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乾隆十三年之后,乾隆为什么会骤然变得残忍嗜杀

subtitle 历史大学堂07-09 16:46 跟贴 705 条

乾隆十年的四月,川陕总督庆复急忙向乾隆火速报信,四川金川一带,发生藏人劫掠商旅,甚至抢劫官兵,已经到了“实非用兵不可”的地步。

此前乾隆尚不希望大动干戈,还曾发下谕旨给川陕:“如单小小攻杀,事出偶然,即当任其行消释,不必遽兴问罪之师,但是无犯疆圍,不致侵扰,竟可置之不问。”《乾隆实录》

这次收到川陕总督的强烈建议,可见形势紧急,于是他连发两道谕旨,第一道是调庆复回京任职,任命张广泗为川陕总督。第二道谕旨是宣布派兵进剿大金川。这个金川地区“东西长二、三百里,横约数十里,口不满万人。”然而其地理位置相当重要,与十多个土司地区相接壤,其中土司情况复杂,内部不稳,经常发生互相攻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张广泗(?—1748年)_图

早在乾隆二年(1737),大金川土司与革布什咱土司辖地,双方发生严重格斗,二年后,杂谷、沃日的名号土司又三次攻劫大金川;为此川陕总督鄂弥曾对此上书乾隆进行出兵弹压,此时乾隆没有作战准备,否决建议。这次决定派张广泗出任川陕总督认为他有丰富的苗疆事务经历,对他说:“西南保障,实卿堪用”,并对他进一步指示说:“大地番蛮与苗性相似……务须通盘计算,为永远宁谧之图。《乾隆实录》

然而令所有人没想到的是,金川虽小,战事却接连失利,张广泗向乾隆奏报时,将战败责任推给将领张兴“昏懦无能”而他自己仅仅承担“失察之罪”,请求乾隆将他“交部议处”,同时又要求增兵1万,增加大炮100门,增加饷银100万两,并保证于夏秋之间结束战争。

金川县 小金川地图_图

乾隆十三年春,乾隆这时对张广泗还抱有一线希望,并将其所提要求给予满足。并选派首席军机大臣讷亲作为经略,赴前线指挥。

不料战争的进展远远超出乾隆预料,由于清军严重缺乏高原作战经验,用兵二十多万,耗银二千万两后,还是屡次失利。当乾隆得知3000余清兵被打的抱头鼠窜时,乾隆震怒批示到:“即不能以一当十,亦何至三千之众,不能敌贼番数十人,而至闻声远遁,自相蹂躏,此事实出情理之外,闻之骇听。”这时对讷亲、张广泗彻底失望。九月十九日,当乾隆再次收到讷亲、张广泗报告说:“大金川兵二三十人夜袭杂谷营卡,趁土汉官兵熟睡,偷袭营盘,杀死兵丁,抢去炮位。”乾隆气愤至极指出:“则其平日毫无纪律,视同儿戏可知……总由军纪不明,以至无一人合宜,殊非朕本意所及料也。”《乾隆实录》

大小金川之役_图

从乾隆十一年(1746)六月开始,金川用兵二年有余,所费几及2000万两,而对付不了一个土司,乾隆决定惩办讷亲、张广泗,九月二十九日,乾隆以“玩兵养寇,贻误军机”罪名将张广泗革职,交刑部审理,令侍卫富成押解回京。到了年底,乾隆在瀛台亲自审理张广泗,最后以“狡诈欺罔,有心误国,情恶重大”,决定处死张广泗。没多久又以“退缩偷安,劳师糜饷”下令将自己曾经最器重的首席军机大臣讷亲绑缚军营,被赐了一把“遏必隆刀”,让他自己自裁,庆复则被赐了一条白练,悬梁上吊。

金川之战虽然数次失败,但是对于处死三位重要高级大臣,在清代一朝也为罕见。乾隆十三年前,对于全国的死刑犯,乾隆能不处死的,尽量不处死,乾隆十四年秋审的时候,一改以前做法,对死刑犯大批勾决,并且连带所有贪污挪用官吏全部进行处死,这一年被处死的官员级别和数量都突破了整个清朝的最高人数。

乾隆皇帝_图

那么是什么引起乾隆巨大震怒,走了一个罕见的极端呢?

因为这一年是乾隆最不痛快的一年。甚至在登基之初,乾隆就对这个十三年有所不好的预感,他说:“朕御极之初,尝意至十三年时,国家必有拂意之事,非计料所及者。”《乾隆实录》

说来也巧,这年,他一生最珍爱的孝贤皇后富察氏因病在德州路上去世,这一事件直接给乾隆巨大精神打击,就在这一年,有的官员因为在百日内剃头,乾隆认为他们这是对皇后的大不敬,一怒之下处死湖广总督,革去了湖南巡抚、湖北巡抚的职务,从大学士、总督、尚书、巡抚不下百名,这场巨大的风暴席卷了整个政坛。“乾隆十三年、十四年,为高宗生平的第一变,由寅畏小心,一切务从宽大而一变为生杀予夺,逞情而为。”《清朝的皇帝》

这使一向做事很讲规矩的乾隆瞬间变得极其任性,完全随着性子来剥夺了许多人高级官吏的性命,这也解释了为何金川之战一下子将三位主官全部处死的原因。

乾隆 十全老人之宝_图

对于金川之战的不利,乾隆特别决定,今后关系军务的犯人,要从重处理,“不少假借。”武官临阵畏惧者,一律不得保全首级。

虽然诛杀武将的乾隆十三年是场特大情绪风暴,但通过金川之战的失利,乾隆认识到军纪废弛,因而力图整顿,他特别在象山建立了健锐营,训练强兵,自己经常去检阅训练,为此后全面做好“十全武功”的第一功做出了准备。

文:赵立波

参考文献:《乾隆实录》《清朝的皇帝》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