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圈残酷测试:最好的朋友,和你没有聊天记录

subtitle 网易槽值08-09 11:29 跟贴 9316 条
很多人交朋友,就像在做服务业。总是想方设法地讨好朋友,无条件地满足朋友的一切要求,与朋友聊天的时候也会字斟句酌,害怕说错话。

本文系网易沸点工作室《槽值》栏目(公众号:caozhi163)出品,每天更新。

“你的手机通讯录里,有多少个好友?

不考虑工作交往,有多少人你绝不会主动联系?

除了家人,你有几个能说真心话的朋友?

你和他们,有多久没有联系了?

现在给他们打个电话,他们会是什么反应?”

这些问题,对有些人也许很容易回答,对有些人而言,却每一个都需要深思熟虑。

前不久,一则社会实验短片《你手机里的常用联系人有几个?》刷爆了朋友圈。

它先给了观众一个数据:每个人一生大约会认识27000人。

四名参与实验的人,被要求在不翻看手机的情况下猜猜自己的通讯录里有多少人。

他们的答案分别是:很多、二百多、三百多、五六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屏幕亮起,他们通讯录里的实际人数,都在一千以上。

随后,这些人被要求不考虑工作和应酬,删除掉自己不会联系的人。

至此,有人只剩下二三十个联系人。

接下来的问题是:“除了家人,能说真心话的还剩几个人?”

有人回答:“两三个。”

有人思考之后说:“没有。”

最后大屏幕揭晓结果,他们通讯录里都只剩下两三个人。

有人感叹:真失败啊!

有人说,知心朋友真少……

接着,他们被要求回忆和这些人最后一次联系的时间。

有人陷入沉默,有人红了眼眶,大家和自己最知心的朋友,都很久没有联系了。

出题人让他们现场给这些朋友打个电话。

一位参与者得到的回应是:“挂了。”

其他人和许久不联系的朋友依然聊得开怀。仿佛从来没有因为时间而疏远。

“时间会留下最值得的人。”

这世上所有好的感情,都必然经得起时间检验。

友情也一样。

1

“我永远都在

但只在你需要时出现”

2017年,停播了近3年的《晓说》重新开播,这档诞生于2012年的节目早就红透网络。

但很少有人知道,“晓说”这个名字,是韩寒取的。

2006年,高晓松和韩寒曾在博客上掀起一场骂战。

高晓松为了帮哥们打抱不平,宣布自己要起诉韩寒未经允许在新书中引用他的歌词,涉嫌抄袭侵权。

韩寒不甘示弱,高调承认引用歌词一事,并“调戏性”地给高晓松邮寄了200块稿费。

这场骂战以高晓松关闭博客而告终。

后来,高晓松接受采访时提到此事,主持人问他:”你当时也不认识他,就不怕公然对立会失去一个潜在的朋友吗?“

高晓松答:“能成为朋友的人你打他一板砖也能成为朋友,不能成为朋友的人你给他跪下也不能成为朋友。”

他和韩寒“不骂不相识”,真的成了好朋友。

2011年,高晓松因为酒驾入狱,正值他的电影《大武生》要上映,但他行动受限,无法出席上海的首映礼。

当时,他在狱中给朋友们打电话,拜托他们帮忙站台宣传。

结果,首映当天,原本只是普通朋友的韩寒连夜从山东赛车场赶到上海参加典礼。

鞋都没有换就上台帮高晓松宣传:哟,大家都来了,晓松不在那我们来帮他把这事给办了吧。

高晓松回忆时感叹道:“落难的时候有人帮你,这是锦上添花的时候完全不能比拟的,这件事我一直放在心里。”

后来,韩寒身陷“抄袭门”。高晓松也发声力挺,还拉上了好兄弟当年明月去开导韩寒。

从互相看不顺眼,到“有事你开口”,这样的友谊足以让许多人羡慕。

现实社交场合里,每个人都像在走夜路,周围人声鼎沸,听起来熙熙攘攘,热闹非凡,但放眼望去个个都面目模糊。

他们来得快,去得更快。

有人自嘲说:活得越来越酷,朋友丢了一路。

但其实,真正的朋友是不会丢的,他们也许很少参与你的生活,但只要你需要,他们一定在。

2

“你不必在我面前强装完美”

很多人交朋友,就像在做服务业。

总是想方设法地讨好朋友,无条件地满足朋友的一切要求,与朋友聊天的时候也会字斟句酌,害怕说错话。

蔡康永说,交朋友,是把对方放在心上,而不是把对方抗在肩上。

《奇葩说》辩手黄执中向蔡康永讨教:某个朋友曾在深夜给他打电话,当时他已经连续24个小时没有睡觉了。

朋友希望可以和他见面聊一聊。

黄执中说自己很累了,朋友却在没打招呼的情况下,直接到了他的房间门口。

黄执中只好开门陪朋友聊天,累到语无伦次也只能一边强撑着,一边和朋友道歉。

但朋友说的,并不是紧急的事情。

蔡康永回答,他有时会刻意减慢回复朋友的速度,有时是1个小时,有时甚至是一整天。

因为如果他永远都24小时随传随到的话,他就不是真实的自己了,没必要在朋友面前当个“假人”。

在交朋友的同时,做自己也很重要,在真正的朋友面前,永远不用维持完美人设。

蔡康永和小S搭档主持节目十几年,两人的友谊一直为人称道。

但小S每次邀请蔡康永参加家庭聚会,他都会拒绝。、

因为他对别人的家庭生活毫无兴趣。

小S偶尔会在喝醉后疯狂给他打电话发语音,蔡康永直言这样让他“很厌烦”,有时也会选择挂掉或者不接。

但是,小S遇到困难的时候,蔡康永能放下工作赶到她家安慰她两个小时,帮她解决问题。

他说,我不是和小S分享所有喜怒哀乐的死党,而是小S的最后一堵墙,是最后关头可以依靠的人。

这样的相处模式对他们来说是让双方都舒服的方式,而朋友的可贵,就是在于自由。

真正的友谊,不是委屈自己,活成对方期待的样子。

而是“我不用时时刻刻陪伴在你身边,你也不用费尽心思去成为那个完美的朋友,只需要用自己最舒服的样子相处。”

有事就联系,没事就各忙各的,即使见得少,也不陌生尴尬。

并不时常想起,但却不会忘记。

3

我绝不会成为

你进步的阻碍

泰戈尔说,友谊和爱情的区别是,友谊意味着两个人和世界,而爱情意味着两个人就是世界。

有的人,错把社交场合上的往来当成友谊,认为自己朋友遍天下;

有的人,错把消遣时间的玩伴当成友谊,认为一起玩游戏就是真兄弟;

有的人,错把无聊八卦时对象当成友谊,认为分享过秘密就是闺蜜。

但其实,真正的朋友没有这么“狭隘”。

真正的朋友,会希望你能看到更大的世界,而不是占有你的世界。

在电影《心灵捕手》中,天才少年威尔有着极高的数学天赋,他却每天到处寻衅滋事,和不良少年在一起混日子。

在建筑废墟中,威尔自暴自弃,说自己想住在这里,和死党成为邻居,将来带着孩子们去球场打小联盟。

他的死党查克,一个出身卑微一无所长的小混混情绪激动:“如果20年后你还住在这儿,到我家看球赛,还要盖房子,我一定会宰了你!”

“我每天到你家接你,我们出去喝酒笑闹,那很棒。但你知道我一天中最棒的时刻是什么吗?

是从停车到走到你家门口的这段时间。

因为每次我敲门,都希望你不在家。不说再见,什么都没有,就走了。”

即使自己也身处沼泽,却能鼓励往上爬,往外面的世界走。而自己,会永远在他身后支持他。

演员范湉湉在2002年演了电影《功夫》。

这部当年大火的电影并没有让她走红,几年后,她被公司雪藏。

她一度放弃自我,朋友lulu对她说:“回来吧,你至少还有我。”

范湉湉拉不下脸去做前台,lulu鼓励她:“做人干嘛跟钱过不去,范湉湉,就是干!”

于是,她坚持了下来,一步步做到了高管。

直到33岁,已经没有窈窕身姿的她对lulu说:“我要辞职,出去当明星。”

这句话听起来就像个笑话,但lulu还是一如既往地相信她:“去吧恬恬,我看过太多奇迹发生在你身上了,这次奇迹一定会再一次发生的!”

后来,观众在《奇葩说》舞台上看到了与众不同的范湉湉,她真的又创造了一次奇迹。

真正的朋友就是这样:如果你一无所有,我给你“托底”。如果你可以更好,我一定全力支持。

“我陪你走过这段风雨,只愿你以后都是晴天。”

4

朋友到最后

都是亲人

窦文涛、鲁豫、许戈辉三人的关系一直被人津津乐道。

当年他们都是在香港打拼的大陆青年,他们三个一起工作,一起吃饭,住在一个小区。

窦文涛在访谈节目中说:“那时我们仨每天做好了晚饭吃完了,我手牵着他们俩,一起散步。我觉得我们就是一家人,是不住在一起的一家三口。”

冰心在回忆巴金时也曾说过:“"大家聚一聚,什么都谈,不只是牢骚,谈些可笑、可悲、可叹的事,都可以打发日子。"

朋友到了一定的程度,就变成了家人,是一种琐碎的温情与幸福。

海桑有一首诗,名字叫《想起一个遥远的朋友》,说得正是友情最好的状态:

“不可能老是想着你

你不是我火烧眉毛的生活

但当闲暇时候

就会偶尔把你想起

想起你我站在灵魂的深处

就这样互相望着

那么简单,那么美好

如果我不是小心忍着

就要一个人笑出声来”

想要在第一时间收到槽值文章的推送,欢迎关注我们的公众号,搜索“槽值”或者“caozhi163”就可以啦。

微博@槽值,有态度的情感吐槽,等你来撩。槽值已入驻简书专栏,下载简书app阅读更多。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