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斯大林格勒战役,究竟有多惨烈?

subtitle 地球知识局07-10 10:09 跟贴 25859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NO.587-中国的斯大林格勒

作者:书剑为酒

制图:孙绿 / 校稿:猫斯图 / 编辑:棉花

1943年,抗日战争进入了第六个年头,此时日本已经占据了大半个中国,中国军队和日军作战依然败多胜少。

但中国军队并非全无优势。中国庞大的国土分散了日军的兵力;抵抗力量深入内陆,让日军海军优势不复存在;空军的袭扰则在一次次的防空作战中为中国人所习惯。更要命的是,日军在一次次的胜利之后发现了一丝发泄后的无趣:他们取得了大多数的胜利,中国却绝不会屈服。

但是日军又不得不继续向国民政府采取攻势,因为只有拿下国民政府新的首都重庆,战争才算结束。

危急存亡之秋

1943年的危险局势

1941年的中条山会战之后,日军已经奠定了进攻陕西的基础:山西的绝大部分已经握在手里,中条山的陷落和国军重兵集团的大溃败让陕西开始直面日军的威胁。实际上日军已经虎视潼关,有进攻陕西的可能。

丢了中条山,陕西就危险了

在正面战场上,1940年5月日军攻占了湖北宜昌,随后日军在宜昌周围努力攻略,并逐步巩固了这一地区。宜昌是万里长江的中点城市,宜昌和周边地区的逐步丧失则意味着国军在江防上的压力更加巨大。

从上海一路打到宜昌

再丢石牌,怕是重庆也守不住了

1943年,日本在滇缅战场大有进展,切断了中国的陆上国际交通线,盟国只能依靠危险的驼峰航线来给中国输血。云南的日军则占领了龙陵、腾冲等重要城市,从侧后方对重庆形成了威胁。

驼峰航线

陪都重庆在三个方向上都面临着威胁,不过轻重缓急还有些区别。

陕西方向最为安全,国民政府在关中屯有重兵,八路军的核心则是陕北。日军一旦进攻陕西必将陷入国共两党的合力抵抗。在云南方向上,如果日军大兵压境继续攻略怒江,甚至是跃进到澜沧江流域都会遇到层峦叠嶂的天险,再加上国军和飞虎队的干扰,西南可保一时无虞。

飞虎队P-40战斗机

这样一来,最大的压力转移到了两湖战场。

从兵力部署和地理地势来看,日军从鄂西方向突进也更现实一些。从地理上来看,日军长期占据的武汉距离重庆的水上距离只有1275千米,距离并不长,还有水路可走,比翻山越岭容易得多。凭借强大的日本海军,日军本部似乎有信心拿下这一程。

所以日军要么向西硬刚鄂西山地

要么从湖南贵州迂回入四川

1940年5月日军侵占宜昌以后,便立刻用3万余人分兵驻守宜昌周边的战略要点。在鄂西前线,中日两军很快陷入犬牙交错的对峙形态。

双方对峙的前线,便是石牌,一个宜昌上游30里的小村子。长江在此经过时,在水道上转出了一个月牙形转弯,这个转弯就是长江湍急的上游和平稳中游的分界线。

过了石牌就是三峡

过了三峡就是重庆

对于日军而言,攻占石牌就可以攻略西南,彻底粉碎国民政府的大后方;对于中国而言,石牌要塞是中国国门的最后一道防线,中国不能再后退了。

石牌天险

保卫石牌就是保卫重庆

1941年,日军调集第十一军和第3、第13、第39师团,共10万人,又调动了大批军舰和战机,向石牌发动大规模立体进攻。

日军第11军

日军大兵压境,当面的中国军队属于第六战区,司令长官是素有小委员长之称的陈诚。石牌要塞核心阵地的守军则是第十八军第十一师,这是陈诚的起家资本(因土字拆开为“十一”、木字拆开为“十八”,故称“土木系”)。

第十八军第十一师

这十一师的师长是胡琏,他是黄埔四期毕业生,出身于贫寒家庭,在国军之中以作战勇敢著称,有苍鹰之称。连毛主席提到胡琏时也称: “十八军胡琏,狡如狐,勇如虎。”

战前,蒋介石还亲自发来手令: “石牌乃中国之斯大林格勒,离此一步,便无死所。”接到手令的陈诚紧急打电话询问胡琏: “守住要塞有无把握?”胡琏只回了一句:“成功虽无把握,成仁确有决心。”

的确,胡琏早已经做好了成仁准备。

他本人给家人留下遗书五封,在给妻子的遗书中,胡琏写到:“十余年戎马生涯,负你之处良多,今当诀别,感念至深。兹留金表一只,自来水笔一支,日记本一册,聊作纪念。接读此信,勿悲亦勿痛,人生百年,终有一死,死得其所,正宜欢乐。匆匆谨祝珍重。”自胡琏以下,全师官兵全都留下此类遗书,至今读来令人泪下。

1943年5月25日,日军集中两个师团和一个旅团扑向石牌要塞。中国守军则决心以高家堰、余家坝、曹家畈、石牌一线为决战线。战斗最惨烈的地带就在石牌,战争在28日就进入了白热化阶段。

日军先后对十一师组织的第一道防线发动了5次总攻,守军毫不退让,在左翼阵地全军覆没的情况下依然继续坚守。第二天黎明时分,日军三面夹击阵地,仍然被国军击退。

恼羞成怒的日军开始调集重武器,同时呼叫空军支援。但在长官要求的5月31日之前,守军一步未退,坚守了南林坡主阵地。等到他们奉命撤退时,已经有四分之三的兄弟长眠在了山头上。

日军使用催泪瓦斯夺取制高点

5月29日,日军第三十九师团主力进攻至曹家畈,随后兵分两路向牛场坡、朱家坪两地大举进犯。牛场坡是一片山谷,有群山掩映,树木丛生,是朱家坪的地理屏障。日军这次使用了佯攻,以一路迂回牛场坡背后,另一路则发动正面进攻。但中国守军仍然力战不溃,最终主动撤离了阵地,组织下一道防线。

在天台观阵地,日军动用一个大队进攻天文台阵地。而天文台守军只有一个排的战士,死战不退。日军发动了四轮冲锋之后调来飞机,将山头的土犁了几层。最终,这一个排的士兵殉国。

我一排战士聚集在冬荆树下坚持战斗

飞机竟把冬荆树炸成秃桩,山头土翻几层,一排全部殉国

二战规模最大的白刃战

日军攻陷天文台之后开始向八斗方二线阵地突进。

5月30日,日军基本突破石牌外围防线,开始抢攻石牌要塞。日本空军每天保持9架飞机助战,陆军则以小股多批的战术猛攻。日军火力强大,人数又多于国军,这么打下去凶多吉少。

在这个时刻,胡琏决定用白刃战,用日本人最想不到的方法抢占战场优势。

于是在曹家畈附近,中日两军爆发了二战当中规模最大的白刃战。敌我双方上万人端着刺刀冲向对方,在战斗最激烈的八斗方阵地,日军遗弃的尸体堆成了金字塔形。

在曹家畈附近的大小高家岭上

曾有3个小时听不到枪声

敌我两军扭作一团展开肉搏战在拼刺刀

曾有人这样描写在这场白刃战中战死的少年:“那时候,中国农民家的孩子营养普遍不好,十六七岁的小兵,大多还没有上了刺刀的步枪高。他们就端着比自己还长的枪上阵拼命。如果他们活着,都已是七八十岁的老人了。他们也会在自家的橘园里吸着小口的香茶,悠闲地看着儿孙,温暖地颐养天年。可他们为了别的中国人能有这一切,死掉了。”

这场热兵器时代的冷兵器大战谁的损失更大众说纷纭,但是明确的是,这个搏命的战术起效了,日军的攻势锋芒不再如此尖锐。

陆军在英勇抵抗的同时,中国空军也频繁出动,击落击伤日机七架,尽可能减轻来自天空的压力。

中国空军

海军官兵则沿着长江江面施放水雷,把石牌的长江江面布成了雷阵。在两岸的炮台,海军官兵依靠要塞炮扛住了日军的海陆立体优势,任凭日军飞机、舰炮的狂轰滥炸,一步未曾后退。

水雷来一颗

靠着中国军人的一口气和对地形的梯次防御,石牌要塞令日军久攻不下,损失惨重。5月31日晚,日军终于掉头东向,纷纷撤退。6月2日,中国军队全线反攻,日军溃不成军,节节败退,取得了以“太史桥大捷”为标志的石牌保卫战主战场的彻底胜利。

此前,日军在任何一场战役之中都能够发动持续不断的攻势,日本士兵的悍勇是中国军人不能抵挡的。但在石牌,中国军队挡住了,并且中国军队胜利了。这场胜利自然而然成为了1943年的大新闻,极大地鼓舞了全国人民的士气。

和蒋介石强调的一样,石牌保卫战后来被西方报纸称之为“中国的斯大林格勒战役”。当然,比起苏德战场彻底逆转,伤亡超过两百万人的斯大林格勒战役,外国人的褒奖有些言过其实了。

毕竟中国军队是出了名的

遇强则强,越打越强

经此一役,中国军队彻底击溃了日军进攻重庆的企图。此后日军在重庆方向上再无任何进展,速战速决灭亡中国的企图更加遥遥无期了。

END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