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你控制不住买足彩的手

subtitle 网易浪潮工作室07-11 00:40 跟贴 4683 条
世界杯开始到现在,各种跟竞彩有关的新闻层出不穷。人们到底为什么那么痴迷足彩?那些已经输过的人,为什么又总会一买再买,一输再输呢?

世界杯作为四年一度的全球性赛事,不仅是球迷的狂欢,还是“赌球狗”的狂欢。

C罗踢走了一辆车,梅西踢走了一套房。尽管世界杯的赛果冷门迭出,毁人钱财,而高楼天台上已经够拥挤了,但许多人依旧管不住自己赌球的手。

仅仅从中国体育彩票的销量来看,世界杯开赛前一周,竞彩足球也就区区14亿的销售额;开赛第一周(6月11-17日),周销售额就井喷到了73亿;截止到7月8日,世界杯期间竞彩足球销售额已经达到364亿元,要知道,2014年巴西世界杯,体彩的竞彩足球总销售额也才100亿出头。

这些还只是中国体育彩票这一家。如果再算上去“外围”买彩票,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可能是中国人有史以来最挥金如土的一次盛宴。那么,为什么赌球具有如此大的吸引力?为什么你越赌越输,越输越赌?冷门迭出的世界杯结果,是否可以预测呢?

你猜中了开头,却猜不中结尾

本次世界杯,是许多人第一次接触足彩,也是第一次接触“让一球胜”、“半场胜平负”、“波胆”、“大小球”等博彩名词。

其实,除了国内彩民耳熟能详的“胜平负”、“让球胜平负”、“总进球数”、“比分”的主流足彩玩法,海外博彩网站早就玩出了各种花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某英国博彩公司网站上的花式赌球方式:从赌半场比分,到具体球员的进球数/网站截图

只要你对34岁的哈维尔·马斯切拉诺老师有信心,你就可以在法国对阵阿根廷的16强赛下注他会吃到黄牌;同样的,在英格兰对阵瑞典的8强赛中,只要你稍微对拉希姆·斯特林的快乐足球有所了解,你可能就不会花那个冤枉钱猜测斯特林会在任何时间取得进球。

从最简单的猜胜平负、让球胜平负,再到猜测比赛是否会拖到点球大战、一个球员是否能完成帽子戏法……这些多样、细致的竞彩方式都带来了不同的风险与回报。所赌的事件发生概率越小,但所获取的回报越大。

既然如此,那么世界杯的比赛结果可以预测吗?世界杯前夕,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老师学生们依据02-14年世界杯比赛数据,运用了各种数据统计模型,预测这届世界杯每支球队能走多远。

其中最有可能夺冠的六支队伍(西班牙、德国、巴西、法国、比利时、阿根廷)的夺冠概率加起来超过了70%。但目前为止,八分之一决赛已过,只剩法国和比利时还在继续。而这篇论文预测能进入半决赛的四支球队中,只剩法国还在。

2018年6月27日,世界杯小组赛F组,韩国2-0德国。德国10号厄齐尔成了卫冕冠军出局的其中一位背锅侠/视觉中国

那么能不能说MIT论文是灌水呢?其实这么说是冤枉它们。一支球队走到最后,需要经过不断连胜,要考虑倍增概率。例如一支进了八分之一决赛的超级强队,对每支球队胜利概率都为0.7,它还要胜利4次才能夺冠。那么这支球队夺冠的概率为0.7^4≈0.24,不到四分之一。

“快乐足球”的发源地英格兰自从1966年击败西德夺冠后,在世界杯赛场上基本毫无建树。如果你稍微对倍增概率有所了解,你就会知道本次世界杯他们能够打入四强是多么了不起。

近期MIT的一篇论文,预测这届世界杯最有可能出现的比赛流程/Andreas Groll et al., 2018

当然,以上推论纯粹基于以往的比赛数据,还有更多的因素未考虑进去。例如主场优势,有人统计了英超比赛中1520场比赛,结果发现在主场作战的球队胜的场次比例达到了47.3%,输球与平局场次平分秋色。俄罗斯爆冷战胜西班牙的16强赛,也许是西班牙“传控”打法已死,也有可能是俄罗斯人恐怖的主场氛围帮了大忙。

有些时候,足球场上的不可控因素还包括裁判。2002年世界杯小组赛,东道主韩国对阵当时众星云集的意大利,整场比赛裁判成为了韩国的“第十二人”:意大利多次进球被判无效,韩国队员狂野的动作、明显的犯规却没被吹罚。这场比赛以韩国爆冷2:1击败意大利告终。

2002年6月18日,日韩世界杯1/8决赛,韩国Vs意大利,厄瓜多尔主裁判莫雷诺出牌/视觉中国

正是因为一场球赛受到的影响因素太多,即使能知道两支球队技战术水平有明显差距,任何细微的变化也有可能使得结果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为什么你对足彩欲罢不能

赌球过程中伴随着得失。获取回报的方式有多种,最靠谱的方式当然是靠自己智慧和劳动一步一步获取回报。谁都知道赌博中输多赢少,庄家几乎不可能输,而赌徒想赢多半得依赖运气。总得来看,一定是输家更多。

中国体育彩票官方数据显示,德国对阵韩国的小组赛,只有1.12%的彩民购买了韩国胜,2.46%的彩民买两队打平,剩下的96.42%的彩民都相信卫冕冠军德国不可能在韩国人面前“翻车”。英国著名博彩公司威廉希尔也对德国信心爆棚,韩国胜的赔率开到了12.5,买中具体比分2:0的赔率更是高达70。结果那一晚,不止是朋友圈,全世界人民都哀鸿遍野。

2018年6月27日,韩国与德国比赛结束后的德国球迷。谁也想不到卫冕冠军德国会止步于此/视觉中国

既然如此,赌球这种充满不确定性的获取奖赏回报的方式,为什么还能如此吸引人呢?实际上,这种对于充满风险和不确定选项的偏爱,首先就根植于动物的基因之中。

有人做过研究,让大鼠通过不同形式按压杠杆,以获取食物。一种形式是,每次按压100%能获取1粒食物;而另一种形式是,50%概率什么都没有,16.67%获取1粒食物、16.67%获取2粒食物,16.67%获取3粒食物。

结果显示,大鼠十分“犯贱”,更偏爱充满风险的投资。第二种获取食物不确定的训练方式,反而能吸引大鼠按压更多次的杠杆(下图红线部分)。

训练老鼠按压杠杆获取食物,当按压杠杆时所获回报不那么确定时(红线),老鼠能更积极地按压杠杆/Anselme, P., Robinson, M. J., Berridge, K. C, 2013

为什么结果的不确定性反而能更强烈地激发大鼠的动机?这里要介绍一种大脑中的物质,它叫多巴胺。很多人对它并不陌生,认为多巴胺的释放代表了“愉悦的感觉”,而实际上并非这样。

越来越多的神经学家、心理学家观察到多巴胺代表的是渴求、动机,多巴胺释放意味着“我还想要!”。海洛因、吗啡等都能刺激多巴胺在我们的脑中释放,使得我们充满动机去继续寻求这些药物以刺激脑中多巴胺释放,即使有的时候这个过程中并不能体验到快感。

而不确定性,恰好更能激发多巴胺的释放。在一项对猴子的实验中,研究者发现,当结果最为确定时(实验中是让猴子100%或是0%获取果汁),猴子多巴胺神经元几乎不活动;而当获取果汁的概率最不确定时(50%概率获取果汁),期待过程中多巴胺神经元活动最强烈。

老虎机是利用不确定性的集大成者,今天许多游戏也借鉴了老虎机的设计原理/视觉中国

大鼠和相对高级灵长类的猴子都表现出了对不确定结果的偏爱,而这两种动物常被用来模拟人类的认知行为活动。那么也不难理解为什么赌球这样风险高的、回报不那么确定的投资方式更吸引人了。

不确定性让足球比赛跌宕起伏,本届世界杯更是如此。不到比赛结束最后一刻,你根本不会料想到小组赛2:0领先的日本,会在最后被比利时反超为2:3;你也不会料想到阿根廷能够靠着罗霍的最后进球2:1绝杀尼日利亚,苟延残喘了一番。

越赌越输,越输越赌

赌球的魅力一方面在于其不确定性,而另一方面,玩家们常常不能理性看待自己的赌球水平,也无法有效控制自己的赌博行为。

越赌越输,越输越赌,这就是赌博的另一种魔力,它总能扰乱人的正常思维,打破人的控制能力,让人迷失于其中。

电影《活着》,葛优饰演的福贵少爷连续赌博下输光家产/电影截图

在赌球过程中,抱着过度的胜负得失心,往往使人处于高度焦虑的状态:担心自己买的球队会输,担心这个过程中会输钱。而人在焦虑中,就会把那些不确定的信息、或者对自己有威胁性的信息判断为负性的信息,最终影响决策。

本届世界杯冷门迭出,阿根廷出局了,德国也出局了,葡萄牙也出局了,那么巴西对阵墨西哥的16强赛,巴西输球的概率是不是大大增加了呢?其实并不是这样,只是强队出局所引起的焦虑,使得人们更容易联系到负性结果。

2018年6月22日,广州,彩民正在观看巴西对阵哥斯达黎加的比赛。由于各部门封禁网络售彩app,人们只能到线下彩票站来投注/视觉中国

此外,如果你是一个“外围”玩家,你习惯在半场时购买下半场的比分。那么,当巴西对阵哥斯达黎加的小组赛上半场踢成0:0时,处于焦虑中的你就会将0:0这样一个信息处理为负性信息,影响你下半场的下注判断。这种感觉,就和有人看到半杯水说“还剩半杯水”,有人看到却说“只剩半杯水”了一样。

当普通的“小赌怡情”发展为赌博成瘾时,还会使人产生一些不合理的认知。例如常见的赌徒谬误,包括:解释偏差(英格兰队能赢,是因为我买了他们能赢!);高估自己的控制力(有阿森纳球员出场的比赛都输了,我一定能赢!);认为自己能像刘语熙一样预测结果(输了这么多次,下次一定会赢!)。

2018年7月7日,俄罗斯世界杯,瑞典对阵英格兰。一名至死不渝的中国球迷/视觉中国

这些不怎么理性的思维或多或少给了赌徒继续赌博的理由。或者说,赌徒们为了让自己继续赌下去,给了自己一些虚假的理由合理化自己的行为。

赌博成瘾还会改变人的大脑结构。例如,大脑皮层中的一些区域,尤其是负责整合处理信息、抑制和控制自身行为的内侧前额叶皮层会变薄。而实际上,研究也的确观察到赌博成瘾的人认知能力有所改变:更冲动,注意力无法集中,执行计划的能力下降。

研究显示沉迷赌博的人,右侧大脑皮层,尤其是前额叶区域会变薄(图中红色区域)/ Jon E.Grant et al., 2015

这一系列变化使得人们认知狭隘,并且具有刻板性。简单来说,就是单方面看到自己愿意看到的,一根筋地认为自己能赢回来,一定要赢回来,或是认为自己没有办法控制赌博的冲动。这就是为什么,每届世界杯你总能看到《对话世界杯赌球者:他输掉了积蓄和五环边上的房子》这样的社会新闻。

当然,本届世界杯,大多数人可能都还达不到美国DSM的病理性赌博诊断标准。标准有10条,符合其中5条才够格。就算你濒临成瘾边缘,你也不用苦苦寻求管住自己手的方法了,好消息是,世界杯马上要结束了。

参考资料:

Andreas G ., Christophe L., Gunther S., Hans V. E. 2018.Prediction of the FIFA World Cup 2018 – A random forest approach with an emphasis on estimated team ability parameters.

Grant, J. E., Odlaug, B. L., Chamberlain, S. R., 2015. Reduced cortical thickness in gambling disorder: a morphometric MRI study. Eur Arch Psychiatry Clin Neurosci.

Potenza, M. N., 2014. The neural bases of cognitive processes in gambling disorder. Trends Cogn Sci. 18, 429-438.

Robinson, M. J., Fischer, A. M., Ahuja, A., Lesser, E. N., Maniates, H., 2016. Roles of "Wanting" and "Liking" in Motivating Behavior: Gambling, Food, and Drug Addictions. Curr Top Behav Neurosci. 27, 105-136

Anselme, P., 2013. Dopamine, motivation, and the evolutionary significance of gambling-like behaviour. Behav Brain Res. 256, 1-4.

Anselme, P., Robinson, M. J., Berridge, K. C., 2013. Reward uncertainty enhances incentive salience attribution as sign-tracking. Behav Brain Res. 238, 53-61.

Balodis, I.M. et al. (2012) Diminished fronto-striatal activity during processing of monetary rewards and losses in pathological gambling.Biol. Psychiatry 71, 749–757.

Cocker, P.J. et al. (2014) A selective role for dopamine D4 receptors in modulating reward expectancy in a rodent slot machine task. Biol.Psychiatry 75, 817–824

Fiorillo, C. D., Tobler, P. N., Schultz, W., 2003. Discrete coding of reward probability and uncertainty by dopamine neurons. Science. 299, 1898-1902.

Hartley, C. A., Phelps, E. A., 2012. Anxiety and decision-making. Biol Psychiatry. 72, 113-118.

Linnet, J., Mouridsen, K., Peterson, E., Moller, A., Doudet, D. J., Gjedde, A., 2012. Striatal dopamine release codes uncertainty in pathological gambling. Psychiatry Res. 204, 55-60.

Preuschoff, K., Bossaerts, P., Quartz, S. R., 2006. Neural differentiation of expected reward and risk in human subcortical structures. Neuron. 51, 381-390.

Simon Kuper and Stefan Szymanski., Soccernomics., 2014

Singer, B. F., Anselme, P., Robinson, M. J., Vezina, P., 2014. Neuronal and psychological underpinnings of pathological gambling. Front Behav Neurosci. 8, 230.

作者:刘虾滑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