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命轮回:"瓦良格"号诞生之地如何堕入深渊?

网易历史07-10 09:43 跟贴 5211 条

作者|施展,军事自媒体人,在《现代舰船》《海陆空天惯性世界》等国内知名军事刊物发表文章数十篇,逾百万字,擅长苏(俄)历史军事领域的写作。本文为网易历史频道独家稿件,谢绝转载。

2018年7月3日乌克兰尼古拉耶夫州经济法庭宣布,位于尼古拉耶夫的黑海造船厂公共有限公司(ПАО Черноморский ССЗ)正式破产,之后将启动破产清算程序。这座被誉为“苏联航母的摇篮”在破产前是乌境内的造船龙头企业,也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辽宁”号航母(原名“瓦良格”号)以及俄罗斯联邦海军唯一一艘航母“苏联海军元帅库兹涅佐夫”号的诞生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苏俄南部的造船中心

1897年,由法国和比利时股东控股的“纳瓦尔”造船机械与铸造工厂在俄南部城市尼古拉耶夫正式投产。在建厂之初,“纳瓦尔”工厂涉足的领域相当广泛,不仅限于为帝俄黑海舰队建造舰船,还生产火炮炮塔、船用锅炉、船用和机车蒸汽机以及桥梁建筑等。1905年,英国率先开工建造“无畏”号战列舰后,在各国都掀起了这种全重型火炮战舰的造舰热潮。为了能够建造这种新式战舰,“纳瓦尔”工厂在1907年开始对造船设施进行技术改造,拆除了老旧的木质船台,建设了一座能建造排水量高达45000吨的大型舰的1号船台,同时还扩建了原有的造船、锅炉和锻压配套车间,并新建了一系列的装配车间和铸钢车间。

在波罗的海造船厂建造的“塞瓦斯托波尔”级战列舰的设计和建造经验上,帝俄海军部部长格里戈里罗维奇海军上将在1911年将2艘新式主力舰“女皇叶卡捷琳娜二世”号和“皇帝尼古拉一世”号的建造合同授予了“纳瓦尔”工厂。同年,该厂的控股权被法国银行“社会总行”取得,改组成为尼古拉耶夫工厂和造船厂股份公司,领导该公司的是后来成为法国总统的大企业家保罗·杜梅。到了第二年,彼得堡国际商业银行又从杜梅手上收购了这家公司。

“叶卡捷琳娜大帝”号战列舰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尼古拉耶夫船厂公司除了继续建造战前开工的无畏舰外,还在建造“伊斯托明海军上将”号轻巡洋舰、“诺维克”级驱逐舰、潜艇和其他舰船,并负责组装从美国进口的“霍兰”级潜艇散件,一跃成为俄国技术实力数一数二的大船厂。1918年,德军占领了尼古拉耶夫,并要求将尼古拉耶夫船厂公司交给他们。由于拒绝接受与德国人的合作,厂长尤列涅夫被逮捕枪杀。外国武装干涉苏俄和国内战争期间,工厂的生产和建设基本陷于停顿。乌克兰苏维埃政权建立初期该厂也主要负责修船,一直到苏联成立后才得以恢复造船。

1922年,尼古拉耶夫船厂公司被收归国有,并以法国共产主义活动家安德烈·马尔蒂的名字命名为马尔蒂造船厂。20年代后期,该厂开工了苏联自行设计建造的“飓风”级警戒舰(护卫舰)和“十二月党人”级潜艇,奠定了苏俄南部造船工业中心的基础。到了30年代,马尔蒂造船厂又陆续建造了“列宁格勒”级驱逐领舰、“愤怒”级驱逐舰、38型驱逐领舰、“基洛夫”级/“马克西姆·高尔基”级轻巡洋舰以及多型潜艇。1937年,该厂获得了第198造船厂的保密编号,并开工建造了“苏联”级战列舰中的“苏维埃乌克兰”号战列舰、69型重巡洋舰“喀琅施塔得”号以及多艘“夏伯阳”级轻巡洋舰。

德军在1941年7月对尼古拉耶夫的航拍侦察照片,在船台和舾装码头上还停放着多艘未建成的舰艇

卫国战争爆发后,南线的德军迅速逼近了尼古拉耶夫。在将船体完成度较高的战舰安排下水并拖到黑海东岸的高加索港口后,第198造船厂在德军占领该城前自行爆破和破坏处置了没能来得及建成的“苏维埃乌克兰”号战列舰、“喀琅施塔得”号重巡洋舰还有其他舰船。而当苏军于1944年收复这座城市后发现,德国人在撤走前已经将第198造船厂的生产设施、厂方和铁路有组织地进行了破坏。根据由斯大林签发的国家国防委员会决议,工厂开始进行重建和恢复工作。同年,第198造船厂的保密编号变更为第444造船厂。

“斯大林格勒”号重巡洋舰的船体在取消建造后被用作靶标遭受了新式导弹武器的射击

战后,除了续建战前未能完工的68型轻巡洋舰外,第444造船厂又新开工了多艘“斯维尔德洛夫”级轻巡洋舰和“斯大林格勒”号重巡洋舰。但斯大林逝世后,新上任的赫鲁晓夫将重型装甲火炮战舰视为过时的产物,叫停了全部的火炮巡洋舰建造计划,而未建成的“斯大林格勒”号则被改造为射击靶标,在经受了多枚反舰导弹的攻击后被拆毁。50年代初,该厂主要转产613型潜艇(北约代号W级)和油船,之后又生产了大量的渔船和油船等民用船只。1952年,该厂被以造船工业部部长伊万·诺先科的名字来命名。

“苏联航母的摇篮”

1962年3月初,时任“伊万·诺先科”造船厂厂长的阿纳托利·甘克维奇接到了苏联造船工业部部长鲍里斯·布托马的电话,后者向其询问了有关船厂当前的生产以及配套设施的建设情况,以及是否有能力在当年秋开工一艘“全新设计的新型战舰”。当时船厂已经有好几年没有建造过排水量超过1万吨的海军舰艇了,但仍保留有一大批技能娴熟的技工和先进的船台设施。甘克维奇厂长当时就敏锐地察觉到,这或许是船厂提升自身实力以及经济收入的绝佳时机。尽管此时他并不清楚即将建造的这艘新型战舰对苏联海军到底意味着什么,但能让造船工业领导亲自致电过问的项目的重要性想必非同小可。

就在这一年的年底,未来苏联航母的雏形、被西方称为“莫斯科”级直升机航母的1123型反潜舰首舰“莫斯科”号在“伊万·诺先科”造船厂最大的0号船台铺设了龙骨。1965年该舰下水后,腾出空来的0号船台又开工了其姊妹舰“列宁格勒”号。到1967年底,“莫斯科”号反潜巡洋舰交付苏联海军。同一年,“伊万·诺先科”造船厂更名为黑海造船厂。1969年,同型舰“列宁格勒”号也竣工服役,与“莫斯科”号一样被编入了黑海舰队。这两艘舰搭载了当时最为先进的声呐系统、雷达系统以及武器系统,并设有起降甲板、机库以及升降机以供运作和维护14架舰载直升机。

“莫斯科”级反潜巡洋舰(直升机母舰)

1967年,苏联第一种垂直起降飞机雅克-36在航空工业以及军队领导人面前进行了飞行演示。但由于苏联空军拒绝采用这种性能有限的战机,主管国防工业的苏联部长会议副主席德米特里·乌斯季诺夫元帅说服海军总司令谢尔盖·戈尔什科夫,希望苏联海军能将其作为载机舰上的舰载固定翼飞机发挥作用。不久后,雅克-36的舰载型雅克-36М在“莫斯科”号上进行了起降试验。与此同时,为搭载该机而专门设计的新型载机舰也逐渐成形。1970年7月,被命名为“基辅”号的1143型反潜巡洋舰首舰在黑海造船厂的0号船台开工。2年半的船台上工期结束后,“基辅”号于1972年12月下水,同月又开工了2号舰“明斯克”号。而“明斯克”号在1975年9月30日下水后的当天,又举行了3号舰“新罗西斯克”号的开工仪式。与其说这表现了苏联造船工业高效的管理水平,不如说凸显了苏联国内能够建造大型水面舰的船台数量不足的窘境。

“基辅”号重型载机巡洋舰

1977年,“基辅”号反潜巡洋舰以“重型载机巡洋舰”的名义加入海军服役。而在同一年,雅克-36М舰载垂直起降轻型强击机也以雅克-38的正式编号开始使用。这3艘“基辅”级服役后,其突破常规航空母舰的外观造型和武器配置令西方国家大为震惊。该型舰不仅拥有一块能起降直升机和垂直起降飞机的斜角甲板,在前甲板还堆积了大量的自卫和攻击武器。其中最为显眼的就是8具“玄武岩”反舰导弹(北约代号SS-N-12)的发射筒,而在甲板下方还贮有供二次装填的备弹,全舰火力完全不亚于一艘正规的导弹巡洋舰。在苏联解体后,“基辅”号和“明斯克”号被拖到中国成为航母公园,而“新罗西斯克”号则在韩国被拆解。

1978年,经过改进的第四艘“基辅”级重型载机巡洋舰“巴库”号在黑海造船厂开工。该舰取消了甲板下的反舰导弹库,改为安装12具反舰导弹发射装置,提高了短时间内的齐射火力密度。此外,在“巴库”号上还首度出现了采用固定阵面的无源相控阵雷达以及新的“匕首”垂直发射防空导弹系统(北约代号SA-N-9)。为了纪念为苏联海军建设呕心沥血的“红色马汉”戈尔什科夫,“巴库”号于1990年改名为“苏联海军元帅戈尔什科夫”号。但由于维护不力,该舰在90年代失去航行能力停航。2003年,俄罗斯与印度签署协议,俄方将“苏联海军元帅戈尔什科夫”号免费“赠送”给印度,印方则出资由俄方负责对该舰进行修理与改装。在经历长时间的拖延交付后,改名为“维克拉玛蒂亚”号的苏式重型载机巡洋舰以全新的面貌加入印度海军服役。

从巅峰坠入深渊

在尤里·马卡罗夫厂长的领导下,黑海造船厂的航母发展在80年代走到了一个全新的阶段。苏联终于开始建造搭载滑跃起飞/拦阻降落固定翼舰载机的重型载机巡洋舰,而非“基辅”级那样如“鸟中蝙蝠”般的异类。1982年,11435型重型载机巡洋舰“列昂尼德·勃列日涅夫”号在黑海造船厂开工。该舰于1987年改名为“第比利斯”号,1990年正式获名“苏联海军元帅库兹涅佐夫”号。1985年,黑海造船厂又开始建造同型舰“里加”号,该舰在1990年更名为“瓦良格”号。

目前俄海军唯一的一艘航母“苏联海军元帅库兹涅佐夫”号

在常规动力的重型载机巡洋舰之后,苏联人又雄心勃勃地规划了采用核动力的11437型重型核动力载机巡洋舰,也就是1988年在黑海造船厂开工的“乌里扬诺夫斯克”号。“瓦良格”号与“乌里扬诺夫斯克”号的命运想必多数读者都已耳熟能详,本文中就不再赘述,另外从“瓦良格”号上拆下的部分管路电缆后来被挪用到在黑海造船厂为希腊建造的45000吨级巴拿马型油船上。

苏联解体后,乌克兰与俄罗斯一样继承了前苏联遗留的大量国家财产。作为苏联南部最大的工业企业,黑海造船厂被完好地保留在乌克兰的领土上。在上世纪90年代后的私有化改革以及21世纪初以来的去工业化进程之中,大量的军工企业被迫军转民或破产重组,而黑海造船厂则依靠少得可怜的造船订单艰难地维持生计。

后记

黑海造船厂破产的这一结局令人唏嘘,但也完全在意料之中。当笔者在个人微博上发布黑海造船厂破产的消息后,有网友这样评论道:“航母哪里去了?航母卖给中国了。强大的联盟哪里去了?强大的联盟解体了。造船厂哪里去了?造船厂破产了。马卡罗夫厂长同志哪里去了?厂长同志再也不能回答了。”

黑海造船厂俯瞰

如果没有强大的国力、持续的投入与国防政策支持,是不可能建设一支强大的海军的。而与尚有一定军事需求的俄罗斯海军及俄国内船厂不同的是,以近海防御为主的乌克兰海军既没有建设远洋海军的需要,也根本没有充足的资金。再加上将自身命运寄希望于西方施舍的乌克兰政府以及企业内部管理混乱,黑海造船厂实际上长期处于濒临破产的境地。2015年该厂就曾进行过一次重组,但仍没能挽救这座自建厂一百多年以来数次遭受破坏、又数次重新投入生产的船厂。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