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停车楼有五个风格迥异的外立面,这是怎么做到的?

好奇心日报07-09 10:12
参与的每个建筑师最终被分配了一个区域和空间来建造和自由支配,创造完全独立的设计,不用考虑合作建筑师的想法,试图呈现建筑界的“精致的尸体”。

通过创意活动来激活城市区域,早已不是新鲜事。但真正策略得当的并不多。迈阿密设计区算是真正将创新艺术、设计和建筑融合得很好的一个社区案例。

它不仅将曾经经济活动较停滞的旧城地区,还借力迈阿密巴塞尔艺术展这样的公共活动,培养了大批本土艺术爱好者。在这里,你几乎随处可见各种整修后的仓库创意空间、画廊。

2015年,设计园区的开发者 Craig Robins,委托建筑师和策展人 Terence Riley 创造一个博物馆停车楼的概念。最近,这个名为“博物馆停车楼(Museum Garage)”的项目进展到了第三期,7层楼的综合体将包括地面层零售空间和800个停车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除了 Terence Riley 自己的建筑公司 K/R(Keenen/Riley),他还找来了纽约公司 WORKac,柏林公司 J. Mayer. H.,西班牙公司 Clavel Arquitectos 和生活在日本的法国艺术家 Nicolas Buffe 五个创作团队,合力设计停车楼的外立面,并给整个项目取了一个抽象的名字——“精致的尸体(Exquisite Corpse)”。

这个名字来源于一个即兴游戏。1925 年,法国的一群诗人和艺术家玩游戏,一个参加游戏的人在纸上写下一个短语,将纸折起来,遮盖住这个短语,然后把纸传给下一位参加游戏的人。第一轮过后,有了这样一句诗:"精致的尸体将要喝新葡萄酒"(The exquisite corpse shall drink the new wine),从此游戏就以该句的主语命名了。有人谴责这是个无聊的游戏,也有人称赞其意义,阐释了“群体个性之中的无意识现实”。

在 Terence Riley 的策划下,参与的每个建筑师最终被分配了一个区域和空间来建造和自由支配,创造完全独立的设计,不用考虑合作建筑师的想法,试图呈现建筑界的“精致的尸体”。

在设计园区第1 大道和第 41 街的拐角处,事故纽约公司 WORKac 的作品与柏林的 J.MAYER.H 的作品。

WORKac 立面像是一个蚂蚁农场。在一场以蚂蚁种群为灵感的人类活动展示中,小型公共空间,比如花园、可以借阅的图书馆、艺术空间和游乐场,它们之间的联系空间在一个穿孔的金属屏幕后面出现又消失,这个屏幕提供了视觉对比、阴影和保护。

J.MAYER.H. 设计的立面名为 XOX(Hugs and Kisses),看起来像是一个巨大的联锁拼图,在转角处与 Workac 的立面形式交织。红蓝交织的条纹,让人想起汽车设计的空气动力学形式,似乎漂浮在下面的人行道上。小体量覆盖在金属幕墙之下显而易见,在夜间又被嵌入光线激活。

Nicolas Buffe 的作品紧挨着 41 街立面,是停车场的出入口。整个设计以深色穿孔金属为背景,加上由激光切割金属和纤维树脂塑料生成的 2D、3D 元素。沿街的立面有 4 个 7 米高的 3D 少女像, 站立在停车场拱形的入口和出口边。和少女像一样,上部的元素也反映了 Buffe 童年对电子游戏和日本卡通的喜爱。

Clavel Arquitectos 的作品是“城市堵塞”,象征着迈阿密设计区城市生活的再生,设计师使用 45 个忽视地心引力的用金属和银制成的车身包裹里面,仿佛陷入超现实的垂直交通堵塞。

在 41 街最西面,是由 K/R 设计的“路障”。这个设计受到迈阿密汽车景观的启发,尤其是无处不在的橙色和黑白条纹的交通障碍。在这个项目中,这些人造路障会向右翻转,形成一个色彩明亮的屏幕。立面有 15 个用镜面不锈钢制成的“窗”,混凝土植物从人行道上冒出来。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