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村官被加120多个工作微信群 有的成拍马群

湖北日报06-13 19:31 跟贴 178 条

如今,每天浏览各种工作微信群成了不少基层干部工作的一部分。近日,《半月谈》就刊登了《基层干部:微信工作群在“走形变味”,警惕指尖上的形式主义》一文,文章引用湖北咸宁纪委书记程良胜的话:部分微信工作群“走形变味”,滋生和助长了官僚主义、形式主义,变成基层工作人员的另类“包袱”和负担,成为一种新的隐形“四风”。

以下为文章内容:

微信工作群就像时刻在开会

出于防止泄密、搞团团伙伙等考虑,一些地方的党政机关部门出台内部规定,禁止使用微信办公,部分党政部门甚至禁止领导干部私自组建或加入微信群。但记者了解到,微信群仍以其便捷、互动、无纸化等独特优势,为当前不少党政机关干部所青睐,在工作中被广泛使用。

东部某省通信管理局一位干部表示,他所在的办公室就建有一个40至50人的微信群,单位里大大小小的任务安排基本上通过这个群分派。

一名村支书告诉记者,他加了10个微信工作群,包括水利群、党支部书记群、三防群、民政群等,每天一大任务就是看微信群的聊天记录。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中部某县一名大学生村官“被加”了120多个微信工作群。他对记者说,现在村里工作基本都是通过微信群交流,但信息量大,更新又快,稍不注意就错过重要通知。每次打开手机,都要把各个群的消息浏览一遍,生怕看漏了重要信息,耽误了工作。

“微信工作群就像时刻在开会。”华南某市税务工作人员坦言,一会儿就有几百条信息,稍不注意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工作微信群易患三种病病症一:秀工作,脱实向虚

微信工作群原本是为了方便工作,提高工作效率,但一些基层干部表示,微信工作群容易诱发工作务虚不务实。一些人在微信群里频频转发群里领导的工作照和考察新闻,却从不谈思考、不提建议。

在中部某省,有乡镇干部告诉记者,在她所加的部分微信工作群里,一些人不停地晒各种“工作照片”,假装摆拍的下基层照片和加班工作照发到群里,换取领导表扬。

“微信群办公,未必就眼见为实。”一名村支书说,“一些工作,本来应该实地考察,上级却要求村里、镇上拍个照片发到群里,这样就算检查了,并不真正去村里了解情况。”

病症二:“拍马群”“玫瑰体”

部分微信工作群成了向领导献媚、表忠心的秀场,出现比拼发送各种“献花”“膜拜”之类的表情,以博取领导开心。其他人见到后也跟风说“领导辛苦”“领导高明”之类的奉承话,微信工作群俨然变为“拍马群”。

一名国企员工说,在他们部门的工作群里,有几名女性员工的发言被大家称为“玫瑰体”。只要部门领导在群里发言,不管是布置或者点评工作,她们都争先恐后地发“玫瑰花”表情。

病症三:微腐败

基层干部担忧,微信工作群可能滋生各种腐败问题。近几年,屡屡曝光的一些干部在微信工作群里公然索要红包的行为,已经是一种微腐败,且难以监管。

“不怕领导有原则,就怕领导无爱好”。有些领导有意无意在其朋友圈、微信群上秀爱好,书法字画,古董收藏,烟酒茶饮,“含蓄”地提醒下属或有求之人。

遏制指尖上的官僚主义、形式主义

湖北咸宁市委常委、纪委书记、监委主任程良胜说,部分微信工作群“走形变味”,滋生和助长了官僚主义、形式主义,变成基层工作人员的另类“包袱”和负担,成为一种新的隐形“四风”。

基层干部建议,微信工作群要有明确的定位,领导最好只发与工作相关的事情,如果与工作无关,仅仅是领导干部个人爱好,能不发就尽量不发。

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庄德水认为,党政机关应听取基层工作人员意见,出台规定、细则,寻找微信工作群规则的最大公约数。

此前

《解放日报》也曾刊文指出

基层干部被微信工作群“绑架”

当时,文中提到,一位基层干部在微信中描述了其沦为“微信工作群奴”的状态:多个部门的微信工作群每日必报到并传报相关材料;他的“副包”(即包村工作副手),每次出门要带五部工作手机,里面是各部门不同的工作系统要填报,所有手机24小时保持开机……

还有干部表示:“现在去下乡,进村第一件事,不是去村委会布置工作,而是先到挂点的贫困户家去和他合个影,然后再找手机信号、找GPS信号,因为要手机扶贫APP签到,上传帮扶日志和照片。这叫:工作留痕。”

文章最后认为:

过去是满天飞的各种表格,现在是满屏的各种工作群。形式变了,但形式主义的本质没有变。以现代化办公的名义搞形式主义,新瓶装的还是那些旧酒。

希望上级部门“多接一点地气,少一些套路”,不要让干部“从人民公仆,变成‘手机奴仆’‘微信工作群奴’”。这大概也是基层干部的共同心声吧。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