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思|那些天天说土味情话的,你们有完没完?

网易政务07-06 10:12 跟贴 82 条

本文系网易政务原创栏目《有思》第12期。

土味情话火起来之后,身边总有人喋喋不休说着你为什么害我?害得我这么喜欢你”“你知道世界上最冷的地方是哪儿么?是没有你的地方”“用爱做成的门是什么门?是我们啦”……

一开始大家或许还觉得土味逻辑的脑回路奇妙有趣,但听太多这些油腻又神经质的情话,真的会忍不住想说,这些成天把土味情话挂嘴边的人,还有完没完了?

喜欢土味情话的你,喜欢的其实是那一分耿直

百度百科上对土味情话的定义是这样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土味情话:网络流行词,指那些听起来很肉麻很腻人又有点乡土感的情话。该种情话虽然很腻人,但是却很撩人。

土味文化因为直白的表达、尴尬的逻辑、夸张的形容,经常被贴上“乡土”的标签。

但正是由于这些直白、尴尬和肆无忌惮,让土味文化有了一种耿直的可爱,会给听者一种亲切老实的感觉。

在生活中,我们通常更容易对耿直的人建立信任。土味文化正是切中了人们这样的心理,通过笨拙、直接、无需思考的表达方式,向对方传递一种耿直和可爱。

土味情话的出现,激发了中国人对内敛文化的挑战欲望

在中国,直白这件事并不主流。

中国文化含蓄而内敛,喜欢委婉地表达感情,尤其是对父母、子女、伴侣这些最亲密的人,中国人表达爱的方式总是行动大过语言,像西方国家一样把i love you挂在嘴边,几乎是无法想象的事情。

即使遇到问题必须要直接沟通的时候,中国人也绝说不出一句:we need to talk

直到土味文化出现,瞬间激发起中国人想要勇敢表达的欲望。

在这场土味狂欢里,参与其中的人们像一群孩子般争先恐后地玩起“土味梗”,即使再含蓄的人,即使再难以启齿的尴尬情话,都可以经过“土味”加工,勇敢地表达出来。内敛含蓄的中国人,终于在土味文化中抛开了传统文化的束缚,寻找到了自由直接带来的新鲜和刺激。

但当可爱又尴尬着的土味情话,开始对我们狂轰乱炸的时候,真的谁也吃不消。

的确是时候要丰富一下我们的表达方式了。

我们的血液里,其实流淌着含蓄与直白的矛盾基因

其实,中国人的血液里,始终流淌着含蓄委婉和直白热情的矛盾基因,让我们时而保持克制保守,时而能够大方开放。

这份含蓄内敛,来自几千年文明的积淀,从象形文字开启中国人类文明开始,我们慢慢习惯了天马行空的联想,比起外国人的直接,我们更擅长形象生动的比喻和描述,讲究欲显而隐的优雅,追求人与人之间的默契。

日月水火木山六字的象形文字写法

所以在热情浪漫面前,中国人也习惯了克制和收敛。

土味情话的突然流行,好像揭开了一个事实,那就是中国人在情感表达上一贯保守克制,但骨子里仍然有着热情奔放的基因,所以在大胆说爱的时候表现出跃跃欲试的欢喜,实在是一种羞涩的可爱。

爱情,往往会让人展现出人性最真实的样子。

如果有什么能够让中国人走出含蓄,展现奔放热情,那一定是爱情。

严肃的鲁迅是最典型的代表,他的《两地书》堪称经典情书。“广平兄:听讲的学生倒多起来了,大概有许多是别科的。女生共五人。我决定目不斜视,而且将永远如此,直到离开了厦门。迅,九月三十日之夜。”

鲁迅和许广平

再严肃克制的人,也会在爱人面前变得热情和浪漫。

徐志摩一生中爱国很多女子,陆小曼或许是让他爱的最为热烈的一个,写给她的情书比起流行的土味情话,其肉麻程度一点也不逊色。“眉眉,这怎好?我有你什么都不要了。文章,事业,荣耀,我都不要了。诗,美术,哲学,我都想丢了。有你我什么都有了。抱住你,就好比抱住整个的宇宙……”

徐志摩和陆小曼

比起徐志摩笔下“轻轻地我走了”,他情书里的直白,应该才是他最本真的样子吧。

王小波、朱生豪、沈从文、丁玲、顾城……都是表达爱的典范,会有各种各样的语言和行动表达对爱人的情感,他们的情话比起土味情话更加丰富和美妙,似乎也更加真挚和恳切。

抛开土味情话,含蓄的中国人在表达爱这件事上,真的可以更洒脱一点。

本文为网易新闻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