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求偶像家暴自己的粉丝,你侮辱了上亿中国女性

subtitle 网易槽值08-09 22:03 跟贴 6802 条
暴力发生的地方,就是犯罪现场,哪怕那个地方是家。

本文系网易沸点工作室《槽值》栏目(公众号:caozhi163)出品,每天更新。

近期热播的一部电视剧男演员,外表出色,演技过关。

然而刚要走红,就被爆出疑似家暴女友的消息。

他随后辟谣,是真是假尚不可知。

但接下来的套路,就让人看不懂了——

有粉丝开始求偶像”家暴自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说:”即使家暴也无法抵抗盛世美颜。“

在她们看来,“家暴”说起来像是个玩笑,甚至“被这么好看的人家暴是一种荣幸”。

但我要说,这样的玩笑,无异于一种羞辱。

在中国2.7亿个家庭中,有30%的已婚妇女曾遭受家暴;

每年,有9.4万女性因无法忍受家暴自杀;

每7.4秒就有一位女性被家暴。

真实发生的家暴事件,远比我们在新闻上看到的、从他人口中听到的多得多,也惨烈得多。

这一个又一个悲剧,怎么就成了我们口中的调侃?

1

看不见的伤痕

央视记录片《中国反家暴纪实》,曾记录过这些不幸的女性。

2009年初,北京姑娘董珊珊刚刚25岁,她带着憧憬与爱人王光宇结婚。

她没有想到的是,迎接她的不是幸福,而是毒打、凌辱、自杀、死亡……

结婚后第五个月,董珊珊带着一身伤跑回了娘家。

只过了三天安生日子,就被丈夫强掳回去。

多次逃跑,都被抓了回来。

她和母亲先后八次报警求助,得到的回应只有:“夫妻不好管”、“都是家事”。

母亲对警察哭诉:是不是早晚有一天我闺女被打死了你们才会管?

除此之外,丈夫还强迫她一丝不挂地站在窗前,扬言“如果再逃跑,就杀了她和她的家人。”

2009年8月11日,董珊珊逃回奶奶家,又住进了重症监护室。

图片来源 / 《今日说法》

10月19日,董珊珊因抢救无效死亡。死因是多发伤、多脏器功能衰竭。

在送进医院之前,她已经被确定患有严重的抑郁症和重度焦虑。

她对婚姻充满恐惧,对生活失去希望。

其他人呢?

因为和未婚夫拌了几句嘴,就被挖了眼睛的李翠翠。

被丈夫踩在地上,跺得骨折、满脸是血的杨艳梅。

以及我们无法看到的无数女性……

纪录片《中国反家暴记事》的创作者做过一个统计:60个案例中,有48个案子里,受害女性在遭受躯体伤害后,又再次遭受强迫性行为。

比起躯体上的伤害,这种“婚内强奸”,直接把受害女性最后一点尊严踩在了地上。

那些遭受“性暴力”的女性们说:

“如果打我的头,我的脸,我可以给别人诉苦。可是他打我的地方,我连给别人看的勇气都没有。”

也有人绝望、放弃:“我没有能力爱了。“

“如果你用钉子扎一下肉,会很疼,但总有愈合的一天。

如果你把钉子埋在肉里,那么不管过了多久,只要触及伤口,就会忍不住疼起来。

心理的阴影,如同被埋着的钉子,一旦触及,就鲜血淋漓。”

2

人伦之殇

家暴的范围,远远不止于丈夫打妻子。

情人,老人,儿童都可能成为受害者。

成都的葛长修夫妇开了一家麻辣烫店,生活比较富裕。

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母亲李素珍的生活。

儿子儿媳一生气就对着老人一顿毒打。

在冬天的时候,葛长修把风扇开到最大,对着母亲吹风,说她“身上臭”。

夫妻俩经常不给母亲饭吃,一把年纪的李素珍只能向街坊“讨点饭吃”。

邻居为此报过两次警,每次当警察赶过来时,李素珍都说,自己没有受到家暴。

她害怕儿子被刑拘。

一个冬天,没有食物的李素珍被活活饿死了。

邻居们起诉葛长修夫妇虐待老人。

面对着母亲的遗像,葛长修毫无愧疚:“我对母亲问心无愧。

老人们总想着为儿女好,却不知道他们太过无私的爱,成了凶手逃脱法网的“武器”。

时至今日,还有很多人并不知道,儿女殴打父母,或者父母殴打子女,是犯法的。

江西9岁女孩婷婷,长期遭受着父亲和继母的打骂。

拍摄时剧组人员看到,婷婷左腿上,有一个碗口大的溃烂的伤口,身上有紫色的淤青、明显的掐痕……

在家里,父亲和继母常常不给婷婷饭吃,别人给她吃的,继母就打她。

和婷婷拥有类似经历的孩子,有很多。

3

以暴制暴

2009年云南第一女子重刑监狱中,223位服刑人,有173人是因为被家暴,选择了杀人。

2007年陕西因家暴犯罪的女性达171人,其中163人暴力杀夫。

某种意义上,她们可以说是恶的集合。

可其实每一个人,又都不是什么以杀戮为乐的嗜血狂魔。

在反抗之前,她们都忍受过长期的非人对待。

杨焕莹,在外人看来是个标准的贤妻:除了自己打工赚钱,还要伺候公公,照顾两个孩子,自己挣来了两套房。

她的丈夫什么都不做,却对她并不满意。

做生意失败,他对着妻子发泄:把她绑在床上,用鞭子一次次地抽,用臭袜子堵住她的嘴,不让她发出声音来。

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面对丈夫的施虐,杨焕莹一直保持沉默。

直到有一天,沉默中滋生出了愤怒:

丈夫放黄色录像给女儿看,还让儿子去舔他的脚指甲。

时近年关,丈夫被债主逼到了家门口。他想到的解决办法是,把自己的妻子送给债主。

杨焕莹拒绝后,丈夫扬言说要和她同归于尽。

当天晚上,杨焕莹半夜醒来,她发现屋内一片通红,床边有十几块已经烧得通红的煤炭——丈夫想烧炭,把全家人弄死。

在把两个孩子拖出屋外,确认他们安然无恙后,她拿起刀,走向熟睡的丈夫。

在采访中,她哭着对记者说:“我不是坏女人,真的不是坏女人,你看我像坏人吗?”

“我这一次跟你们哭了,以后再也不会哭了。”

“我已经很久没有哭过了。”

对于这种结果,她无能无力,却并不后悔。

有人或许要说,过不下去,离婚不就好了?

可现实是,很多遭受家暴的女性不是不想离,而是不敢离。

周的父亲去世得早,孤儿寡母经常被人欺负。

她从小就期望着,要找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来保护自己和家人。

20岁那年,镇上一个以斗狠出名的男人,替她出头,教训了经常欺负她一家的人。

周玉茹天真地以为,自己找到了期待已久的保护伞。

可她很快发现,丈夫是一个好吃懒散又挥霍无度的人。每次她辛苦赚来的钱,都会被丈夫全部拿走。

怀孕后,周玉茹为孩子偷偷存钱。丈夫发现后,对她拳打脚踢。

他把玻璃摔碎在地上,然后按着周玉茹的头,往玻璃上压。

拿刀子,一刀一刀割她的手,逼她把钱交出来。

周玉茹提出离婚,这样的做法更激怒了丈夫。

他说,“你要离婚,那我就卖掉你女儿,让你永远也见不到她。

我不会让你死,我会让你看着,你家里人一个个地死。”

有次在婆婆家吃饭,周玉茹的丈夫再次向她要钱。

周玉茹说,实在拿不出钱来。

丈夫当时就把桌子掀翻,从沙发垫下抽出一把刀来:不给钱,就拿命。

周玉茹婆婆把刀夺走,丈夫紧接着又从床底下掏出刀来。

居委会主任上门劝架,周玉茹丈夫就拿着刀立在门口,说这是我的家务事,今天你要是劝她跟我离婚,那你就死了算了。

吓得主任再也不敢多说一句话。

周玉茹曾在被打时,哭着求围观的邻居,帮她报警。没有一个人愿意帮忙。

她也曾在被打后跑到派出所求助。却被告知:你现在来报警有什么用啊?

“等你丈夫动手伤人的时候,再来报案。”

无路可走的周玉茹,在丈夫举起刀砍向她时,拿过刀,砍杀了他。

命运的逆转,都在一刻间完成,等待她们的是长久的监狱生涯。

或许,在监狱里的生活,对她们来说,反而是久违的平静。

4

别去调侃她们的痛苦

以暴制暴并不值得提倡。

可事实是,在某一刻,她们成了罪大恶极的杀人犯;

更多时候,她们也是受害者。

加拿大的研究表明,当一位遭受家暴的女性终于拿起电话向警方求助时,她遭到的暴力次数,平均达35次。

而向中国救助组织求助的女性,遭受家暴的时间,最短的是三年,而最长的,已经达到了四十年。

比起男人,女性总是更善于隐忍。

爱情,家人,孩子,总是系在心头的牵挂。

但这些不该成为她们理应承受暴力的理由。

公益短片《看见淤青》里,讲了这么一个故事。

爸爸经常家暴,儿子从出生起,就不得不学会躲躲藏藏,逃避爸爸随时可能挥过来的拳头。

妈妈被打的场景,他看过无数次。

当他有了心爱的姑娘,他一遍遍告诉自己,绝对不能成为像爸爸那样的人。

但很快,他开始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他的身体里仿佛住着另一个暴虐的人。像他父亲一样,他动手打了妻子。

有了第一次,就有了第2次,第100次,1000次……

在片子末尾,孩子用稚嫩的童音缓缓说道:

“如果你希望我家庭幸福,我不得不泼你一盆冷水。我会走上,和你一样的老路。

“因为我,我的存在,就是暴力。”

我希望自己没来过这个世界,可我知道,妈妈爱我,她还是想生下我,她会为了我变成战士,把暴力说出来。”

家庭暴力,是有“代际遗传”的。

经历过家暴、或者目睹过家暴的孩子,很有可能在成长中,也习惯于用暴力解决问题,同样虐待他的伴侣和孩子。

家暴毁掉的,远不只一代人。

2014年,纪录片《中国反家暴记事》播出后,家暴这个问题终于受到重视。

两年之后,中国出台了有史以来第一部反对家庭暴力的法律。

纪录片最后,我们终于看到,当有一天,女性的身体,尊严,精神遭到践踏的时候。

人们能够拥有的,除了自己勇于反抗的思想之外,还有更强大的武器。

忍受家暴的女性可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 / 反家庭暴力法

但这一切的一切,是无数女性用自己的前半生、甚至一生作为代价换来的。

“反抗这条路”,并不轻松。

做不到感同身受,起码,别去调侃她们的痛苦。

这些被命运亏待的人,需要你的温柔以待。

想要在第一时间收到槽值文章的推送,欢迎关注我们的公众号,搜索“槽值”或者“caozhi163”就可以啦。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