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为秦淮八艳之一,却用一生诠释"痴情"

subtitle 历史百家争鸣08-07 22:33 跟贴 21 条

明朝末年的南京秦淮河畔,出现了八位艺绝江南的名伎,但这八位并不是各个都美貌与才气并存,像她们之中有位女子,她的容貌在她们之中不算出众,但是她富有才气,能诗善画,尤其是画兰花的功夫堪称一绝,她的诗文和画被当时的文人墨客争相收藏,也成为了许多才子追求的对象。她就是马湘兰,秦淮八艳之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马湘兰,本名为马守贞,因在家排行老四,又被人们称为“四娘”。而她的湘兰,是由于她擅长画兰花,故得“湘兰”这个名字,她之所以能将兰花画的栩栩如生,那是因为她爱兰花、知兰花、懂兰花,她在庭院中种满各种兰花,十分爱护。受到兰花的熏陶,她也如兰花一样圣洁,遗世独立。渐渐地,她在秦淮河上有了名气,来拜访的人也越来越多,这些人要么是有教养的文人,要么是有身份的有钱人。靠着这些人的馈赠,马湘兰有了一些积蓄,在秦淮河边盖了一座小楼,里面栽种满了兰花,名为“幽兰馆”。

她虽为青楼女子,为人却豁达仗义,救济了许多没有钱应试的书生以及老弱病残的百姓。她的幽兰馆,每天是熙熙攘攘,看上去热闹非凡,但是马湘兰的内心一直是寂寞的,因为她的知己难寻。直到她二十四岁时,遇到了落魄的才子——王稚登。王稚登是位大才子,四岁便能作对,十岁能吟诗作赋,之后成为了大学士袁炜的宾客,可因为袁炜得罪了首辅徐阶,王稚登受到牵连没有得到朝廷的重用。王稚登心灰意冷回到了江南故乡,偶然间来到了幽兰馆,与马湘兰相谈甚欢,两人都觉得很投缘。于是,王稚登经常来到幽兰馆与马湘兰饮酒赏兰。

一天, 王稚登向马湘兰求画。马湘兰立即为他画了一幅拿手的兰叶图,画中一片兰叶托着一朵兰花,马湘兰借着这幅画诉说自己的内心,表明自己不是水性杨花的女子,而是高洁清雅的兰花,并表达自己以身相许的心意。王稚登自然是看懂了马湘兰的心意,但是他觉得自己没有官职,前途渺茫,无法带给马湘兰幸福,就装作不懂其中的含义,收下了这幅画。马湘兰以为王稚登不愿接受自己,很是伤心,却又无法忘记他,便又和从前一样,像好朋友一样交往,也不再提嫁娶的事情。

不久后,王稚登被推荐进京城参加修编国史的工作,他在临走前向马湘兰透露出自己的心声,如果她有所发展,愿意与其共度一生。马湘兰很是欢喜,却又因离别而担忧。她为王稚登饯行后,便闭门谢客,等待王稚登的归来。不料,王稚登进京后,遭到了排挤,他在京城忍气吞声,日子过得并不好,他觉得没有前途,便收拾行李,离开了京城。但是他又无法面对马湘兰,就搬家去了姑苏。马湘兰打听到王稚登失意而归,连忙赶去姑苏安慰他。之后,马湘兰每隔几日便去姑苏住几天,但两人始终没有结为夫妻,就这样过了三十多年。在王稚登七十大寿时,马湘兰抱病赶去姑苏为他举办了宴会,在宴会上,为王稚登高歌一曲,听得王稚登老泪纵横。两个月后,马湘兰返回了金陵,一个午后,她觉得自己即将离世,然后沐浴更衣,坐在了幽兰馆中,她的五十七岁人生就这样结束了。

秦淮艳首马湘兰,才艺侠胆胜豪男,传世佳作存珍品,万金求得一墨难。青楼才女情百谷,苏州祝寿买楼船,幽兰馆中空待客,碧峰寺内葬红颜。马湘兰为王稚登付出一生真情,却孤独终老,如同一朵幽兰暗自吐芳。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