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夺走83万人生命,比尔盖茨:它比任何动物都可怕

subtitle 网易哒哒07-04 10:07 跟贴 18812 条
地球上杀人最多的动物,时刻潜伏在我们身边。它一天杀死的人,比鲨鱼100年杀死的人都多!

本文系网易沸点工作室《哒哒》栏目(公众号:网易新闻)出品,每周五期,聚焦年轻人关心的科普话题。

关注微信公众号网易新闻(wangyixinwen163),查看更多干货。

说到夏天,比起让人崩溃的高温,更让人无奈的是什么?

当然是无处不在的蚊子了!

特别是躺床上准备美美睡一觉时,“嗡嗡嗡”的声音一旦出现,简直是一场终极灾难。

此刻的我们往往只有两种选择,要么开灯“啪啪啪”,要么摸黑“piapiapia”。

无论哪种,都有可能造成“睡意全无”的后果。

让人不禁仰头问天:“为何会有蚊子的存在啊!

不过,怕蚊党先别急着上火,因为你们的福音就要来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外媒报道比尔盖茨投资研发自杀式蚊子 / New York Post

不久前,据国外媒体报道,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将斥资400万美元用于研发“杀手蚊”。

这种蚊子携带了“自杀基因”,可通过交配的方式杀死对方,从而减少蚊子的数量。

因为刚好戳中大众的痛点,消息一出,遍得到了网友的广泛支持,并分分钟上了热搜,不过也有不少网友表示“担忧”。

网友吐槽截图

蚊子如何“惹”到了比尔盖茨

事实上,蚊子之所以让人痛恨,远不止它咬人这么简单。

长期以来,蚊子始终是人类健康的一大天敌。其中按蚊、伊蚊和库蚊,能够传播如登革热、疟疾、黄热病、寨卡等各类疾病。

2015年,蚊子造成多地众多人口死亡 / 比尔盖茨微博

蚊子和它们携带的疾病每年杀死超过50万人,其一天杀死的人比鲨鱼100年杀死的人都多。

2016年,蚊子平均每天造成1470位人死亡 / 数据来源世界卫生组织(WHO)、全球鲨鱼袭击卷宗(GSAF)

历史上,蚊子产生了不止一次灾难性的影响。

1793年在费城爆发了黄热病瘟疫,带走了全城超过1/5的人,而瘟疫的传播媒介就是蚊虫。

1802年,拿破仑的部队因为感染黄热病而溃不成军。

1900年前后,正在施工的巴拿马运河开凿工程停工,原因是黄热病造成几十万工人住进了医院。

30岁的巴西妇女Adriana Cordeiro Soares在给她3个月大、因寨卡病毒患上小头症的的儿子洗澡 / 视觉中国

2015年,通过蚊虫进行传播的寨卡病毒在巴西爆发,并迅速传播至南美和中美,进一步扩散到全球80多个国家和地区。

2016年2月世界卫生组织(WHO)宣布寨卡病毒为全球紧急公共卫生事件。

蚊虫造成的死亡疾病中,疟疾最为严重 / 比尔盖茨社交平台

更可怕的是疟疾,它是蚊子传播疾病中造成死亡人数最多一种疾病,目前没有疫苗可以预防。

中国曾经也是被疟疾阴影笼罩多年的国家,1970年,我国患疟疾的人数还有2000多万,在采取了各类防治措施后的几十年里,中国才逐渐消除疟疾。

但在非洲,每分钟内都有人因疟疾而死亡。

一位母亲和她感染了疟疾的孩子 / 视觉中国

正是因为疟疾,使蚊子和比尔盖茨产生了某种关联。

比尔·盖茨和他的妻子梅林达·盖茨在2000年创建的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在创立时的一大目标就是帮助贫困人群遏制传染性疾病,根除疟疾就是其中重要的一项。

早在多年以前,盖茨基金会在非洲解决营养不良问题、公共健康和推进教育时,蚊子就被盯上了。

比尔盖茨在演讲现场放飞蚊子 / 国际在线

2009年,比尔盖茨受TED邀请去做一场名为“不应该只有穷人担心蚊子”的演讲时,曾在大会现场放了一罐蚊子,以呼唤人们重视疟疾在非洲国家的影响。

比尔盖茨曾分享过一张“全球最致命的15种动物”的图片,介绍蚊子这种看似微不足道的昆虫,实则对人类造成了比地球上任何其他动物都更高的致死率。

2015年蚊子夺走了全球83万人的性命 / 比尔盖茨社交平台

除了在公众场合大力宣传他的“灭蚊”事业,在聚光灯的背后,他也孜孜不倦地支持着人类的灭蚊事业。

2015年,一位微软工程师创立的公司推出一款灭蚊神器,并给它起了一个英雄般响亮的名字:光剑(Photonic Fence)。

这个神器通过激光来消灭蚊子,据说一秒就能消灭数十只蚊子,有效距离可达30米。虽然后来并未量产,但在当时这个项目得到了盖茨基金会的赞助。

“光剑”真身 / Intellectual ventures lab

除此之外,微软曾与盖茨基金会合作,开展了一个叫做“预先警告(Project Premonition)”的项目。

具体来说,就是通过无人机驮着捕蚊器在格林纳达岛上飞行漫游,捕捉可以用来研究的蚊子。

微软用无人机来捕捉蚊子 / The AI Blog

启示录:不要去咬你惹不起的人

那这次,比尔与梅琳达·盖茨基金会投资400万美元的项目,究竟是什么来头呢?

多年前,一个叫卢克·阿尔菲(Luke Alphey)的研究人员通过基因工程技术培养出了一些特别的雄性埃及伊蚊,目的是“以蚊治蚊”。

这种“以蚊治蚊”的技术原理很简单。被培养出的埃及伊蚊带有一种基因,这种基因使得它们与雌性蚊子交配繁衍的后代无法活过幼虫时期。

一位 Oxitec 的员工把手伸进装有转基因雄蚊的容器以证明雄蚊子并不叮人 / 纽约时报

2002年,阿尔菲成立了牛津昆虫技术公司(Oxitec),也就是这家比尔盖茨投资了400万美元的公司。

这并不是Oxitec第一次出现在大众视线中了。

自2010年以来,该公司在巴西、开曼群岛和巴拿马开展了一系列野外评估活动。

技术人员驾驶携带有大量转基因雄蚊的小货车,在蚊子肆虐的区域释放转基因蚊子,让它们与野生的雌蚊配对并繁衍后代。

野外作业中心主任安迪·麦克米表示,这样的野外作业使当地野生蚊子至少减少近90%。

团队在进行野外实验 / 视频截图

四年前的巴西世界杯期间,为了迎接世界杯,降低登革热等疾病可能造成的风险,巴西就曾经引进过这项灭蚊技术。

当时的媒体还调侃“C罗在世界杯上的最强对手或许只是蚊子。”

镜头下,一只正在吸血的蚊子,腹部微隆 / 视觉中国

在这种基因灭蚊出现之前,研究人员早已在探索有效的杀蚊方法。

1992年,秘鲁生物学家帕尔米拉·本托锡亚发明出一种由椰子、丝兰、芦笋和马铃薯等植物制成的有机杀虫剂,并获得了世界卫生组织的认可。

墨西哥、巴西、危地马拉和萨尔瓦多等美洲国家甚至邀请国际原子能机构出手,帮助利用辐射“绝育”技术,控制蚊子数量。

食蚊勇士——食蚊鱼可以将储水桶中的所有蚊子幼虫全部吞食 / 视觉中国

2016年,巴西政府委托研究机构培养了上千万只经过伽马射线绝育的雄性蚊子,并将它们放到指定区域和雌性蚊子交配,这样雌性蚊子产的卵将无法孵出后代,希望借此减少传播寨卡病毒的蚊子数量。

2017年,谷歌母公司Alphabet旗下的生命科学子公司Verily向加州弗雷斯诺地区释放约2000万只改造后的蚊子。这2000万只都是被注射了一种叫做沃尔巴克氏体的细菌的埃及伊蚊。

中山大学研究人员向记者展示准备放生的不育成年雄性蚊子 / 参考消息

中国广州中山大学-密歇根州州立大学热带病虫媒控制联合研究中心培育了数百万只不育成年蚊子——携带新型沃尔巴克氏体的白纹伊雄蚊,并在广州沙仔岛上投放。

就目前来看,这种通过基因来消灭蚊子的方法被报道是行之有效的一种新方法,研究人员积极推进,以望改善人类整体的健康状况。

人与蚊之千古大战

蚊子的“始祖”出现在距今1.7亿年前的侏罗纪,比人类存在于地球上的时间长得多。而人类与蚊子的战争也长达数千年之久。

人类为了防蚊,可谓是绞尽脑汁,“作战方法”也是花样百出。

山西平陆,一户人家正在用晒干的野艾蒿熏蚊子 / 视觉中国

从流传甚久的艾草驱蚊法,到各种植物精油植物香料类的驱蚊产品;从最基础的碳酸饮料吸引蚊子法到高端的驱蚊手环;

从不屈不挠的徒手拍蚊法,到蚊帐隔绝法……无不让人感叹人类的机智!

网友吐槽截图

无数的经验证明,图中方法统统无效。

蚊子还是那个你一关灯就在你耳边嗡嗡,一开灯就杳无踪迹的蚊子;还是那个你即便看得到也拍不死的蚊子,逮谁咬谁。

前两日,李光洁因为被蚊子咬而导致全剧组停工的消息承包了大家不少笑点,真是放假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

李光洁在其社交平台晒出自己被蚊子叮咬后的照片

人类看不惯蚊子不是一天两天了。

几十年前,人们想用DDT杀虫剂来消灭蚊虫。它的使用在当时几乎让埃及伊蚊消失。

当时的人们认为DDT是一种伟大的发明,但是这种杀虫剂是一种内分泌干扰物,它具有生物累积性,会导致大型掠食动物无法进行繁殖,甚至威胁到人类的健康。

所以这种方法很快就被禁止。同时,蚊子也产生了抗药性,继而卷土重来。

《寂静的春天》作者雷切尔·卡森,该书在世界范围内唤起了人们的环境意识?/ 光明网

目前,有关蚊子在生态系统中能发挥什么无可替代的作用尚未证实,此番比尔盖茨投资研究转基因杀手蚊是否正确也无人可知。没有人能明确地知道它的存在对地球意味着什么,或者它的消失对人类意味着什么。

希望历史最终证明,比尔盖茨的选择是对的。

参考文献:

[1] Jupp P G, Kemp A, Grobbelaar A, et al. The 2000 epidemic of Rift Valley fever in Saudi Arabia: mosquito vector studies.[J]. Medical & Veterinary Entomology, 2010, 16(3):245-252.

[2] Reiter P. Climate change and mosquito-borne disease.[J]. Environmental Health Perspectives, 2001, 109(Suppl 1):141-161.

[3] Hubálek Z, Halouzka J. West Nile fever--a reemerging mosquito-borne viral disease in Europe.[J]. Emerging Infectious Diseases, 1999, 5(5):643-650.

[4] 斯科特·奥尼尔, 陈清, 申动. 感染蚊虫阻击登革热[J]. 环球科学, 2015(7):78-83.

[5] 欧阳铭凯. 细菌大战病毒 放蚊子灭登革热[J]. 博物, 2014(11):10-11.

[6] 钟伟. 转基因蚊子大战登革热病[J]. 方圆法治, 2013(1):62-63.

[7] 阮卫. 将蚊子拍死在疾病边缘[J]. 健康博览, 2013(7):9-12.

[8] 比哈尔·P·特里维迪, P.Trivedi, 徐海燕. 灭蚊“基因战”[J]. 环球科学, 2011(12):60-67.

[9] 如何使抗疟疾的蚊子传播[J]. 应用昆虫学报, 2007(3):309-310.

聚焦热点话题,搜索关注网易新闻微信公众号(wangyixinwen163),各有态度的网易新闻,汇聚网易独家原创内容。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