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世姻缘传》里的女人,比潘金莲更叛逆

subtitle 祥说近代史*08-10 09:12 跟贴 7 条

如果说《金瓶梅》等书中妾身上展现出人性觉醒的萌芽,她们开始正视自己的需求,并为追求幸福不惜触碰封建伦理道德规范的准绳,那么到了《醒世姻缘传》里我们还看到了更为激进、叛逆的妾妇形象。

关于《醒世姻缘传》的成书时间学界存在争议,有人认为成书于崇祯年间,有人认为成书于顺治年间。本文参考袁行需《中国文学史》,采用成书于清初顺治年间的说法。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在这部小说里除了像调羹这样辛苦操持家务,勤勤恳恳,任劳任怨的妾。龙氏这样地位卑微、饱受侮辱的妾之外,我们还看到了更为激进、叛逆的妾妇形象。珍哥、童寄姐之类的妾们,她们行为叛逆,极度张扬自己的个性,强烈地冲击着传统伦理道德的底线。

在《醒世姻缘传》里不仅妻子凌驾于丈夫之上,就连妾也倚仗自己年轻貌美,在丈夫宠爱下恃宠生娇,甚至对丈夫拳打脚踢,随意凌辱。这是对“夫者,妻之天也”的颠覆。甚至在有些家庭里妾与妻的地位也发生变化,妾掌握着家庭大权,妻子反要靠着讨好妾来生活。

在一世姻缘里,昆源凭着父亲升官而大肆消遣,不顾妻子计氏的反对,终于娶得美妾珍哥。珍哥自恃晃源的宠爱,在家里目中无人。凌驾于丈夫和正妻之上,成为了家庭里的绝对领导者。

对丈夫晃源,珍哥颐指气使,一不顺心就非打即骂。一次晃源为了缓和家庭矛盾,以珍哥的名义跟正室计氏送过节物品,结果被计氏大骂一顿。珍哥得知后大肆撒泼,打骂晃源,晃源却不敢回一句嘴,只有不停地赔不是。晃源的懦弱助长了珍哥的气焰。

后来珍哥陷害计氏不守妇道,更是指着晃源的脸,千忘八、万鸟龟的骂,立逼着晃源体妻。晃源对她言听计从,不敢怜逆。计氏死后,珍哥在家里更是喝神断鬼,骂家人媳妇,打丫头,晃源略有触犯,便撒泼卖疯,将家里弄得鸡犬不宁。

珍哥和计氏之间的战争由始至终。珍哥从一进门就仗着自己年轻貌美,又深得晃源宠爱,不将晃源的正妻计氏放在眼里。而计氏由于失去了丈夫的宠爱,生活甚是狼狈。“晃大舍也整月不进计氏内边去了。渐渐至于缺米少柴,反到珍哥手内讨缺。”弄得计氏是“哑子吃了黄柏味,难将苦口向人言!”

甚至到了年节,珍哥院里热闹非凡,而计氏这边却只是冷冷清清。妻妾之间地位发生了极大地变化,二人生活水平的差距十分明显。不仅如此,珍哥还不停地向晃源进谗言,对计氏冷嘲热讽,挑拨他们夫妻的关系,最后竟陷害计氏不守妇道,与和尚通奸:

“好乡宦人家!好清门静户!好有根基的小姐!大白日赤天晌午,肥头大耳躲的道士,白胖壮实的和尚,一个个从屋里出来!俺虽是没根基、登台子、养汉接客,俺只拣着那象模样的人接!象这臭牛鼻子臭秃驴,俺就一万年没汉子,俺也不要他!”

珍哥逼着晃源休了计氏,也导致计氏上吊而亡。珍哥作为一个妾,从嫁入晃家开始就不尊敬计氏,她实际上掌握着家里的大权,在这样的家庭氛围里,计氏口子的荒凉可想而知,终于计氏被珍哥陷害致死。

在二世姻缘里,狄希陈先娶薛素姐为妻,薛素姐对他看管的极为严格。但是狄希陈离了素姐的眼,还是偷娶了童寄姐为妾。而此后童寄姐作为妾却不仅掌控着丈夫,还降服了正妻薛素姐,掌握了家中的大权。

童寄姐与丈夫狄希陈两人开始很是恩爱,然而只为着寄姐虐待丫鬓小珍珠,狄希陈看不下去,两个人大闹一场,自此以后“寄姐便改了心性,减了恩情,但凡是寻趁小珍珠,必定要连带着狄希陈骂成一块。”

不仅如此,此后寄姐殴打丈夫几乎成为常态,稍不如意就是一顿暴打。狄希陈“每每被寄姐把个身上挝的一道一道的血口。”一次狄希陈误把童寄姐当成珍珠妄图调戏,被寄姐“蒯脊梁,挝胸膛,纽大腿里子,使针扎胳膊,口咬奶膀,诸般刑罚,舞旋了一夜。”后来狄希陈在寄姐面前是战战兢兢,小心度口,唯恐惹得寄姐不高兴,自己也逃脱不了寄姐地打骂。

至于薛素姐和童寄姐这对妻妾之间,先是薛素姐得知丈夫娶妾,怒气冲冲地寻上门来撒泼大闹。她却败在“孤军深入”上,被寄姐一众人一顿鞭抽,打的薛素姐“叫姐姐,叫亲妈,叫奶奶,无般不识的央及。”

最后童寄姐依靠大家的力量降服了薛素姐:“你要叫我上等待你,这事不难。你把刚才来到的歪憋,从此尽数收起,再别使出一点儿来,我也不说甚么先来后到,咱论年纪,姊妹称呼。你也别要多管闲事,饭来开口,拣好饭与你吃;衣来伸手,拣好的衣裳与你穿。”

寄姐把当家的大权从素姐手中抢了过来。从此,寄姐虽无正妻之名,却掌握家庭实权。薛素姐这样一个彪悍的女人,却在童寄姐的辖制之下,靠着寄姐的恩惠度口。妾凌驾于妻子之上,成为家庭里实际掌权的女主人。

《醒世姻缘传》里,两世姻缘都是尊卑颠倒、正庶不分。一世姻缘中珍哥凭借着晃源对自己的宠爱,恃宠生娇。而晃源对她因爱生怕,天长口久,对珍哥的畏惧与口俱增,后来竟纵妾虐妻。珍哥作为妾室,在平口里越姐代危,凌驾于计氏之上,最后竟将计氏陷害致死。

在这个家庭里根本没有妻尊妾卑,嫡庶之别,取而代之的是妾在妻之上,而丈夫也怯于妾的威势在家中没有发言权。二世姻缘里童寄姐更是不仅降服了狄希陈,还挫败了薛素姐,用一顿鞭抽将原来家中的女霸王薛素姐整治地服服帖帖。从此寄姐牢牢地掌握了家中大权,而薛素姐只能靠着讨好寄姐来生活。对珍哥和童寄姐而言,封建礼教“夫为妻纲”、“妻尊妾卑”的教训早已被抛却一边。

《醒世姻缘传》中的妾们,推翻了传统礼教意义上妾的定位,展示了特定时代中叛逆的妾妇形象。同时我们也应该看到,这类悍妾形象的出现,是比较罕见的。这不仅与时代有关,更是与具体的家庭、人物的性格有关,而且她们也只是少数典型,可以说她们这类形象正是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

运营/默默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