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药神》:谁不曾卑微苍茫努力生存?

参考消息网07-09 08:50 跟贴 3107 条
在“活不起、病不起、死不起”的现实里,“谁家还没个病人呢?”

《我不是药神》毫无疑问是今年暑期档的最大惊喜。

号称水军也无能为力的豆瓣评分9.0,点映票房破亿元,上映仅2天票房破4亿元,许久不见的“满座”现象卷土重来。该片被称为“中国版《达拉斯买家俱乐部》”、“文青的《战狼2》”、“徐峥是中国的良心‘阿米尔·汗’”、“山争叔叔”火了一把,该片甚至打破了影评人和观众“水火不容”的分歧……观众太过热情而自发病毒传播。

中国观众对国产电影虽然责之切,但也爱之深,中国观众对好电影是如此饥渴。

电影院里观众们的表现也宛若奇观:前半段黑色幽默乐呵呵,后半段全场肃穆泪索索。

改编重点的“聪明转移”

中国人以往对电影院的期待是:我要开心,我要忘记现实生活,我要爆米花的快感!所以爆款往往是“开心麻花”这样的喜剧片,或是好莱坞的嗨片。

即使是票房黑马《前任3》《后来的我们》,你也得说“谈恋爱”并不是生活的全部。

即使是口碑之作《战狼2》,你也得承认“战争”离普通观众的生活仍然有点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电影《我不是药神》中的代表警察正义一方的曹斌(周一围 饰)

《我不是药神》讲述的是徐峥饰演的程勇“非法”代购印度抗癌药的故事。原型陆勇也是一名慢粒白血病患者,被称为“药侠”、“印度抗癌药代购第一人”,现实世界里的“格列卫”23500元一盒,平均一粒药200块钱,一盒大概只够吃一个月,每吞下一粒药,其实都是在吞钱,而因为昂贵的医药价格、看病难的困局,人们对这个“非法药”有了不同的看法。

而电影将真实社会事件、颇有争议的故事,改编得如此聪明——

它不说制药公司的错,因为背负巨大的研制成本,正是专利权的保护,能让它们进行风险性如此之高的新药开发;

它也不说警察、司法的错,钻法律的空子贩卖假药,作为警察当然应该不遗余力地抓捕,司法完善需要历史、社会的轮轴进行自我修正;

它对社会现象有所拷问,却不粗鲁批判。

电影开始就用字幕表态:虽然取材真实事件,但是我们有艺术加工不要太认真,这样暧昧不清的真实,能使得创作者能“商业运作真实故事”,观众并不能抓住把柄对号入座。

《我不是药神》的聚焦点始终在人心。

影片中无所不在的电影气质是草根,每个人都如此苍茫卑微,为了生活小心翼翼,平凡得就如我们每个人。

“神还原”人性和现实

程勇起初是狼狈的小人物形象

徐峥扮演的程勇,出场狼狈至极,他像众多挣扎在红尘中的中年人,上有老下有小,为了谋生狡猾又鸡贼,暴躁、麻木、迟钝,以及拥有某种自欺欺人的自尊,自己的生活已经一团乱麻,对他人的苦难冷漠视之。

没有人天生是英雄。

即使故事的主角程勇,也得应付生活的一地鸡毛,初衷也是“我不要做救世主,我要赚钱”。

而也正是通过程勇“普通人”的视角,拉近了观众与“慢性粒白血病人”的距离,将小人物的各种身不由己、绝望求生,刻画得丝丝入扣。

电影里有段患病老奶奶同警察的对话,深切地道出了这份绝望:“4万一瓶的正规药,我吃了三年,房子吃没了,家人吃垮了,我只想活命……谁家里还没个病人。你就能保证一辈子不生病?”这是观众的一个泪点时刻。

谁没体验过生病时的脆弱?谁体检时没担心过自个健康?谁没见过亲人的病重、住院,甚至生离死别?

王传君饰演的吕受益努力生存谨小慎微

观众被拉至一个带有亲身体验的情景中,生死的十字路口,看到一点侥幸生存的可能,你不去搏一把,拼个鱼死网破吗?

当黄毛被拖进手术室并没告知“人没了”,程勇的哭诉扔出了一个催泪大炸弹:“他才20岁,他只是想活下去,这有什么罪?”

即使是唯一的反面人物,哄抬市价、赚黑心钱的张长林,也说出:“这个世界上只有一种病:穷病。”

它道出了多少人的隐痛——

他说:“我没有卖假药害人,我这两年救的人没有一千,也有五百。”

他仗义地没有泄露程勇的名字,而程勇听闻张长林被抓,掩饰时木然地说:“挺好,为民除害”。

这是完成了语境的置换。

张长林道出了掩藏下的真实心声,而观众可以是剧中的任何一个人。

谁没有对生活骂着脏话,却笑着活下去的时刻?

正是精准的人性捕捉,才有了《我不是药神》扑面而来的现实冲击力。

人们为这个故事流泪,实际上也是为各自可能承受的命运流泪。毕竟在“活不起、病不起、死不起”的现实里,“谁家还没个病人呢?”

接受度高所以可能改变社会?

《我不是药神》的幕后铁三角宁浩、徐峥、文牧野创造了打动人心的故事

另一方面,《我不是药神》非常符合商业片的特点,你可以看出每个笑料、每个泪点都经过编剧和导演的反复推敲,力求精准。

故事本身相当沉重,人们平常并不愿意看悲剧,《我不是药神》是典型的笑泪剧:前半段的处理套用侠盗入伙的故事模板,并用笑匠搭档“徐峥+宁浩”风格组合,使得“荒诞感+传奇故事”元素吊足观众胃口。

《我不是药神》的海报都在暗示这是一部非常让人开心的搞笑电影——无怪于有人欢欢喜喜进电影院,结果发现爆米花都吃不下,还把妆哭得稀里哗啦。

但所幸的是内里都是金子,不仅用追逐戏、打斗戏等等一切都用精彩的表达方式和紧张的叙事方法抓住观众,而且,电影用“喜剧+悬疑紧张+疯狂煽情”的整体叙事结构,让观众得到了情绪上的巨大戏剧化满足。

笑料也非常接地气,演绎程勇这个角色的“度”很难把握,如果不是徐峥,这个角色很容易会太浮夸或者太虚伪,这些都会降低整部电影的真实感。

徐峥跟儿子进澡堂会说:“小鸡鸡长大了”;与印度人杀价的时候说:“这个死胖子,人这么胖,却跟猴子一样精”;说服刘牧师入伙的时候说:“耶稣说过,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耶稣还说过,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如此逗趣的一个人,一步步地走到最后,成为“英雄”。

《我不是药神》中的治愈小队

其他的演员王传君饰演的吕受益、章宇饰演的黄毛等等,一批优秀的演员都让这个故事变得如此真实可信。

但《我不是药神》能让全民打call的原因是——这是一部可能改变现实的电影。

电影《素媛》聚焦社会现实

正如韩国《素媛》对应的是韩国社会未成年少女性侵问题,印度电影《摔跤吧,爸爸》对应的则是印度社会的性别歧视问题,日本《入殓师》对应的是日本社会的老龄化问题,美国《辛德勒的名单》对应的是对二战的反思。

它们都以最大众、最便捷的艺术形式,把对一系列复杂社会问题的探讨介绍给最广大的观众群体,获得大量关注,引发良性讨论,甚至产生巨大影响。

而《我不是药神》的持续发酵,让更多人开始思考医疗、生命、体制等等现实问题。

声明:网易刊登此文仅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绝不代表网易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