这是资金借助霜冻的消息大幅抄底所致。大豆主产区黑龙江的恶劣天气,预计该省北部地区将受到早霜冻的影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华夏时报记者 叶青 北京报道

受国内大豆主产区霜冻担忧影响,今日早盘大商所黄大豆1号期货一度涨4.2%至3797元/吨。对于大豆期货价格的异动,有市场分析人士表示,这是资金借助霜冻的消息大幅抄底所致。大豆主产区黑龙江的恶劣天气,预计该省北部地区将受到早霜冻的影响。

9月10日,黄大豆1号期货主力1901合约开盘价3643元/吨,最高3809元/吨,最低3636元/吨,收盘3809元/吨,上涨181元/吨,涨幅4.99%。受大豆期货合约涨停影响,豆粕期货合约也有所提振,大商所豆粕主力1901合约,涨幅达1.83%,报收3178元/吨。

国内大豆主产区霜冻堪忧

“从消息和基本面看,过去的周末两天,黑龙江大兴安岭及周边地区,受俄罗斯寒潮影响,形成秋季以来首次霜降。来自黑龙江地区20多个气象站点的观察信息显示,有10个气象站点最低气温降至0℃以下,有16个站点地面最低气温达到或低于0℃。”中华粮网信息部总监孙开源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说。

孙开源表示,由于黑龙江是我国主要大豆产区,本次霜冻给一些地区大豆生产带来影响较大,从部分农户反馈的照片来看,豆荚和植株出现明显上冻迹象。推测此次霜冻将降低产区内大豆单产预期,个别地区可能有明显的减产。这也成为9月10日大连商品交易所豆一期货出现大幅拉涨的一个重要原因。

此外,农产品集购网研究总监林国发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本次发生霜冻主要集中在内蒙古东北部及黑龙江西北部地区,这是我国近两年玉米供给侧改革改种大豆主要地区,也是我国大豆重要产区。目前该地区大豆处于鼓粒中后期,霜冻导致了大豆叶片枯萎,影响了大豆的容重及产量。

林国发表示,按往年规律来讲,内蒙古东北部及黑龙江西北正常情况下,在9月15日前后出现早霜,今年出现早霜较正常水平提前了一个星期左右,大豆生长期相对较短,提前一个星期对大豆生产影响较为明显,霜冻出现后容易对低洼地区大豆形成灾害,叶子枯死,大豆无法继续鼓粒,降低单产潜力,而一般情况低洼地区大豆单产较高。

与此同时,伴随着中美贸易战持续升级,中国将大幅减少从美国进口大豆,而2017年我国从美国进口大豆接近3300万吨。南美大豆丰产可供应更多的大豆,但南美产量难完全保证中国大豆需求。在这样的背景下,国内大豆主产区发生霜冻现象,市场投资者自然会放大冻害影响,这也使得大豆期货价格冲至涨停。

四季度大豆供应或收紧?

9月8日,中国海关公布的数据显示,中国8月进口大豆915万吨,较7月增加14%,在对美国大豆加征关税后,中国继续从巴西购买大豆。中国是全球头号大豆进口国,上年同期的大豆进口量为844万吨。今年1-8月,中国总计采购了6200万吨大豆,同比下滑2.1%。分析师称,11月之前的未来数月中,每月进口量应会超过700万吨,但之后随着巴西大豆产销季节接近尾声,供应可能会收紧。

九三粮油工业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张利晨表示,对美国大豆加征25%的关税后,进口美国大豆的到港成本每吨至少要增加七八百元,企业为此已经提早调整了进口大豆采购方向,加大了南美市场的大豆采购比例,同时,积极尝试加拿大、俄罗斯大豆的进口,目前已经备足了下半年进口大豆的需求量。

张利晨指出,中美贸易摩擦加征关税后,今年7月份开始从美国进口大豆基本停止,加上今年阿根廷大豆产量严重下降,因此对巴西大豆的进口超过往年。而俄罗斯、加拿大等国家也看好中国市场,纷纷计划增加向中国的出口量。

对此,林国发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巴西2018年度大豆丰产,阿根廷因天气影响出现一定减产,当前中国进口大豆主要从巴西进口,阿根廷也有一定的进口。预计在10月之前巴西仍有能力保证中国大豆进口需求,但进入11-12月份,巴西供应能力将出现明显下降,而新的年度的供应要到1月中左右才形成。

在中美贸易战影响下,美豆盘面出现一定幅度下跌,大幅推高了巴西的出口大豆升水,巴西种植大豆收益明显。特别过去两年国际食糖价格大幅下跌,甘蔗种植效益低下,甚至可能出现亏损情况,新年度巴西将部分甘蔗地改种大豆,增加了2019年巴西大豆供应能力。不过,从目前情况来看,11-12月国内大豆存在偏紧的可能,这也是大豆多头利用的主要因素,除非未来1-2个月阿根廷能够大量向中国出口大豆。

此外,中投元邦投研经理谢义钦表示,根据前期国内油厂购买大豆贴水的情况,推算各个月份大豆进口到港量调整为,8月792万吨、9月762万吨、10月750万吨、11月700万吨、12月450万吨,9-12月进口量2662万吨,加上现货大豆库存850万吨,国储临时储备300多万吨,9至12月国内大豆总供给量上限(耗光所有库存)为3812万吨。

谢义钦表示,现在开始正是国内生猪长个的时节,为国内饲料消费的最高峰,平均每月消耗的大豆数量在850万吨以上。考虑到现货库存不能过低,因此,消费量需要强制缩减。如果按照当前的消费速度,至2018年12月,国内现货库存可用天数将下降至10天以下。此前,预计国内现货开始短缺的时间点为10月底11月上旬,但如果都按照本周的提货量,短缺时间可能提前到来。

“目前来看,全国已经累计出现了13起非洲猪瘟。受猪瘟影响,多个省市对生猪实施跨省禁运,产区出现大量生猪不能正常出栏,被动压栏,增加了短期豆粕需求,支撑短期豆粕价格。众多的大猪不能正常出栏,导致新的补栏计划不能实施。”林国发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疫情影响增加了未来猪价风险,养殖户补栏及增加后备母猪意愿不足,影响了中后期生猪存栏,不利于四季度中后期及明年1季度的饲料需求,降低了豆粕及大豆需求。另外,我国猪料平均蛋白偏高,当前农业部畜牧局开始积极推广低蛋白饲料,低蛋白饲料推广有利于降低豆粕、大豆需求。

原标题:草木皆兵!担忧国内大豆主产区霜冻 中国大豆期货应声涨停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