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最难堪的样子,在这部日本纪录片中被拍尽

subtitle 网易槽值08-10 11:53 跟贴 8170 条
你必须有“幸福中的危机感”。

本文系网易沸点工作室《槽值》栏目(公众号:caozhi163)出品,每天更新。

“我84岁第一次入狱。我曾跟女儿住一起,但我所有的积蓄都用来养那个搞家庭虐待的女婿了。”

“我第一次偷窃还是13年前的事情。

当时我晃进一家书店,顺了一本小说,被抓到了,带到附近的警署,被那里嘴甜的警官问话。

他很和善,我说什么他都愿意听。这辈子第一次有人愿意倾听我说什么。

《彭博商业周刊》对进入监狱的日本老年女性的采访,让这些人的贫穷、孤独暴露无遗。

调查显示,超过一半的老龄偷窃犯都是独居。

生活陷入困境,她们甚至联系不到一个可以帮她们的亲属或朋友。

采访中,很多人都表示,监狱里的日子,让她们更享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观察者网

为什么会这样?

日本NHK电视台有部纪录片《年轻女性的贫穷》,也许藏着这个问题的答案。

2001年,在日本,达到社会认可的“贫困线”以下的年轻女性(15-34岁)有289万人。

这个数字仍在增加。

走投无路的女孩们,有的在托儿所、宿舍,便利店从事最简单的工作,有的只能去夜店从事援交工作。

更可怕的是,女性的贫困,正在一代代地延续下去。

1

东京都内的一间网吧,有一个19岁的女孩,她住在这里两年了。

一起生活的还有她妈妈和14岁的妹妹。

母亲付不起房租,三人只能住在网吧狭小的区域内,靠姐姐每月打各种零工,挣得10万日元(约人民币6150元)来维持生计。

而在这里,一间20-30平米的房子,平均每月租金是7.8万日元。

姐姐唯一的心愿,就是能够搬离这里,租上房子。

这只是年轻贫困女性的冰山一角。

比起单身女孩,更困难的是单身妈妈。

在日本,女性即使在工作上小有成就,一旦请假去生孩子,再回到职场,所有的一切全部归零。

28岁的广田敏枝离婚后独自带着女儿。

为了维持生计,她必须重返职场,过程却没有想象中顺利。

做家庭主妇太久,她和职场严重脱节,只好进入职业学校进修;

另一方面她还要为孩子存学费,不得不打着三份工。

“更加努力工作后,结果却过得比之前还辛苦。”她感叹道。

28岁的朝美和丈夫离婚后,独自照顾着两个儿子。

她在一家托儿所工作,靠工资和政府补贴,勉强维持着生活。

一碗面3个人分着吃是常态。朝美有时会多煮些面汤,靠喝汤来填饱肚子。

丈夫不愿支付抚养费,她因为学历太低,一直找不到更好的工作。

她说:“无论是在精神方面还是在经济方面都只有自己一个人强撑着,偶尔也会想到,自己要是有个什么万一的话,两个孩子怕都会饿死吧。”

2

也并不是所有人都这样积极。

很多女性尝试过进入社会却被拒绝后,选择去赚钱更快的灰色产业。

住在网吧吃泡面度日的京子,每天要等到夜幕降临才迎来工作。

她寻找劝诱想“赚快钱”的女生去夜店工作,从中抽取中介费。

她本人,是在19岁和家人吵架离家出走后,在这条街上被引诱才加入这个行业的。

但这样的工作,剥夺了年轻女性最后一丝生存能力。

等到她们逐渐老去,贫困状态可能一直持续到她们老年。

许多老人就是为了能进到待遇良好的监狱,选择偷窃。

CNBC新闻网

贫穷的母亲们,无法提供给孩子昂贵优质的教育。

一些生活在贫穷中的孩子,也已经放弃了奋斗。

在日复一日的压抑生活中习惯了贫穷,最后甘于贫穷。

那个住在网吧2年的女孩,被问及理想生活时,回答仅仅是希望不再加班,能吃饱穿暖。

3

纪录片拍的是日本社会,看似离我们很遥远。

其实并非如此。

前段时间网上一个词语很火:“隐形贫困人口”。

@语文指挥中心

“有吃有喝有玩,实际上非常穷。”

这样的人,我们身边一点也不少。

只不过,她们有家人“兜底”。

沈阳女孩金娜每个月收入五千多元,但她是办公室快递最多的人。

家里的柜子永远满满当当:名牌鞋子、大牌衣服、背包、化妆品一样不缺……

其实很多衣帽买回来只会穿戴一两次。

但不管卡里还有多少钱,只要喜欢,就一定要买。

痛苦的是每个月还款时:

“看账单才觉得惊悚,总觉得也没买什么,信用卡、网贷却像是几个月都还不完,有时候还不得不求助父母。”

《今日简史》中说:人类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各种变革,这些变革很有可能改变人生的基本架构,让“不连续性”成为最显著的特征。”

所谓“不连续性”,就是不稳定。

银行职员、公务人员、会计……这些曾经的“铁饭碗”,已经成了最可能被AI取代的职业。

《The New Yorker 》封面

最新数据显示,95后们第一份工作的平均离职时间为七个月;

越来越多的行业走向末路……

“稳定”成了奢侈品,“舒适区”越来越小,贫困,其实离大部分人都很近。

厦门某物流公司的一位大客户经理,在公司24年,是“元老级”的人物,他的心愿一直是“为公司服务到‘功成身退’”。

两年前,他被确诊肝癌。

住院一个月后,他发现每月2.5万元工资被降到了1200元。公司称,这是他病假医疗期间的薪水。

由于工资不足以缴纳医社保,每月还要倒贴3000多元。

治疗两年后,迫于经济压力,他想回去工作,但公司一直没有为他安排职位。

他感叹说:为公司奉献24年,到头来却是这个结局。

这样的例子不在少数。

一场大病、一次裁员,都有可能打破平静的生活。

有人说,对现在的年轻人而言,最大的危机是没有危机感,最大的陷阱是满足现状。

顺境时不想着找退路,甘愿做了“温水里的青蛙”,逆境时自然没有出路。

世界在快速更新,不尽全力跟上,就有可能变成每天只能喝一杯冰咖啡度日的村上悠、变成打三份工也无法给女儿好生活的广田敏枝……

4

纪录片中的日本,长期信奉“男人养家,女人相夫教子”。

日本内阁的调查显示,赞同“丈夫在外工作、妻子应该守在家”的女性超过半数。

这样的生活模式,其实暗藏危机。

“我养你,你什么都不用做。”

这话放在影视剧里,足以感动一票观众。

放在现实里,却是一件高风险的事。

它可以轻易麻痹一个人,让她松懈,放弃努力。

长时间与社会脱轨,生活只剩下柴米油盐。

想跟孩子聊聊学习,被嫌弃“你看得懂吗?”

想和丈夫聊聊工作,发现共同话题越来越少。

离开给予物质的男人,自己无法生存随之而来的,往往就是看不见的贫困。

其实,为了家庭,牺牲自己的事业,做个全职太太,是现在许多女性权衡之下的无奈选择。

这种付出和奉献值得尊重。

但是,你可以放弃事业,绝不能放弃自己的生存技能。

日本“断舍离”文化的缔造者山下英子就是一位家庭主妇。

她在大学毕业以后,选择步入婚姻。

生活全依靠丈夫,她一直处于一种没有安全感、价值感的状态。

为了寻找自己的价值,她把精力投入到一件很普通的事——整理家务上。

这件原本让人厌烦的琐事,在她的改进下,成了她生活的乐趣。

最终,她提出“断舍离”的概念,也创下自己的事业。

婚姻从来不是人生的终点,死亡才是。

你可以做个全能的职场妈妈,也可以选择相夫教子,但无论什么时候,不要放弃自己的成长。

死守着一份工作,或是全身心地依附另一个人,都是一件可怕的事。

当这份工作做不下去,或者这个人离开,你将一无所有。

想避免这种情况,唯一能做的就是不断去学习,更新改良自己,才能在任何时候,不惧改变。

正如亦舒所说:“一个女子,必须先凭双手争取生活,才有资格追求快乐、幸福、理想。

无论如何要有职业,因而结识志同道合的同事、朋友、对象。

届时,可以结婚生子,也可以独身终老,这叫做选择,亦即是自由。”

想要在第一时间收到槽值文章的推送,欢迎关注我们的公众号,搜索“槽值”或者“caozhi163”就可以啦。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