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州与山东为什么难舍难分、相爱相杀

subtitle 网易浪潮工作室08-01 00:38 跟贴 12938 条
徐州和山东为什么老是被放在一起?许多人心中都有这样的疑问。不如由此开始,从头梳理一遍徐州山东恩怨录。

徐州是个好地方。

既属于包邮区,在淘宝买家中傲视群雄;又享有供暖,让省内老哥艳羡不已。

徐州又是格格不入的。

兀自独立于江苏最北端,和省会南京的联系还不及隔壁安徽来得多。北方化的生活习惯,一半与山东接壤的土地……徐州之于山东,似乎也有了点安徽之于南京的意味。

但与安徽南京的密切战友关系不同,徐州与山东交界经常打架,从平民到官员,都曾做过彼此的眼中钉。

徐州和山东之间,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们难舍难分,又相爱相杀?

徐州山东真的亲近吗

在很多徐州、山东以外的人眼中,这俩地方同属中原官话区,方言如出一辙,逢年过节都爱吃饺子和大葱,女孩儿都不能上桌吃饭。

两地又在文化上有细微的差异。徐州属楚汉文化,积极开发“帝王业”旅游周边。刘邦在这儿长大,项羽在这儿别姬,草根皇帝在这儿出道,带来了徐州从“尚武”之气到“爱打架”的历史印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2016年8月23日,江苏省徐州市云龙区,汉文化景区,水下兵马俑博物馆/视觉中国

隔壁的山东主打“齐鲁文化”,遍地是孔庙,重礼教,讲道义,可以说是中国最大道德教育基地,培养出了大批“有单位、有二胎、有酒量”的“三有青年”。

徐州和山东地缘上的亲近,总让人误以为他俩是真心相爱,甚至因文化和暖气上的一脉相承,江苏省内人一度把徐州归为“山东弃子”。

但如果我们真的翻一翻历史,就会发现,徐州与山东的关系,“山东弃子”为假,“江苏养子”为真。

清朝建立行省制度以来,徐州就没离开过江苏。在江苏省建立前,待在江南省,受南京的领导。在江南省(包含上海、江苏、安徽)分家后,依然坚定不移地跟着江苏走,并荣升徐州府。

江南省\图源网络

徐州和江苏第一次的分离在日伪时期。汪精卫把现如今的淮安、徐州、宿迁和安徽的部分地区划在一起,统称淮海省,由徐州做省会。伪淮海省仅仅存在了一年多的时间就散了,徐州重回江苏。

而徐州和山东在建制上真正的联系要追溯到1949年解放后。为了更好的发展,以长江为界,设苏南苏北两个行政公署。奇妙的是,徐州、连云港及八县并未划入苏北行署区,而是进入了山东省。这一决策也奠定了原教旨主义江苏人对于本省内斗的讨论基础:没有苏中,只有南北,至于徐州和连云港,可以直接开除省籍。

时间仅仅过去三年,行署制度撤销,江苏恢复建省,徐州结束了短暂的“寄养”生活,重新回到了江苏怀抱。

寄养三年,苏南已日进千里。北成为了一种原罪,徐州一直是格格不入的存在。

江苏徐州睢宁县梁集镇梁集村村民家的一桌简单饭菜,以面食为主/视觉中国

方言上说的是中原官话,和苏南的吴语完全是两种语言;饮食上偏咸、爱好面点,和偏爱甜食、喜好糯米的苏南地区截然不同;甚至是交通方面,2008年以前,徐州一直属于济南铁路局管辖。

当然这些细微的不一致算不得什么,被排挤的主要原因还是“穷”。虽然徐州在经济上是当之无愧的苏北老大,但在整个江苏省依然是“拉后腿”的一波。人均GDP上,徐州等苏北城市均低于平均水平。

截至2017年,苏州工业园区每平方公里土地GDP达8.6亿元人民币/视觉中国

格格不入的地域特点加之不够出彩的经济数据,徐州难免成为了“苏北偏见”的大靶子。由此看来,徐州与山东的亲近其实不来自当地,而来自徐州以南的群众心里。

徐州山东真的有仇吗

如果硬要给徐州和山东之间加上一层联系,“黄河连起来的难兄难弟”大概是最恰当的形容。天灾带来人祸,徐鲁因黄河反目成仇,直至今日。

先看徐州,运河的开凿和黄河的变迁给徐州城带来了无穷的噩梦。从明代起,徐州段成为了南北大运河的命脉,运河的繁荣等于徐州的繁荣。然而黄河也偏偏南徙于此,携带大量的泥沙沉积于河床。

2006年4月6日,江苏徐州市军民一万余人正在故黄河市区段参加参加黄河整治活动/视觉中国

泥沙一多,水道变窄,黄河决口之时,就是徐州灾难之日。据历史记载,清朝徐州水患每一年半一次。这带来了运河的改道,泇运河成为了新的黄金水道,徐州城的辉煌就此落幕。

黄河一改道,山东就遭殃。其中最严重的一次是铜瓦厢决口,黄河夺大清河入海,至此济水彻底从地图上消失,济南、济宁、济阳等一众山东城市一夜之间没了地名由来。

大水冲了好家园,不走只能饿肚子,山东人开始了漫漫移民路。据记载,在康熙年间外出垦荒的人就达到了十万有余。要不北上闯关东,要不南下至徐州。而后者开启了绵延至今的徐鲁边界斗争。

2015年5月11日,吉林通化,45岁出生在松岭的孙钦发在自己院子里干活,他的父母是老一代的山东移民/视觉中国

微山湖,北起山东鱼台,经过徐州沛县,最终到达徐州铜山县,刚好卡在徐鲁分界线上。原本黄河泛滥,微山湖两岸一直是荒地,没人打主意。直到咸丰年间,黄河改道,徐州段黄河消失,自此摆脱水患,微山湖的土地肥沃起来了,大批山东农民侵入了徐州的地盘。

当时的徐州道道长(相当于今天的市长)王梦龄担心,外来务工人员太多,会扰乱社会治安,于是下了驱逐令,让山东人滚回湖的另一边。

驱逐令反倒成了活广告,回去的山东人叫来了自己的老乡,来自巨野、嘉祥的农民都知道了微山湖有大片荒地,举家迁徙。

眼看事态无法控制,王市长只能妥协,以缴纳租税的方式允许第一批移民安家落户,一起建设新农村。为方便管理,“湖田局”,也就是徐州移民局正式建立,以便招民垦荒。

2018年7月18日,山东济宁,微山湖夏日/视觉中国

政策一落地,山东群众积极响应,沿着微山湖西岸,徐州境内处处是移民村落,总人口达数万之多, 几个村落一组,以“团”相称,凝结成了一股来自山东的神秘力量。

微山湖的田地肥沃起来了,利益矛盾也激化了起来。一方面徐州土著眼红山东人在微山湖的收益。另一方面,部分微山湖原住民因为饱受水患之苦,也称为了移民,等到回来建设家乡的时候,却发现田被占了,房子没了。

咸丰九年,徐州人开始了第一波反击,向官府举报山东团民是土匪,强占土地。徐州市长立刻行动,派遣官兵驱逐了大量的山东移民。

然而山东人也不是吃素的,团民与本地人械斗不断。同治三年爆发了一起最大的流血冲突,山东团民屠杀刘家寨,连杀二十个徐州人泄愤。随后,徐州立刻出兵镇压,对团民赶尽杀绝,共死伤山东团民1000余人,徐州山东交界从此结下了深仇。

2018年7月8日,山东济宁,微山湖渔民利用鱼鹰捕鱼/视觉中国

这样的仇恨延续到了新中国成立后。1959年,徐州沛县建立湖田指挥部,组织17处公社的2万多人、1000头牲口,深入微山湖抢种湖田8万余。自1961年到1966年,在微山湖共发生纠纷194起,伤205人。

直到现在,每逢麦收,微山湖地段依然争斗不停,边界的历史遗留问题怕是要永远横亘与山东徐州之间了。

徐州的未来在山东

尽管徐州山东历史上相爱相杀,械斗从来就没听过,但不可否认的是,徐州的未来还是得靠山东。

纵观全国经济城市群长三角、京津冀、珠三角,这是个合作共赢的时代。但地处最北端的徐州,地理上成了江苏被遗忘的孤儿,和省内的哪个圈子都搭不上联系。苏南迫不及待的要加入上海,苏中哪里发达就往哪边跑,就连苏北小弟淮安也成功进入了南京都市圈。

2018年6月6日,江苏淮安,航拍京杭大运河繁忙的运输船只/视觉中国

怎么办?徐州的出路在哪里?

淮海经济区是徐州的最后一根稻草。

自1986年淮海经济区成立,这个历史性的机遇就成为了徐州人的生命之光。可以这么说,徐州之于淮海经济区就像上海之于长三角,对中心城市的地位势在必得。

然而三十年过去了,徐州依然是一座除了坐稳“苏北第一”什么都没有的城市,个中原因还在山东。

先来分析一下淮海经济区的格局。总的来说,这是一座困难地区集中营,集合了苏鲁皖豫四省20个边缘城市。

以距离省会的距离衡量,除了济宁(距省会180公里),其余均距离300公里以上,清一色的“省会弃子”。经济上更是如此,以人均GDP计算,经济区内没有城市达到本省平均水平,GDP排名在本省内最高的济宁为第五,徐州为第六,其余各个市都排在后半程。

豫鲁苏皖四省交界处淮海经济区地图/google

在这样“菜鸡互啄”的局面里,淮海经济区的发展问题其实就是该抱谁的大腿的问题。在这个情况下,徐州面临的最大对手就是山东济宁。

在经济上,徐州和济宁几乎走了一样的路。两地都拥有着丰富的煤炭、砂石资源,被列为华东地区重点能源开发地区。2016年,徐州的制造业占据总产值的33.28%。对于以“挖掘机技术哪家强,中国山东找蓝翔”扬名天下的山东来说,制造业更是重中之重,济宁制造业占总产值24.65%。

就算将工业除外,仅以产业类别计算相似度,根据1999-2010年16个代表行业的结构系数,江苏和山东的相似度介于0.95-1之间,可以说几乎一样,比拼的完全是发展质量。

2013年6月19日,山东济宁一家玻纤企业的女工正在作业/视觉中国

今年1月,济宁淮海经济区中心城市定位获山东省政府批复,正式向徐州发起挑战。虽然在GDP方面,济宁目前还落后徐州。2016年,济宁市GDP为4620亿元,而徐州市GDP则为5808亿元,但在发展上,济宁未来无限。2016年地区生产总值在鲁南地区高居第一,在山东全省则列第五。济宁现阶段各种主要经济指标增幅均高于山东省平均水平。

在经济如此类似的情况下,能不能化竞争为合作呢?无奈的是,有山东省撑腰,济宁根本不用选择外省的徐州。

山东以日照、临沂、枣庄、济宁、菏泽五市组成“鲁南城市带”,辅以大量的政策帮助发展。以公路养护为例,本着“要致富先修路”的原则,早在2004年,山东省就给鲁西南每公里10-30万元的资金补贴。

在江苏就不一样了,仅对苏北提供争取贷款支持,例如徐州沛县沛龙公路建设,总投资8100万元,县集资900万元,其余均为贷款,其中省政府帮助贷款2150万元,沛县公路管理站还因此负债8000万元无力偿还。

2017年11月4日,山东省济宁市泗水县张庄,正在建设的鲁南高铁/视觉中国

更重要的是招商引资。对于鲁西南地区,山东省将一批大型企业布局在此,还致力于把产品卖到苏北去,比如水泥出省就可以享受20元/吨的退税,为了进一步吸引企业到鲁西南安家落户,山东省在税率方面一再让步,在平均税率方面,鲁西南地区要比徐州低3个百分点,一个规模相同的厂子,建在徐州和建在鲁西南交税的差异能达到近百万。

是和本省内的临近城市抱团,还是跨越微山湖去找积怨已久的徐州?其中的选择已经明了。

前路漫漫,对徐州的未来而言,大淮海省的美梦能不能做成,还得看山东的脸色。

参考文献:

[1]中国区域经济发展报告.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2005.

[2]单树模, & 罗辑. (1979). 徐州历史地理初探. 南京师大学报: 社会科学版, (1), 91-100.

[3]薛丽萍, 欧向军, 曾晨, & 乔沙沙. (2014). 淮海经济区主要城市经济联系的空间作用分析. 经济地理, 34(11), 52-57.

[4]贺巍. (2005). 中原官话分区 (稿). 方言, (2), 136-140.

[5]陶希东. (2004). 跨省都市圈的行政区经济分析及其整合机制研究——以徐州都市圈为例 (Doctoral dissertation, 上海: 华东师范大学).

[6]山东人口迁移和城镇化研究. 山东大学出版社, 1988.

[7]葛兆帅, 吉婷婷, & 赵清. (2011). 黄河南徙在徐州地区的环境效应研究. 江汉论坛, (1), 102-107.

[8]侯仰军, & 张勃. (1997). 微山湖西岸移民述略. 齐鲁学刊, (2), 110-114.

[9]陈仲元. (2008). 微山湖区域冲突与协调的历史分析. Journal of US-China Public Administration, 5(1), 28-37.

[10]董龙凯. (2016). 近代山东黄河水患与人口迁移的时空变化. 学术研究, (6), 126-134.

作者:秋意寒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