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涉赌调查:二三线战队全靠盘口盈利

subtitle 南方都市报08-07 15:49 跟贴 432 条

几年前,家长们还视电竞如“洪水猛兽”,但现在,电竞爱好者却有足够的理由说服家长让自己圆梦:不菲的薪酬、未来可期的行业发展空间,高昂的奖金分配……在刚刚公布的福布斯2018年中国“30岁以下精英”榜单中,有30位游戏行业从业者入选了该榜,其中有6位电竞职业选手。

南都记者从近日正在进行的2018年英雄联盟LPL夏季赛获悉,该赛事冠军奖金为150万元,亚军、季军则分别获得80万元、50万元。即将于8月底在温哥华举行的The International 2018 (简称:TI8)的Dota2国际邀请赛,尽管距离开赛还有近一个月时间,但奖金池已经突破2200万美元,几乎追平去年TI7的2478万美元记录。而按照去年的奖金分配情况来看,今年TI8冠军得主的奖金有望突破一千万美元。

随着互联网的发展,电竞的影响力与日俱增。但伴随而来的,一些“灰色行业”也正在抬头,比如,带有赌博性质的“竞猜”在电竞行业也如雨后春笋般崛起。南都记者调查发现, 由于谐音相同,“电竞博彩”被业内俗称为“电竞菠菜”。阿里体育WESG赛事负责人表示,每个赛事组织者对“电竞菠菜”都深恶痛绝,也都会在规则里注明相关的规定,违反者取消比赛资格或者禁赛多少场,但 “很多二三线电竞战队不靠奖金,不靠工资,就指望着‘菠菜’盘口盈利。”

【起底】

QQ群或微信群群主隐秘拉人下注

今年5月,亚洲奥林匹克理事会(简称OCA)公布了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的电子体育项目。其中,《英雄联盟》、《Arena of Valor》、《皇室战争》、《炉石传说》、《星际争霸2》与《实况足球2018》六款游戏入选。此前,电子竞技如愿加入2017年阿什哈巴德室内武道运动会、2018雅加达亚运会以及2022年的杭州亚运会,成为正式的体育比赛项目。在阿里举办的WESG全球总决赛上,国际奥委会委员安吉拉·鲁杰罗表示,当下的电竞正在积极向奥运会靠拢,国际奥委会也正在讨论、考虑未来将电竞纳入奥运会。

电竞的影响力与日俱增,关注度可以比肩顶级传统体育赛事。据游戏数据研究机构Newzoo发布的《2017年全球电子竞技市场报告》,电竞是目前全球投注量排名第七的项目,位置甚至在高尔夫球与网球之上。但随着电竞行业的飞速发展,电竞博彩也开始泛滥。南都记者在百度上搜索“电竞竞猜”,发现弹出的相关结果约247万个。不过,目前一些涉及赌博内容的链接已经查封。

但南都记者暗访中发现,一些游戏贴吧上仍有很多微信群或QQ群,这些群的名称多以“游戏”为关键词,不涉及“博彩”相关的字眼。但南都记者以暗访身份加入了一个名为“LPL加油”的群后发现,该群为“电竞菠菜”群,创立时间为2018年5月15日,至今已有500名成员。值得注意的是,群内被设置“全员禁言”。“QQ群随时都有被封杀的危险,所以尽量不让群成员说话,同时要避免敏感词汇。” 群主向南都记者解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南都记者发现,每天群管理人员会定时发布当日博彩的赛事内容,及各种博彩下注的玩法推荐。群成员通过私信管理员的方式,获得投注的办法。群内成员以20-30岁经济相对自由的男性为主,其中也有部分大学生年龄的青年。

群主的解说图

南都记者还在微博上发现一位署名为“YTG桃哥”的博主截图。南都记者暗访该博主,随后被拉进了一个名为“S8 RNG”的英雄联盟玩家微信群。

微博博主竟成“菠菜”掮客

有内部成员表示,他们通常会建立起有一定人脉资源的体育类社交账号,通过讨论和上传盘口截图吸引想玩博彩的网友主动找他们。以该微信群的群主为例,其微博账号“懂球吗”在新浪微博中有着1万多粉丝,微博上对他的分类也为体育博主,但该博主的微博上是各种“电竞单”的截图,“我就通过这一方式,顺利找到并完成了一单数万元的单子。”自称全职从事这一行业的这位博主向南都记者解释盈利分成时透露,“你拉的人都到你线下,然后他们的盈亏你可以拿30%左右的佣金。”

有“菠菜”玩家告诉南都记者,一般群里的管理员主要充当代理人的角色,负责拉人去网站或APP进行下注,代理人不管怎样都可以获得利益分成,分成一般是投注量的1%或会员亏损的30%,另外代理人还可以发展下线代理,层层分级。

一个QQ名为“毅哥”的网友告诉南都记者,“菠菜”代理人拉人去网站或APP进行下注,他们都会登记,玩家充值多少都会给“菠菜”代理人返现20%以上。此外,每个月介绍的客户超过5个(下注天数超过20天),额外给固定推广费700元;每个月介绍的客户超过10个,额外给固定推广费1500元;每个月介绍的客户超过20个,额外给固定推广费4588元;每个月介绍的客户超过30个,额外给固定推广费6888元。此外,“毅哥”还强调:“达到50个以上的话,我再和你详谈新的方案,可以赚更多。”

一个境外注册APP日均流水数十万

由于博彩在中国大陆仍属于违法行业,同时,电竞目前也尚未被纳入体育彩票的范围当中,国内电竞博彩的方式主要通过外围网站以金钱下注,以及在国内游戏饰品交易平台上进行交易。

南都记者注意到,依据管理员提供的链接网址,如果直接复制到第三者的手机上,没办法链接页面。只有通过管理员提供的所谓“内部链接网址”才能打开,并且百度页面会有红色字体提示“危险”。南都记者了解到,为了躲避法律的监管,许多博彩网站的注册地是境外一些国家。比如,一个名为“亿发国际”的博彩网站,其注册地就显示是菲律宾马尼拉。

不过,据知情人士透露,外国博彩网站的网址经常会受到举报,因此被浏览器列为危险网站,时间一长也会被有关方面封禁。但出于种种原因,对网站的封禁往往有很长的滞后期。博彩网站在中国开启分站时,往往会一次性申请大批备用网站。

南都记者留意到,这些网站在主页上提供了APP的下载渠道。上述QQ群管理员告诉南都记者的APP,苹果系统和安卓系统均可下载,只需要注册就可以。南都记者下载后测试发现,该APP的主页上,足球、篮球、兵乓球等传统体育项目的赔率应有尽有,电子竞技一栏中,包含了dota2、英雄联盟、csgo、王者荣耀等国内外多项电子竞技赛事的盘口。

包含国内外多项电子竞技赛事

每个账户要绑定一张银行卡,另外设置“额度转换”由“BBIN”转为“体育投注”,进行投注资金的准备。上述QQ群管理员告诉南都记者,金额至少达100元才能提现到银行卡。南都记者了解到,“电竞菠菜”投注资金的流转主要通过银行转账汇款和第三方支付平台进行。

南都记者暗访“LPL加油”群多日后发现,500多人的群内,每日活跃用户约有130人,其中活跃的发言人,每日基本都会参与至少一场以上的竞猜,下注的金额从几十到上千不等。据悉,这样的一个群,每场比赛的流水均在10000元以上。如果算上DOTA2、CSGO、王者荣耀等热门电竞项目,一天零零总总有接近十几、二十场比赛。照此估算,仅仅是电子竞技一项,该APP的每日流水都非常可观,超过了30万元。

据“菠菜玩家”透露,其实,亿发国际在“菠菜”界中只算是一个规模较小的公司。

【现状】

“菠菜”平台用虚拟币规避风险

在我国,电竞博彩这种带有赌博性质的竞猜玩法长期游走在法律的边缘。

今年以来,浙江省公安机关已累计侦破利用网络游戏开设赌场案件127起,扣押、冻结涉案资金达7亿余元,查获网络游戏赌博团伙110余个,抓获犯罪嫌疑人1400余名,打掉涉赌网络游戏平台36个。湖北省公安机关在针对网络赌博,尤其是组织跨境赌博、红包赌博、APP赌博等开展了集中治理行动,已先后打掉犯罪团伙22个,并封堵境外赌博网站63个。

据南都记者了解,2016年6月,腾讯就宣布全面打击网络赌博,腾讯平台利用大数据风控技术,对具有涉赌特征的异常行为进行识别与判定。同时,还成立了专门的安全团队,对系统识别出来的线索进行二次人工核查。另外,腾讯鼓励用户积极举报,对于被举报并核实存在违规操作的帐号,腾讯将立刻采取封号或限制功能处理。情节严重者将立即交由警方处理。截止今年三月份,QQ安全团队共封停超过2.8万个涉赌违规QQ群、超过1.1万个涉赌违规QQ帐号。

早在2007年,公安部、原信息产业部、文化部、新闻出版总署4部委就联合发出了《关于规范网络游戏经营秩序查禁利用网络游戏赌博的通知》(后简称《通知》),其中明确规定:企业不得按照游戏输赢收取不定金额的佣金;不得提供将游戏虚拟货币兑换成法定货币的服务。

因此,“佣金”和“双向兑换”,这被视为判定网络游戏是否涉赌的两条红线。简单的理解就是不能涉及到现金的提现。据南都记者调查发现,国内大部分竞猜平台都是使用“虚拟币”来规避法律的风险。一种是游戏里可以交易的虚拟饰品,例如 CSGO、DOTA2中的饰品,另一种是平台自创的“虚拟币”,例如我们常见的MAX上的m币,vpgame的p豆,直播平台的竹子、豆子等等。竞猜赚取的“虚拟币”或者游戏饰品,并不能直接兑换成人民币(提现),只能兑换相应价值的商品或者游戏饰品。

但是香港、澳门以及国外的博彩网站很多都是“外围”,则可以直接押注现金,例如电竞玩家比较熟知的,东南亚的亿鼎博、牛竞技等平台。

而除了常规的下注输赢外,“电竞菠菜”也借鉴了许多传统体育竞猜的方式。例如比赛开始前,提前下注的早盘、今日赛事中常见的独赢(即只看胜负)、让球(领先多少局数)玩法外;当选择正在比赛中,赔率随时变动的“滚球盘”时,还多出了赌当局比赛中两队表现的“一血”、“五杀”、“持续时间”、“首队取得10杀”、“人头比分”、“队伍总击杀数”等多种赌法。

而近年成为风口的区块链技术也开始应用在“电竞菠菜”上。号称作为电竞行业首链的EPC,是由澳门赌王何鸿燊之子何猷君联合国内电竞行业如若风、miss等知名玩家创办的。据悉,EPC已经落地应用电竞赛事竞猜网,网站可竞猜的赛事包含所有主流的竞技游戏共达18种,其中每个竞技项目的竞猜都会包含区域性至国际性的赛事。在今年4月15日澳门电子竞技总会正式成立后,6月份举办的2018澳门电竞嘉年华则是由EPC赞助。

跨境遥控操作隐蔽性强

南都记者采访发现,非法网络电竞赌博属于跨境犯罪且隐蔽性极强,加之相关法律法规不完善,给监管打击造成很大的困难。据了解,绝大部分赌博网站的服务器设在菲律宾、马来西亚等赌博合法化的国家和地区,面对此类跨国犯罪,我国公安机关往往很难申请国际协助,打击难度大,成本高。

不仅如此,由于网络的虚拟性,赌客完全处于匿名状态,不法分子还利用网络特点与公安部门展开“游击战”,屏蔽一家网站,不法分子就更换IP地址和域名再开一家。

同时,相关立法不完善导致法律适用难。目前对于参赌人员的处罚主要依据《治安管理处罚条例》第70条:以营利为目的为赌博提供条件的,或参与赌博赌资较大的,处5日以下拘留或500元以上3000元以下罚款。记者梳理近年来告破的网络赌博案发现,相当一部分涉案人员是曾多次拘留或罚款的惯犯。这种惩罚力度,不足以对赌资数额巨大、情节严重的不法分子起到震慑作用。

【乱象】

电竞手涉赌背后:“二三线电竞战队靠盘口盈利”

不仅如此,在电竞行业爆炸式增长的同时,“菠菜”还在向电竞内部蔓延。

按照英雄联盟官方规定,2018春季赛每名正式选手每个月的最低薪酬为10000元/月,在任何情况下,选手或教练都不得选择接受低于最低薪酬标准的薪酬。也就是说作为LPL的职业选手月薪最少不低于一万。但据业内人士向南都记者透露的说法,明星战队的核心选手月薪远远不止这个数,他们的转会费高达几千万,年收入可达上千万,“现在,英雄联盟和王者荣耀的优秀选手都要七位数,甚至大几百万。”

有电竞俱乐部领队告诉南都记者,电竞选手目前收入由三部分组成,分别是工资、奖金、商务活动,其中商务活动包括在淘宝开店卖周边产品,或者在平台当游戏主播。不过,不同实力、不同名气的选手所得到的收入差距是很大的。

根据最新发布的全球电竞奖金排行榜,在所有项目国家奖金排行榜中,中国以7433万美元排名第一,其中“iceice”以将近200万美元的奖金收入位列第十。而按照网友整理的斗鱼主播6月份的收入排行榜显示,英雄联盟游戏主播“阿冷aleng`”,以456万元礼物收入排名第一。

然而,电子竞技是一个“金字塔”的运动,能站在顶峰的选手注定不会太多。在电竞职业联赛中,除了一线明星选手外,还存在着大量的三线战队,甚至青训队伍。校园电竞社负责人向南都记者表示,基本每个大型的战队都会有一个到两个青训队。

按照Alpha俱乐部负责人的说法,青训队员的年薪不高。上述校园电竞社负责人更是表示,青训队的工资应该是6000-20000之间,主要是转会费的差别,可以差的很离谱。

有相关研究表明,电竞选手的巅峰期在24岁左右,之后的表现都会略差。短短的几年职业生涯,如果没有收获足够的回报,退役之后的生活对于非一线电竞选手将是一个大难题。上述业内人士告诉南都记者,“一些三线选手生活很腐败,一晚上K歌就可以消费好几万,这些钱是哪里来呢?就是压自己的菠菜所得。”职业比赛中有消极比赛的案例,这在所有的体育行业中都无可避免。“大型俱乐部都不会去做消极比赛的事情,但是据我所知,一些小型俱乐部为了盈利会让选手进行消极比赛。”

阿里体育WESG赛事负责人也承认,现在电竞比赛确实存在选手打假赛押自己“菠菜”的行为。“很多二三线电竞战队不靠奖金,不靠工资,就指望着盘口盈利。”

【难点】

如何监管?“正常比赛与打假赛”难以判别

上述阿里体育WESG赛事负责人还表示,其实每个赛事组织者对“电竞菠菜”都是深恶痛绝的,也都会在规则那里注明相关的规定,违反者取消比赛资格或者禁赛多少场,但是这种行为鉴定难,取证难,不同于作弊,事实上很难作出判罚。

南都记者梳理dota2、英雄联盟、csgo 、王者荣耀等职业游戏联赛规则后发现,这些竞赛都有禁止职业选手打假赛或消极比赛的规定,一旦发现违规,选手必定会被禁赛,甚至终身脱离电竞圈。但是电竞比赛输赢很正常,未知的赛果更是电竞比赛的最大魅力。那么如何分辨正常比赛、消极比赛和打假赛的区别呢?

阿里体育WESG赛事负责人也表示,如果比赛中选手表现跟之前表现差异较大,出现故意送人头、重大失误等明显行为,这时候仲裁委员会就会调查盘口,如果盘口出现异动,有大笔金额交易,动机跟行为两者相匹配,基本上就可以断定是打假赛了。“我们平时也会研究盘口。”不过其也承认,这种行为很难鉴定,无法第一时间判罚。

此外,电竞职业联赛与博彩公司之间的关系也相对暧昧。比如,电竞博彩大多依附各种电竞比赛,用户通过提前押注,以赔率来赚取收益。南都记者梳理发现,许多职业战队或俱乐部均可以看到博彩公司的影子。例如,猫先生赞助了国内的vg、vgj、vp战队。Vpgame赞助了lgd 、lfy、cdce、Empire、vg战队。C5GAME赞助了wings、VG战队。据记者了解到,职业联赛规则种,对于俱乐部的赞助商没有特定限制,比如英雄联盟、dota2、王者荣耀、csgo等,只限定选手在比赛期间不得展示博彩网站的赞助商名称而已。

有电竞俱乐部领队告诉南都记者,博彩公司赞助更多的是为了提升他们的行业名气,如果一棍子打死,认定被博彩公司赞助的队伍就会打假赛,这是很不公允的,因为就像很多足球俱乐部也会有博彩公司赞助,只要俱乐部的把控够严格就好。

阿里体育WESG赛事负责人也表示,作为博彩公司,其实是很抗拒选手打假赛的,“这样会让他们失去口碑,对留存客户不利。”此外,该负责人称,打假赛一般是在联赛中发生,大型比赛则比较少。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