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母顺走公文包又安排闺女“拾金不昧”,咋想的?

subtitle 案理说07-06 11:49 跟贴 544 条

本文系网易法院频道栏目《案理说》第八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拾金不昧,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但是打着“拾金不昧”的幌子,私自乱动用他人财物可不能让人称赞,相反可能还会触犯刑法。

01

被一个公文包改变的人生命运

近日,安徽的蒋女士与丈夫一起前往南京探望20来岁的女儿,一家人不远千里相聚,本应其乐融融的气氛却被一段意外的人生插曲所打断。

在一次出游时,一家三口乘坐网约私家车。蒋女士发现汽车副驾驶后座置物袋内有一个公文包,她趁着没人注意把公文包带走了。回到家的蒋女士打开公文包,发现里面有5000元现金人民币,她拿出了2000元,随后把装有3000元人民币的公文包拿给了女儿,让女儿去交公。

女儿带着公文包来到了中山路陵园管理局,把装有3000元人民币的公文包交给了保安。保安登记了信息,让蒋女士女儿拍了照取证。原本事情已经结束,岂料警察竟找上门来了。

理由是涉嫌盗窃罪。

目前,蒋女士面临的是因涉嫌盗窃罪被警方刑事立案。

02

是“拾金不昧”,还是涉嫌盗窃罪?

读完上面的故事,肯定有不少读者朋友与笔者一样,对蒋女士一时糊涂的行为深感惋惜,这一家三人原本温馨的家庭生活从此蒙上了一层难以抹去的阴影。当然,也许有不少读者朋友会产生疑问:蒋女士的上述行为不是属于“拾金不昧”吗?怎么会涉嫌盗窃罪

原来,蒋女士在网约私家车顺走的公文包的主人正是该车司机,司机在发现自己装有5000元现金的公文包丢失后赶紧报警。警察在调查后,找到了蒋女士。在警方的审讯下,蒋女士承认了自己私自拿走公文包的行为,并表示:“我想人家可能不知道里面具体金额,拿一点不会被发现。”

笔者认为,如果蒋女士的上述行为经法院最终认定属实的话,那么她私自拿走他人公文包及财物的行为则构成盗窃罪,而非“拾金不昧”。主要理由如下:

其一,我们先来区分何谓拾金不昧的“拾取”?何谓“盗窃”?很显然,拾金不昧的对象是他人不慎丢失的财物,该财物已经不在其权利人的控制范围内。因此,拾金不昧的“拾取”应该是发现、捡到了他人不慎丢失的财物。而“盗窃”的对象主要是他人并未丢失且在他人控制范围之内的财物。在本案中,蒋女士拿走的公文包属于网约车司机的合法财物,且正处于该司机的控制范围内,并未被该司机不慎丢失在车外。因此,蒋女士在车内私自拿走该公文包的行为明显不属于“拾取”,而应属于“盗窃”。

其二,再来判断蒋女士的盗窃数额是否达到盗窃罪的追诉标准。根据我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以及江苏省关于盗窃罪数额的认定标准,只要蒋女士在本案中盗窃他人财物的数额达到江苏省规定的人民币2000元以上,其就达到了刑事追诉的标准。那么,蒋女士在本案中的盗窃数额究竟是5000元,还是2000元呢?不少读者很可能认为是2000元,因为蒋女士实际私藏的就是2000元。笔者认为,这个观点不符合我国刑法的规定。

根据犯罪既遂的理论,当蒋女士盗窃并控制了本案中的公文包及其财物后,其行为已经构成犯罪既遂,即其盗窃行为及盗窃结果均已完成和形成。本案中公文包里的财物仅人民币现金就有5000元,该财物已经由蒋女士私自窃取且完全控制,依法应认定其盗窃数额至少有5000元。因此,该数额显然已经超过江苏省规定的2000元的盗窃罪追诉标准。至于蒋女士最后决定只私藏2000元,而以“拾金不昧”的名义让女儿返还的事实,可以作为量刑情节酌情考虑,但无法改变她此前盗窃至少5000元人民币的法律事实。

如果法院最终认定蒋女士构成盗窃罪,那么她可能面临怎样的刑罚呢?根据《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的规定,盗窃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者多次盗窃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一般情况下,蒋女士将面临上述刑罚中的一种。

但是,如果她符合《关于办理盗窃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的规定,虽然盗窃公私财物数额较大,但认罪、悔罪,退赃、退赔,且具有以下情形之一:(一)具有法定从宽处罚情节的;(二)没有参与分赃或者获赃较少且不是主犯的;(三)被害人谅解的;(四)其他情节轻微、危害不大的,情节轻微的,可以不起诉或者免予刑事处罚。总之,蒋女士具体将受哪种刑罚,届时需结合该案的证据情况、犯罪情节、认罪态度等因素综合认定。

03

蒋女士在犯罪既遂后,为何安排女儿“拾金不昧”?

本案中,一个值得关注的事实是:蒋女士在犯罪既遂后,为何还安排女儿以“拾金不昧”的方式返还公文包及里面的3000元现金等财物?这种犯罪心理是否自相矛盾?

笔者结合多年的执业经历,认为这种事情发生在蒋女士这类当事人身上,实属正常,符合她的社会身份。笔者提请大家注意视频新闻中的这段细节:对于蒋女士私藏的2000元现金,她先是藏于背后裤腰带内,见到警察来查后又悄悄转移至衣袖内。面对警方的审讯,蒋女士供认自己是心存侥幸,“我想人家可能不知道里面具体金额,拿一点不会被发现。”从这些细节可以判断蒋女士是一个文化水平不高的普通老百姓。因为她在盗窃既遂后发现公文包里竟有5000元现金,此时内心非常恐慌,既有来自道德的自我批判,也有来自对违法犯罪的恐惧,但是她仍然念念不舍,又想继续贪图小便宜,因此最终决定私藏这2000元现金,再安排女儿“拾金不昧”。这些复杂、矛盾的心理非常符合文化水平不高但又受一定道德观念束缚的普通社会人群。相反,如果本案发生在那些文化水平较高或具有相关反侦查经验且丧失道德底线的另一类社会人群身上,后面的故事就很可能不会发生了。

因此,笔者认为:尽管蒋女士的盗窃行为令人不齿,但是她本质上不是一个没有道德底线的坏人,是一个值得挽救和改造的人。

04

本案启示录

综观本案,笔者认为以下两个问题容易令人混淆,值得大家在日常生活中注意,否则极易“拾金不昧”不成,反而涉嫌犯罪。

其一,拾金不昧中随意抽取拾取物品中的财物,是否构成犯罪?如果构成,应该承担什么责任?

笔者认为:如果你拾取的是权利人故意丢弃的财物——即放弃所有权的财物,那么你从中抽取部分财物甚至是完全占有该财物的行为,不涉嫌犯罪。如果你拾取的是权利人不慎丢失的财物,且从中抽取的财物价值达到一定的数额,拒不归还失主的,那么依据《刑法》第二百七十条的规定:将他人的遗忘物或者埋藏物非法占为己有,数额较大,拒不交出的,构成侵占罪。构成此罪,侵占财物数额较大的,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罚金;侵占财物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二年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其二,如果捡到钱包或其他贵重财物,应该如何处理?

笔者认为最好的办法是拾金不昧,将捡到的贵重财物交给公安机关依法登记处理。

总之,当你有一天遇到天降财物时,请立即回味《朱子家训》这句名言警句:见不义之财勿取,遇合理之事则从。否则,在下一个路口等待你的很可能就是《刑法》。

作者:中国信息协会法律分会高级顾问 吴刚律师

本文系网易独家约稿,享有独家版权授权,任何第三方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