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前任进行色情报复之前 我主动把裸照发到了网上

VICE中国08-08 07:23 跟贴 4096 条
“如果有谁要把我的裸照发到网上,那也应该是我自己,而且我的裸照可不是免费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我的上一次分手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分手,但确实有够恶心。我们根本就不算在谈恋爱,他也绝对不是(也永远不可能成为)我的男朋友。我们在一起断断续续谈了几个月,当他莫名其妙开始不回我信息时,我突然意识到我发给他的裸照可能还存在他的手机里。

我叫他把照片删掉,但他到底有没有删我也不知道。后来我在所有的社交媒体账号上都把他屏蔽了,他也很快意识到已经被我拉黑。最后他给我发了几个特别长的信息,信息中言辞激烈,还管我叫不要脸的婊子和骚货,因为我不希望自己的裸照被公之于众。他通过短信继续骚扰了我好几个月,还屡屡拿裸照威胁我,强迫我和他见面,最后我把他的电话也拉入了黑名单。

我并不认为他和别人分享了我的裸照,我也非常幸运,我不是什么名人,也没有从事什么儿童相关工作,何况我的家人也知道我是个骚货,所以把自己的裸照发给一个约会对象,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风险可言。

我并不后悔发裸照,但我确实后悔把裸照发给这个人,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他就关心网上投资胜过关心我。我猜他现在发现我已经不粘着他了,所以他很生气,我很怀疑他是否打算用这些裸照来对付我。

至于他准备如何处理我的裸照,我也干涉不了,哪怕他只是想永远保存我的照片,那都是他的自由。这些裸照我是拿不回来了,但我想让他知道,如果有谁要把我的裸照发到网上,那也应该是我自己,而且我的裸照可不是免费的。所以我注册了一个Instagram账号,发布了一则声明,告诉大家我在卖裸照,并且附加了一个PayPal账号连接。我想要这家伙知道,手机里存着我的裸照并不意味着他捉住了我的把柄,这只是表示他运气好。

“我们的现代生活是由数字世界和现实世界共同构成,我们的亲密关系也是如此,” 数位鉴识和事故响应(Digital Forensics and Incident Response)网络安全专家莱斯利·卡尔哈特(Lesley Carhart)告诉VICE,“任何亲密关系中都可能存在被公众羞辱或者敲诈的风险,这并不局限于网络数字世界。这类问题在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间断过,而且在亲密关系中保护自己的方法也并没有太大的改变。”

在美国,大部分州都已经立法把分享非自愿色情视频和图像定性为犯罪,但是色情报复(revenge porn)依然是一个日益严重的问题。数据与社会研究所 在2016年的一项研究显示,单在美国就有超过一千万人遭到色情报复的威胁或者已经成为色情报复的受害者。色情报复可能会造成严重的社会、经济和情感后果,并对受害者的事业与精神健康产生长期的负面影响。但是遭到这类骚扰或者威胁的受害者,却往往求助无门。

虽然卡尔哈特强调 “在向年轻女性(和男性)进行必要的性隐私与性安全教育时,如果把握不当,就很容易变成 ‘荡妇羞辱’,这是我最不愿看到的事情。” 但是我们还是应该了解在网上发布图片和信息的一些注意事项,“只要是你发到网上的东西,很可能就永远在网上了。” 卡尔哈特说,“你在数字设备上创造出的任何图像或者信息都有可能被其他人获取。因为互联网的工作原理,所有的数据都会同时储存在好几个地方,而且通常会有多方对数据进行备份。”

卡尔哈特还表示,哪怕是Snapchat这种主打 “阅后即焚” 功能的照片分享app也是有风险的。“很多应用和软件都宣称能够完全保护从你的手机发送到你对象手机里的图片和信息的安全,或者能把这些私密内容彻底清除,但这都是在误导用户。你可以提升信息发送过程中的网络连接安全性,你可以保护接受和发送设备防止监听,但是只要接收方有另一部相机能对手机屏幕进行拍摄,你的私密内容就被瞬间复制了。没有软件可以确保所谓百分之百的安全。”

卡尔哈特表示,当你开始向对方发送大尺度信息或者裸照时,就一定要考虑这其中的风险,如果对方的某些要求或者某些情境让你觉得不舒服,你一定要大胆表达自己的态度。她说:“如果你的职业形象比较敏感,或者你所在的国家文化比较保守,那么这些私密短信或者照片可能会对你现在或者将来产生很不好的影响。”

如果你了解这其中的风险,并且坚持要发送裸照,“那就应该亲自拍摄照片或者视频,” 法律公司K&L Gates的艾丽莎·迪阿米戈(Elisa D’Amico)说。艾丽莎也是该公司 网络民权法律项目 的联合创始人,该项目致力于为曾经遭受或者正在遭受裸照威胁的受害者提供法律援助。“保证照片或视频的所有权,能让你在将来掌握更多的控制权,” 艾丽莎告诉VICE,她还推荐你通过邮件或信息的形式把你和对方涉及这些私密照片和视频的讨论 —— 比如如何使用这些照片或信息,或者使用的底线在哪里 —— 都记录下来。

即便你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你的隐私信息还是有可能被分享或者传播到其他人的手上。” 艾丽莎说,“这其中包括大尺度的照片和视频,电子邮件或短信一类的信息,以及其他私人或私密信息。人们需要认识到这些信息很容易在他们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分享出去。”

如果你发现或者怀疑自己的裸照已经未经你的同意被传播出去,或者遭到了任何形式的性骚扰,“千万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不要一怒之下删光一切,” 艾丽莎建议说,“你应该考虑采取行动,保存好一切相关证据。” 艾丽莎还建议保存截屏以及任何发布你的裸照的网站或者社交媒体页面的链接作为证据,用来起诉传播你的照片的人。

如果你知道传播者是谁,“千万不要删除你掌握的任何和这个人有关的材料或者信息,” 艾丽莎说,“你应该考虑向执法机关报案,并且咨询帮助网络犯罪受害者或者处理网络犯罪的专业人士,当然,你还应该考虑找个律师。”

如果是涉及非法律辩护、危机咨商和情感援助,艾丽莎建议拨打网络民权计划的24小时热线,她说这可以是一个好的开始。民权组织和非营利性机构BADASS也会为色情报复和图片传播的受害者提供支持和帮助,比如帮助他们删除照片,或者通过对色情报复论坛进行攻击,让那些照片更难被搜到。

最重要的是,如果你发现自己成了网络性虐待或者色情报复的受害者,一定要记住这不是你的错。“我不认同 ‘受害者羞辱’,我也觉得不应该怪罪受害者当初拍摄和分享私密信息,” 艾丽莎说,“如果有人在未经当事人同意的情况下传播非自愿色情内容、私密照片或者视频,那么错的是这个传播者,应该受到抨击的也是他。”

说实话,我的裸照生意遭遇了惨败。找我买照片的只有一个客户,他还是大学时被我拒绝的一个追求者。这事真的很尴尬,但是至少卖裸照让我重新夺回了我的身体和形象所有权。

经历了长达数月的焦虑后,我知道现在的我终于可以放下过去继续前行,也知道我的前任并没有能力掌控我。当然,之前收到过我裸照的人也不能享有我的身体和我的时间。我现在依然会在凌晨三点收到某些人的骚扰短信,虽然我们已经好几个月没联系,但他们依然不依不饶地骚扰我,只因为他们的手机里还留着一张我的旧裸照。

我暂时把前任从黑名单里拉出来,并给他发了一个Instagram的链接,上面是我的裸照广告,从此以后他再也没找过我。我的照片已经没有什么特别的了,他手中的照片别人也有,而且是我主动让他们看的,对此我一点都不觉得羞耻。

我的策略并不适合每一个想要奋起反抗的色情报复受害者,但是至少我从一个自以为能控制我身体的人手中夺回了控制权。通过这种方法,照片伤害不了我,他也永远伤害不了我。

作者:索菲娅•巴瑞特-伊芭莉雅(Sofia Barrett-Ibarria)

声明:网易刊登此文仅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绝不代表网易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