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地理:官场神剧《大明王朝1566》的致命硬伤

网易历史08-07 09:25 跟贴 6372 条

作者|徐春伟,宁波市地方志学会会员,历史地理及语言学爱好者。本文为网易历史频道独家稿件,谢绝转载。

《大明王朝1566》虽然没播过几次,但是以其良好的口碑,和豆瓣高达9.6的分值,成为许多人眼里的历史题材神剧。《大明王朝1566》也因此被人称作是中国历史正剧的最高峰之一。去年初湖南卫视授权期满,该剧在优酷独家重播,引发了全民追剧热潮。那么,从史实的角度来看,本剧是不是非常完美的呢?在此,笔者抛砖引玉,起码从区划地名角度来看,本剧存在着大量的硬伤。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大明王朝1566》海报

只字未提的抗倭指挥中心定(镇)海

《大明王朝1566》中,裕王、徐党和严党一方面博弈在庙堂之高,另一方面斗争在浙江之远。剧中严嵩对严世蕃说:“朝廷不可一日无东南,东南不可一日无胡宗宪。倭寇在,胡宗宪就在,胡宗宪在,就谁也扳不倒我们。”浙江作为明朝税赋重地,又紧邻着南京应天府,一旦沦落到倭寇手里,后果不堪设想。因而,浙江成为两党必争之地,也是倭寇的必抢之地,宁波府则是倭患最为严重的区域。

遣明使来华路线及倭寇骚扰图

为何宁波成为倭寇首要觊觎地区,首先它是日本来华最近的港口;除了地理位置上的接近,还可利用有规律的季风,通航时间大大缩短。“若海倭奉珍入贡,则风帆直指宁波,突至倏来,黠诈叵测,先事而备,其在定海乎。”这是清初《职方大一统图》浙江分图的文字说明,说的是宁波府定海县又是海防重中之重。古定海县不是今舟山市,而是镇海县的古名。吴越天宝二年(909年),国王钱鏐因明州望海镇地滨海口,有渔盐之利,置望海县(也有古籍记为静海县);次年改定海县。镇海城是我国古代少有的将城池建在入海口的县城。明洪武二十年(1387年),因倭寇占据昌国县(今舟山)诸岛为巢,废昌国县并入定海县。所以,明朝的定海县版图很大,相当于今宁波市镇海、北仑区大部和舟山全市。永乐元年(1403年),明廷又规定,宁波是日本朝贡船登陆中国的唯一口岸。日本人的朝贡船于定海接受检查,再经水路抵达府城上岸。

《职方大一统图》浙江分图
宁波府(明永乐十六年后)

鉴于定海的重要性,明初即开始布置重兵防守,洪武二十年二月,“置定海、盘石、金乡、海门四卫指挥使司于浙江并海之地,以防倭寇”。(《明太祖实录》)明朝的卫所是军民合一的特殊政区,卫相当于民政的府,所相当于县。定海卫辖内所4所,外辖所多至有5所,共9所为全浙之最;而府城所在的宁波卫,未辖任何千户所。其地位重要性可见一斑。

明末浙江都司卫所统辖结构图

宁波之乱后,沿海倭患更加严重,定海诸岛屿被倭寇占为巢穴,成为骚扰明朝的大本营;而卫所废弛,其军人不堪用。于是,嘉靖后期,卫所兵制转为省镇营兵制。省镇营兵制不同于明初的卫所兵制,省镇营兵制是文官与武官共同指挥的双轨体制,明中后期,总兵官逐渐成为一省或数省的最高武官。负责管辖浙江的总兵驻地在哪里呢?它既不在杭州省城,也不在宁波府城,而在定海县城(卫城),“镇守浙直总兵官一人,嘉靖三十四年(1555年)设,总理浙直海防……旧驻定海县”。(《明史·职官五》)定海既然是浙江和南直隶的第一门户,明廷便将守卫浙直的抗倭指挥中心设在定海县城,便于战时指挥。

嘉靖《宁波府志》定海县治图

除浙直总兵府外,早在嘉靖三十一年,宁绍台参将署亦设于定海城。嘉靖三十五年,一个28岁的年轻人就任宁绍台参将,他就是被后世称作“抗倭第一名将”的戚继光。嘉靖三十九年二月,浙江海防重新部署,宁绍台区一分为二:设宁绍参将和台金严参将,从而形成浙直总兵下设杭嘉湖、宁绍、台金严及温处四参将的防守体制。戚继光改任台金严参将,驻节台州。很显然,《大明王朝1566》第二集刚出场的戚继光职务为“台州总兵”,这是不符合史实的,编剧把明清的职务搞混了。此外,剧中“戚继光”的年龄也偏大太多了,历史上的台金严参将戚继光才30出头而已。

《大明王朝1566》戚继光剧照

戚继光的上司才是总兵职务,当时的浙直总兵、副总兵分别是俞大猷和卢镗,都是历史上的抗倭名将。相比《大明王朝1566》而言,去年电影《荡寇风云》剧中主要人物的职务相对正确些,只不过把浙直误作浙江。

《荡寇风云》俞大猷、卢镗、戚继光剧照

镇海是俞大猷、卢镗、戚继光等名将战斗过的地方,当地留下了大量与他们有关的遗迹或传说。1994年,镇海中学扩建田径场时,发现俞大猷生祠遗址及石碑;学校泮池前至今还存有卢镗手迹“流芳”碑。当地渔民捕鱼用的泥马船,也让戚继光产生灵感。他让士兵学习驾驶泥马,利用它在滩涂上行走,犹如驰骋在海涂上的骏马;电影《荡寇风云》再现了戚家军驾驶泥马船追逐倭寇的场面。

镇海口海防历史纪念馆内的泥马船
镇海中学梓荫山下俞大猷生祠碑·都督俞公亭

嘉靖年间的定海县城,因浙直总兵衙署驻于此,地位已跃居宁波府城之上。可以说,其重要性在东南地区仅次于南京应天府和杭州省城。因此抗倭战争取得决定性胜利后,作为抗倭最高指挥官的卢镗在镇海招宝山上提句“六国来王处、平倭第一关”,言明镇海的地理位置和重要作用。而本剧只字未提定海(或镇海),甚至没将明朝总兵官职和浙直总兵驻地搞明白。

卢镗手迹“六国来王处、平倭第一关”

提前被合并到杭州的严州

《大明王朝1566》第二集中,与戚继光对峙的是杭州知府马宁远,他带兵与淳安知县常伯熙、建德知县张知良不惜断水、踏苗毁田,逼迫当地百姓改稻为桑。实际上,不管马宁远,还是后来的知府高翰文,都管不着淳安县和建德县。事实很简单,因为那两个县不属于明朝的杭州府,它们属于民初消失的严州府。

明严州府前身是隋朝的睦州。隋仁寿三年(603年)置睦州,治所在新安县(大业初改雉山县,后改为清溪县,在今淳安县西南)。辖境约当今浙江省桐庐、建德、淳安等县市地。大业初年改为遂安郡。唐朝武德四年(621年)复为睦州。唐武德四年(621),于桐庐分置严州,辖桐庐、建德、分水3县。严州之名自此始。武德七年(624),废严州入睦州。万岁通天二年(697年),睦州州治由雉山县(今淳安)移建德县,建德为州治始此。

隋江表诸郡东部
唐江南东道北部

宋属两浙路。北宋宣和二年(1120年)十月,睦州青溪人方腊率众在歙州歙县起义。次年平定后,具有艺术修养的宋徽宗改歙州为徽州,改睦州为严州。南宋咸淳元年(1265年),升严州为建德府,属两浙西路。元至元十四年(1277年),升建德府为建德路,属江浙行省。明初,李文忠取建德路,改为建安府,旋改建德府。洪武八年(1375年),又改为严州府,属浙江承宣布政使司,治建德,仍辖建德、寿昌、桐庐、分水、淳安、遂安6县。

南宋两浙西路
明浙江布政司

那明朝杭州府管哪些地域呢?杭州府下辖钱塘县、仁和县、余杭县、临安县、富阳县、新城县、於潜县、昌化县,以及海宁州,相当于现在的杭州市辖区和改属嘉兴的海宁。严州府诸县是解放后划入杭州的。民初,实行废府存县,严属六县直隶浙江省。解放初,设立建德专区,辖建德、寿昌、桐庐、分水、淳安、遂安6县。1958年,分水县并入桐庐县、寿昌县并入建德县、遂安县并入淳安县。同年,撤销建德专区,划归金华专区。1960年和1963年,桐庐和建德、淳安先后从金华专区划归杭州市。至此,原严州府6县都并入今杭州市。严州和寿昌、分水、遂安都成为了历史地名。

浙江省(1949年)
浙江省 (1963年-1976年)

再来说本剧故事集中地淳安县,且不说“改稻为桑”是虚构情节,淳安有的是山林可种桑树,不需要特地去毁稻田;把故事发生地放在平原上的杭州府海宁县不是更好么?

古严州府地形复原图(来源复旦大学中国历史地理信息系统)

剧中还有毁堤分洪淹田的情节。不论历史上有没有这件事,从地理角度去看,淳安是地势最高的地方,建德其次。如果分洪,只能淹没建德以下的县,淳安绝对不会被淹。新安江进入建德腹地之前,还需经过寿昌;从剧中只提建德、淳安来看,显然编剧也不知道历史上的寿昌。

剧中还有淳安县民参加戚家军的剧情;历史上没有“淳安兵”,戚继光的新军主力不是淳安兵,而是“义乌兵”。编剧为何安排这么多淳安县的戏份,看看《大明王朝1566》的副标题《嘉靖与海瑞》就明白了。嘉靖三十七年(1558年,剧中是1561年),海瑞被任命为淳安知县,这个山区县也因海瑞这个著名清官而知名。但是,在浙江抗倭大局上,平心而论,和海瑞是没有关系的。他管辖的淳安县,作为远离抗倭前线的内地山区县,也是无关抗倭大局。

《大明王朝1566》海瑞出任淳安知县剧情

顺便带一句,目前的建德城区也不是历史上的严州府城和建德县城,严州府城在今县级建德市东部梅城镇。严州城俗称梅城,按民国《建德县志》说法,它以(城墙)临江一段雉堞半作梅花形而得名。今建德城区白沙渡,是寿昌溪汇入新安江处,处于旧建德和寿昌交界处。1957年1月,为适应新安江水电站建设需要,在白沙渡分建德县地置相当县一级的新安江区,直属建德专署。次年3月,新安江区改为新安江镇,隶建德县。1960年8月,县城由梅城镇移至白沙镇。原淳安县淳城和遂安县狮城这两座千年古城,也于1959年因建设水电站需要淹没在新安江水库(因旅游故,今多称千岛湖)中了,现在的县城排岭也是新建的。

提前被拆分的南直隶、湖广布政司

《大明王朝1566》有个细思恐极剧情,就是浙直总督胡宗宪向“江苏巡抚”赵吉贞借粮食,赵吉贞有也不肯借。问题来了,熟悉明朝行政区划的读者一眼就能看出来,因为明朝是没有江苏省的,当时所谓的“江苏”也是胡宗宪的辖地。本剧把七省总督胡宗宪硬生生“降职”成只管一省的浙江总督。

《大明王朝1566》出现了江苏

明朝时期,今上海、江苏、安徽两省一市属南京行政区;由于明朝南京也是应天府的京号,后世为避免歧义,多将广域的南京行政区称作“南直隶”。(按《明史》南京才是正式名)南直隶的政区管辖范围是在明朝建国前逐步形成的,丙申(1356年)七月朱元璋已在应天府设置了江南行中书省。随着各地的相继平定,元未各路相继改设为府,江南行省的管辖范围不断扩大,至洪武元年(1368年)八月罢行省设南京时,周围归其管辖的府有17个,元代河南江北行省东半部及江浙行省北部尽归其下。洪武十一年正月改南京为京师。京师各州府本直属中书省,故俗称“直隶”。洪武十三年,因胡惟庸案废置中书省,而中书省所直辖府州改为直属六部,但俗称依旧为直隶。永乐十九年(1421)正月,明成祖朱棣迁都北京,原京师改称“南京”,俗称也相应变成“南直隶”。到了后期,官方也逐渐认同“直隶”“南直隶”等政区名,如《明世宗实录》记载,嘉靖三十三年五月命南京兵部尚书张经“不妨原务,兼都察院右副都御史总督南直隶、浙江、山东、两广、福建等处”。

明南京(南直隶)

清顺治二年(1645年),清朝定鼎江南之后,在明朝南直隶故地设江南省。乾隆二十五年(1760年),安徽布政使从江宁府迁往安庆府。巡抚也逐步取代了布政使成为一省之长。至此,江苏、安徽两省官僚体系完全定型,在清代文献中“江苏”“安徽”出现频率逐渐高过“江南”的频率,因而坐实了分省的事实。可以说,江苏、安徽分省成为既定事实是在乾隆以后。可本剧不但出现了江苏,还出现了安徽,作为明朝的历史剧,实在是非常低级的错误。

《大明王朝1566》不但出现了江苏,还提到了安徽
江南省乾隆廿六年(1761年)主要职官分布图

这还没完,继续深入剧情,嘉靖皇帝在木牌子文件架间转悠,有一个木牌子写着湖南。明朝的时候还没有湖南省,只有湖广布政司。明代的湖广布政司是在元代河南江北行省南部和湖广行省北部基础上形成的,比元湖广行省少了两广之地,大致相当于今日湖南、湖北二省,治武昌府。同江苏、安徽一样,湖南是清朝才分出来的。清初,湖广沿用明制。康熙三年(1664年)三月,令武汉、汉阳、黄州、 安陆、德安、荆州、襄阳、邵阳8府归湖广巡抚管辖,以长沙、衡州、永州、宝庆、辰州、常德、岳州7府及郴、靖2州归偏沅巡抚管辖,湖广的巡抚辖区一分为二。同年四月,朝廷湖广右布政使移驻长沙。至此,湖广布政使的辖区也是一分为二。闰六月,偏沅巡抚由沅州偏桥镇移驻长沙府。康熙六年七月,两布政使司分别改名为湖广湖北等处承宣布政使司、湖广湖南等处承宣布政使司。湖广省分省在形式上基本完成。雍正二年(1724年)二月,偏沅巡抚改湖南巡抚。

明湖广布政司
清湖南省

《大明王朝1566》作为湖南台的作品,编剧不熟悉浙江省可以说是没做足功课;但是连湖南省何时设立都没搞清楚,这有点说不过去。作为历史正剧,观众看的不单单是故事情节和剧本台词,如果脱离历史的时空背景,就会沦为架空剧了。

参考文献:

郭红、靳润成:《中国行政区划通史·明代卷》,复旦大学出版社,2007年8月

傅林祥等:《中国行政区划通史·清代卷》,复旦大学出版社,2007年8月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