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小民丨新时代农村,骗子的“富矿”

subtitle 大国小民08-04 19:59 跟贴 8332 条
农村真是一个富矿,这次的江湖艺人设局,一晚上恐怕能骗好几万吧。

《大国小民》第834

本文系网易“大国小民”栏目出品。联系方式:thelivings@vip.163.com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此文为人间骗局连载第十八篇

和妻子结婚后,我没有继续跟父母在镇子上同住,而是一直住在村里的老丈人家。两地相距不远,只隔了一条蛮河。

最近几年,在这个百十户人家的村里,骗局层出不穷,各类骗子轮番登场,变着法儿地施展骗技。很多时候,村民们就算被骗了,往往也意识不到,哪怕是意识到了,也没有谁愿意站出来揭穿。

文章里的三个骗局,就是例子。

明明是假药,为啥大家都说好?

二舅年迈,这天因为腰痛,不想去地上干活了,想在家里休息,二舅母却非要拉着他去看演出。

上午,外来的演出团队就开始宣传了。他们开着东风小卡车,在村子里挨家挨户地转悠。卡车上除了两侧的广告牌以外,还站着一位瘦筋巴骨、有着山羊胡须的中年男人,脖子上还挂着一条碗口粗的青色大蛇。

孩子们既害怕又兴奋,远远地注视着耍蛇人。耍了一会儿后,中年男人用河南普通话说:“晚上七点半,村口王小二商店门口,有免费演出,免费的哦!不要钱,都过来看啊!”

免费演出,这对于村子里的老老少少来说非常有吸引力。平时一到晚上,村民们也没什么事干,不过是吃完晚饭,就窝在家里看电视,有这样的热闹当然要来凑了。

耍蛇人邀约后,小卡车上的音响,便放出咚次打次的《最炫民族风》,震耳欲聋。车开走好远,音乐还在空中回旋。

傍晚时分,乘着微凉夜色,我们一家人浩浩荡荡地向村口晒场进发。到了后,才发现人群早已把演出场地围得水泄不通。我只得把孩子扛在肩膀上,挤进人群。进去就看见那名耍蛇的中年男人正趴在地上,额头在流血,不断地抽搐,嘴角挂着白沫。从一旁的乡邻处得知,刚刚中年男人表演铁头功,一块青砖拍在脑门上,青砖没破,他却趴下了。

从后台跑上来三个人,一女两男。女人对着地上男人哭诉:“老了!老了,不要命了,为了这个家。还这么硬撑,演砸了,咋向周围的观众交代?”

接着她转身又骂那两名年轻男人,大意是,两个儿子好吃懒做,一点也不心疼老爹,大儿子打工没挣钱,要结婚了,没婚房,小儿子学习不成器,找不到工作,只能让一把年纪的老爹出来重操旧业、江湖卖艺。两名年轻人被骂得垂着脑袋,把中年男人抬进了后台。

我心想:主角伤了,这演出要泡汤啊。

正当我觉得没热闹看要回家时,台上的女人忽然拿出一根绳子,系在腰上,似乎还嫌绳子系得不紧,左拉右拽,紧实后,双手抱拳,对着周围的观众说:“我老公把演出搞砸了,但我不能砸场子。”

说完捡起地上的青砖,冷不丁地向额上一拍,“啪”地一声,青砖碎了,额头没事。

人群愣了两秒,随后传来雷鸣般的掌声。

接着,女人又表演了菜刀割肚皮、喉顶铁枪等“硬气功”,引得阵阵叫好声。待女人正要表演胸口碎大石时,中年男人突然从后台跑了出来,制止了女人搬石头的举动。他额头上的伤全好了,整个人看上去精神焕发。

他骂那女人:“你个死婆娘,老子还没死,就来抢老子生意吗?你会的还不是老子教你的,滚!莫给老子丢人现眼。”

女人担心地问:“你头上的伤咋样了?”

“没球的事,老子抹了祖传的药酒,连块疤都没留下。”

看到这里,我一下子明白:这群江湖卖艺人在演戏,接下来肯定就要大吹特吹这“祖传药酒”了。

但是情况却和我想的不大一样,中年男人开始表演胸口碎大石、与蛇共舞、锁骨钻铁圈等节目,始终没提药酒的事。

大家乐呵呵地看着,中年男人卖命地演着,女人一直在旁边打下手,中年男人时不时骂她几句,女人也不还嘴。好不容易到了压轴戏,中年男人拿出一把尖刀,一下刺穿了胳膊。

我怕孩子见着血,连忙把孩子抱到胸前,不让他看。

“大家看见没?这可是真家伙!”中年男人怕观众们不信,还围着人群跑了一圈,让大家真真切切地看到那刀穿过了他的胳膊,“死婆娘,给老子拿药酒来!”

女人端来药酒,还没走近,脚下一“绊”,药酒洒了一地。中年男人上前就是一脚,把女人踹出好远,吼:“老子养你有毛用?啥事情都干不成。这药酒比金子还贵,你个死婆娘这么浪费!”

那一脚看着就踹得不轻,女人趴在地上好半天都没动。中年男人继续说:“还不给老子爬起来,滚进去,再端点出来!”

女人艰难地站起身,赶忙跑到后台端药酒去了。

中年男人手臂上插着刀,双手抱拳,四方作揖:“各位,对不住!对不住!今天表演太掉面儿,我也豁出去了。哪位身上有伤,或常年风湿什么的,我免费把这药酒作为赔礼给你们试用。”

人群安静了几秒,没人想当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中年男人见没动静,手伸向了胳膊上插着的尖刀把,气运丹田一声吼:“各位,看了,我要把这刀拔出来,再用这祖传药酒疗伤,很快胳膊就会完好如初!”

中年男人一运气,尖刀拔了出来,刀刃上还有血迹。随后,他手蘸药酒在伤口处“唰唰唰”抹了几下,又“啪啪啪”拍了几下。给众人看,果真,胳膊上连个缝儿都没看到。

我虽不知具体的关窍在哪里,却知道这是障眼法、是魔术。可我知道,并不代表其他人都知道,不多一会儿,有个村民站了出来,说他有风湿,希望治治。

中年男人手蘸药酒,在那人背上抹了几下,那人说:“感觉背后热乎乎的,舒服。”

接着腿上有病的、背上有劳损的人都上了来,要求中年男人给他们抹药酒治病。二舅也上去了,说自己腰疼。

这时中年男人却不干了,说:“各位,这么多人,每个人都上来,还不把我给累死。我这药酒这么金贵,免费供应也不是办法。大家说,我收点成本费好不好?”

见要收钱,二舅犹豫了,那几个想要上前体验的村民也收回了脚步。中年男人似是早有准备,转身和俩儿子合力从后台抬出一个蓝色大塑料桶,打开后,浓烈的药酒味儿弥漫开来。

“你们看!”说着,男人便从大桶里掏出了一条药酒泡过的大蛇,然后又从里面掏出了穿山甲、熊掌、灵芝、豹胆等东西,“大家看看,为啥说它一两比金子还贵?就是因为有这些珍贵的药材泡在里面,这药酒可是汇集了十几样东西的精华。”

有人问价钱,男人答:“这药酒一两和金子一个价,少说也得千八百的。但我和各位有缘,大家又大老远地跑到这儿看我演出,现在一两就卖280吧。”

没有人回应。刚刚背上抹了药酒的人犹豫了半天,问:“能便宜点不?”

中年男人咬咬牙:“你是第一个上台试药的,要便宜也只给你一个人便宜,200一两!”

那人还是嫌贵:“这一两药酒,就这么一点点,都不够抹一次的,太贵了。”

“88一两,不能再少了!” 中年男人似是下了很大的决心。

那人心动了,买了半斤药酒。中年男人先是把玻璃瓶放在电子秤上称重,然后又亲自从大桶里舀了快6两药酒递给那人。

之后,中年男人什么也没说,招呼两个儿子收拾东西就往车上搬,把围观众人都晾在一旁。女人不干了,拉着他问:“怎么就要走呢?”

中年男人说:“我都88一两卖药酒了,还不走?”

“别人都还没买呢!”

“不卖了,我只卖给那一个人,亏本了。”

女人终于爆发了出来:“你骂我,打我,我都忍了,现在你居然要走?大儿子的婚房咋办?一家老小的生活咋办?到处走村窜乡开车的油钱咋办?”

“去下个村子,药酒准能卖得出去。”

女人哭了起来,中年男人又开始骂“死婆娘”。就在男人又要打女人时,人群终于动了,好几个村民走了出来,表示愿意买药酒。

一番讨价还价后,中年男人还是以一两88元的价格“亏本”卖。见好几个人都买了,有需要的人纷纷行动起来。丈人丈母娘也心动了,他们常年在地里劳作,有颈椎病和背部劳损,也想买药酒抹抹,我和老婆极力劝说才阻止了他们。

很多村民手头上没那么多钱,便折回家拿钱,二舅妈便是拿来880元,买了一斤。

我事后老琢磨骗子的套路:男人铁头功表演失败,他老婆上前顶替,他再次上台表演“刀插胳膊”等等,环环相扣,渐渐攻破村民的心防,才让这场骗局得逞。

我把这话和家人说了,却招来了责骂。丈人丈母娘很是遗憾,因为听闻村民都说那药酒好,特别是二舅,他抹了药酒第二天就能上工地干活了。他们说,要不是因为我的阻拦,恐怕现在身上的颈椎病和背部劳损也能根除。

我特地去问二舅,那药酒真有那么好?二舅说是真好,抹上去热乎乎的,晚上睡觉也香。

或许在村民心中,觉得出了钱的东西自然是好的,再加上那药酒可能有点效果,他们就把药效放大了。

想到此我不禁感叹,农村真是一个富矿,这次的江湖艺人的设局,一晚上恐怕能骗好几万吧。

不光老人,年轻人也会着道

那之后,我特别留意了这样的骗局,发现还真不少。

有的骗子说自己信佛、行善,所以卖药的时候顺带送“大师开过光的金佛”;有的骗子卖高价高压锅,顺带送人鸡蛋……一般骗子行骗设局,先以小恩小惠聚集人气,许多村民为了免费领取锅碗瓢盆、衣架、洗涤剂啊等等就去了,只要是去了,被骗子一说,很少有不着道的。

一辆东风小卡车再次出现在了村中。当时家里只有我老婆在,我在距家25公里的地方上班,晚上才能回来。

小卡车沿街开着,放着大喇叭,宣告可以免费测水质,只要大家带着家中的水来,还能免费领取一瓶洗涤剂。很快,村民们就被吸引到了村头的四奶奶家。

四奶奶家宽敞,门前还有遮阳棚,那辆东风小卡车就停在那里,上面下来了三个年轻人。其中一个戴眼镜,穿着厂服,头顶还有些微秃,他拿着装有水的透明玻璃杯,对大家说:“叔叔阿姨,爷爷奶奶,哥哥姐姐们,你们好!我是水质监测工程师。大家请看,这是我们自来水管里的水,其实这水里充满了污染物。”

他一边说话,一边从背包里掏出一个带着四根细铁棒的仪器,连了电源后,他把一根细铁棒放在水杯中。很快,水杯里的水就浑浊变黑了。

围观的村民们不信,因为那杯水是他拿出来的,并不是他们拿来的。再说,村里虽然有人家里装自来水管,但是大多数人还是打井,吃地下水。戴眼镜的年轻人见大家质疑,也不着急,让随行的另外两人把大家拿来的水杯分别贴上名字,然后一一测试。

测试下来,基本上拿来的水都变了颜色。

我老婆从家中端来两杯水,一杯是井水,一杯是饮水机里的水。不一会儿后,轮到她测试了,一杯水浑浊变黄了,另一杯还很清澈。

眼镜年轻人说:“你这水还不错,另外一杯水就不行了,污染很严重。”

我老婆就纳闷了:这仪器确实有效果。

很快,大家带来的水都测试完了,有的变成了黑色,有的变成了黄色,还有的变成了银耳汤似的浑浊的颜色。

见大家反映不错,那个年轻人的话匣子打开了:“检测结果表明,现在的水环境污染特别严重,尤其是你们家里的饮用水。听说,蛮河上游马上又要建化工厂了,虽然关停了造纸厂,但还是有很多污染企业存在。再说,还有上游居民的生活垃圾、人畜粪便啥的,死猪、死猫子、死狗、化肥农药,这些都会污染水——但,大家每天都在喝这样的脏水!”

说着,眼镜年轻人提起桌上的一杯黄水,念了上面的名字,是一位大婶家的水。

“大姐,请看,知道它为什么变黄吗?”见大婶不回答,他继续说道,“这些就是死猪、死猫的分解物。大家发觉没有,扔到河里的动物尸体,过几天去看就没有了,它们去了哪里呢?全都分解了,渗透到了地下,污染了地下水。”

随后,眼镜年轻人又拿起了一杯黑色的水,指着水中黑色的漂浮物:“这些全都是农药化肥的残留物。大家想想,每天都将这些脏东西吃进肚子里,不得病才怪呢。”

说完水质的污染后,年轻人开始说起了调皮话:“这健康啊,非常重要。我们村里老年人不少,都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为啥说老人是宝贝呢?因为老人在家要帮儿子儿媳带孙子,还要辛苦劳作,如果老人们不健康了,还是不是宝?搞不好,在外打工的儿女还要回来照顾,成了一个累赘。所以,你们的健康,你们身边孙儿孙女的健康,特别重要。”

年轻人左一声“大姐”右一声“大哥”,和乡亲们亲近起来。大家开始七嘴八舌地聊起了自家水质,其中一位村民问:“这黄色的水和黑色的水,哪一个水质好些?”

眼镜年轻人一怔,说:“您家的洗碗水和洗衣服的水,哪一个能喝呢?”

大家被逗得哈哈大笑。

见气氛到位,眼镜年轻人跳上小卡车,把车厢内的纸盒打开,指着里面的机器说:“这是养生一体茶吧机,不仅可以净化水,还倍有面儿。给家里置办新物件,如同丈母娘第一次见未来的女婿。大家看看,我们这养生一体茶吧机咋样?漂不漂亮?美不美?它……”

年轻人话说得一套一套的,全说到了村民的心坎里,但就是没说价格。有人憋不住了,问价钱,年轻人说:“这可是大厂生产的,用的都是进口零件,价格嘛,这里有二维码,扫了就知道了。”

有些会用手机的中老年人扫了,我老婆也扫了,很快就出来一个页面,上面有茶吧机的国内统一售价:5160元/台,有红色、金色、白色等好几种型号,还有“五级过滤”的详细解说,以及各种功能介绍。

看到二维码扫出来的价格,大家嫌贵,年轻人说:“不贵不贵,我们不是这个价。为啥这国内统一售价5千多?因为这茶吧机以前都是在大城市里卖的,国美、苏宁里都有。大家想想,在大城市里卖是不是要出租金?大城市寸土寸金,这价格里面有两千多块是租房钱。我们现在是上门直销,所以房租钱省了,现在每台只卖2610元。”

这价格,一下就减去快一半,大家都有些心动。年轻人又继续说:“除此之外,我们还有国家政策的福利。国家通过调研,知道广大农村水污染严重,于是就出台了一个政策——为了推广全民无污染饮水计划,国家希望这养生一体茶吧机能走进千家万户,按政策决定,每台茶吧机补贴600元。现在,我们的售价是2010元,2000块钱就能装上一台。”

村民们有些心动了。这时,四奶奶说话了:“我家之前花了一两千块装了一个净水机,在厨房用,你这个放在客厅里用,也蛮好。”

年轻人顺杆子上架:“当然好了,放在客厅里不仅实用,还很漂亮上档次,这样优惠的价格别处再没有了,大婶,您这是在享国家的福啊。为了您的健康,说什么也得装上一台!”

四奶奶笑呵呵地说:“那装!”

三个年轻人不一会儿就把茶吧机装好了。小卡车上只有一台茶吧机,四奶奶家装了,其他人就没有了。这会儿,一直围观的村民,有好几个也跟着要装,年轻人让他们不要着急,立马让另外两人去镇上拉,并告诉大家,镇上有家电器店是售后服务点,茶吧机有任何问题都可以去店里终身维护。

我们这村离镇子很近,十几分钟后,小卡车就拉了好几台茶吧机回来。

老丈人也想买:“我和你妈说好了,我们出钱买,给家里装一台。”

老婆立刻给我打电话,得知家中要装茶吧机后,我马上点开老婆发来的二维码页面,一看就发现了问题——页面上的茶吧机根本没有标明商标和品牌,我赶紧对她说:“等等,先别装,等我回来再说。”

“什么事情你都反对,没有一次是顺着我们意的。你是想让我们每天都吃里面有粪便、有腐烂死猪子、有化学农药的脏水?!”

“等等——”

还没等我说完,老婆就挂断了电话。

我着急了,马上在网上搜索了一下这款养生一体茶吧机,出来的页面里,最贵的也不过才700多块,模样还比老婆发来的高级。我又搜了净水器原理,也截图发给老婆,并再次拨打老婆的电话,嘱咐一定别买。

那头,年轻人已经在催了,他的声音透过手机传到了我的耳朵里:“姐,那我们现在就帮您家装了啊。”

这时,老婆终于冷静了下来,对年轻人说:“等等,我老公回来再决定吧。”

事后,我专门了解了一下那个测水质的仪器。

它叫水质电解器,也叫固体沉淀促进仪,是通过电解水中的导电粒子(矿物质)来查看水质,它只能用来验证这水是不是纯净水,而不能验证水质的好坏。水变颜色,是因为自来水和井水里富含的矿物质,摄入一定量的矿物质反而会对人体有益。

这次的茶吧机骗局,我们这块儿一共有四家受骗,二舅家也装上了一台。这三个年轻人一上午就在村里赚了近6000元,这可比一般的打工和做生意强多了。

我回来后,把分析的结果和家人详细说了,他们才渐渐明白过来。我想把这个和二舅也说说,丈母娘阻拦了我:“他家装都装了,现在去揭穿,这不是让你二舅二舅母闹心吗?”

把老人哄开心了,药就好卖了

说起我老丈人,他身上也有一个骗子们布局的长线骗局,那就是免费“坐电椅”。

“坐电椅”,也叫电疗法,行骗团体会在镇子里租一个门面,放上几十台电疗椅子后开始大肆宣传。按他们散发的传单上讲,这个可以治疗头痛、失眠、便秘、高血压、糖尿病、骨关节炎、更年期综合征等等疾病,只要是中老年群体容易得的病,全能治。而且去坐电椅,每天还有鸡蛋可领,有时候还会发毛主席胸章,总之把这些老年人哄得开开心心的。

丈人上了年纪后,不出去打工了,成天就守着一亩三分地,做完了地里的活,就在家中看电视剧,没事可干,直到他迷恋上了“坐电椅”。

我们虽然知道那是个骗局,但希望丈人平时能多出去走走,再加上他的钱都是丈母娘管着,骗子就算骗,也翻不起什么大浪,于是就同意了他去“坐电椅”。

没想到,一“坐电椅”,丈人的精神来了。每天一大早,就相约隔壁偏瘫腿瘸的余老二去镇上坐第一批电椅。村子距离镇子有三四公里,他们风里来雨里去,就连下雪天也不耽误。发展到后来,一天要去“坐”上好几次。丈人一改以往颓废的精神面貌,说话有劲了,干活出力了,这些变化我们都看在眼里,想着,反正没什么损失,就让他天天坐好了。丈人还曾邀请丈母娘一起去“坐电椅”,丈母娘不干,觉得那玩意儿没用。

直到有天,他气冲冲地回来,直接找到丈母娘开始吵架。

“为什么不给我钱?我想给孙儿买点药都买不了,还有你那颈椎病,什么时候才能好?人家那是西藏秘药,对颈椎病有奇效。你给我取3000块钱来,我买回来给你用。”

丈母娘纳闷,老头子以往“坐电椅”回来都是高高兴兴的,怎么今天大变样。一问,才知道原因。

“坐电椅的在卖药,人家余老二已经买了,花了大几千。”老丈人夸起药的好来,“那药余老二用了直说好,抹在他那瘸腿上后,很舒服,说很快就会恢复。还有一种药,叫什么藏密枇杷膏,小孩一喝咳嗽就好。都是西藏秘制的药,好着呢!你给我钱,我买些放家里,慢慢用。”

丈母娘火气冒头,一顿臭骂回绝了老伴的要求。 丈人想不明白,明明大家都说好,自己也觉得好,为什么家人就是不给钱让他买药?

最终,他找上了我:“你给我点钱。”

“你成天有吃有喝的,要钱做什么?”

“我都有两个孙儿了,还没有给他们买过玩具,我拿钱给孙儿买玩具。”

我想着老丈人也确实可怜,每月的退休金全被丈母娘拿了去,平常连去镇上吃碗面的钱都没有,他对孩子们的这片爱心,我很感激,于是就偷偷给他塞了200块钱。

我也想到了他可能会被骗,但一想到余老二花了几千块去买那些药就打消了念头,老丈人手中这点钱,应该不值得骗子下手。

可事实是,他还是被骗了。

那天傍晚,丈人笑呵呵地捧着一大堆药回来,像是占了天大的便宜。

“今天做活动,便宜,还送了这么多免费的药给我。”

“你哪儿来的钱买药?”我问丈人。

他向我挤眼睛,那表情告诉我,他把那200块钱拿去买了药。

“你不是那是要给孙儿买玩具的吗?”

老丈人表情有些尴尬,挤眉弄眼,示意我不要喧哗,别让家里的其他人知道。

我的声音确实有些大,老婆抱着老二在门外散步没听见,厨房里正在做晚饭的丈母娘倒是听见了,走过来问怎么了,我正准备回话,老丈人抢先回答:“没事,没事,你看这药,全免费送的,好着呢!我孙儿得了感冒什么的,可以喝这藏密枇杷膏,一喝准好。还有这膏药是治疗颈椎的,你的颈椎……”

老丈人的话匣子打开了,我也不打算拆穿他,反正以后不给他钱就是了。

前几天,我大儿子感冒咳嗽,吃了医院开的药总不见好,老丈人就兴致冲冲地把他珍藏的藏密枇杷膏拿了出来:“给娃吃点这,上次我感冒咳嗽,一吃就好。”

我懒得辩驳——上次得病是挂了好几天吊瓶才没事的,他是吃了这藏密枇杷膏,但是越吃病情越严重,如果不是挂了吊瓶,恐怕现在还在咳嗽。

见我没说话,老丈人来劲了:“给娃吃这药,一吃准好,听我一次,准能好。”

看着那包装低劣的枇杷膏药瓶,我火气上了头,一把接过药,走出门外,把药扔进了垃圾桶。

“那是假药!”我也不管老丈人的自尊心了,大声说了出来。

老丈人听后,一下子沮丧了起来,这天晚饭都没怎么吃。

晚饭过后,我在院中洗罢了碗,进屋想要看看大儿子病情怎么样时,却发现老丈人正沮丧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电视里放着他最爱看的打仗电视剧,而他却低着头,手里捧着我扔掉的藏密枇杷膏,自言自语:“明明就是好药,干嘛说是假药呢,明明就是好药……”

那天深夜,丈母娘把那些药扔出去好远,老丈人再也没捡着。

就在前几天,又有小卡车进村子里转悠,车载大喇叭大声播报着:“开会啦!开会啦!只要参会,就能领取精美礼品……”丈母娘和老婆跑去看了看,领回了两个铝盆。

我在厨房里数了数,加上她们娘俩这次带回来的,家里已经有骗子们给的8个铝盆了。

老丈人的药被扔掉后,依然每天去“坐电椅”,丈母娘管得紧,除了早饭钱之外就没再给过他零花钱了。老丈人开始有意无意地问我要钱,我没给。

生活还是如往常一样继续着。

点击购书

编辑:任羽欣

题图:《我不是药神》剧照

投稿给“大国小民”栏目,可致信:thelivings@vip.163.com,稿件一经刊用,将根据文章质量,提供千字500元-1000元的稿酬。其它合作、建议、故事线索,欢迎于微信后台(或邮件)联系我们。

作者:赵九八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