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安全套,为什么就是不行

subtitle 网易浪潮工作室07-31 00:37 跟贴 45602 条
作为人口大国的中国,对于安全套的需求自然也是庞大的。然而走进超市或药店,货架上放着的却是几乎清一色的进口安全套,这是为什么?国产安全套真的就那么不行吗?

中国是人口大国,这就意味着中国同时也有着全球最为庞大的性活跃人群——据统计,2010年时20-44岁人口数就达5.68亿人,他们都处在一生中性爱的高峰期。

2015年,中国避孕套销售量为127亿只,避孕套年生产能力也达到了150-180亿只。按照销量和产能每年8.1%和12%的复合增长率,说未来中国将成为世界第一避孕套大国毫不夸张。

然而,这个关乎中国人床榻之事的庞大产业,却基本被外国品牌占据。目前中国的避孕套市场容纳了300余家国内外厂商,但杜蕾斯、冈本、杰士邦、倍力乐这些一线品牌,轻松占据超过80.5%的市场份额。而那些名字略带土气,甚至有点妖媚的国产品牌,则只能在市场底层艰难挣扎。

为什么勤劳勇敢的中国人,却偏偏掌控不了这种最简易的下半身装备呢?

国产避孕套,先天不足

我们现在所见到的卷套式乳胶避孕套,雏形在19世纪就已经出现。在建国以前,中国的避孕套是不折不扣的舶来品。行业霸主杜蕾斯那时候还叫做“投耐克”,套套也还有个“风流如意袋”的雅号。民国时的避孕套全部依赖进口,最好用的是美国的,其次是日本,中国基本没有自主生产避孕套的能力。

建国后很长一段时间,中国人还是不会生产套套。当时中国实行“一边倒”政策,西方众多国家对中国实行经济封锁,从前很多必要的生活、战略物资一下子没了着落,橡胶原料和避孕套也不例外。指望从苏联大量进口套套基本不可能,因为老大哥自己的避孕套产量也捉襟见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2012年7月,海南海口的橡胶林。刚开始,国产套套连原料都匮乏/视觉中国

没有原料,哪来的避孕套。1950年底,全国约有民营橡胶园2800公顷,胶树约110万棵,可以割胶的橡胶树只有约60多万棵,年产干胶仅200多吨。而1950年全球天然橡胶的总产量为188.4万吨,中国只占其中的1/9400。直到60年代,中国才解决了原料匮乏的问题。

就算有了原料,有了工厂,中国人还是有心无力。1956年至1965年,中国分别在广州、青岛、上海、沈阳和天津设立了乳胶厂(后来又于1975、1984年在大连与桂林设厂),但当时的生产技术,都还十分原始。

避孕套的生产,需要经过模具在乳胶中的浸渍、干燥、卷边、电子针孔检测、润滑、包装等步骤。这些步骤都需要依赖大量的机械化设备,但是在60年代之前,很多步骤都是靠人工手工操作,生产率、产品合格率之低可想而知。

马来西亚一间工厂内,安全套水检。在今天,安全套的生产的各个步骤都依赖大量的机械化设备/视觉中国

1956年人民日报也忍不住吐槽:“国产男用避孕套有缺点:太厚、太脆,一用即破,使人非常担心……希望有关工厂使用最好的橡胶生产避孕工具。”可以说,国产避孕套仅仅只是从无到有,质感和胶皮手套相差不多,还根本谈不上什么用户体验。

这个时期的避孕套生产,没有润滑剂和电子针孔检测设备。每次使用之前,还需要使用者自己吹个“气球”检查有无漏气。使用的时候要涂上避孕药膏以作润滑之用,且动作力度不能太大,否则有破裂风险。

由于产量低,货物供应稀缺,每只避孕套在用过之后还需要清洗晾干,重复使用。由于当时的橡胶老化速度快,静置一段时间就容易发生粘连,因此当时许多避孕套的外包装上,都写着用滑石粉、爽身粉涂抹之后再储存的使用建议。

2002年12月,上海的大学生志愿者在一次预防艾滋病的宣传中吹起套套。但对于早期的国产套套使用者来说,每次使用前都得这么吹一下/视觉中国

一直到1985年,国家化工部的检验员参照国际标准,对国内3个厂共12批样品进行针孔试验,结果发现平均漏检率为13.8%,十个套套中就有一个是漏的,完全起不到避孕和预防疾病的作用,有多少80后就在这样的环境下意外出生。十年之后的另一项调查表明,尽管当时国内7个国营大厂都进行了产品质量认证,但是当时多数厂家的避孕套优等品率尚不到50%。

计划下的避孕套

当然,至少在改革开放之前,你的父辈们能不能买到避孕套都是一个问题。

套套历来是一个被全面计划的产品。尽管计划生育政策在70年代才全面推进,不过早在五十年代后期,中央就已经意识到了计划生育的重要性,对避孕做了诸多指示。

在各种避孕药具中,避孕套显得存在感很低。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的一名医生,在1963年做了1320例计划生育指导。其中使用避孕工具的仅有124人,占比为9.39%,比男性结扎和女性上环的人数还少。而避孕工具又分为男用避孕套和女用避孕帽,这么一看使用避孕套的人就更少了。

三种不同形式的宫内节育器(避孕环)。比起安全套,这可能曾是中国人更熟悉的避孕工具/网络

1953年之前,你的父辈凭借处方才能买到避孕用具;1954年之后,所有育龄夫妇都可以无限制购买避孕用具了,但这个“无限制”基本是空话,因为避孕套的产量实在太少,人们也不可能有其他的获取避孕套的渠道。有资料表明,60-70年代时,一个省通过国家调配得到的千余万只避孕套,按照人均分配,每对夫妇每年只能得到1-2只。

看起来虽然是“销售”,很有些市场化的意思,不过避孕套的社会分配,自始至终都离不开一个机构:计划生育委员会。无论是医疗部门、药房还是计生委下属的药具站,要想获得避孕套的货源,都必须经过计划调配。每个厂的生产,也要听命于计划指令,位于全国各地的几个乳胶厂分区进行生产和供应。

2016年3月,郑州某大学校园内破败不堪无人问津的安全套发放机/视觉中国

无孔不入的计生委,即使在改革开放之后,还是用看得见的手控制着国产避孕套。80年代,国家开始允许商业部门向计划生育部门收购避孕药具进行销售,但要按药具总金额缴纳一定比例的“经营管理费”——可以理解为收保护费。这给了各地计生委捞油水的机会。

1997年时,在黑龙江就发生一起计生委药具站管理员调包避孕套,转手卖给个体户牟取私利的案件。国家计生委原本计划发放的200万个沈阳乳胶厂所产优质避孕套,被管理员调换为其他杂牌避孕套,随便发到各地应付了事。

各地计生委这种扰乱市场的行为,甚至蔓延到了21世纪。在2003年的上海,一个厂家的避孕套如果想要进入市场或者医疗体系销售,不和计生委药具站打通关节,基本是无望的。1996年计生委出台过一个“一号文件”,赋予了药具站对计生用品货源和零售点设置的最终决定权。这样就让想要面市销售的避孕套产品,必须经过药具站的认可。

北京朝阳区某超市货架上的安全套,这些套套想进入市场销售都要经过卫计委药具站的认可/视觉中国

凭借政策优势,药具站不仅得以免费进入上海各超市与药店柜台,成立计生用品专柜,还在事实上形成了销售渠道的垄断地位。根据调查,被上海市计生委药具站控制的零售点达3496个,全面覆盖西药房、中药房、超市连锁及宾馆百货。而赋予他们权力的那份“一号文件”,却在几年前就已经废止。

国产套套的猥琐转身

我们在之前的文章《请广大女生放心大胆地吃避孕药》中提到,和国外不同,中国人更亲睐用避孕套来避孕,而不是其他。广阔的避孕市场,国产套套不占领,那外国品牌就要来占领。

1993年,北京的街头出现了大陆第一家性用品商店“亚当夏娃”。两年之后,北京就多出了上百家性用品商店。除了打破医疗部门对避孕药具的垄断,他们还经营着各种性玩具和情趣用品。

在很多人心中,由中国人率先注册的杰士邦大概是带领国产套套和外国品牌pk的主力军了,但真的是这样吗/视觉中国

避孕套生产的计划体系也被打破。1998年成立的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职责是审核医疗用品生产企业的资质和能力,对合格者颁发医疗器械经营许可证。避孕套就属于药监局管辖的“第二类医疗器械”。这给民营厂商与国际厂商铺平了道路。

杜蕾斯生产线的引进,就是青岛乳胶厂应时而动的结果。青岛伦敦国际乳胶有限公司于1999年建成投产,是中方与伦敦国际集团各出资395万美元合资设立。杜蕾斯的产品早在90年代初便已进口中国,此次本土建厂既是国企转型,也是技术引进。

有人会认为,由中国人率先注册经营的杰士邦,难道不算国产套套的杰出代表吗?确实,杰士邦这个品牌在1998年的注册和运作均由中国人完成,不过其生产基地一直辗转于马来西亚、泰国等地,在其后更是被国际集团收购控股。

无论是原料、产地还是技术,杰士邦并不算传统意义上的“国产”。另一个同样知名的品牌“第六感”,则是杰士邦的旗下产品线。此外还有并未在中国设厂的冈本,其产品也在2002年之后大量销售进中国。

2017年12月29日,山西运城市盐湖区,公安民警在一村庄民房内查获制假避孕套窝点/视觉中国

面对这些强劲对手,国产套套却再一次不争气。为了求得生存,国产厂商大量生产裸套——制作粗糙,没有任何贴牌和包装的避孕套——卖给小厂家或小作坊,甚至干脆接单为他们代工。

避孕套是一个利润极高的行业。小厂如果向大厂购买裸套,每个的成本低至一毛钱甚至几分钱。被大厂淘汰的劣等品或者过期品,价格会更便宜。而这些套套流入市场之后,以十几二十元的售价卖出。

即便一些比较正规、有独立生产能力的厂商,他们生产出的套套抗爆破性能和漏检率表现都不佳,达不到国家标准。更恶心的一些小作坊,直接在布满油污的操作台上,用劣质硅油润滑,将买来的裸套伪装成知名品牌,做无良贴牌生意。

操作过程中的细菌附着,会对使用者的生殖健康造成毁灭性影响;劣质硅油会破坏女性生殖系统的弱酸性,罹患妇科疾病的几率急剧升高。自2001年以来,广东、福建、河北、河南、山西等地均查出过案值数百万至数千万的伪劣避孕套大案,有害成品遍布华北、东部数个省区,至2018年犹查禁不绝。

2016年6月,巴西一家安全套生产工厂里的检漏环节。国产套套里,抗得过这样检测的可能不多/视觉中国

其实,这样的结果并不令人意外。原本就先天不足的国产避孕套,又在长期的计划管制下营养不良,面对洋品牌自然毫无招架还手之力。当然,作为消费者的我们,没有必要为此黯然神伤,毕竟我们只需要关心我们用的每一个套套会不会破,而不是国产套套有没有未来。

参考文献:

[1]国家统计局.中国2010年人口普查资料[OL].链接

[2]知乎.中国避孕套销量超百亿,成人用品大数据洞察那些“不能说的秘密”[OL].链接

[3]张箭. 试论中国橡胶(树)史和橡胶文化[J]. 古今农业, 2015(4):72-81.

[4]于清溪.橡胶工业百年回眸(上)[J].橡塑技术与装备,2015,41(19):1-13.

[5]于清溪. 橡胶工业百年回眸(下)[J]. 橡塑技术与装备, 2015(21):15-27.

[6]消费者的意见[N].人民日报,1956年8月19日第2版

[7]胡又牧.我是怎样在硫化胶乳研究中学习运用毛泽东哲学思想的?[J].自然辩证法研究通讯,1966(01):8-24+27.

[8]陈树滋. 上海橡胶工业志[M]. 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 2000.

[9]天津市地方志编修委员会. 天津通志, 科学技术志[M]. 天津社会科学院出版社, 1998.

[10]中国红十字会总会编. 红十字会员卫生常识[M]. 科学普及, 1957.

[11]李啸梅. 从近几年质量分级结果看避孕套质量发展状况[J]. 中国石油和化工标准与质量, 1992(11):15-16.

[12]中国网.中国避孕套市场调查报告[OL].链接

[13]杨发祥. 当代中国计划生育史研究[D]. 浙江大学, 2004.

[14]王永钰. 计划生育指导工作的体会[J]. 中华护理杂志, 1964(3).

[15]俞斯庆. 上海医药志[M]. 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 1997.

[16]佚名. 一人独吞200万个避孕套[J]. 人民公安, 1999(12):49-49.

[17]南方周末. 谁垄断了中国避孕套市场?[OL].链接

[18]陈煜. 中国生活记忆:建国60年民生往事[M]. 中国轻工业出版社, 2009.

[19]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 医疗器械经营企业监督管理办法[OL].链接

[20]戴伟勋, 刘守信. 青岛伦敦国际乳胶公司投产[J]. 中国橡胶, 1999(14):22-23.

[21]深圳都市报. 安全套,叫我如何能安全?[OL].链接

[22]安全套:特别产品令人特别忧心[OL].链接

[23]佚名. 警方破获跨省制售假冒名牌避孕套, 一盒成本价仅0.42元[J]. 中国防伪报道, 2018(3).

作者:马元西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