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功高盖世与醉打金枝:郭子仪的生存智慧

网易历史08-09 07:46 跟贴 99 条

本文节选自《行走大唐》,作者:陈尚君,出版社: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新民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古人说人生在世,凡有三不朽,上者立德,中者立功,下者立言。立德除个人修行,还得靠机缘,颜回若非沾了孔子的光,其修行恐真不易为人所知。立功则个人努力可致,当然也要靠世乱或御边的机会。只有立言,人人都可达到,因而中国存世的古籍汗牛充栋。每一位发言者真能不朽吗?天知道。

郭子仪出身华阴郭氏,武举及第,从左卫长上(《旧唐书》本传作“长史”,误,此从《郭家庙碑》碑阴题名)做起,快六十了,方任九原太守兼朔方节度右兵马使。当时在十节度使中,朔方军的实力不在前列。意想不到的安史之乱,给了郭子仪做梦也想不到的机缘。他被任命为朔方节度使,率军从灵武东讨,出晋北,与河东节度使李光弼连手,成为扭转唐廷在安史叛乱初期不利形势的主要力量。身陷叛军占据的长安城中的杜甫,最初对郭并不看好,《哀王孙》云:“朔方健儿好身手,昔何勇锐今何愚。”但后来的变化出乎预料,到乾元元年末,除河北外,叛军仅盘踞邺下一隅。杜甫《洗兵马》:“中兴诸将收山东,捷书夕报清昼同。河广传闻一苇过,胡危命在破竹中。祇残邺城不日得,独任朔方无限功。” 又说:“成王功大心转小,郭相谋深古来少。”即便邺下兵溃,杜甫笔下的郭子仪依然是值得信赖的主将。《新安吏》云:“况乃王师顺,抚养甚分明。送行勿泣血,仆射如父兄。”仆射就指郭子仪。

战事几经苍黄,到代宗初年,叛乱基本敉平,论功以郭子仪、李光弼为最。李光弼在乱平次年就去世了,郭子仪更显得突出。同时,他也始终不断地感到功业盈满、来自皇帝身边亲信宦官的猜忌。这种猜忌在肃宗后期就屡次发生,他都躲开了,到代宗初年, 更时时感到功高不赏之恐惧。据说宦官害其功,使人盗掘郭家先人祖坟。这是奇耻大辱的事情,部将怒劝子仪缉盗,子仪拒绝了,上朝时自请有罪:“臣领师徒,出外征伐,动经岁年,害人之兄、杀人之父多矣。其有节夫义士,刃臣于腹中者众。今构隳辱,宜当其辜。但臣为国之心,虽死无悔。”是说自己领军打仗多年,无论杀敌或是战亡,因父兄死亡怨恨自己的人太多,祖坟被掘,权当赎还自己之罪愆。说得多坦荡。赏论战功,子仪获赠豪宅,在京城亲仁里大兴土木。他知道自己功高震主,无端的猜忌或传闻都可能给自己和家族带来祸害。他的设计出乎所有人意外,在自家豪宅中通大路,开商店,“里巷负贩之人,上至公子簪缨之士,出入不问”。他家女眷梳洗,路人都可以见到。他家子弟不了解他的苦心,哭着劝谏:“大人功业已成,而不自崇重,以贵以贱,皆游卧内。某等以为虽伊、霍不当如此也。”你老人家功业巍巍,应该森严庄重一些,至少家应该是一个私密的空间,干吗让那些不三不四的人出入卧室以内,前代伊尹、霍光辅佐人主,也从来并不如此啊。郭子仪答道:“尔曹固非所料。且吾官马粟者五百匹,官饩者一千人, 进无所往,退无所据。向使崇垣扃户,不通内外,一怨将起,构以不臣。其有贪功害能徒成就其事,则九族韲粉,噬脐莫追。今荡荡无间,四门洞开,虽谗毁是兴,无所加也。吾是以尔。”(引文见

《太平广记》卷一七六引胡璩《谭宾录》,胡书内容多取国史实录,相当可靠。)说明白了,我地位高,随从多,马有千匹,从官千人,相随住在京城,如果高宅深院,内外不通,必然引起许多猜恨。贪功害能之人何代不有,但凡有人怀怨,诬告有不臣之心,将无从解释,闹不好还会招来株连九族的大祸。现在我四门洞开,示人以坦荡,即便有人诬告,也不会招致祸事。可以见到他为人之周慎惧满,在功高盖世之际没有头脑发热,知道自古功高招祸的事实,以盈满为诫。当然,生活奢侈一些,享受一些,皇上都不会计较,将军有疾,将军好色,都是人情之常吧。

郭子仪之谨慎小心、自污避祸,其家人未必明白,也难以向家人透底说穿。代宗震于其功高,将自己的女儿升平公主嫁与子仪次子郭暧。偏偏这位郭公子做了驸马,与公主关系始终没有协调好,古人称为“琴瑟不调”。这小两口经常吵架,不知什么原因, 一次郭暧居然骂公主说:“倚乃父为天子耶?我父嫌天子不作。” 你以为你老爹是皇帝,就可以摆公主的架子吗?其实你爹做皇帝, 是因为我老子嫌弃做皇帝什么都要管,不想做,才让你爹做的。

一下子就把公主骂哭了,马上就打车回宫,亲口询问可有其事。好在这位皇上还算明白,知道是不懂事的小两口胡闹,劝慰公主说:“汝不知,他父实嫌天子不作。使不嫌,社稷岂汝家有也?” 说着说着,自己也觉得委曲,“因泣下,但命公主还”。还是让女儿委曲回去吧。郭子仪听闻,知道事情闹大了,于是“拘暧,自诣朝堂待罪”。皇上当然再次大度,劝慰郭子仪:“谚云:‘不痴不聋,不作阿家阿翁。’小儿女子闺帏之言,大臣安用听?”阿家即阿姑,“阿家阿翁”即今所谓公婆。看来这位皇上还读过一些书, 知道《释名》卷四引里语“不瘖不聋,不成姑公”。隋代长孙平也曾引鄙谚作“不痴不聋,未堪作大家翁”。这是民间处事的基本原则,即小辈的恩爱怨骂,长辈不要过分当真,不然家族恩怨将无穷无尽。当然,从代宗的立场说,郭子仪毕竟权重内外,不能轻易动摇,乐得做和事佬。在郭子仪则始终明白伴君如伴虎的道理,过了这趟,还不知道以后如何,于是将郭驸马杖打数十,让这浑小子长些记性。以上所引皆见唐赵璘笔记《因话录》卷一,后来戏曲《打金枝》就是靠这段故事敷衍而成。

《旧唐书》本传说:“前后赐良田美器、名园甲馆、声色珍玩,堆积羡溢,不可胜纪。代宗不名,呼为大臣,天下以其身为安危者殆二十年,校中书令考二十有四。权倾天下而朝不忌,功盖一代而主不疑,侈穷人欲而君子不之罪。富贵寿考,繁衍安泰,哀荣终始,人道之盛,此无缺焉。”在安史乱定后,郭子仪还活了近二十年,权倾天下,功盖一代,享尽富贵,家族贵盛,都因他的惧盈畏祸而造就。他的部将子孙,在中晚唐政治舞台上始终很活跃。其孙女后为宪宗妃,生穆宗,被尊为郭太后,更被认为穆、敬、文、武四朝大内之实际掌控人。真是福荫云仍,德泽绵长。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