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数大国”为什么拿不了数学大奖?

subtitle 北京晚报08-10 06:02 跟贴 723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近日召开的国际数学家大会公布了新一届的菲尔兹奖得主名单,今年共有4名数学家摘得这一数学界最高荣誉,未有中国数学家问鼎。与之相对应的是,在前些日子落幕的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IMO)上,中国队以第三名成绩引发关注;在该项赛事上,中国队20多年来的成绩可以用“霸主”来形容。由此,“奥数”屡创佳绩却拿不了数学大奖引发了很多人的反思。

“菲尔兹奖”被誉为数学界的“诺贝尔奖”,代表了一个国家的数学科研水平。该奖授予40岁以下在数学上做出杰出贡献的学者,四年颁发一次,每次2至4人;而奥数金牌得主通常在18岁以下,两者的年龄差别大概在20岁左右。从相关数据分析来看,菲尔兹奖与20年前左右的IMO成绩具有非常高的相关性:从1990年开始算起,每届菲尔兹奖获奖者中至少有一位是20年前左右的IMO获奖者。有分析称,虽然中国队在IMO总分表现优异,但是在个人赛中,2000年才有选手获得头名,照“20年”规律推算,中国拿菲尔兹或许还需要一段时间的等待。

但更多的讨论则聚焦在数学学科特点、教育模式等方面。有业内人士表示,“奥数”是一场闭卷考试,以初等数学内容的深化部分和离散与组合方面的数学内容为主,更倾向考查学生的短期学习能力;而得菲尔兹奖,更像是一场“开卷考试”,需要持久的研究。带领美国队夺得今年IMO冠军的总教练、卡耐基梅隆大学数学系教授罗博深也曾表示,“从数学竞赛转向数学研究是非常难的,因为IMO是别人给你题目你会做就行了,做研究需要自己选自己的题目,这就需要你真的会数学,知道整个数学的‘地图’是什么样的。”

而持久的研究需要持久的兴趣和主动学习的能力来做支撑,在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看来,这一点恰恰是中国奥数选手所缺乏的。如果以中美做一个简单的比较,中国学生参加奥数更像是一种组织行为,某种程度上肩负着“为国争光”的任务;平时对于奥数的学习也掺杂着升学等功利目的。而美国的参赛选手更多的是一种自主行为,因此对数学学习有更强的主动性,没有那么强的功利心。“我们的方法不只是来准备奥数题的……我们的队员并不会做那么多题目,但会学更多的高等数学的方法或者学习如何创造一个新的解题方法。”罗博深也曾表示,在培训过程中,不仅仅是教授学生奥数的方法,而是教授真正的数学。

而缺乏持久的兴趣也导致了很多在奥赛中获奖的选手并不从事数学研究工作,储朝晖举了个例子:曾有奥赛选手在被问及为何没从事数学研究工作时表示,“天天吃肥肉,你还会再想吃肥肉吗?”储朝晖认为,这一现象不仅仅存在于数学领域,在其他领域也有所反映。这也启示在基础教育中,我们应该尊重学生学习的自主性,让学生真正成为学习的主人。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