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世界性难题,法官剧如何开辟天高地阔的新胜境

subtitle 最高人民法院06-20 00:45 跟贴 2 条

韩剧《汉谟拉比小姐》是一部法官行业剧,播出以来,新闻说收视稳定(后来有小幅下滑)。看来,它未能像其他韩剧那样,在观众群里,收了小麦又收稻子,成为年度大热和爆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汉谟拉比小姐》

其实,法官行业剧,由于其行业特质,注定很难成为黑马,这几乎是一个全世界范围内都存在的难题。法官作为居中裁判者,工作要求他(她)时刻保持最高理性,极少感情用事。而这恰好和剧本创作的基本红线背道而驰。剧本创作的规律,一是人物必须主动,用人物的行动来推动故事。二是写人物的感情,写人性。很明显,法官的职业属性,和这两点都南辕北辙。所以,对编剧而言,仅仅是合理地展开一个法官故事,就要比铺排其他行业故事困难得多,因为它从根本上就是反剧本创作规律的。

《汉谟拉比小姐》未能留下浓墨重彩,再一次印证了这一题材的艰难。当然,它也并非独立孤证。日本《法官孤岛奋斗记》中的法官沉溺于海量的知识产权案件,忽略了妻子女儿,家庭濒临崩溃。为了挽救家庭,他回到了鹿儿岛县,在美丽的小岛上,调处琐碎纠纷,开始新的生活。该片只有区区五集,其中表现的被案件压榨下的法官处境,除了能引起同行物伤其类的一声长叹外,自然也没有太多遥远的回响。倒是小岛上风景旖旎,可以作为一部精致的旅游宣传片来看。

《法官孤岛奋斗记》

美国人最近的法官剧,贡献了一贯的大尺度。可惜并不是《纸牌屋》那样的权力解构,而是走了“下流”路线。剧名叫做《坏法官》。故事从女主角(法官)迷乱的私生活(穿梭于各大派对,和各种各样的男人调情周旋)开始讲起,几乎就是一个“从良”的故事。如果要看女法官着装最少的样子,这部剧当然就是首选。幸运的是,钢铁侠小罗伯特唐尼在法官题材的电影中扳回一城,为山姆大叔挣回了一些颜面。他放下几乎所有工作,倾全力制作的电影《法官老爹》,讲述了身为律师的儿子为身为法官的父亲辩护和送终的故事,在人物关系的设置上饱含张力,可谓剑出偏锋,一击而中。但是,这个简单的故事尚不足以渲染成一部电视剧的体量。这也从侧面旁证了能够写成精彩剧情的法官故事是如何的稀少和罕见,无异于沙漠里的甘泉,无异于骆驼穿过银针。

《坏法官》

《法官老爹》

如果仅仅因为不够爆红就将《汉谟拉比小姐》一笔抹杀,那也是非常可怜的短视。事实上,这部剧信息密集,反映了大量的现实困厄。仅仅通过前四集,就可以令人震惊的发现,韩国司法制度面临的问题居然和我国高度一致:立案大厅同样是当事人肆意吵骂,主角上班第一天就加班,案子一样堆积如山,都是用超市购物车运来,法官的收入同样拮据,动心想去当律师,但又在理想的边缘上徘徊;当事人不服判决,也会打骂法官;熟人囿于情面,常常会上庭作伪证,未结案件也数量庞大,高等法院同样要求很高的司法调解率(我国这个指标取消未久)……简单地说,就是将这个故事搬到我国,也几乎完全成立。

可以不避讳的说,《汉谟拉比小姐》是一部品相合格的法官剧,其中那些韩剧一贯擅长的小细节、小情小调、优美的音乐、催泪的故事都无一缺席。但饶是如此,女主角的性格塑造也倍受争议。她性情乖张,感情丰富,在法庭上动不动就流眼泪。在工作中,她也不畏禁锢,当上司批评女人被性骚扰是因为自己穿太少时,她默然无语,但第二天穿来了时尚的衣服以示抗议。很多观众不留情面的评论说,这样的性格应该不适合当法官吧,也不知道她怎么考上的。

因为人物性格塑造而引发争议的,还有2016年我国最高人民法院制作的《小镇大法官》。谐星林永健在里面出演幽默可爱的、邻家大叔般的法官王德忠,他也是一个基层法庭的庭长。这个人物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连法院内部也有声音说,这矮化了我们的法官形象,会让公众误以为法院每天处理的案子都是鸡毛蒜皮、家长里短,以为法官都不是靠法律适用办案,而是耍小聪明。

《小镇大法官》

其实,客观来说,这部剧引发的争议正是它的价值所在。虽然今时不同往日,如今全国法院都在竞相打造金融审判、知识产权审判等高地,但在社会财富急速增长的同时,广袤的农村仍然是最基本的国情存在,仍然是中国司法最大面积的耕地范围。从创作对象而言,那些坚守在基层法庭,利用生活智慧和技巧定分止争,维护一方安宁的老法院人当然值得为之大书特书。他们是中国司法最本来的形象,也是中国司法的源泉和来处。换上新衣服,不认老人家,这样的事儿不应该发生。历史值得铭记下来,以艺术的形式。

而且,稍微对法庭工作有一些认识的人,都会觉得这部剧最大的特质是“真”。法庭庭长或其他法官面对群众的纠纷时,常常都不是说朗读几条法条,然后就案结事了的。他们需要有非常灵活的技巧和方法,需要大量的生活实践经验。有的法庭庭长为了调解赡养纠纷,会挑老人过生日的时候,买个蛋糕提上门去。原本寸步不让的儿女们,一看法官都来给老人过生日了,脸上抹不过去,也就你退我让,事情解决了。老人坐在角落,喉咙里咕噜噜吼,眼泪湿了半截袖子。这些真实的细节,才是基层法庭的日常。还有的法官坐在田坎上,和农民聊家常,这些都真实存在。《小镇大法官》破天荒地聚焦基层法庭,为我们捅开了窗户纸,在去“严肃化”的过程中,也首次树起了基层法官迥异于人们想当然中的形象。

《小镇大法官》

2018年,也许是为了回应《小镇大法官》引发的一些争议(这当然不是主要原因),最高人民法院再度出手,这一次直接将庭审战场搬到了东方省高院,主角直接提档升级,变成了省高院院长白雪梅。《阳光下的法庭》也是全国首部大法官视角、聚焦大案要案的法治正剧。这部剧当然满足了法院内外,对法官高端精尖的心理预期,也真正做到了老少咸宜、童叟无欺。重庆的一个出租车司机非常遗憾的说,“我每天都在追《阳光下的法庭》,可惜今天晚上不播。”足见这部戏对观众的吸引力。

《阳光下的法庭》

剧作者非常精准地盯紧了重大环境污染案、巨额执行案、跨国知识产权案、尘封17年的奸杀案,将这一系列显露家国命运、擘画民族走向的重大案件,高明地置于智慧法院建设和司法改革的历史大背景中,通过将人物深嵌入历史之中,牢固的找到了自己的立足点,然后蓄力猛击,拳拳到肉。

这部剧有很多亮点,比如没有一处法律硬伤,比如将枯燥的庭审拍得硝烟弥漫,比如直面了法院系统内部很多的现实困境,比如在情节上悬疑重重、伏线千里。关于这些,讨论的文章有很多了,我们之前也写过,这里不再连篇累牍。但它还有一个惊人之处,尚未引人注目。那就是,本片没有直接或间接抹黑任何一个其他行业。千万不可小看这一点。这其实很难做到。因为根据剧本创作一般规律,你总得有几个反派。比如某部大热剧,就顺带手的将法官安排去学外语了,塑造成腐败的典型。但《阳光下的法庭》既没有对大热剧以直报怨,也没有对其他行业泼水扔瓦。剧中几乎所有的人物(除了冤案的实际凶嫌)都各有立场,各有块垒,都值得观众去触碰和理解。从这个角度来说,它写的是阳光下的法庭,其实也写下阳光下的人们。人性的良善呼之欲出,能让观众切实感受到呼吸之美好。这特别难能可贵。

《阳光下的法庭》

说到法官剧,还不得不提1998年的《大法官》,这部剧虽然整整隔了20年,但蓦然回首,已成经典。它能够成为经典,首先应该感谢其文学般的品质。无论是主题曲“知我者谓我心忧”,还是里面人物台词的引经据典,比如红楼梦、比如红灯记、比如毛选、反杜林论、京剧等等,都体现了人物本身的知识、素养,对刻画人物的精气神大有裨益,也直接拉高了全剧的整体质感。

《大法官》

其次,20年前的《大法官》充满了令人敬佩的自省和思辨。当冤案平反后,村民敲锣打鼓将“大法官”的牌匾送到法院去之后,新任院长不是沾沾自喜、得之我幸,而是深度剖析到,人民群众仍有青天大老爷思维,和法治精神不那么契合。这种思考让人惊讶和叹服。这样的思辨在全剧中有好几处,的确让人大感意外和惊喜。

再次,《大法官》最让人眼前一亮的是,它从结构上拓宽了法官剧的写法,拆掉了思维里的藩篱,令人恍然大悟。具体来说,它没有就法官而写法官,将活动范围限于一隅,而是放开眼界,将春江市中院院长及法官们放到了春江市整个组织体系中,里面写到了市委书记,也写到了县长,还写到了检察长等,以全市作为一个总盘子,放开来写,那么所有人物活动的范围大大增加,其能动性也相应倍增。原春江市中院预备院长被弄到市委当政策研究室主任,新来的院长面临内外交困,想借着前任巧妙的火中取栗。县长想更进一步当副市长,却又裹进了行政诉讼中,面子和里子都有问题,市委书记也阳奉阴违,暗怀鬼胎。说《大法官》是一部法官行业剧,当然没错。说它是一部官场政治大戏,那也完全合适。这正是本剧最最高明之处,气象雄伟,纵横捭阖,则信手拈来,处处机锋。

还值得一说的是《大法官》中,县长王玉和被农民告上法庭,一直扭扭捏捏,抗拒出庭应诉,并以出庭为耻。但20年后,《阳光下的法庭》,面对行政诉讼,李省长从容而至。这一改变,即是司法的进步,也是一个法治政府的大国气度。放在一起看,不由令人感慨万千。不同历史时期的法官剧为我们记录下了改变和稳步向前,它们是一个国家司法革新的点滴汇聚,重要价值不言而喻。

故此,即使面对的是一个世界性的难题,法官行业剧也急需创作者们排除万难,向纵深行去,去寻找那柳暗花明、天高地阔的新胜境。我们的影视剧需要面向现实、回应问题、刻画时代,而法官行业剧无疑是指向这一切的最快速通道,当然也是最难的。

从窄门入,永远是艺术的关窍。

作者:李错

来源:人民法院新闻传媒总社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