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炉石同人小说] 一名海盗的独白:弱小不是卑微,它才是

subtitle 炉石传说掌游宝06-12 12:08 跟贴 12 条

小和无知不是生存的障碍,傲慢才是。

——选自刘慈欣《三体Ⅲ:死神永生》

我是一名海盗,准确的说,是抓鱼人的海盗。

这份工作其实是万不得已才为之的,为了糊口,只能上了这艘叫“黑礁”号的货运船上,船长是个狠角色,右眼上一道触目惊心的伤疤表明主人曾经是个血气方刚的汉子,现在的他带着一顶破烂不堪的帽子,嘴边永远都叼着一根烟斗,脸上永远带着一副“再看我我就挖了你的眼珠子”的表情。

关于我这一行的工作,我一般是负责清理鱼人们留在甲板上的鳞片内脏等,有的时候还要把物资一箱箱搬到岸上。虽说都是些体力活,但至少过得还算充实。

今天又在这片海湾附近找到了一处鱼人洞穴,虽然不多,但蚊子腿再小也是肉。船长下令后,一群船员把那些鱼人用网捆在一起,不顾那些鱼人“哇哇哇”乱叫,直接丢在甲板上,然后准备返航。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可能你要问了,抓鱼人干什么呢?在我们这些人眼里,这些黏糊糊的家伙和金币一样,身上的鳞片,背上的棘刺,甚至是鱼皮和各种器官内脏,都能卖个好价钱。而我们的工作,就是把这些钱取下来。

厨师磨着刀,鱼人们被捆在渔网里,呜哩哇啦地似乎在商量对策,但现实是残酷的,再怎么样,弱者只能被淘汰。

厨师是个油腻的胖子,脸上有着几个月没洗得络腮胡,上面沾满了食物和烟灰。他拿着那把闪亮亮的匕首,在空气中比划了几下,似乎是被鱼人的发出的噪音弄得心烦了,他转过头,用刀尖指着它们恶狠狠地警告道,“再吵现在就把你们皮扒了!”

恐吓好像起了作用,鱼人们很快闭上了嘴,但它们仍然眨着大眼睛望着不远处的海面。

我还是老样子,一个人拿着拖把拎着水桶打扫着甲板,鱼人黏糊糊的脚把甲板弄得一团糟,走在上面一不留神就摔个狗吃屎。

我小心翼翼地擦着甲板,突然,没有任何预兆的,旁边好好放着的水桶倒了,骨碌碌就滚到了船的另一边,我刚想站起来,身体重心猛地向后仰,还好手里拿着拖把,我撑着棍子保持住了平衡。

“海浪!船长!左弦出现了海浪!”舵手抓着船舵,朝着后面报告道。

“把那帆扬起来!”船长扶着帽子,抓着桅杆勉强站稳,“右满舵,先避开那海浪……最近的陆地在哪?”

“报告船长,东北方向有一座小岛,大约两英里!”水手指着地图,“先去那儿吧,先避避海浪!”

“乌拉拉拉拉!”笼子里的鱼人们怪叫着,似乎在欢庆着什么。

“住嘴,你们这帮丑八怪……”船长拿着他的手杖狠狠敲了一下那只蓝色的鱼人,“我可不会和你们下水,等到了岸上把你们炖汤喝。”

船长钻进了自己的卧室,我扶着桅杆,望着那片海浪,风平浪静的大海绝不会突然起浪,更何况这片海浪明显朝着一个方向来,而且往往海啸之前都有暴雨,天气晴好更不可能无缘无故发生海啸。

疑惑间,天空变得昏暗起来,船开始转向,我趴在扶手上,望着后面越来越近的海浪,却没有注意就在船边的海面下,迅速飘过一大块阴影。

“轰!”整艘船震动了一下,我吓了一跳,往水面四下张望着,发现有一道黑影正在重重地撞击着船身。

“什么东西?”船长骂骂咧咧地从卧室里冲了出来,“你会开船么?!”

“船长!”舵手艰难地握住船舵,“有什么东西在撞船!”

船员们拥到甲板上,惊恐地四下张望着,“海岸!海岸在前面!”眼睛尖的船员叫起来,一只手指着不远处的一个绿点,那是一座小海岛。

“快!先靠岸!”船长指挥着,“愣着干什么?赶紧把货拉上去!”

跟着那些船员,把一根粗绳子绑在桅杆上,另一头钩在渔网上,鱼人们“呜啦啦啦”地乱叫着,不过现在也管不了这么多了,我们把网拉到空中,确保靠岸后这些鱼人不会趁乱逃跑。

“轰!”船身又剧烈地颤动了一下,所有人都摔到了地上,船长拿着烟斗,把帽子从地上捡起来,拄着手杖一瘸一拐地走到船边,伸出头朝下望着,船员们围过去,都伸着头望着海面。

海面上什么也没有,平静的水面只有几片小小的涟漪,我像是想起什么一样,恐惧地朝他们挥着手,“离开那!快走啊!”

他们回过头,用一种看傻子的眼神看着我,“明明什么也没有嘛,可能只是海底暗流吧,果然还是个旱鸭子么,这点常识都没有。”

没有人注意到水面下出现了一个小小的黑点,它在迅速变大,猛地冲出了水面,船员们转过头,看见了他们这辈子见过的最恐怖的东西。

那只鱼人在空中翻了个身,然后精准地落在了甲板上。所有人都朝后退了一步,在它身边围成了一个圈。

那鱼人手里握着一只褐色的长矛,健壮的小腿支撑着半弯着的鱼身,手臂上居然带着一块金黄的手镯,灰紫色的皮肤说明这只鱼人是所有鱼人中最罕见的,背上是钢针般的黑紫色棘刺。它的嘴半张着,嘴里满布着匕首般的尖牙,最引人注目的是,它两腮上的眼睛是白色的,就像一块大银币,上面还有一道蓝色的印记,从两个针眼状的鼻孔开始一直到背上,似乎是象征着地位的一种印记。

船长皱着眉,咬着烟斗挤出了人群,绕着那只鱼人看了看。

“这只鱼是个瞎子。”他说道,“眼珠子都没有,就是个瞎子。”

不知道为什么。被拴在桅杆上的鱼人们叫的声音更大了,那只瞎眼的鱼人仍然保持那个姿势,呆呆地望着我们,一动不动。

船长弯下腰,凑到那只鱼人面前,朝它脸上喷了一口烟。

鱼人缓缓抬起头,大张着着那张嘴,呆滞地“看”着船长。

船长明显被这挑衅激怒了,举起手杖狠狠地砸了下去,我闭上了眼睛,往往这种情况下都以鱼人的惨叫声结束,而这次我听见了船长的哀嚎。

“啊!我的腿!我的腿!!”船长倒在地上,手杖被甩到一边,他抱着自己的大腿,而小腿还立在地上,还在往下滴着血。

船长痛苦地躺在地上,其他人惊恐地站在原地,但都举起了武器,紧紧地握在手里。

“哇啦啦啦啦!”鱼人们又叫了起来,但我们现在面对着更重要的事情——那只瞎了眼的鱼人砍下了船长的腿。

“你们愣着干什么,杀了它!快杀了它!!”船长咆哮着,一只手伸到腰间去摸手枪。

我们正犹豫着,那鱼人仍然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只不过这次身上和矛尖上带着血,它缓缓转着头,用那看不见东西的眼睛“环视”了一圈四周,当着我们所有人的面,把长矛狠狠地插进了船长的另一条腿上。

“啊!快杀了它啊,你们这些白痴!!”船长从腰上拔出手枪,扳开保险,瞄准了鱼人的头部,我们如梦初醒般的望着他们,拿着武器冲了上去、

“嘭!”船身又颤动了一下,伴随着一阵剧烈的颠簸,整艘船翻了个身,然后重重地落在海岸上。

我抓着桅杆,只知道眼前的世界翻转了一圈,抓着桅杆的手也在这巨大的离心力中松开了,鱼人们的叫声中甚至带着兴奋,最后我整个人落在了一块石头上,昏死过去。

我是被一声巨大而沉闷的声音吵醒的,我在石头上翻过身,晃了晃发胀的头,忍住没把胃里的东西吐出来,迷迷糊糊中,我发现已经是一片残骸的“黑礁”号停在一块巨大的石头前。

“其他人呢?”我瞬间清醒了,跌跌撞撞地跑起来,沿着沙滩跑到了残骸附近,我看到了一大滩血迹和几具尸体,还有一张被什么野兽咬烂的渔网。

我站在原地,被这突如其来的事情吓傻了,“咚!”脚下的土地震动了一下,我整个人都腾到了半空中,又重重的落在地上,我坐在地上,恐惧地四下张望着,四周什么也没有,而我只能听到自己惊惶的心跳和那如炸雷的震动声。

“咚!”就像大地的心脏,在我脚下的土地有力地搏动,每次都击起一片尘埃。

“咚!”就像巨人的脚步,一下下跺在这片土地上,每次都重重地踩在我的心脏上。

“咚!”就像死神的乐器,仿佛有了节奏感,在这座小岛上演奏着死亡的乐章。

不过这声音更像一种东西,比上面的都可怕——

这是鱼人的战鼓声。

“嘟呜呜呜呜——”伴随着的号角声,丛林中冲出来一群鱼人,它们拿着各种各样的武器,迅速在我身边围成一个圈。它们“哇哇”乱叫着,拿着武器警告似的指着我。

我没有任何武器,只有恐惧。

“乌拉拉!乌拉拉!乌拉拉!”

突然,鱼人们有序地排成两排,在我面前让出一条道,顺着空出来的路望过去,一只绿色的鱼人拄着一根比它自己还要高出一个头的拐杖走过来。

和船长一样,它在我身边绕着圈子,同时嘴里还说着什么,鱼人们很兴奋地叫着,冲我威胁般的比划着手里的武器,不过那只鱼人拦住了它们。

“乌拉,呜啦啦啦。”绿色的鱼人站在我面前,拿着手里拐杖指着我的鼻子,我才注意到那根木棍其实是一根法杖,上面还有个圆形的玻璃球,里面装着几条小鱼。之前我在哪里见过,据说这是萨满祭祀的法杖,这么说面前的这只鱼人还是个萨满。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最重要的是它们似乎要把我炖了。

“呜嘎!咕噜啦啦!!”突然,一只黄色的鱼人跑了过来,最奇怪的是,它居然穿着人类的衣服。

鱼人们安静了下来,黄色鱼人跑到我面前,很绅士地朝我鞠了一躬,“我是芬利莫格顿爵士,很高兴见到你。”

我支吾着,“你……你好……我……”,手在空中乱画着。

“不用担心,人类朋友,摩戈尔不会伤害你的。”

旁边那个被称作摩戈尔的鱼人哼了一声,转过身不再看我。

“没关系,人类朋友。”芬利一边说着,一边指指不远处的残骸,“我能保证,只要你不伤害我们鱼人,我们也不会伤害你。”

“我发誓,我绝对不会……”我举起双手,“看,我没有武器。”

“那我们就是朋友了。”芬利转过头,又用与鱼人语说了几句,鱼人们从我旁边绕了几圈,瞪着我,咕噜噜地嘟囔了几句,然后回到了丛林里。

“呜啦啦啦啦!”摩戈尔突然大叫起来,他拿着法杖,朝我头砸了几下,在我躲闪着捂脸之际,一道巨大的影子把我们盖住了。

我抬起头,一只巨大的鱼人站在我后面,像一道墙一样,遮盖住整片天空。

“吼!!!”它咆哮了一声,我捂住耳朵才没让耳膜震破。

这个巨人般的鱼人有着比海巨人还要粗壮的四肢,巨大的拳头抵在地上,一张大脸凑在我面前,两只比我脸还大的鼻孔正对着我,朝我喷着带着鱼腥味的气体。

我全身颤抖着,僵在那里,脸上还带着那只怪物的口水。

“乌拉!咕拉啦!!”芬利站在我前面,朝着那个怪物说着什么,怪物扭过头,那只巨大的眼睛狠狠瞪了我一下,站起来离开了。

“他叫老鲨嘴,是我们所有鱼人里体型最大的,怎么样,是不是吓到了?”芬利还不忘开玩笑,“我说过,我们不会伤害你的。”

“那……你们就吓我?”我按着起伏不定的胸口,拼命喘着气,“刚刚那口气要是没喘上来我就憋死了。”

几乎没有任何声音,连呼吸声都没有,一只黑紫色的鱼人走到我面前,我认出它了——那只杀了船长的鱼人。

那只瞎眼鱼人正“看”着我,两只没有瞳孔的眼睛仿佛是粘在它脸上似的。

“这是老瞎眼,他可是鱼人中的传奇人物。”芬利介绍着,老瞎眼居然望向了芬利的方向。

“哦,差点忘了,别看他眼睛不好,耳朵可是最灵敏的。”他在老瞎眼眼前挥挥手,老瞎眼望着芬利,伸出手抓住了芬利在空中挥舞的手。

“真……真厉害……”我不可思议地打量着那只鱼人英雄,他猛地抬起头,空洞的眼睛看着我,把我又吓得往后跳了一步。

“别害怕,我们不会伤害你的。”芬利抓着我的手,似乎在安慰我。

“那……那你们杀了他们……”我指着同伴们的尸体,看到老瞎眼手里抓着一杆鱼枪——那是船长珍藏的鱼枪,枪头施用独角鲸的角做的。

芬利摇摇头,“这不是我们挑起的事情……你们大肆捕杀我们同类,只为了一点钱,我们只能往偏僻的海岛上逃跑,可你们追了上来,更加残忍的杀死我们的同胞,没有办法,我们只能反抗。”

我愣住了,看着“黑礁”号的残骸,不知道说什么好。

老瞎眼呆呆地站在原地,痴呆般的望着我们。

“咕噜噜!呜啦啦啦!!”摩戈尔说话了,他指着我,拿起法杖敲着地面。“摩戈尔说,如果你们再这样下去,我们会和你们抗争到底。”

芬利严肃的看着我,正了正领带,“我们都退一步,鱼人只想要生存。”

“可是……”我刚想说人类也要钱,但一想钱在生命上根本连狗屎都算不上。

我低下头,不再说话。

“你想想吧,今晚好好休息一下。等会去那里吃饭,明天一早我就送你回最近的城市。”芬利拍拍我的背,朝着海面上挥挥手,转身走进了那片丛林里。

望着海面,一道黑影消失在远处的海平面。

第二天早上,我坐在沙滩上,鱼人们在给我收拾东西。

“咕啦啦!”脑袋被人敲了一下,摩戈尔叉着腰,比划着什么。

“啊?什么?”没有芬利,和鱼人根本沟通不了。

我摊开手,表示完全听不懂。摩戈尔在地上画了什么,我站起来不停变换着角度看,终于认出了是一艘木筏子。

“你们要用这玩意送我?”我看向摩戈尔,他嘟囔着又敲了一下我的膝盖。

我赶忙蹲下来,摊开一只手表示船,另一只手竖起两根指头表示我,立在手心上,又指着无边无际的海面,然后看着摩戈尔。

摩戈尔一脸严肃的点点头。

芬利姗姗来迟,和昨天一样,很礼貌地朝我鞠躬,我赶紧还了一个礼。

“不用做船了,让他送你吧。”我还没问什么,一只巨大黏糊糊的手把我抓起来,等我双脚再次踏在地面上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站在一只鱼人的背上。

“他叫老蓟皮,他会送你回去的!”我看了看脚下的鱼人,他走向海里,慢慢潜了下去。

我这才意识到原来那道黑影是老蓟皮,不出意外的话那道海浪也是他制造出来的。

“咕噜啦啦!呜啦啦啦!!”摩戈尔大叫着,朝我丢了一瓶药水。

“这是治疗药水,还能顶饿,路上将就着用吧!”芬利朝我喊道,摩戈尔朝他翻了个白眼,转身离开了。

老蓟皮平稳地游动着,坐在上面,吹着带着一股鱼腥味的海风,“弱小真的就是卑微么?”

看着那些鱼人,我曾经以为人类是生存之道上的王者,到现在还在不停地进化,那些低劣的生物只能被踩在我们脚底,但现在我错了——弱小和无知不是生存的障碍。

傲慢才是。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