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刚到校门的新生,哭着想退学

subtitle 网易谈心社09-08 20:41 跟贴 25132 条
眼看着又到了开学季,第一批00后即将喜提大学生活。到兰州大学报道的新生里,有的人却高兴不起来。

知乎有问:

“上学就像去流放,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首赞回答:

“这简直是兰大学生的专属问题。”

眼看着又到了开学季,第一批00后即将喜提大学生活。到兰州大学报道的新生里,有的人却高兴不起来。

从东部考过去的新生,看到校门的那一刻,有人忍不住泪洒当场:太荒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学校几乎被光秃秃的山包围,校园空旷到从教学楼到食堂要走半个小时 / 兰大官网 摄影师:刘慧琦

这个三面环山的地方,是兰州大学榆中校区,地处兰州东部的夏官营镇,学生戏称为“夏大”。

距离市区47公里,方圆十里,KTV、电影院、购物中心,一样都没有。

去逛街、看电影、听音乐会,学生得坐1个多小时的校车,从这里进城。

兰大校园一角 / 兰大官网

村边有座萃英山,可以爬,是传说中的情人坡。如果你女友爱边塞诗,胜过口红包包,可以约她到坡上露营看星星。

兰大情人坡一角

如果你没有对象,在这样的校园里不读书,你真不知道还能干嘛。

只是你有一颗求学的心,无奈在校园里不一定找得到老师。

老师们一般不住在榆中校区。他们匆匆来村儿里上完课,又匆匆在天黑前赶回市区。师生的课外交流,大多数只能靠邮件。

村儿里待着的学生,和城乡两头跑的老师,在校巴上无数次问苍天:为什么要在榆中建校区。

2000年,中国大学城热,几乎全国高校都在建新校区。兰州也想在城市东边建“大学城”,把甘肃的主要高校搬过去,让数万师生来带旺西北高坡。

当时,兰州大学正在扩招,市区的本部装不下新生,迫切想要找块地盖宿舍楼。

兰州要发展,兰大要土地,两者一拍即合。

榆中县一个废弃的空军机场上,建起了一座座崭新的教学楼和宿舍。2001年9月,兰州大学榆中校区迎来第一批本科生。

兰大榆中校区图书馆——昆仑堂 / 兰大官网

师生在山上种的树苗都发芽了,然而,说好的兄弟高校,一个都没有等来。大学校长们到榆中,一看又荒又土,就不吭声了。

至今榆中校区的邻居,唯有西北民族大学。

兰州东扩榆中的后遗症,都留给了兰大的莘莘学子。远离城市,和社会脱节,成了榆中校区学生的痛点。

很多西部考生,好不容易考上兰大,没想到是去了另一个“更养生”的地方。

兰大榆中校区实验地

想要找份家教来帮补生活,只能跑到13公里外的县城。时薪5块的派传单兼职,在这里瞬间被抢光。

哪怕拥有“985”、“211”的双光环,兰大平均每年也多达36名本科生申请退学。为了安抚学生受伤的心灵,兰大安排大四学生搬回本部。

只是本部校舍不足,学生挤住在8人间里,住宿环境估计是985里最差的。纵然兰大已有5个教学区,但兰大校园局促得让人心疼。

近20年来,榆中校区成了一个无解的难题。住在与世隔绝的榆中,大学三年过得像个高中生。

现代城市必要的生活方式,对许多学生来说,仍不过是电视剧的情节。

图片来源:Jason

在榆中校区的年月里,不少学生错失了融入社会的机会。

在计划经济的时代,政策向西部倾斜。兰州要建成重工业基地,兰州大学要打造成西部人才的摇篮。

为支援兰大建设,复旦大学有机化学专业并入了兰大,从复旦、南大、北大等高校调来师生,使得兰大化学系的师资力量瞬间变强。

那个年代,没有地方的博弈和谈判,很多的优惠的政策偏向了贫瘠的西北。

兰大并没有恃宠生娇,而是知恩图报。为玉门油田、为酒泉核工业、为戈壁生态,兰大人不断攻坚克难,做出斐然成绩。

一句“吾校虽瘦,必肥华夏”,激励了好几代兰大人。

只是主角光环再强大,也会遇到bug。相较于西部,东部高校获得了所在城市的强力经济支持。

结果,孔雀东南飞,为谋求更高薪酬和前景,老师飞走了,为选择更好就业的城市,学生也飞走了。

曾有人称,“兰大这么多年来流失的教师、人才,可以再建另一所985了”。

吃瓜群众替这所百年高校惋惜,送上了两个别称:“中国最委屈的大学”和“中国最孤独的大学”。

兰大榆中校区俯瞰一角 / 兰大官网

一个学校分三四个地方,校区和教工居住地分离,教师疲于奔命,学生住在荒郊野岭,上四年大学,搬三四次校区。

兰州大学榆中校区的困惑,也是中国大学城的通病。

在国外,大学密集起来,发展出大学的“城”,但在中国,大学城都是先有“城”,然后再把大学拉过去,把学生填进去。

要等到什么时候,大学才能够在城市空间里,获得最适合教育发展的土壤?大学与城,究竟要怎样才能真正双赢?

谈心社,这是20多岁年轻人谈心的地方。微信搜索“谈心社”关注我们,倾诉你的故事吧。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