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来了,你准备好了,“战斗民族”的足球流氓也准备好了

subtitle 火星试验室06-14 14:57 跟贴 81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俄罗斯战斗黑帮“乌尔特拉”

有报道说,为了“迎接”世界杯,俄罗斯足球流氓加强了“热身”,还遴选出优质代表,确保以一敌十,勤加练习,并确定了不抽烟、拒绝酗酒的原则。他们要迎战自己的“节日”。

俄罗斯的赛事筹备工作进入了最后阶段:红蓝相间的FIFA旗帜飘扬在宽阔的马路两侧;街道上的流浪狗和流浪猫或被收容,或被屠宰;比赛场馆和机场、地铁站的工作人员认真地接受微笑训练,以确保给球迷和游客留下热情周到的好印象。

甚至一向以硬汉形象示人的俄罗斯总统普京也露出了“软萌”的微笑,呼吁世界各地的足球爱好者能够在这个月中将政治抛在脑后,充分感受俄罗斯“充满魅力的灵魂”。

美国学者詹姆斯·贝灵顿对俄罗斯“充满魅力的灵魂”的定义是:圣像和斧头。前者是“宗教的狂热”,后者则是我们熟悉的“战斗精神”。

200俄罗斯球迷VS.1000英格兰球迷

俄罗斯足球风格本来极符合这一标准。苏联时期的国家足球队,球风硬朗、打法直接,看重身体素质。1960年,苏联凭借传奇门将列夫·雅辛的出众发挥以及年轻前锋波内德尔尼克的头球,击败南斯拉夫夺得首届欧洲杯冠军,在随后的20余年里,于欧洲足坛乃至世界足坛而言都是一支劲旅。

然而,在光荣与梦想的圣剑要在这片世界上面积最大的国度上亮相时,东道主队在国际足联的排名只有第70位,这意味着,在参赛的32强中,俄罗斯队处于垫底,他们的第一场比赛,将对阵排名第67位的沙特队。

2018年6月13日,俄罗斯莫斯科,俄罗斯队训练备战

许多专业人士都认为,俄罗斯会步2010年南非世界杯东道主队小组赛即惨遭淘汰的后尘。但俄罗斯球队主教练、前苏联和俄罗斯的传奇门将切尔切索夫坚信:俄罗斯队会挺进半决赛。

俄罗斯队的“战斗力”或许不佳,但可以肯定的是,俄罗斯球迷的“战斗力”不可小觑。他们也被称为“俄罗斯足球流氓”。三分天下有其二,就连这个领域的“佼佼者”英国足球流氓都被降服成“娘炮”。

两年前的欧洲杯上,俄罗斯和英格兰的平局还历历在目:戴尔靠任意球先拔头筹,补时阶段别列祖斯基完成绝平,俄罗斯力挽狂澜之前,看台上的俄罗斯足球流氓已经放起了照明弹,点起了烟火。当这粒进球让俄罗斯起死回生之时,兴奋过度的俄罗斯球迷无法控制情绪,一击照明弹投射到了英国球迷看台。

比赛结束时,双方已经地扭打起来,并从马赛的大街延续到里尔的小巷。200人的俄罗斯方阵,对阵1000余英国球迷,他们用椅子和啤酒瓶相互攻击,在马赛街头唱起《喀秋莎》,场面相当火爆。维持秩序的法国防暴警察也成为攻击对象,被迫以催泪弹和高压水枪还击。

当时正参加在圣彼得堡举行的俄罗斯金融论坛的普京,用他特有幽默在新闻发布会上调侃了这件事。他说:“我不知道我们俄罗斯200名球迷是怎么样在欧洲杯击退1000名英格兰球迷的。不管怎么样,警察应该处理好。”

拥有丰富转播和评论经验的爱尔兰广播电视总台的足球专家埃蒙·敦菲,此前在接受采访时公然表态:他不想去俄罗斯。俄罗斯足球流氓是其中一个重要原因。

英国球迷和俄罗斯球迷发生冲突

其实,两个月前的欧冠决赛,俄罗斯足球流氓已经突袭过利物浦球迷,对于他们而言,这更像是一次世界杯前“热身”运动。

战斗民族基因

最早记载俄罗斯流氓事件的是在1972年,当时还被称为苏联,斯巴达克球迷身着统一的足球帽和足球衫,喊着令人蛊惑的口号,骤然沸腾的看台吸引了维持秩序的工作人员,也吸纳了竞相模仿和追逐的人群。

到了1980年代,他们已经发展到在街头和军警公然对峙。苏联解体后,足球流氓的滋生趋势也偃旗息鼓,但局势的动荡,使很多足球流氓“被迫”加入黑帮社团,这些社团日后成为输送足球流氓的重要渠道。他们以足球信仰的名义,行暴力犯罪之事,慢慢形成了几乎每家足球俱乐部都有一个类似足球流氓的团体。

从前苏联到俄罗斯,战斗民族的政府始终在致力管理球场安全、打击足球流氓,但效果并不明显。2001年时还有报道揭露,俄罗斯自由民主党曾给足球流氓提供路费、门票等费用,也直接或间接为足球俱乐部注资。

俄罗斯人毫不讳言,俄罗斯足球流氓文化,是受英国足球流氓文化的引导,但俄罗斯人对此有种后来居上的傲骄。毕竟,他们在两年前那场著名的“对抗赛”中,把英格兰人打得落花流水,还受到了总统的赞誉。

抛开足球的层面,俄罗斯人身高马大,在西伯利亚泠冽的气候中,锻炼出钢筋铁骨般的好体格。世人皆知,俄罗斯小孩子在冬天要洗冰水浴,成年人与熊打架为乐,他们肌肉精悍、步调一致,斗起殴来,也像在行军打仗。

但这毕竟是俄罗斯第一次主办世界杯。FIFA称,已经有240万张比赛门票确认售出,其中俄罗斯球迷买走了87万张,中国球迷购买了超过4万张门票。这意味着将有至少150万球迷在赛事期间来到俄罗斯。

为防止足球流氓闹事,俄罗斯内政部公开了一份包含450个名字的黑名单,罗列了曾经打架闹事的球迷,并规定他们不能到现场观赛。但这些措施,能否避免“俄罗斯警察大战俄罗斯足球流氓”登上头条,还未可知。

在列宁的凝视下踢球,是一种什么体验?

揭幕战和决赛的场馆被安排在卢日尼基体育场,它是俄罗斯最大的体育场,曾被称作中央列宁体育场,体育场的北门外耸立着一尊巨大的列宁雕像。

2018年6月11日,俄罗斯,2018俄罗斯世界杯前瞻,卢日尼基球场静待比赛开始

苏联时代,几乎所有重要体育场外都竖立列宁雕像。苏联解体后,很多前苏联国家陆续拆除了体育馆外的列宁像,有人打趣称,看重体育运动的列宁可能对这个安排很满意,他早就不想在体育场外俯瞰前苏联国家的球队不断失利了。

俄罗斯和沙特阿拉伯队的比赛,也将成为在列宁凝视下的第一场世界杯比赛。在这片拥有1.45亿人口的土地上,足球是受欢迎度最高的运动之一。

2009年,俄罗斯宣布角逐2018年世界杯主办权不久后,俄罗斯的足球官员曾给国家队下达了在主场夺得大力神杯的任务。国家队上下都认为这是个笑话,却没人笑得出来。

当时的俄罗斯足球和俄罗斯经济都处于上升期,政府怀揣着一切皆有可能的乐观情绪——美俄关系处于历史上最好的时期,克里姆林宫计划将莫斯科建设为全球金融中心,并期望通过索契冬奥会和俄罗斯世界杯展示强大的“新俄罗斯”。

但近10年后,野心已经消散。国际油价下跌和经济制裁导致的衰退让数百万俄罗斯人陷入贫困,美俄关系的“新冷战”让俄罗斯的国际环境变得艰难。俄罗斯球迷哀叹,终于盼到世界杯在家门口举办,俄罗斯拿出的却是历史上最糟糕的国家队。作为排名垫底的国家之一,俄罗斯球迷根本不奢望球队征服世界,能够小组出线已经是意外之喜。

2018年俄罗斯大选期间,普京在卢日尼基体育场向支持者许诺“光明而笃定的明天”。但是面对足球,普京也无法盲目乐观,他只期望俄罗斯队能“战斗到底”。

从卢日尼基体育场向莫斯科河的彼岸眺望,俄罗斯国家中枢克里姆林宫清晰地映入眼帘——红色围墙,黄色房子,绿色的瞭望塔尖上有一颗巨大的五角星。自1935年开始,这颗五角星作为新政权的标志取代了几百年来象征沙皇权威的双头鹰。世界杯前,克里姆林宫的部分塔楼和城墙特意进行了修缮。

俄罗斯莫斯科,一副印有俄罗斯海世界杯LOGO的旗帜飘扬在莫斯科克里姆林宫前

修缮工程的负责人伊万·奥伦丘克表示,“我们并不打算将城墙与塔楼的开放与某个具体日期联系在一起,但6月14日世界杯开幕前将会有大量游客涌到莫斯科,应该让他们有机会领略克里姆林宫之美。”

莫斯科红场就在克里姆林宫的东北侧,这个矩形广场,由鹅卵石铺就,南北长不足700米,东西宽大约130米,四周被各式建筑杰作所环绕。北面,国家历史博物馆通体朱红,南面,瓦西里大教堂的彩色穹顶在阳光下熠熠生光,不远处还有列宁墓和沙皇时代的圆型宣谕台。

红场见证了俄罗斯无数历史时刻。如今,它要见证的是战斗民族的如何迎来第一次世界杯。

最后的准备:学会笑

世界杯开幕一周前,莫斯科市中心的马涅什广场上已经竖起了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官方吉祥物扎比瓦卡的塑像和五花八门的艺术装置品。

扎比瓦卡的原型是西伯利亚狼,在100多万俄罗斯人参与的网络票选中以53%的支持率胜出。对于许多俄罗斯人来说,西伯利亚是俄罗斯精神的发源地,那里产出的石油和天然气是俄罗斯的经济命脉,也构成俄罗斯人操办重大体育赛事时一掷千金的底气。

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官方吉祥物扎比瓦卡

2014年的索契冬奥会,俄罗斯官方宣布的成本是64亿美元,但西方社会测算认为其开销应在500亿美元左右。相比之下,世界杯的成本控制有了明显的进步。2018年4月,组委会的报告称总花销为130亿美元,仍然远超2010年南非世界杯60亿美元的投入,略超2014年巴西世界杯的110亿美元。

为了迎接世界杯,俄罗斯投入了大量资金,改建或新建了218处基础设施。主赛场卢日尼基体育场的改建升级,花费了266亿卢布,可容纳观众人数由7.8万人提升至8.1万人,升级的部分还包括转播设备等;20个火车和汽车站得到翻修,改建和修建道路178公里。莫斯科市政府完善了地铁、公路与卢日尼基体育场的交通接驳,启用了新的地铁站,更新了公交运输汽车。

历史上,世界杯总为举办国的旅游业带来一个小高潮。俄罗斯的旅游公司也投其所好地为各国游客筹备精品线路。一名当地旅行社的经理表示,中国游客喜爱乌拉尔地区的自然风光和著名城市中的革命遗址。比如距离莫斯科约一小时车程的中共六大会址常设展览馆。1928年中共六大正是在这栋3层别墅召开,原建筑在1946年被毁,2016年中俄共同修复了这一会址。

赛会期间,外国游客凭与球票绑定的球迷ID可以免签入境,还可以在举办城市间免费乘坐特定的火车。莫斯科副市长马克西姆·利克苏托夫表示,世界杯期间,游客持球迷ID可以在高尔基公园、MUZEON艺术公园和扎里亚季耶公园等的咖啡馆获得10%的折扣。

球迷ID是核实观众身份、预防恐怖袭击的重要手段。除此之外,为了确保世界杯期间的安全和秩序,俄罗斯从2017年5月就推出总统特令增加安全措施,比如严控武器和危险化学品的销售,限制酒精饮品的消费等。在世界杯期间,举办城市承办与足球无关的活动,不仅需要当地政府和警察批准,还需要俄罗斯情报机构FSB的授权,在机场、车站和地铁的安检也会加强。

2018年6月13日,俄罗斯莫斯科,世界杯开赛在即,俄罗斯安保措施严密

俄罗斯人对这场足球盛事最后的准备是学会笑。赛事开始一周前,多个主办城市的赛场工作人员、机场、火车站和地铁的员工都被要求参加“笑容瑜伽”的训练。

俄罗斯人相信“无故发笑是在卖蠢”,而这项培训就是为了转变这种观念。被培训者尤利娅·梅佳梅德向英国广播公司表示,俄罗斯的文化决定了俄罗斯人不像其他欧洲居民那么爱笑。

“走在街上面露微笑是很古怪的,不是外国人就是可疑分子。”她曾经被警察拦住盘问,就因为她边走边笑。

但是至少在世界杯期间,俄罗斯人希望抛弃他们一贯的冷酷形象,用更加热情的态度,欢迎即将到来的150万国际游客。

(部分材料来自微信公众号“足球王国”)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