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币不如炒电容?手机 智能音箱 电动汽车涨价就怪它

极客公园08-10 01:38 跟贴 143 条
提高的销售价格最终指向的买单人只能是消费者。这次涨价就像一记重击,击中了整条产业链。

每部iPhone 7的MLCC(Multi-layer Ceramic Capacitors,片式多层陶瓷电容器)用量为890颗,iPhone 8为1000颗。如果每颗成本是1毛钱,20倍的提价将会分别使这两款手机在该元件上的成本从不足百元元增加至超过1600元、100元增加至2000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一位方案商做了一套无线充电方案,将方案实现为电路板,可对外按25元的售价销售。方案中用到了五颗MLCC,却需要花24元。因为本身2毛一个的MLCC,突然之间涨到了4.8元。

这就是近日MLCC的涨价情况。据集微网消息,这一波涨价潮十年难得一见,涨幅已经达到15-25倍。而受此影响,一个用到300多颗电容电阻的4G LTE模块已处于亏本状态,一款用到600多颗电容电阻的路由器利润近乎抹平,部分终端硬件厂商处于亏本倒闭的边缘。

MLCC(Multi-layer Ceramic Capacitors)是片式多层陶瓷电容器英文缩写。由于其"隔直通交"的通性特点,及体积小,比容大,寿命长,可靠性高等特点,在成本和性能上都占据相当优势,被广泛应用于消费电子及汽车等行业。

从2017年下半年开始,MLCC的价格就一路狂飙。?2017年4月20日,台湾MLCC生产厂商「国巨」发布了第一份MLCC涨价通知后,又按季度分别在2017年6月19日、9月7日以及12月1日发布MLCC涨价函。

实际上,这并不是MLCC价格第一次波动,但此次涨价的速度、幅度及相关企业的股价涨跌格外引人注目。涨价背后的原因是市场规律作用下的正常波动状况吗?一路高涨的价格会对相关产业带来哪些影响?而高价终会回落,归于正常吗?如果可能,破局点又在哪里?

全规格涨价

2000年以来,MLCC经历过三段涨价潮:2003-2005、2006-2008、2009-2010。2003-2005和2009-2010这两次涨价受宏观环境影响较大,都是由宏观的经济复苏带动。而2006-2008年更具有特殊性,是由于汽车、工控、ICT等高端应用需求激增,产品供应不足导致高端产品涨价。

与之相比,此次MLCC涨价潮有类似之处,供不应求导致价格上涨,但上涨的却不再仅仅是高端MLCC,还有中低端MLCC。一位从事MLCC采购多年的从业者说,「这次MLCC涨价几乎波及所有规格的MLCC,不同规格涨价幅度有所不同。尤其以0603、0402封装涨价幅度最大,现货市场0603、0402封装涨价幅度在30倍以上。」

究其背后的原因,上海蟠龙通信设备有限公司总经理凌理华说,「这次涨价主要是因为产能不足,供求关系无法到达平衡导致,当然也与原料价格上涨有一定关系。第一,随着物联网、智能手机、电动汽车、智能产品等高速发展,高端MLCC用量大增,需求旺盛,当前产能满足不了需求。第二,高端MLCC利润较高,在产能扩展没有及时跟上得情况下,主流厂家把中低端产能往高端转移,也造成中低端产能不足。最后,陶瓷粉、包装材料等大幅上涨,也造成MLCC制造商成本增加。」

的确,在需求端,随着智能手机和汽车领域的快速发展,对高端MLCC的需求量也大幅增长。据Kemet数据得数据显示,iPhone X单部手机对MLCC需求量超过1000只,而iPhone6S对MLCC需求量为500只左右;普通燃油车单车MLCC需求量约2500只,而电动车的代表特斯拉的三款车型单车MLCC需求量在10000左右,是普通燃油车的4倍左右。而根据Murata的数据显示,电动车使用的MLCC数量为2700-3100颗,而传统燃油车动力系统使用的MLCC数量为450-600颗。

虽然各家给出的具体使用量数据有较大差异,但对上涨幅度的判断却是众口如一。

在供应端,把握着供应命脉巨头们又纷纷转向利润更高的高端产品。目前,全球最大的MLCC生产厂家主要集中在日本、韩国及台湾地区,如村田、三星、TDK、国巨等行业巨头。如凌理华所说,随着行业对高端MLCC的需求日渐趋向白热化,日韩等主要生产企业缩减中低端产能转向汽车、工控和ICT等高端产品,导致中低端产品涨价。再加上三星Note 7爆炸事故后,MLCC停产三个月,后续产能释放较慢。

货源囤在了谁的手上?

但其中也有置身事外的幸运儿。车联网企业天宝希格斯公司的CEO李敏就表示没有受到太大影响,「目前供应商在提涨价的事情,想上涨6%-8%,我们还在协商。」而对方给出的涨价原因,还是受汇率波动的影响。李敏说:「以前1美元是6.2人民币,现在是6.8人民币,如果我还按照以前的价格付给厂商,他们就会有部分亏损。」

车联网行业有许多应用领域,如分时租赁、中控屏等。各领域对高端MLCC有不同需求,其中中控屏对MLCC需求量最大。李敏的公司主要聚焦于分时租赁,据他统计,公司内所使用的MLCC成本占总成本的2%-3%。并不高,所以即便是涨价也不会有过多焦虑。

没能感受到牵一发而动全身的紧张态势并不是由于使用量不大,而是天宝希格斯公司不购买现货,全购买期货。早在一年前,他们就和全球MLCC四大供应商之一签订了合同,从而实现溢价保护。

「很简单,现在就看货源囤在了谁的手上嘛。做生意都是为了赚钱,以前我们也遇到过类似的情况。」李敏举了个芯片的例子,「去年,我们需要几款即将停产的芯片,于是到处联系厂家,等我们找到厂商时,就发现已经被供货商买走了,这一转手就翻了两三倍。」

趁火打劫的渠道炒货商严重加剧了涨价的趋势。有人反馈,原厂其实只涨了30%-50%,「也就是说2017年原来25块钱的方案,包括5颗成本1块钱的MLCC,如果从原厂拿货,每颗MLCC的成本不超过1.5元,5颗不超过7.5元。」

不与中间这些囤货上打交道,李敏所感受到这波涨价潮的影响只是交货周期的延长,以往一个月交货现在要花一个半月。而传统的通信设备公司受到的影响则更加明显,凌理华不仅感觉到交货期加长,还明显感受到了成本的提高、货源的紧张状况,并且产品利润也受到了一定影响,「根据产品不同,毛利率影响在0.3%-0.5%。」

对于需要大量中低端MLCC的企业来讲,这场涨价更是灾难。一位业内人士说,中低端的MLCC不可能用高端MLCC替代,因为不同的MLCC规格、接口、标准都不同,如果缺货只能通过现货市场购买,要想用库存更大的MLCC替代则需要改整个方案,这样的成本算下来可能比购买缺货的MLCC更多。

何时回落

而随着通信标准的不断提升、ADAS以及车联网的应用及快速渗透,MLCC的用量只会进一步提升。

相关资料显示,预计到2020年,适应先进LTE标准的手机普及率将接近50%。先进LTE标准的高端手机使用数量将达到550到900颗。而目前满足LTE标准的中端手机所需的MLCC为300到500颗。2012年全球车用MLCC市场为7.93亿美元,2017年增长至16.1亿美元,年复合增速为15%。随着后续新能源车产销量的加速及ADAS等智能化应用加速渗透,车用MLCC市场预计在未来五年内年复合增速将超过20%。

一位模拟电路工程师十分肯定MLCC对于这两个行业的重要性,「MLCC能够提供精准电容,手机和汽车里都会用到很多这个原件,没有不行,暂时找不到替代品。」

而面对持续不断增长的需求,涨价的破局点还在与加大产能投入,跟上需求。但所需的投入时长则显得有些遥遥无期。曾就读于清华微电子系的杨昊说,「从全球供货来看,就只有那么几家,大家的产能不可能短期内有增长。」

此前,国巨董事长陈泰铭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今年到目前为止,MLCC需求大于供货2倍,芯片电阻大于3倍,这种供需失衡的现状在短期,甚至是中长期都很难改变,且将会持续,MLCC缺货在2019年之前基本无解。

凌理华也赞成这一说法。他认为,这波涨价应该会持续一段时间,至少2019年会保持在目前的高位,因为高端新产能的投入需要一段时间。

面对目前的困境,凌理华给出的他解决方案,「在既有的产品中,我们会适当提高销售价格和提高产量来消化增加的成本,在新的产品研发中,尽量采用替代产品,并在成本核算时充分考虑涨价因素。」

提高的销售价格最终指向的买单人只能是消费者。这次涨价就像一记重击,击中了整条产业链。在卸力过程中,人人都如履薄冰,不断寻找风险转移的新可能。不过,也总有人能借此发迹。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