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天取经走哪条路?揭秘玄奘在亚洲地图上的"右勾拳"

看历史08-09 10:00 跟贴 31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编者按:

唐贞观十七年(公元643年),一名中年僧人满载着经书,从天竺(今印度)踏上回国之路。这位16年前“冒越宪章,私往天竺”,九死一生,西天取经的僧人,如今已经成为名震五天竺(古代印度的区域分为东天竺、南天竺、西天竺、北天竺、中天竺五大部分)的大师,被大乘尊为“大乘天”,被小乘尊为“解脱天”。

他叫玄奘,唐代著名高僧,也是中国四大古典名著之一《西游记》中“唐僧”的原型。在《西游记》中,唐僧的形象是文弱书生,缺乏主见,甚至善恶不分,若没有三个徒弟降妖除魔,保驾护航,几乎寸步难行。

真实的历史,画风完全不一样。在18年纵横数万里的传奇旅程中,玄奘一人身兼了数个角色:信仰坚定的求法者、体格强健的“钢铁侠”、出生入死的探险家、记录精准的地理家、震惊天竺的“留学生”、谈笑风生的活动家、见微知著的观察家、学贯中西的翻译家……后世无数的探险家、考古学者都是玄奘的“铁粉”。日本曾经感叹,唯有中华才能产生玄奘这等不世出的人物。鲁迅赞其为“中华民族的脊梁”。

玄奘当年偷渡出国时走丝绸之路北线绕道中亚,先向西,经今天吉尔吉斯坦、乌兹别克斯坦等国,再南下今天的阿富汗、巴基斯坦至印度,在地图上逆时针画出一个两万多公里的“右勾拳”。回国的时候,已过不惑之年的玄奘归心似箭,选择直接北上,翻过帕米尔高原进入塔里木盆地南缘,沿丝绸之路南道的莎车、于阗诸国东归长安。

帕米尔高原:绕不开的“亚洲十字路口”

帕米尔高原,古称“葱岭”,中国最西端的边陲之地。对于大多数人来讲,这片横跨中国、塔吉克斯坦、阿富汗的土地,是神秘又难涉足的边境地区。

这是一个神奇的地方,天山、昆仑山、喀拉昆仑山、兴都库什山等著名的山脉在此汇集碰头,形成亚洲“山结”。从地理位置上看,这片平均海拔4000米—7000多米的高原却是“亚洲的十字路口”,往西通往中亚至欧洲,往南直下印度次大陆,往东北可前往中国。

亚洲地形图

帕米尔(Pamirs)在当地话中意思是“山间谷地”,在众多海拔六七千米的雪山群中,大小河流冲刷形成了许多海拔三四千米的平缓U型河谷,其中较大的8个谷地被称为“8个帕米尔”,这些自然通道也是突破高山阻隔的文明通道。千百年来,敢于冒险的商旅不断探寻翻越雪山的垭口,沿着河谷前行,逐渐在群山间踏出一条条蜿蜒的丝绸之路,串起了许多历史悠久的山口、通道与古国。

摊开地图,可以看到帕米尔南北走向雪山群间以“×”为标记的各种“达坂”(山口)。这其中最著名的是314国道(中巴友谊公路)的中国段终点——中国与巴基斯坦交界处,海拔4733米的红其拉甫达坂。很多游客到帕米尔旅游往往直奔红其拉甫达坂而去,并以能站在现代丝绸之路最高的陆路口岸为荣。但是,中巴友谊公路虽号称“现代丝绸之路”,但古代丝绸之路却不走红其拉甫——这里海拔高,气候恶劣,且山势陡峭,商队驮货的牲畜行走很困难,人员与货物的风险都很高。

帕米尔高原盖孜峡谷正在修建的中巴友谊公路,此路被称为“现代丝绸之路”。(图/FOTOE)

很多人一谈起丝绸之路,脑海里闪现的往往是一望无际的沙漠中,商人牵着一队骆驼行走在夕阳下的沙丘上。但真实情况是除非别无选择才穿越沙漠,正常的线路都沿着河流、绿洲、水源地前进,烽燧、亭障、驿站也往往沿着水源地分布——控制了水源,也就控制了交通线;在高原地区,则大多沿着平缓的河谷前进,宁愿绕路也不会冒险翻越海拔过高,地形不利通行的山口。驿站、古城也大多建在河谷,扼守要道与水源,提供补给——除非长翅膀,从山上很难逾越。

不管有多少商旅往来,翻越自然环境恶劣的帕米尔高原也是极其凶险的。在玄奘西行200多年前,东晋高僧法显以67岁高龄翻越葱岭去天竺寻求佛教戒律,以济中国佛教。他在《佛国记》中说:“葱岭冬夏有雪,又有毒龙,若失其意,则吐毒风、雨雪、飞沙、砾石。遇此难者,万无一全。”所谓“毒龙”不是真的,但飞沙走石应当不假。

玄奘东归之路与法显西行同样艰险。在随商队经过达摩悉铁帝国(阿富汗古瓦罕国)后,玄奘沿喷赤河进入上游的大帕米尔地区。在《大唐西域记》中,他笔下的波谜罗川(今大帕米尔)“东西千余里,南北百余里,狭隘之处不逾十里,据两雪山间,故寒风凄劲,春夏飞雪,昼夜飘风。地碱卤,多砾石,播植不滋,草木稀少,遂致空荒,绝无人止。”

即使今天,从塔什库尔干县城出发,沿着314国道和塔河畔的丝路古道一路南行,自然环境与一千多年前两位大师所见并无太多区别,依旧蛮荒、神秘而严酷。一百余公里的路程,一路苍凉,犹如行走在世界的尽头。南北走向的河谷窄的地方不过十余里,两边雪山绵延不绝,西边是萨雷阔勒岭与喀拉昆仑山,东边是巍巍昆仑。砾石荒漠草木稀疏,寒风呼啸,人烟稀少,除达布达尔等居民点外,车行一两小时,都见不到一个行人,高原的阳光下唯有无尽的空旷、寂寥。

位于中国西北的帕米尔高原

玄奘从哪里进入中国之谜

从后世的探险家实证与考古发掘的情况看,玄奘有关西域以及古印度的记录无论是方位与距离,自然与人文风貌,皆十分精准。后世的斯坦因、斯文·赫定等西方探险家视玄奘为偶像,怀揣着《大唐西域记》当作考古指南与“路书”。

但是,玄奘究竟是由哪个山口进入的今天中国境内,一直让人疑惑。《大唐西域记》中仅说从波谜罗川“东南行”,翻山越岭,500里后抵达朅盘陁国(今新疆塔什库尔干县)。

第七世纪新疆塔什库尔干炮台

塔什库尔干县红其拉甫口岸(Khunjerab Pass)。

口岸海拔4733米,是世界上海拨最高的口岸。

从地图上看,今天与瓦罕走廊(阿富汗巴达赫尚省至中国新疆的呈东西向的狭长地带)接壤的中国卡拉其古河谷有多个山口,南边的明铁盖山口、基里克山口通往今巴基斯坦,西边的东克克吐鲁克山口通往阿富汗,北面排依克山口通往今塔吉克斯坦境内的大帕米尔或小帕米尔,从理论上说,这些山口皆有可能。

10多年前,央视策划的“玄奘之路”文化考察团在卡拉其古一带考察后,宣布“明铁盖山口为玄奘东归古道”,并立碑纪念。一时间,相关纪录片、报刊杂志等都采用了这一说法。但相关专家研究《大唐西域记》发现,明铁盖山口不符合玄奘“东南行”的方向定位,并且明铁盖以南区域没有“大龙池”这样的地貌。玄奘在《大唐西域记》中留下了线索——波谜罗川中的高原淡水湖“大龙池”。近年来学界研究和实地考察认为,“大龙池”即今天塔吉克斯坦与阿富汗的界湖“萨雷库里湖”。

塔吉克斯坦与阿富汗的界湖萨雷库里湖

近年来,复旦大学中国历史地理研究所侯杨方等专家,在多次境外实地考察,并结合文献资料、地图、遥感影像等综合研究基础上,根据地貌与玄奘“东南行”与“大龙池”的定位,发现明铁盖、基里克等山口皆与玄奘之路南辕北辙,唯有北面的排依克山口方位及通行条件完全符合。最终廓清了玄奘东归入境线路:达摩悉铁帝国的都城昏驮多(今阿富汗汉杜德)——喷赤河上游瓦罕河与帕米尔河交汇处——沿帕米尔河谷东抵波谜罗川(今大帕米尔)——从“大龙池”(塔吉克斯坦与阿富汗的界湖)东南行——翻越排依克山口——进入今中国境内卡拉其古河谷——过公主堡——出河谷沿塔什库尔干河向北走,最终抵达朅盘陁国石头城(今塔什库尔干县)。

今天,在办理了边境通行证后,人们可以进入离塔什库尔干县城80多公里的卡拉其古河谷,如果沿河谷中的明铁盖河一路向西,前行不久,就是中国与阿富汗交界的瓦罕走廊。如今行走在卡拉其古河谷,依然能感受到千百年来这条丝路古道的重要性,翻过山口向北就是塔吉克斯坦,向西是阿富汗,向南通巴基斯坦,都近在咫尺。守住河谷,也就扼守住了交通要冲,因此一千多年前峡谷中就设有要塞“公主堡”,如今这里也是边防重地。

常年驻守帕米尔高原瓦罕走廊里海拔3600多米的卡拉其古边防连巡逻分队官兵

玄奘笔下的“汉日天种”传说

一路向北,玄奘抵达了朅盘陁国都城(今新疆塔什库尔干县县城),展现在玄奘眼前的是一个规模宏大的雪域高原古城,“国大都城基大石岭,背徒多河,周二十余里。”在《大唐西域记》中,他以一贯写实的风格描述了朅盘陁的社会风貌与人文地理,雪山环抱,居民性格剽悍勇猛,但敬崇佛法,都城有十余所寺庙。

有意思的是,作为来自东土大唐的白净帅哥,他觉得当地居民“容貌丑弊”。从常理讲,塔吉克族的先民属欧罗巴人种,高鼻深目,轮廓分明,很难和“丑”联系在一起。今天走在塔什库尔干县街头,也随处可见塔吉克族美女帅哥。此前,玄奘路过另外几个西域古国也觉得“人丑”,比如他认为呬摩呾罗国人“不识罪福,形貌鄙陋”,钵铎创那国人“其貌鄙陋,多衣毡褐”,达摩悉铁帝国人“形貌鄙陋,眼多碧绿”。玄奘自恋的可能性不太大,唯一的解释也许是唐朝“大国心态”使然,他从中原汉地的审美观出发,觉得异域之金发碧眼难入法眼。

石头城遗址。远方即是海拔7000多米的慕士塔格峰。

除对人的评价有出入外,1300多年后,今天塔什库尔干石头城的自然地理与当年玄奘所述一致。塔什库尔干河向北蜿蜒而去,在雪峰连绵的昆仑山与萨雷阔勒岭之间切出一个平缓的狭长河谷。石头城遗址就耸立在左岸的高地上,居高临下地控制着河谷交通要道——这是古丝绸之路南线重要的节点,从南疆叶城、莎车、喀什、英吉沙等地而来的多条山道汇集于此,中国古代往来印度的商旅、僧人多途径此道。

目前的石头城主要是唐代到清代的遗存,规模明显比当年玄奘所见小不少。外城周长约3.6公里,已经崩塌成一堆乱石,内城保存较好,高大的夯土城墙及寺庙等建筑残留还能想见当年的雄伟。登上古城,俯瞰塔什库尔干河冲积河谷,东西雪山拱卫,南北一马平川,金草滩水草丰美,70多公里外的慕士塔格峰(海拔7546米,一说7509米)清晰可见。

塔县位于西昆仑褶皱带的塔什库尔干隆起地带,此处为喀喇昆仑山脉、兴都库什山脉和阿赖山脉的联结处。塔什库尔干县石头城是古代丝绸之路中道和南道的交汇点,喀什、莎车、英吉沙及叶城通往帕米尔高原的数条通道都在此地汇合。

在石头城期间,信仰小乘佛教的国王对玄奘礼遇有加。这其实并不奇怪,与《西游记》中人人想吃唐僧肉不同,真实历史中,玄奘一路上都得到绝大多数国王的鼎力支持,甚至称兄道弟。玄奘为何这么受欢迎?原因也很简单,当时的西域诸国都笃信佛教,处在佛教空前繁荣时期,高昌、龟兹、于阗等举国崇佛甚至达到如痴如醉的地步——国王甚至俯下身子当“人梯”,让高僧踩着自己的背登上讲坛,鸠摩罗什、玄奘等都享受过这样的待遇。因此,朅盘陁国王对玄奘礼遇很正常,何况玄奘当时已经是名震古印度的大师,是佛学界公认的NO.1。

据《大唐西域记》记载,国王与玄奘相谈甚欢,还主动谈起建国传说:很久以前,朅盘陁国还是无人荒川。古代波斯国王迎娶中国公主的队伍路经此地,遇到战乱,交通阻断,便将公主安置在悬崖孤峰之上,下面警卫昼夜巡守。三个月后,战乱平息,准备继续启程,却发现公主怀孕了。护送的使臣惶恐不安,却查不出谁干的。一个侍女站出来解围说,是神不是人,每天中午都有一个伟岸男子从太阳中骑马而出私会公主。事已至此,回去肯定是死罪。大家干脆拥立公主,就地筑城建国。后公主诞下一男孩,长大后英明神武,文治武功,周边纷纷臣服,后其子孙延续至今。因其祖先母亲为汉人,父亲是“日天之种”,故自称“汉日天种”。

从玄奘记录的传说看,卡拉其古河谷中的“公主堡”很可能是朅盘陁国早期的都城。公主堡的河对岸也是一座古城,叫做“乌加克布依”。这也与玄奘的记载的故事相似:公主居住在山上,护卫军队居住在山下。

亚尔特拱拜孜古驿站。驿站位于我国新疆塔什库尔干县城外314国道旁、塔什库尔干河畔,曾是古丝路上商贾旅行的夜宿之所。

出帕米尔之路依然艰辛

今天,从石头城走出帕米尔通向南疆的路很简单,沿着国道314线一路向北行进300公里,经过海拔7500多米“冰川之父”慕士塔格峰、公格尔雪山等高山,卡拉库里湖、布伦口湖等高原湖泊,经阿克陶县、疏附县到喀什。在交通基本靠走,商队靠畜力运输的古代,这种穿越诸多高海拔雪山的现代公路线路,对古人而言是“死亡之路”。古丝路只会顺着地势,沿着切穿昆仑山的叶尔羌河谷东下,直抵塔里木盆地南缘的冲积绿洲。

根据《大唐西域记》,玄奘行走的路线是:城东南行三百余里至大石崖——东北行二百余里至奔穰舍罗(福舍)——行八百余里出葱岭,至乌铩国(今莎车县)。记载中的“奔穰舍罗”也有神奇的故事:这个河谷盆地在“四山之中,地方百余顷”,气候变化无常,冬夏积雪。曾经有支万人规模的商队,在此遭遇风雪。朅盘陁国的大罗汉,遥见商队遇险,准备救人,结果赶到的时候,商队已人畜全部覆灭。于是他收集商队留下的珍宝与货物,买地兴建房屋作为“福舍”,周济行人商旅。

敦煌壁画中的唐玄奘画像,绘制于约公元9世纪。

如果玄奘记录没错,从地图上推算,大石崖应当位于今天塔什库尔干县城东南的瓦恰乡,绵延不断的陡峭土崖恰好是该地鲜明的地貌特征,较符合“大石崖”之名。而且,在不通公路的时代,山路就由县城翻越东南方海拔4000多米的山口,走大约两天可到瓦恰。

对于“奔穰舍罗”的所在地,从方位距离以及“四山之中,地方百余顷”的鲜明特征看,当地人认为唯有叶尔羌河谷中的大同乡完全符合。大同乡处在一块如同世外桃源的盆地中,素有“小江南”“世外桃源——杏花村”的美誉。大同乡地势宽阔平坦,耕地面积约2145亩,差不多刚好相当于唐代百余顷,再次印证了玄奘超强的观察记录能力。

经过“奔穰舍罗”后,玄奘向东跨过叶尔羌河,“登危岭,越洞谷,溪径险阻,风雪相继,行八百余里”,最终走出葱岭,抵达叶尔羌河下游的莎车绿洲。

玄奘的画像

公元645年正月,玄奘在万众期待中抵达长安。此后20年中,他将所有的心血和精力投入到对佛学典籍“截续真,开兹后学”的翻译工作中,直到去世。

(部分图片由作者提供)

作者:黄豁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