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调贬492点 报6.6726

第一财经日报07-12 09:18 跟贴 367 条

【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调贬492点】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报6.6726,上一交易日中间价6.6234。上一交易日官方收盘价报6.6674,上一交易日夜盘收盘报6.6749。

【相关阅读】

央行主管媒体:未来人民币汇率将更具有弹性

央行7月9日公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6月份,我国官方外汇储备31121.29亿美元,较上月增加15.06亿美元,结束了连续两个月的回落。今年4月份和5月份,外汇储备连续两个月出现回落。4月末,我国外汇储备规模为31249亿美元,较3月末下降180亿美元,降幅为0.57%;5月末,我国外汇储备规模为31106亿美元,较4月末下降142亿美元,降幅为0.46%。

经济运行平稳 外汇储备规模保持稳定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首席金融分析师鄂永健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6月份美元指数明显上行,欧元、英镑等对美元均为贬值,汇兑变化对外汇储备有不小的负面效应。同时,6月份美国债收益率下行,债券估值因素有利于外储增加。

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对《金融时报》记者表示,估值变动对外汇储备规模影响偏中性。“美元指数从5月末的93.9859升至6月末的94.5183,升值幅度较上月大幅回落,但仍然处于升值通道。欧元对美元汇率基本稳定,预计对外汇储备估值影响不大。日元对美元汇率贬值幅度较大,从5月末的108.8050贬至6月末的110.6950,贬值幅度达到1.71%,导致外汇储备中以日元计价部分折算成美元计价后形成估值损失。”温彬分析称。

从主要国债收益率看,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从5月末的2.83%微幅升至2.85%,德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从5月末的0.44%降至0.38%。

温彬认为,主要国家国债收益率的走低,导致我国持有外国国债价格上升,外汇储备账面价值增加。从综合汇率和国债收益率看,收益率变动带来的估值增加与汇率变动带来的估值损失相抵后大体平衡,与6月份外汇储备规模小幅增长一致。

银行结售汇方面,温彬表示,虽然6月份结售汇数据尚未发布,但从5月份数据看,银行结售汇顺差继续扩大至193.63亿美元,银行代客结售汇顺差更是达到224.72亿美元,均创下2014年4月份以来的最大顺差,意味着结售汇项对外汇储备规模形成支撑,这是在当前人民币对美元贬值幅度较大的情况下,我国外汇储备规模稳中有升的重要基础。此外,银行代客远期净结汇顺差较前月收窄33.64亿美元至16.66亿美元,但顺差依然有助于支撑未来外汇储备规模保持稳定。

受访专家均认为,我国经济运行平稳、结构不断优化,虽然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双向波动加大,但对篮子货币基本稳定,国际资本流动总体平衡。在此背景下,我国外汇储备规模将继续保持稳定。

未来人民币汇率仍将双向波动

我国经济基本面仍将支撑外汇储备在波动中保持稳定,未来人民币汇率也将更具有弹性。

7月9日,在岸人民币收报6.6175,较上日官方收盘价6.6480升值305点;离岸人民币升破6.62关口,日内最高升至6.6145,创7月4日以来新高,日内升值幅度最大逾450点。7月10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报6.5207,较前一交易日下跌239个基点。市场人士表示,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前期涨幅较大,现已调整至合理水平,预计未来人民币汇率波动或更具有弹性。

值得注意的是,央行发布的《2018年第一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指出,人民币国际化取得新进展,支付货币功能不断增强,储备货币功能逐渐显现。据不完全统计,已经有超过60个境外央行或货币当局将人民币纳入官方外汇储备。

另外,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近日更新的数据显示,人民币在全球外汇储备中的占比连续三个季度上升。截至2018年第一季度,人民币外汇储备规模从2017年末的1225.8亿美元增至1449.5亿美元,在整体已分配外汇储备中的占比为1.39%。

据商务部研究院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张建平分析,人民币在全球外汇储备中的地位上升,主要有三方面原因:“首先,随着人民币纳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特别提款权货币篮子,世界主要经济体的央行就要相应地配置人民币资产作为储备资产;其次,‘一带一路’建设推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从一开始就坚定支持人民币;再次,出于对中国经济稳定增长的预期加上人民币在全球金融市场中影响力逐渐扩大,很多国家也愿意多储备一些人民币。”

全球市场避险情绪高涨 人民币汇率及大宗商品双双走低

7月11日凌晨,美国特朗普政府突然发布一份针对中国2000亿美元商品加征10%关税计划。全球的外汇大宗商品再次陷入动荡。

受此影响,当日境内外人民币汇率双双走低。截至11日20时30分,境内在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CNY)徘徊在6.6749附近,较前一个交易日下跌434个基点;境外离岸市场人民币兑美元汇率(CNH)徘徊在6.6979附近,较前一个交易日下跌477个基点,盘中一度跌破6.7整数关口,触及日内低点6.7017,同样创下年内第二大单日跌幅。

“整个外汇市场都没想到特朗普在过去一周连续扩大中美贸易摩擦,导致避险情绪左右了整个外汇市场。”?美银美林?策略分析师Michael?Hartnett分析说。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高级研究员管涛认为,长期而言,中国金融市场发展的基本面没有发生变化,无需高估特朗普此举带来的负面影响。

“事实上,多数海外投资机构认为当前人民币汇率已经处于中国央行认可的均衡汇率波动区间,大举押注人民币下跌并无胜算。”?Michael?Hartnett直言。尤其是人民币汇率跌幅与美元汇率涨幅相当(美元今年以来上涨1.8%,人民币汇率相应下跌1.8%),让他们意识到利用4-5月人民币汇率“高估”押注汇率下跌的机会已经流失。

这也令不少对冲基金将沽空目标转向大宗商品。其中伦敦LME期铜、伦敦LME期锌、美国CBOT大豆期货等,纷纷刷新近期交易低点。

人民币汇率下跌难改均衡态势

在Michael?Hartnett看来,7月11日境内在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之所以大幅下跌,主要是受到离岸人民币拖累。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方了解到,主要是事件驱动型对冲基金正在削减部分人民币多头头寸避险。究其原因,这类机构发现去年中国经济能在去杠杆与固定资产投资放缓的压力下保持较快增长,出口大幅增长“功不可没”。如今出口因中美贸易摩擦升级而遭遇冲击,他们认为今年中国经济增速可能进一步回落,因此纷纷调低人民币均衡汇率波动区间——从6.6-6.7调整至6.7-6.8,由此带来新的避险沽空行为。

不过,包括宏观经济型对冲基金等长期投资机构并未跟进大举买跌人民币。

他们普遍认为6月汇率大幅回调,已让人民币从强势状态回归到均衡状态,未来下跌空间有限。

“尤其是6月人民币汇率大幅回调并未触发资本外流,表明整个金融市场并没有形成押注人民币单边大幅下跌的预期。”一位美国宏观经济型对冲基金经理认为,这也是11日午盘人民币汇率一度从日内低点6.6783反弹逾200个基点的主因之一。

然而,随着欧洲交易时段开启,大量欧洲投资机构涌入美元避险,令人民币再度下跌回落至6.6734附近。

大宗商品市场“雪上加霜”

在避险情绪高涨施压下,大宗商品的处境甚为“落魄”。

一位大宗商品对冲基金经理直言,有些事件驱动型对冲基金已经将买跌占比提高至基金规定的最高沽空比例,买跌大宗商品正成为当前胜算最高的套利交易之一。

CFTC最新数据显示,在6月26日当周,对冲基金大举增加了25619口CBOT大豆期货空头头寸的基础上,7月3日当周他们再度增加11502口大豆期货空头头寸。

与此同时,7月3日当周对冲基金还增加了COMEX精铜期货15144口空头头寸,令对冲基金持有的精铜净多头头寸跌至1万口以下,创下今年以来最低点。

“目前整个大宗商品正变得风声鹤唳。”他直言,7月11日因市场传闻导致CBOT大豆期货迅速扭转此前反弹格局,短短1小时内下跌30美分/蒲式耳,重新回到过去9年以来最低点附近。

“即便法国巴黎银行(BNPP)等投行一再强调美元可能因下半年美国经济增速放缓而呈现下跌趋势,但对冲基金不愿轻易放弃沽空大宗商品策略,因为他们认为全球贸易摩擦升级将导致大宗商品重回供大于求局面,彻底告别此前牛市行情。”?Sam?Laughlin强调。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