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空军轰炸日军运兵船:日军精锐师团损失惨重

网易历史08-06 09:50 跟贴 4039 条

作者|张青松,民间抗战史研究爱好者,对甲午陆战,抗日空战,湘西会战有较深入研究,曾著有《中国上空的鹰 : 苏联援华航空志愿队战史1937—1941 》。

2013年10月,安庆市望江县漳湖镇回民村渔民马金兵等4人在长江安庆望江段回民湾江面捕捞螃蟹,意外打捞出一架B-25轰炸机的发动机及机翼部分残骸,印有“北美航空”的英文和制造时间1943年2月15日,引发社会关注。2015年7月,他又在发现机翼残骸的下游50米处探寻到这架飞机的机身部位,并打捞出水部分机身残骸,更吸引了一直多次赴现场实地考察该坠机的美国国际教育交流协会(CIEE)北京项目中心主任卢百可博士的极大兴趣。这架B-25轰炸机发生了怎样的惨烈战斗?这得从B-25援华说起。

B-25的反击

1943年3月,美国驻华特遣队(CATF)升格为美国陆航第14航空队,第341轰炸机大队调入中国战区,下辖11、22、490、491中队,使在华的B-25轰炸机由原第11中队的12架增至70架。负责轰炸敌重要目标外,也积极支援地面部队作战,参加鄂西、常德会战,并在11月25日,第11中队8架B-25在449中队8架P-38G、76中队的8架P-51A的掩护下,联袂中美混合团第1大队6架B-25,自桂林出发,经江西遂川加油,发起对台湾新竹基地的奇袭,战果辉煌,报称“P-38击落12架、摧毁10架,B-25摧毁14架,P-51A击毁12架,计48架”,日方也承认“一式陆攻被烧毁12架、大破2架、中破8架、小破18架,并坠毁一式陆攻、零战各2架,计损失44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B-25轰炸长江中的日军舰船

如梦方醒的高雄警备府以第436号令在台海军航空队攻击在华美军基地,实际上日本海航对此没法达成,还得依靠日本陆航复仇。12月17日,日本陆航第3师团倾其主力发起对遂川、桂林、柳州、南宁的华南航空战。12月27日以攻击遂川收尾,损失第25战队“B-24击坠王”尾崎中和大尉以下4架,美方亦有B-25、P-51各1架及3个燃料库被炸毁,1架P-40迫降。

你方唱罢我登场。美方情报获悉扬子江航道的日军频繁运输,为常德战后的日军补充兵员。27日下午,第341大队的3架B-25及第76中队的3架P-51,从遂川起飞,联合轰炸芜湖至贵池间的江面敌船,“计炸沉长150尺货船及长200尺客船各一艘,并射毁敌驳船两只,重伤多只”,我机返回原防。但该战绩未得到日方的印证。

12月28日,第341大队4架B-25和4架P-51攻击池州附近江上航运的日军船舶,声称“击沉1艘货船,击毁2艘货船,并使1艘武装机动船着火”。日方记录,当天东亚海运公司的自营船云阳丸1037吨、黄华丸296吨及拿捕船屏山丸1061吨在彭泽上游被炸沉。

翱翔在天空中的B-25轰炸机

12月29日,对于遂川基地来说是个不幸的日子。计划护送B-25执行轰炸任务的4架P-51,在跑道旁排成一排,布鲁斯·博伊朗中尉驾P-51起飞失控,撞到旁边一排飞机上,飞机顿时着火燃烧,而机场没有灭火设备,大家眼睁睁地看着心爱的战机燃烧,博伊朗不幸身亡,经军医确证他死于撞击。该事故造成1架P-51和2架P-40被毁,2架P-40受伤,几乎使得这次轰炸夭折。

上午,混合编队坚持起飞:4架P-40侦察扫射了昔卜镇(音译)一带的火车站、码头及城镇;并攻击昔卜和“Mansam Falls”(地名)之间无数的货运卡车及火车站;3架B-25声称“在芜湖西南附近的扬子江上击沉一艘货轮和一艘全副武装的客船”。

日军幸存者的噩梦

当日,从日本经釜山、安东运抵南京的第3师团、独立野炮兵第2联队的新兵1200人,乘坐排水量2938吨的霍山丸及2421吨的大贞丸等4艘运输船,溯江途径安庆,准备西上汉口。

接下来的一幕让生还者兴津秀男铭刻一生:(29日)临近中午,值班的正在收饭盒准备打饭,突然听到有人喊:“敌机!”我们赶紧跑上甲板一看,有三架尾翼安着两个方向舵的轰炸机,朝运输船低空飞来。飞机上的机枪喷射着火蛇,从运输船的上方掠过。因为在船上无法分散隐蔽,我们就又跑回船舱趴下,把装备放在头部,用来保护脑袋。飞机的轰鸣声,炸弹的炸裂声和枪声交织在一起,震耳欲聋,简直成了人间地狱。忽然一声巨响,船随之向左前方倾斜下去。我们又急忙跑上甲板。这时船尾已经起火,有几个人在用饭盒舀水浇火,火却越着越大。一会儿,发觉船在下沉。不能再在船上待下去了。太危险,得想办法。于是又返回船舱。看见战友渡边正在往外倒水壶里的水。他见到我说:“赶快把水壶的水倒净,带在身上跳水。”

B-25使用低空“跳弹攻击”战术重创日本护航运输船队

包括兴津秀男在内的400人就此逃过一劫,元旦节辗转抵达汉口,但霍山丸、大贞丸被炸沉,800人因此丧命。相对幸运的是,华中派遣军各师团教导队的学员搭乘运输艇,顺江而下去日本士官学校报到,也被轰炸后的惨状惊得目瞪口呆。若干年后,河村太美雄记忆犹新地回忆道:“当我们的运输艇来到江面狭窄的安庆市下游时,一幅十分凄惨的景象呈现在眼前。因为是枯水季节,肮脏的黄色江堤裸露着。有两只运输艇沉没在水中,只有桅杆露在水面。另有一艘运输艇,搁浅在岸上。这三艘运输艇是相当大的轮船,都比我们坐的运输艇大。更加惨不忍睹的是,无数穿着衣服或半裸的日军士兵,像鱼市里的金枪鱼似的一个挨一个地漂在水里。周围一片寂静,寂静得令人害怕。没有爱看热闹的中国人,没有带着怜悯的目光看着这一切的民众,也没有抱着尸体哭泣的亲属,只有浊流滚滚的江水和三艘艇船的残骸,以及岸边数不清的尸体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这次轰炸,使得配备第3师团各联队的现役兵每分队减少2名。为了补缺,日暮西山的日本直接将有家室的大龄男子作为补充兵,无暇训练就直接开赴前线,参加一号作战。

57号坠机之谜

B-25在连续疲劳轰炸中,并不永远一帆风顺,也伴随着鲜为人知的牺牲。

12月30日7时,6架B-25各携带500磅炸弹6枚,由遂川分三批起飞,轰炸汉口至芜湖间敌船,结果第一批未达成任务飞返,第二批“计炸沉100尺及175尺货船各一只,并炸伤敌炮艇一艘”,第三批“计炸沉长250尺敌运输船一艘,长175尺货船一艘,及炸伤敌炮艇一艘“。8时50分,作为第二批的57号B-25机沿安庆城西约10英里的江面搜索,发现城西望江附近江面下锚须磨号炮艇。该艇躲过了第一轮轰炸,驾驶员Arnold为提高命中率,不顾须磨号炮舰的1座单装Mk.VII型152炮,2座单装毗式40毫米高炮,4挺高射机枪的猛烈回击,决定超低俯冲轰炸,刚投下1枚炸弹,炸伤艇右舷,右侧机翼即撞及船桅,瞬间机翼折断,飞机急剧向右下方坠落,最后撞在长江北岸爆炸入水。因高度过低,驾驶员Arnold,副驾驶员Keating;轰炸员兼领航员White,机枪手Smith等机组人员4人来不及跳伞,与机同殉。

2013年10月16日,B-25坠机打捞起岸现场

机枪手Smith于1918年1月2日出生,1941年12月26日珍珠港事件后请缨参军,先后在非洲、印度作战,来华参战后坚持每周给万里外的母亲写信报平安,12月29日写道:“妈妈,我在这里有吃的,有床睡,每晚10点钟前还有电灯,这里的青年人还为我们的住所清洁……我还有礼物请带给她(女友)……”谁能想到,这成为诀别书。一周后的1944年1月6日晨,一个穿戴特殊漂亮服饰的男士,轻轻地敲响了Smith家的大门,这是个在二战期间的美国,谁也不愿意见到的家伙——政府派遣专门送达战争噩耗的送信员,“夫人,这是美国总统给您的信,您的儿子为了我们的国家,在亚洲战场捐躯……”

1942年的须磨号。原是英国浅水重炮舰HMS Moth号。1941年12月12日自沉于香港,后浮起修复,1942年7月1日更名须磨编入日本海军。

在轰炸中侥幸生还的须磨号发射了47发40毫米炮弹和840发13.2毫米子弹,尽管无一命中,但躲过了多次空袭,成为“祥瑞”船,继续从事长江航道的警备任务。为了应对日益强大的美国陆军第14航空队和中国空军联合打击,1945年初,须磨号炮艇的防空火力升级为1座单装三年式76毫米L/40高炮,2座单装毗式40毫米高炮,2座双联装九六式25毫米高炮,2座双联装、2座单装13毫米机枪,2挺7.7毫米机枪。但难逃厄运的宿命,1945年3月19日在安庆附近触雷沉没,应验了出来混迟早要还的俗语。

12月31日,第341大队6架B-25继续袭击安庆和庐江的航运,报称“3只货船和运兵船沉没”。据日方记载,12月29日至1944年1月1日,汉口亦同时遭到了空袭。华中的日军在朝不保夕中迎来了1944年。

参考资料:

河村太美雄著:《一个日本老兵对侵华战争的反思》东方出版社

《关内陆军航空作战》(二)下

《卢沟桥事变后之海军作战》(二)下

《太平洋战争日军在中国近海及内河损失的商船一览表》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