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金农商银行折价扩股致国资流失 董监事涉千万元

网易财经综合08-10 17:59 跟贴 9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作者/《壹财信》晓文

在2017年,江苏紫金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紫金农商银行”)荣膺“全国文明单位”,蝉联省市两级文明单位,并入围中银协100强榜单,位居中银协“陀螺”评价体系全国农商行第11位。

但身披诸多荣誉,还没登陆资本市场的紫金农商银行,似乎早早就开始“论功行赏”了。

《壹财信》发现,紫金农商银行以明显低于市场价格对民营企业增资扩股,变相造成国有资产的流失。其中,包括以低价向董、监事个人公司发售股票,存在利益输送的嫌疑。

“折价”增资扩股

巨额国资变相流失

紫金农商银行由四家农村信用社合并而来,根正苗红,是实打实的国资背景。

以形成规范、完善的金融网络的目标,2009年10月24日至10月28日期间,六合联社、浦口联社、市区联社、江宁联社相继召开社员代表大会,紫金农商银行由此诞生。

在2010年3月正式筹建完成之后,紫金农商银行为进一步夯实资本。以2.6元/股的价格,对外溢价发行新股共计33,774万股。这次新股发行共有12名法人股东以及1,988名原自然人股东参与认购新增股份。

截至目前,紫金农商银行的第一、二大股东,分别为紫金投资和国信集团,持股比例分别为9.96%、8.13%。前两大股东均为国资背景,因此紫金农商银行是一家不折不扣的国企。

但在2016年8月,紫金农商银行再次对外增资的时候,却难以置信的以3.1元/股的低价对外发行8亿股股份,募资24.8亿元。这不禁令人质疑,紫金农商银行这6年的发展难道还“跑不过”通货膨胀?

《壹财信》发现,在2016年8月,紫金农商银行向74家公司以3.1元/股的价格发行股份。但这74家公司中,仅有9家公司具有国资背景,其余65家均为民营企业,占比近九成。

这65家民营企业共计认购30,070万股,共计93,217万元,占此次总发行数量的37.6%。

此次认购的企业中,不仅民营企业数量居多,其价格也明显低于市场价格。

《壹财信》从司法拍卖系统中了解到,2016年全年紫金农商银行共有5笔拍卖,成交均价为4.31元/股。相比3.1元/股的价格,高出39%。也就是说紫金农商银行以折价39%的价格进行增资扩股。

这些民营企业此次所认购30,070万股,若以2016年拍卖的成交均价4.31元/股来计算,实际价值应当为129,601.7万元,却以93,217万元的低价购得,可以说捡了个大便宜。

通过此次认购,上述65家企业浮盈了36,384.7万元。也就是说,在此次增资扩股的过程中,造成国有资产变相流失了。

但事情并没有结束,紫金农商银行的股权价格在司法拍卖系统中犹如雨后春笋,不断上涨。

《壹财信》整理了司法拍卖系统中,2016年12月20日至2018年7月31日紫金农商银行20笔股权拍卖成交记录,得出这一期间其股价成交均价为7.47元/股。比上次增发价格3.1元/股上涨了141%。

也就是说,上述民营企业所认购的30,070万股在这一期间价格已经上涨到224,622.9万元,浮盈达131,405.9万元。

国有资产累计流失的严重程度,可见一斑。

董监事近水楼台获益1573万元

涉嫌利益输送

这次增资扩股不仅造成了国有资产流失,甚至还存在利益输送的嫌疑。

根据招股书,《壹财信》发现在74家认购紫金农商银行股份的公司中,竟然有该银行董事李明员、监事侯军个人公司的“身影”。

李明员,任紫金农商银行董事,同时持有江苏金万信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万信”)62.5%股份,为实际控制人、董事。此外,招股书中还披露其在南京台州商会任常务副会长,以及其他7家公司任职不同职位。

在2016年8月,紫金农商银行增资扩股过程中,金万信认购了500万股,总金额1,550万元,单价3.1元/股。

随着紫金农商银行的股权在司法拍卖中水涨船高,以上文提到的最近20笔司法拍卖成交均价4.31元/股来计算,李明员公司所认购股份的当时价值2,155万元,浮盈达605万元,涨幅为39.03?%。

无独有偶,监事侯军的公司也在这次认购中赚的盆满钵满。紫金农商银行的这次发行可谓“照顾”得面面俱到。

根据招股书,侯军持有南京飞元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飞元实业”)65%股份,任执行董事,以及持有南京鑫浩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鑫浩投资”)98.33%股份,任执行董事。

侯军的两家公司也在此次增资扩股的名单格外显眼。

这两家公司在2016年8月共计认购紫金农商银行800万股,金额2,480万元,单价为3.1元/股。通过此番认购,侯军这两家公司的浮盈达968万元,涨幅39.03%。

李明员与侯军二人的公司通过此次认购,共计浮盈达1,573万元。不知这个“红包”能否令二人满意。

但侯军的两家公司似乎对持股并不感兴趣,其将持有的紫金农商银行股份几乎全部质押。不知是侯军的公司真缺钱,还是有意将低成本获得的股份全部套现呢?

紫金农商银行不仅存在对李明员、侯军利益输送的嫌疑,还存在对其任职情况的“漏报”。

招股书中披露,李明员在分别在8家公司以及南京市台州商会任职。但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中显示,李明员分别在31家公司任职。

除了对李明员任职情况有所隐瞒,侯军的任职情况也毫无意外地出现“漏报”。

侯军除紫金农商银行外分别在12家公司任职,但《招股书》中只披露了其在5家公司及南京市工商业联合会任职。

其中,紫金农商银行所隐瞒的南京睿谷机电科技有限公司,侯军在这家公司担任监事一职,这家公司同时也是紫金农商银行的关联方,如此重要的信息竟然没有披露,用意何在?

原标题:紫金农商银行折价扩股致国资流失,董监事涉嫌利益输送获益千万元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