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种虫子能传播“新艾滋病”!正被广州全城悬赏缉拿

subtitle 网易哒哒07-08 10:18 跟贴 25987 条
美洲锥虫病已传播至中国邻国日本和韩国,中国将面临风险。

本文系网易沸点工作室《哒哒》栏目(公众号:网易新闻)出品,每周五期,聚焦年轻人关心的科普话题。

关注微信公众号网易新闻(wangyixinwen163),查看更多干货。

你听说过悬赏捉拿凶手,可你听说过悬赏捉拿虫子吗?

7月5日,广州日报刊登了一则“悬赏捉拿木虱王”的新闻,并且捉一只的酬劳还不低,8元。

消息一出,有人兴奋找到发家致富新途径,但更多的人开始担忧。

报道中称,这种由“木虱王”引起的“美洲锥虫病”有“新艾滋病”的称号,在全球范围内的扩散不容小视。

广州市疾控中心对此解释,希望“捉虫”可以帮助他们掌握锥虫病的媒介状况,为防控做好准备;“找人”也可以让潜在患者得到及时的救助,降低死亡风险。

“木虱王”的学名叫锥蝽。头部狭长似锥,成虫长约25毫米,色黑或暗褐,腹部侧有红或黄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锥蝽是美洲锥虫病的感染虫媒,大家一定要看清楚 / BMJ临床实践

它们多生活在不合格的房屋缝隙、旧花盆、木柴堆、灌木丛、动物栖息处等地。

昼伏夜出,喜欢叮咬人体皮肤薄弱的地方,脸部是锥蝽的最爱。

锥蝽的藏身之处 / 世界卫生组织

不同于蚊子通过吸血和反刍传播病毒,真正的感染源其实藏在锥蝽的粪便里……

锥蝽喜欢在叮咬完人类以后,顺带在伤口旁进行排泄。人们在挠被叮咬部位时,其粪便就会被涂抹至伤口处。

锥虫的寄生过程 / 世界卫生组织

此时,藏在粪便中的“克氏锥虫”便乘机进入了人体。

除此之外,偶然接触了被污染的食物、血液、器官移植等方式也可能造成感染。

感染后,这些寄生虫会进入到人体的血液和淋巴系统内。初期急性期会引起发烧、全身酸痛等症状。而后期慢性期则可能会导致心脏衰竭和其他致命并发症。

克氏锥虫的生命循环 / Alexander J. da Silva & Melanie Moser

这种病因为和艾滋病有不少相似之处,而被不少学者称为“新型艾滋病”。

一方面,二者的传播方式相似,都可以通过输血、母婴的方式感染;另一方面,它们在发病初期都有很长一段时间的“隐匿期”,很难被发现。

不同之处在于,艾滋病是破坏人体免疫系统,而美洲锥虫病是虫卵在体内积累对心脏等器官产生伤害。且美洲锥虫病若在早期被发现,则还可有效治愈。

所以从严格意义上说,将锥虫病称为“新艾滋病”是不恰当的,但也不能掉以轻心。

目前有两种治疗锥虫病的药(苄硝唑和硝呋莫司),但是副作用较大,未获当局批准。

治疗锥虫病的药品 / RxWiki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HO)数据显示,截至2010年,美国锥虫病的感染人数已达1300万人,且多发于拉丁美洲。

由于移民潮、输血等因素,该病已相继出现在原本认为不具风险的地区。

合肥市居民在热心献血 / 视觉中国

中国寄生虫病所所长周晓农在接受采访时说到,“目前,这种病已经传播到了日本和韩国,中国也将面临风险”。
1

除了锥蝽,这些昆虫也很致命

事实上,锥虫病这种感染病并不是个例。

在贫困地区尤其是热带地区,由于潮湿炎热的气候环境,大量蚊虫以指数爆炸的速度增长。

例如蚊子、黑蝇、采采蝇、白蛉、猎蝽、蜗牛等都是“热带病”的主要携带者。

比尔盖茨曾发文表示,日常所见的蚊子是世界上“杀人”最多的动物,其一天“杀死”的人比鲨鱼100年杀死的都多。

2016年,蚊子平均每天造成1470位人死亡 / 数据来源世界卫生组织(WHO)、全球鲨鱼袭击卷宗(GSAF)

此外,还有臭名昭著的“非洲昏睡病”,它由非洲锥虫引起,曾经在临床病史上造成了严重的后果。

第一个记载昏睡病的人是阿拉伯旅行家伊本·哈勒敦,他在14世纪探险一个部落时发现,部落首领大部分时间都在睡觉,两年后,整个部落的人都因病死掉了。

脑部被寄生虫侵袭的患者,会感到异常乏力,很容易在睡眠中不能进食,因为极度饥饿死去。

“非洲昏睡病”如果不能及时发现、或得不到及时的治疗,死亡率可能会达到100%。

研究发现,致命的非洲昏睡病隐藏在人类皮肤内 / Wellcome Images

此外,“盘尾丝虫病”可能导致视力丧失;“淋巴丝虫病”可能引起四肢肿胀,造成终身残疾;

被中国人熟悉的“血吸虫病”会导致严重贫血,对于青少年的发育成长产生破坏性的影响。

患血吸虫病的青少年 / 钱江晚报

这种热带地区常见的、主要由昆虫引发的疾病,人们把它称为“热带病”。

在热带地区,人们和大量蚊虫朝夕相处,许多人倾向于忽视这种“热带病”的存在,认为小小的蚊虫对自己造成不了太大的影响。

然而,“热带病”的危害超过了大多数人的想象,这些疾病虽然成因和带来的影响并不一样,但最终都有可能导致严重的身体残疾。

等待打针的“美国锥虫病”患者 / 凤凰网

除了蚊虫,“热带病”的另一个传染源,是被污染的水和虫卵堆积的土壤。

随着环境的恶化,人和动物之间的天然传播链被破坏,而恶劣的生活和卫生条件又反过来加重了环境的污染。

这样形成一个恶性循环,“热带病”才越来越嚣张。

这种病曾一度成为世界棘手的难题,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在“热带病”最疯狂的时期,十几亿人曾感染过其中一种或几种疾病,相当于世界人口的六分之一。

“热带病”主要集中在非洲和拉丁美洲的低收入贫困国家,这些国家的广大地区可能同时流行5到7种“热带病”。

然而,当时这些疾病在传染国的卫生规划中没有得到相应的重视,因此亚洲和中东部分国家也付出了沉重代价。

但随着生活和卫生条件的改善,生物之间的传播链渐渐恢复,在世界的广大地区,“热带病”已经得到了有效地控制。

2

出国旅行需谨防感染

虽然目前美洲锥虫病在中国没有传播开,但不得不提醒出国旅行的人群要注意防范,尤其是夏季。

2015年1月28日,据中新网报道,江苏检验检疫局成功发现并处置了全国首例输入性非洲锥虫病病例。

和美国锥虫病不同,该病的传播媒介虫是布氏锥虫经舌蝇。

患者在从非洲加蓬回国时被查出感染。但国内没有舌蝇这一物种,先前也没有患病案例,更谈不上有治疗药物。

检疫局通过地方卫生部门、省寄生虫病防治研究所,同时协调外交部非洲司向世界卫生组织总部(WHO)等办事处请求支援,才最终获得药物。

该患者在经过2周的治疗后,才脱离危险。

2017年8月12日,福建协和医院收诊一位41岁女性患者,她在肯尼亚等地旅游时被虫子叮咬后,回国后一直高烧不断。

经过多方努力,包括福建协和医院、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在内的4家机构的合力诊断,才确定该病人感染上了罗德西亚锥虫病(非洲锥虫病的一种)。

确诊后,医生们只控制住了体温,但肝功能受损严重。最终世界卫生组织开通绿色通道才将特效药送达,挽回了性命。

据江苏检验检疫局数据显示,2014年,该局共查验出入境人员341.8万人次,发现传染病例338人次。

虽说是小概率事件,但仍旧不可忽视。

3

再可怕的魔鬼,也能扼杀在摇篮中

“锥虫病”听上去可怕,但不是无药可救,也根本没必要恐慌。

相关学者曾说,“美洲锥虫病”目前只在美洲、欧洲、日韩等国发现有病例,中国等大部分亚洲地区不必惊慌。

在日常生活中,或外出到以上感染地区,只要不接受小血库的输液,不跟别人用过一支注射器,一般不会有感染风险。

另外,可以在居所附近喷洒药用驱虫的产品,杀灭居室、露天场所和动物巢穴中的锥蝽成虫。据统计,喷洒药用产品的除虫率要远远高于单纯防护。

如果居住在城市,锥蝽滋生的可能性相对较小,但是也要定期开窗通风,保持室内的洁净。

毕竟,人类在地球上存活了这么多年,还没遇到什么敌手。

参考文献:

[1] Hotez PJ; et al. (2007). "Control of neglected tropical diseases".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357: 1018–27.?

[2]钱颖骏,李石柱,王强,张丽,柳伟,陈家旭,汪俊云,肖宁,周晓农. 中国输入性美洲锥虫病疫情的快速风险评估[J]. 中国寄生虫学与寄生虫病杂志,2013,31(01):57-59.

[3孔令云,郭继鸿,朱天刚. Chagas心脏病研究现状[J]. 中国心血管杂志,2013,18(04):308-310.

[4] 郭萍,广州悬赏捉"木虱王":传播"新型艾滋病" 捉1只奖8元[J].广州日报,2018

[5] 央广网. "新艾滋病"美洲锥虫病肆虐美国 超30万人受感染[J]. 中国广播网,2014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