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写书揭秘"硅谷女骗子"创业史:称其还想再创业

网易科技报道06-14 01:02 跟贴 239 条

网易科技讯 6月14日消息,据名利场报道,硅谷向来以充满夸夸其谈、欺骗投资者和媒体的创始人而闻名,甚至有些人会对国会撒谎,而且往往能侥幸过关。作家约翰·卡鲁里(John Carreyrou)最近写了本有关血检创企Theranos的新书,解释了其创始人伊丽莎白·霍尔姆斯(Elizabeth Holmes)靠谎言创业的经历。卡鲁里还透露,霍尔姆斯可能有反社会倾向,但她正试图重新创业,并寻找投资者资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图:血检创企Theranos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伊丽莎白·霍尔姆斯(Elizabeth Holmes)

在硅谷流传了几十年的故事中,总有些关于谎言和欺骗的精彩情节,比如创始人对自己如何创建公司或者到底由谁创立的,只给出半真半假的描述。首席执行官们夸大他们的最新产品,以愚弄媒体或吸引新的投资。在科技界,这些谎言太过平淡无奇,以至于他们被冠以“雾件”(Vaporware)的绰号,即在开发完成前就开始作宣传的产品(也许这些产品根本就不会问世)。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科技公司的总裁变得不那么关心真实的谎言,而更关心的是谁的谎言有最大说服力。我(本文作者,作家、撰稿人尼克·比尔顿(Nick Bilton))在《纽约时报》刚开始工作时,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曾给我打了个电话,这位苹果公司的神奇领袖莫名其妙地说服我不要写有关软件隐私问题的报道。和乔布斯通了45分钟电话后,我走到编辑面前,说服他删掉了相关故事。

然而一周后,我意识到自己被乔布斯骗了。当我告诉经验丰富的同事此事时,他只是笑着解释道:“欢迎来到乔布斯的现实扭曲领域。”乔布斯的花招帮助一种全新的技术狂人诞生。他们相信,为了能取得像乔布斯那样的成功,你必须成为停车场里最好的二手车销售员。有些首席执行官夸大自己平台上的用户数量(Twitter)。当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告诉国会,Facebook用户对自己的个人数据拥有“完全控制权”时,他显然撒了谎。(不)。

但所有这些,包括捏造的数字、估值,以及某个公司如何在车库中取得成功的虚构故事,毫无实际意义!相比之下,血液检测初创企业Theranos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伊丽莎白·霍尔姆斯(Elizabeth Holmes)的谎言则大胆得多。这位斯坦福大学的辍学生一心要拯救世界,每次只要采集一滴血。他在19岁时创办了血检公司,其估值一度接近100亿美元。

多年来,霍尔姆斯始终是科技界的翘楚,曾登上《纽约时报时尚杂志》(The New York Times Style Magazine)、《福布斯》(Forbes)、《财富》(Fortune)以及《公司》(Inc.)等期刊的封面,并在《Glamour》和《纽约客》上发表文章。她总是穿着黑色高领毛衣,被誉为“下一个乔布斯”。

但正如《华尔街日报》记者约翰·卡鲁里(John Carreyrou)在他的新书《Bad Blood》中详细描述的那样,霍尔姆斯在创建和经营公司时嘴里说出的几乎每一个字要么被大肆修饰,要么在大多数情况下完全是骗人的。卡鲁里写道,霍尔姆斯建立的公司只不过是一个谎言的堆砌物。

当霍尔姆斯向全美最大药品零售店Walgreens推销自己的技术时,她的血液测试结果全是假的。当公司首席财务官发现真相后,霍尔姆斯当场解雇了他。霍尔姆斯告诉其他投资者,Theranos在2014年的营收达到1亿美元,但实际上该公司当年的营收只有10万美元。她告诉媒体,她的验血机可以进行1000多种测试,但实际上只能做一种测试。

霍尔姆斯还谎报了Theranos与美国国防部签署的合同,当时她说自己的技术正在战场上使用,但事实绝非如此。她不断地向媒体编造谎言以完美故事,内容包罗万象,从她的教育经历到她的盈利月,再到她的虚假技术能拯救多少人的生命。她日复一日地撒谎,同时确保公司内外没有人公开质疑其谎言的真实性。

虽然像乔布斯、扎克伯格、伊隆·马斯克(Elon Musk)等巨头,也存在夸大事实、扭曲事实的时候,但归根结底,他们这么做是为了帮助企业快速取得成功,并保护它们。但对于霍尔姆斯来说,她似乎根本就没有什么生意可做。整个“纸牌屋”都是虚构的,没有任何技术支撑。那么她想从这些故事中得到什么呢?卡鲁里不久前接受采访,试图分析霍尔姆斯是如何使用这种欺骗手段的。卡鲁里承认,霍尔姆斯非常了解她正在销售的技术,宣称进行800多万次血液检测的技术正挽救无数处于危险中的人的生命。

看到有人以这种方式行事,全然不顾自己的行为将如何破坏他人的生活,显而易见的问题是:她是个反社会者吗?卡鲁里表示:“在我书的结尾,我将反社会者描述成没有良知的人。我认为霍尔姆斯绝对有反社会倾向,其重要特征就是病态撒谎。我认为,这个女人从斯坦福大学辍学后不久就开始撒些小谎,当她创立自己的公司时,谎言变得越来越大。我认为她是个习惯说谎的人,谎言越来越多,最终谎言和现实之间的界线变得越来越模糊。”

当被问及是否为那些受到谎言影响的人们的生活感到内疚时,包括那些损失了钱的投资者,失去工作的近1000名员工,以及那些完全不准确的血液检测结果的病人,卡鲁里的回答震惊了我。他说:“霍尔姆斯没有表现出任何感觉不好的迹象,也没有表现出悲伤或者承认自己有错,或者对那些生命危险的病人说抱歉。”

卡鲁里解释说,与多名前Theranos员工的谈话表明,在霍尔姆斯的脑海里,她认为是员工团队把她引入歧途,那个坏人实际上就是约翰·卡鲁里(John caryrou)。他说:”尤其是最近离开公司的一位人士表示,霍尔姆斯对殉道的感觉根深蒂固。她把自己看作是被迫害的圣女贞德(Joan of Arc)。”

这还不是霍尔姆斯故事中最令人惊讶的事情。卡鲁里还称,霍尔姆斯目前正在硅谷闲逛,与投资者会面,希望为全新的创业想法筹集资金。随着Theranos的传奇尘埃落定,显然Theranos的原始投资者很容易上当受骗,他们之所以会掏出出近10亿美元的资金,部分原因是:在硅谷,总有些傻瓜希望迅速致富。有鉴于此,我肯定她会成功地说服别人掏出数百万美元,尤其是像蒂姆·德雷伯(Tim Draper,早期Theranos投资者)这样的风险投资家,他们仍坚持卡鲁里的报道是错误的,相信霍尔姆斯已经接近拯救世界的边缘。

你可能会认为,看到霍尔姆斯的口是心非,在卡鲁里的书和证券交易委员会听证会上七次提到“欺诈”一词,就会迫使硅谷进行尽职调查,并质疑首席执行官、投资者以及媒体之间的互动应该被重新评估。但遗憾的是,科技界并不认为Theranos是一家科技公司,而是生物技术公司。在硅谷,你可以肯定的是,本应改变商业运作方式的公司实际上几乎不会改变。大多数科技媒体不会问扎克伯格或马斯克更尖锐的问题,他们会继续对商界的偶像拍马屁。

他们说的都是真的,Theranos的故事还没有结束。虽然她最近旧“大规模欺诈”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达成和解协议,但霍尔姆斯不需要承认错误,只不过她已被迫交出Theranos的投票控制权,并遵守长达10年的禁令,不得在任何上市公司担任董事或高管。霍尔姆斯还同意归还1890万股股票,它们曾经价值近50亿美元,但现在已一文不值。同时,她还要支付50万美元罚金。

当然,FBI仍在进行重大刑事调查,而霍尔姆斯可能会被关进监狱。但不必担心:如果霍尔姆斯接受审判,她可以向圣女贞德(Joan of Arc)借用许多箴言,比如:“我不害怕,我生来就是要这样做的!”(小小)

原标题:“She Absolutely Has Sociopathic Tendencies”: Elizabeth Holmes, Somehow, Is Trying to Start a New Company!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