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被迫干私活的精神病人跳楼了

subtitle 案理说07-20 10:48 跟贴 1172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本文系网易法院频道栏目《案理说》第十期。

1

跳楼的精神病人

故事发生在西安一个精神病专科医院,这里统共有100多名患者。医院面积不大,前面是门诊楼和住院楼,后面有一个两层小楼,属于宿舍和治疗室。楼顶郁郁葱葱,有南瓜等蔬菜,但是通往楼顶的通道被上了锁,只有工作人员带领才能上楼。

就在今年7月7日,该医院的副院长,让精神病人给他干私活。28岁的病人刘某,不愿意,一跃从楼上跳到地面,造成全身多处骨折。事后,副院长为了省钱,没有拨打120,而是雇了一辆三轮车直接将刘某送到了一家医院治疗。

据刘某表述,自己在医院住院的一年,院长、护士老让他们在房顶搬东西。他因为搬了很久,不想搬了,想跑,就直接从房顶上跳了下来。

对于这件事,精神病人跳楼应该谁负责,笔者是这么看的。

2

监护人何在

首先,患者以及其监护人的责任:

精神病患者是一个很特殊的群体,法律上的观点认为不能辨认自己行为的人我们称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不能完全辨认自己行为的称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出于对特殊群体的保护,法律安排了监护人保护他们的人身和财产权利。对于这个规定当中,监护人不履行职责或者履行职责不当都是需要承担法律责任的。

我们从事件中发现,刘某已经被监护人委托给精神病医院进行治疗和照顾,而精神病院与住院病人之间是一种特殊的医疗合同关系,合同内容为医院为病人提供医疗服务和护理服务,病人接受治疗护理并支付费用。精神病患者入住医院并不意味着监护权从原监护人转移到医院身上。在本案中,刘某的监护人为刘某提供了医疗救助的途径,并承担费用,在签订该医疗合同的时候,已经将部分监护的义务委托给医院,并且也有理由相信医院会在诊疗护理过程中提供专业的服务,对于刘某在医院受伤的事不能认定为监护人不履行职责。

3

让病人搬资料属于诊疗活动吗

但是,副院长难道就不需要承担责任嘛?答案是否定的。患者的诊疗活动是指通过各种检查,使用药物、器械及手术等方法,对疾病作出判断和消除疾病、缓解病情、减轻痛苦、改善功能、延长生命、帮助患者恢复健康的活动。而副院长安排精神病患者搬资料的行为,并不能认定为是出于治疗和改善精神病患者的目的。

要判定副院长是否单独地承担责任,就必须先判定安排精神病人干活是否属于职务行为。根据报道,该副院长分管后勤,那么可以认定这种安排患者搬运医疗资料的行为构成了执行工作任务的外观表象。副院长以错误的方式——要求患者而不是医院职工干活,仍是在履行相关后勤工作职责。在这种情况下,医院没有尽到对该副院长的行为进行监督的责任,没有及时地制止该副院长的错误行为。副院长安排患者劳动的行为,一定程度上仍然带有执行其工作的外观表象,因此本案依然需要医院先对患者进行赔偿,再向该副院长进行追偿。

4

医院也需负责任

医院当然也是有责任的。

精神病患者相较于普通患者,与医院有更为特殊的关系。因为精神病患者行为自控能力较弱,且在封闭的管理环境下,医院不仅提供诊疗服务,而且一并承担着对精神病患者的人身管理义务。在医院管理出现问题并导致精神病患者受伤的情形下,医院应当承担责任。同时,由于医院与病人之间医疗合同的存在,在医院没有履行好合同义务——未能照顾好精神病患者人身安全的情况下,同样可以追究医院的责任。

在幼儿园、学校生活、学习的无民事行为能力的人或者在精神病院治疗的精神病人,受到伤害或者给他人造成损害,单位有过错的,可以责令这些单位适当给予赔偿。值得注意的是,这种赔偿责任仅仅是适当赔偿,虽然前提依然是结合医院的过错程度来确定医院的担责比例,但是不要求像一般侵权责任一样,承担全部的赔偿责任。这一点特殊之处在于,精神病人行为可能存在不可控,就如本案刘某一样,跳楼的行为按一般理性人的角度来看是不符合逻辑的。而且,收治精神病患者对精神病医院虽有一定的经济利益,但同时精神病医院对精神病人的收治也是一种不能推脱的公益性社会义务因此法律在该问题上会向医院略作倾斜。

从违约角度来看,刘某因患病入住西安雁塔甘露医院,双方之间成立医疗服务合同法律关系。医院作为医疗机构,应当配备适当的设施、设备,保护就诊和住院治疗的精神障碍患者的人身安全,防止其受到伤害,并为住院患者创造尽可能接近正常生活的环境和条件。刘某在住院期间,医院未尽到合同内容包含的安全保障义务,应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

5

直接责任人或负刑事责任

如果本案事实符合“强迫劳动”的认定条件,那么是可以对相关人员进行严惩的。一般情况下,精神病医院可以让病人从事一些与精神健康状况相当的手工劳动,作为辅助治疗的手段。在医学专业上,这种治疗方式被称为“工娱疗法”,也有相关研究对这种工娱疗法联合药物治疗精神分裂症进行临床观察,但是这种劳动应当以尊重病人的人格尊严为前提,服务于病人治疗的目的。本案也应结合具体的情形做进一步认定。可以看到,当地卫计局已经约谈该院法定代表人,责令医院撤销副院长孟某的职务,其他相关医务人员停职,接受进一步调查。

如果医院强迫劳动的情节十分严重的话,还可能会涉及到刑事责任。

强迫劳动罪并不要求“情节特别严重”,只要客观上采取了“暴力、胁迫或者限制人身自由”得方式强迫他人劳动,就能构成本罪。结合本案,精神病患者在认知能力方面本身存在缺陷,且封闭式管理在一定程度上有着限制人身自由的效果,问题在于这些效果,并不是副院长出于强迫劳动的目的,去创造出的条件,因此能否构成强迫劳动罪,还需要结合副院长是否采取了暴力、胁迫等手段作为考量因素予以判断。

6

谁来守护精神病人

精神病患者由于认知能力的限制,可能没有办法独立进行一定的法律程序来维护自己的权利,因此,法律规定了监护人和近亲属代为提起诉讼的方式对其权益进行保护。若精神障碍患者或者其监护人、近亲属认为行政机关、医疗机构或者其他有关单位和个人违反本法规定侵害患者合法权益的,可以依法提起诉讼。

另外,《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14条规定:

不能辨认自己行为的精神病人是无民事行为能力人,由他的法定代理人代理民事活动。

不能完全辨认自己行为的人是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可以进行与他的精神健康状况相适应的民事活动;其他民事活动由他的法定代理人代理,或者征得他的法定代理人的同意。刘某的监护人可以代刘某向法院提起针对医院的违约之诉或侵权之诉,要求医院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强迫精神病人劳动不是个小问题!精神病人是最没有维权能力、最不设防的人,也是最容易受到侵害和侮辱的弱势群体,希望这些不良人不再挑衅社会公序良俗,刺痛社会的良知。

作者:中国信息协会法律分会高级顾问 黄鸿江律师

本文系网易独家约稿,享有独家版权授权,任何第三方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