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詹蜜们,你们可以骂特朗普是傻X和狗屎,但千万别踩这个红线,不然……

网易体育08-06 05:57 跟贴 30750 条

(本文为网易NBA栏目《盲点》第31期,欲看往期,请点这里

特朗普又与NBA联系到了一起,依然是以不太愉快的方式,上一次他因为冠军球队访问白宫的传统受到挑衅而怒喷NBA和库里,这一次他则直接在推特上嘲讽勒布朗是个愚蠢的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你不得不佩服特朗普的勇气,每一次都抱着必死的决心开喷,而结局是显而易见的,乔丹和库里领衔NBA圈的人对特朗普大肆批判,特朗普的头号死敌希拉里也公开对勒布朗表达支持(勒布朗曾为希拉里在总统选举中背书),不过最吊诡的是,就连特朗普的夫人梅拉尼娅也顺势倒戈,“勒布朗正在为我们的下一代做好事。第一夫人鼓励每个人就如今孩子们面临的问题展开公开对话。”

梅拉尼娅的话点到了这次事件的核心背景。勒布朗的公立学校最近开始招生,受到了社会的一致好评,人们纷纷给勒布朗的善行点赞。为此,CNN主持人勒蒙专门对勒布朗进行了采访,勒布朗在采访中再次对特朗普进行批评,无非是说特朗普分裂了美国。

这应该就是特朗普在推特上反击的导火索,况且采访勒布朗的人又是特朗普最反感、攻击最多的CNN。他在推特上写道:“勒布朗正在被电视行业里最愚蠢的人唐-勒蒙采访呢。他让勒布朗看起来还挺聪明的,这可不容易呀。我还是喜欢迈克(乔丹)!”

放下与CNN的恩怨不说,特朗普在从政之前对勒布朗的评价一直都是极好的,有人就对他的推特进行了挖坟,找出了四条他称赞勒布朗的推特,时间点分别是2012、2013和2015年,也就是在特朗普参加总统竞选之前。

用网友调侃的话说,昔日叫人家小甜甜,如今却骂人家是蠢蛋。有人说特朗普是商人出身,难免反复多变,背后考虑的都是利益。在那场总统竞选中,勒布朗公开为希拉里背书,并积极为希拉里在俄亥俄州拉选票,这自然会招致特朗普的反感。

不过勒布朗在骑士的时候,特朗普还不敢对勒布朗太过抨击,毕竟勒布朗是俄亥俄州的英雄,而俄亥俄州是他所倚重的重点票仓。如今勒布朗离开了俄亥俄州,加盟了湖人,特朗普自觉可以无所顾忌了,所以才说了那样一番话。要知道特朗普在这个时间点说这些话并非偶然(也许是为了讨好俄亥俄州人),他恰好周日出现在俄亥俄州,为党内伙伴竞选参议员造势。

所以一切都是戏。还有一点值得一提的是,勒布朗和骑士老板吉尔伯托的关系一直都扑朔迷离,勒布朗第一次离开骑士点燃了吉尔伯托的愤怒,两人的关系降到历史最低点,等到勒布朗重回骑士,虽然两人的关系得到一定缓和,但关于他们存在分歧的传闻一直不断,除了球队层面的分歧之外,政治上的分歧可能更引人关注。吉尔伯托是坚定的特朗普支持者,他还给特朗普捐献了丰厚的竞选资金,所以传闻称这也是勒布朗离开骑士的重要原因之一。

但特朗普还是错算了一点。对于勒布朗的第二度离开,俄亥俄州人并没有多少愤怒,他们更多的是理解,所以我们几乎没见到像2010年那样排山倒海班的恶毒评论以及烧球衣的"盛宴"。况且勒布朗的学校为他赢得了广泛的支持(关心下一代的教育),特朗普在这个点上对他进行抨击,绝对是犯了忌讳。因此,他的夫人的倒戈很可能是一种公关策略,缓和人们对特朗普的批评。

说到批评,现在人们在推特上对特朗普的批评犹如洪水猛兽一般,尽管特朗普依然满不在乎,但像我们这些美国之外的吃瓜群众还是会感到疑惑,你们这么"放肆"的批评一国之总统,真的好吗?

有人骂他是蠢货,有人骂他是傻逼,有人骂他是狗屎……特朗普在享受推特治国的同时,也在忍受着来自反对方的各种攻击。尽管他是美利坚合众国(这个地球上最强的国家)的总统,但在推特上,他的权威也许跟流浪汉没啥区别。

这都多亏了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大概的含义为,国会不得制定关于下列事项的法律:确立国教或禁止信教自由;剥夺言论自由或出版自由;或剥夺人民和平集会和向政府请愿伸冤的权利。

在如今的美国,因言获罪几乎是无法想象的事情。也就是说,即便特朗普起诉攻击他的人,法院也会援引第一修正案,驳回诉讼请求,保护公民的言论自由。所以我们才看到,无论是美国的民众,还是媒体,都可以对政府,甚至是国家最高统治者大加批判,这全都拜第一修正案所赐。

对于这一点,坎特可能深有体会,因为提出不同的政见(反对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独裁),他被贴上了恐怖分子的标签,不仅不能回国,还遭到全球通缉。所以,坎特无数次感慨,“还是美国好啊。”

然而可能很多人并不知道的是,在美国建国之初,言论自由并不是一件自然而然出现的事情,而且第一修正案也没有发挥如现在一般的作用。1798年,美国参议院通过一项法案,名为《反煽动叛乱法案》,这个法案规定:任何针对联邦政府、国会或总统的恶意、虚假、诽谤性的言论均构成犯罪;与此同时,不得散步蔑视、丑化联邦政府、国会或总统的言论,或者煽动善良的美国人民对于联邦政府、国会或者总统的仇恨。

如果以这个标准,好像很多美国人都会因此而获罪。不过这个法案有它诞生的背景,背后有党争的影子(联邦党人力主的法案,也伴随打压共和党的目的),甚至还有一些自诩的爱国主义色彩,避免受到法国大革命风潮的恶劣影响。

所以别看名字很吓人,但判罚并非灾难性的。根据这个法案的规定,违反法案的人将处以长达两年的监禁和多达2000美元的罚款(罚款数字在那个年代还是很可怕的)。

《反煽动叛乱法案》当然激起了很多批评和讨论,但直到1801年才失效,而第一修正案则直到1919年才第一次被最高法院启动来支持言论自由,不过从那个时候起,在不断进行的司法实践中,第一修正案得到了有效的推动,才形成今天这样的局面,它也成为美国政治和生活最重要的原则之一。

但言论自由也并非绝对的自由,拿总统特朗普来说,你对他批评是可以的,也不会受到惩罚,然而必须适可而止,如果你把对特朗普的反感上升到威胁的层面,那就可能万劫不复了,因为威胁总统也是一种重罪。

2007年,Johnny Spence因为写了一首鼓动刺杀奥巴马的诗,并将其放在了白人至上主义网站上,在奥巴马当选后,这首诗又出现在了网站上。尽管他后来为此发表道歉,并解释说母亲的去世和与白人至上主义者的接触让他患上毒瘾,但还是被判33个月监禁。不仅如此,在服刑33个月之后,他还要接受为期3年的监督释放(就是虽然释放出狱,但要受到监控)。

2010年,德州的Bian Miller写下了这样的话,“革命的时代来了,是时候让奥巴马死去了。为了杀死奥巴马和联邦政府里的每一个雇员,我愿意献出我个人的生命。”最终,Bian Miller为这样的威胁言语付出沉重的代价,被判27个月监禁。

当然,这样的案例毕竟是少数,不是每个人都那么极端。无论何时何地,自由都是一个相对的概念,并非绝对的纯粹,唯一的区别就是程度的问题(911恐怖事件发生后的一段时间内,美国政府加强了对言论的控制,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了最高法院的默许)。正是因为有宪法第一修正案的保护,我们才得以坐着小板凳,嗑着瓜子,面带微笑的享受一场来自太平洋对岸、美国大片式的"狂欢"。

作者:CHUCK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