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岁男孩深夜坠亡的原因,中国家庭说起它都是泪

subtitle 网易公开课09-10 10:23 跟贴 2170 条
家庭教育是场有些痛苦的拉锯战,但结局终归不是哪一方胜利,而是希望看到双方都在挫折中成长。

本文系网易公开课出品,更多内容下载网易公开课APP。

我儿子绝对是游戏害死的。

8月30号,江苏13岁的男孩小天从四楼一跃而下,第二天一早被人发现时,已没了生命迹象。

男孩家里条件不错,出事前他刚从南非过完暑假回来。家人说前一天晚上他们还带着男孩和他的兄妹们去看电影吃饭,平日里也从不给男孩压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警方的报告给我们看了,在30日晚上11点46分,小天还在用ipad玩游戏,12点多他就坠楼了。(坠楼前)他玩的那个游戏,里面就是叫打游戏的人‘跳楼’,没关系的,出一点血还可以‘复活’。”

小天的妈妈决定起诉游戏公司,她说,自己的儿子就是对游戏上了瘾,想试试跳楼之后能不能复活,才酿成悲剧。

南京大学心理学教授陈昌凯认为,不否认这种可能性:因为沉迷游戏,让人出现分不清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差别的情况。

但对于家长来说,应在了解游戏不当内容后,及时介入,对孩子进行教育和心理疏导。对于青少年对网游产生的依赖,学界也一直认为,对虚拟世界上瘾恰恰是因为在现实生活中的内在需求没有得到满足造成的。”

小天的家长,到现在也想不明白,“那么开朗的小孩,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

2017年,央视有部名为《镜子》的中国首个家庭情感教育纪录片,片中有间管理机构,接纳家长送去的“问题学生”。

其中的一个孩子说:

“我是一个机器人,只要输入程序我就会照做,曾经我的主人无论吩咐我什么,我都会乖乖去做,风雨无阻。

在他们眼中,我是一个好机器人,转眼之间17年过去了,很不幸,有一天我感染了病毒,我开始不听使唤了,无论主人输入任何修复程序都无法将我修复,主人手足无措了,他们将我所有程序删除一空,无论好坏。”

从这部片子里,或许能让人得到一些答案。

1

“我要死给你看”

乖孩子出问题了

“我告诉你们,最好不要抓着我,你们抓着我是控制不了我的!”

“你这么弄,我就死给你看!”

“放开我!放开我!放开我!”

镜头里声嘶力竭的控诉和呼喊,都是一个个家庭痛苦的深渊。

家长抱怨,自己的孩子不“乖”了,渐渐变成了个陌生人。

曾经值得骄傲的资本,如今变成了伤自己最痛的利刃。

16岁的家明,刚刚上高一就决定辍学,理由是自己想当背包客,做流浪歌手。

将被父母送到管理机构教育时,他对机构人员嘶吼:“你知不知道控制我会有什么结果,到时候去医院了你们就好过了。”

这个伤疤记不记得,这个玻璃是怎么掉的,再这么逼我,你们想让我不受伤也不可能!

听着儿子的怒吼,家明的爸妈只能在门外偷偷抹眼泪。

高三学生张钊,因为父母批评他谈恋爱,就把父母都赶出了家门。

当父母准备把他送到管理机构的时候,张钊破口大骂:“你把我送到那,我就磕死在那!”

当管理机构的人员真的出现,张钊一转身就把脑袋往门上撞。

和家明、张钊不一样,14岁的泽清,在镜头前一直表现得很平静。

但在他母亲的嘴里,他暴躁、易怒,经常把母亲拖到角落里暴打。

泽清留着很长的指甲,每次动手都会变成他的武器,他甚至还动过刀子

最后一个孩子厦阳,25岁就从船厂失业了。

厦阳的爸爸是一个普通的农民工,妈妈在当保姆,爸爸为了给他更好的生活,每天拼命打工。

而厦阳失业后,对一切都失去了兴趣。他整天沉迷于网络中,不找工作,也不找女朋友。

厦阳的爸爸说:“我租了一个房子,本来是想一家人一起打工的,没想到现在只有我一个人在这里。

四个少年的行为,让他们的父母感到深深的迷茫无助。

“谁来理解我呢?”

“咱以前管理孩子的方法都是错的?”

每一个家长都在用力回想,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孩子出“问题”了呢?

伤疤一点点被撕开,最大的问题,却正出在他们身上。

2

出了问题的孩子

出自不知已出了问题的家庭

就如纪录片的名字,父母的行为和家庭的影响,会像“镜子”一样反射给孩子,而孩子会在潜意识中,将好的和坏的照单全收。

父母的人格,和他们之间的相处模式,对于孩子有着巨大的影响。

无论是逆反的张钊,还是暴力的泽清,他们的身上都是父母行为的影子。

张钊说,学校很压抑,父母关系差,自己是因为受不了压力才想谈恋爱的。

有一次自己实在受不了,想要用跳楼来结束生命。

结果父亲看到,只是轻蔑地说:

你跳下去,你让他跳,你看他敢吗。

听到这句话的张钊,心里默默地想:我要是再回家,我就是孙子。

每个人的生命都值得被珍视,孩子不惜放弃生命的背后,是情绪的无处释放。

儿科医师Nadine Harris在一次演讲中说:“儿童期的创伤,可能会影响人的一生。”

这种创伤不是指一次考试不及格,或者比赛输掉,而是无处不在的、可能改变人格的威胁。而这种创伤,大多数来自父母。

比如,父母的忽视或暴力,会导致孩子潜意识地逆反,或者他们本身就有心理健康问题,却习惯把愤怒发泄在孩子身上。

妈妈口中暴力残忍的泽清,被问到跟母亲的相处细节时,他记忆中反而更多是母亲的暴躁。

“我妈就是脾气比较暴躁,有一些家暴的行为。不管是什么事情,她都要说她是对的,我爸跟她解决不了的时候,就会使用暴力。”

泽清妈妈说:“泽清对我家暴时,他爸爸就在旁边,但不闻不问。”

泽清的妈妈,一方面饱受丈夫的贤妻良母的心愿折磨,另一方面又对泽清施加残忍的冷暴力。

杜兰大学医学院的Stacy Drury博士曾发现,儿时创伤家庭暴力甚至能在孩子的DNA上留下“疤痕”。

研究人员对新奥尔良地区80个5至15岁的孩子进行了分析,通过监护人的报告判断他们是否经受过家庭破裂和暴力。

他们测量孩子们口腔上皮细胞的端粒长度。较短的端粒不仅可能暗示着短寿,还与许多衰老的疾病相关。

结果发现,那些不稳定或负面的家庭环境的儿童,端粒长度更短。

Drury博士说:“在家庭层面的施压事件——例如亲眼目睹家庭成员受伤,所营造的环境能够影响孩子细胞内的DNA,甚至会让孩子减寿。”

pediatrics.aappublications.org

孩子是家庭的一面“镜子”,每一个家庭中的教育者都脱不了干系。

大多数家长都只看到“问题孩子”的偏执、狂躁、不可理喻,却没能看到自己无意之中错在了哪。

但每个孩子,都清楚地知道自己在遭遇什么。

正如泽清所说,“没有管理机构没有家长课堂,我肯定不会来的。我觉得家长课堂实际上比我们学生训练更重要……实际上要待81天的是他们,我可能只需要待6天。

想让孩子不再渐行渐远甚至“变坏”,也许每一个家长最需要做的,正是看看镜子里的自己。

3

自认无私的爱

变成残忍伤害

每个家庭都有种种问题,但几乎没有哪个父母不爱自己的孩子。

只不过这份爱,不可避免地掺杂了很多其他因素:社会因素、成长因素、原生家庭因素。

慢慢地,没有走入正轨的爱,就变成了沉重的伤害。

斯坦福大学学生心理咨师Julie Haims说:“我们为了教育孩子绞尽脑汁,但最后他们却找不到自己生活的意义。

纪录片中,家明的爸爸本科毕业,是私企的管理人员,白手起家的他,大学毕业前都没有喝过一杯牛奶、没穿过皮鞋,日子过得很艰苦。

他一心想把自己奋斗的人生信条告诉家明,让家明好好学习,出人头地。

他坚定地认为,学习才是家明唯一的出路,而其他的都不重要。

所以当家明提出自己想做流浪歌手、背包客时,爸爸没有问孩子为什么这样想,而是勃然大怒,坚持要把家明“纠正”过来。

家明爸爸工作繁忙。机构的校长打电话来说,如果家明爸爸不去参加家长课堂,孩子的情况还会更严重。

家明妈妈觉得校长是夸张了,一旁,家明爸爸只是一直重复一句话,“我根本就不相信这个,不相信这个,不可能的事情……

家明爸爸还是去了家长课堂,被老师问道对孩子的期望,他说出的,都是自己的理想。

“你累不累啊?”老师问。

“累,累,但是要补充一句话,很充实。”家明爸爸回答。

他说难点在于,自己和孩子完全没有办法沟通,孩子听不进去。

“他要去流浪,你能同意吗?去年武汉六万五千人参加中考,只有两万人考上高中……”

泽清的父亲是事业单位的体制内人员,母亲是医务工作者,外公外婆还是大学退休教授。

泽清的爸妈经常告诉孩子,我们家里很穷、没有钱,他如果不好好学习,以后就赚不到钱。

这种“激励”方式,让泽清的童年非常没有安全感,而这种缺失,他只能通过暴力发泄出来。

过于关注孩子的成绩,往往会传递给他们这样的信息:我的价值来自于成绩和分数,从而内心极度敏感自卑。

最终,被学习压得喘不过气的孩子变得渐渐脆弱,在高分的焦虑和沮丧中慢慢地枯萎,不知道自己的人生究竟有什么意义。

父母对孩子的认知,与孩子对父母的认知存在的巨大差异,没有一方主动弥补,后果就是矛盾越来越大。

曾经要一头磕死在学校的张钊说,父亲平常的不管不问,是自己想要从家里逃离的主要原因。

“在我记忆中,我爸笑得时候很少,他跟我妈在一起的时候,除了吵架就是吵架,跟我在一起的时候,除了看电视就是看电视。”

但张钊的父亲不相信这些。

他认为孩子变坏都是因为早恋、网络

“张钊原先在生活、学习上都挺好的,自从他早恋、上网之后,我们的距离一下子就拉开了”。

家庭教育是场有些痛苦的拉锯战,但结局终归不是哪一方胜利,而是希望看到双方都在挫折中成长。

将责任归于不能从本质解决问题的外界因素,只会拉长战争的期限。

“我们仅仅指望给孩子们两份永久的遗产:一份是根,一份是翅膀。”

其实,无论是早恋、网瘾还是辍学,每一个“问题孩子”,都折射出一个家庭的教育模式存在或多或少的进步空间。

如果孩子是父母的一面镜子,首先应该揽镜自照的,正是应该承认自己迷茫与困惑的的父母。

孩子不是完全无辜,而只是教育这一场教学相长的持久战中,孩子扮演的角色,更需要家长的引导。

正如片尾独白中,泽清说:

“我是一面镜子,我的面孔能照出我是如何忠诚于父母,无论是外表还是内心,与他们是多么相似。”

我是一个有使命感的人,我将用我的行动把家人从梦中唤醒。

而但愿对于更多家庭,这一场唤醒,不要以悲剧的形式。

除了上文,关注微信公众号:网易公开课(open163),随机回复1-12中任意数字即可获取热门影片资源,15万好片等你来看。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